一个《存在与时间》式的解读

琴 酒 评论 龙的牙医 5 2017-03-16 01:42:53
野次馬
野次馬 (千載相逢猶旦暮。) 2017-03-16 02:59:48

哈哈哈哈哈哈看到最后一句忍不住爆笑

来自豆瓣App
野次馬
野次馬 (千載相逢猶旦暮。) 2017-03-16 03:21:01

其实我不停地想起的是Kermode对于immanent与imminent的区分,不过大概点还是有些不一样。最好奇的是龙的意志,或者说,对于契约之下的龙的意志的讨论是否可能(考虑到贝尔最终履行的使命是对于契约的维护)?又有点踟蹰于在龙和利维坦之间建立联系,不过很大程度上应该是来自于对于蛀牙菌设定的不解……不过真的,被蛀牙菌那一段的整体氛围震撼到无以复加……

来自豆瓣App
野次馬
野次馬 (千載相逢猶旦暮。) 2017-03-16 03:22:19

以及说起缺席的政治与国家,大概整部作品恰恰是在这个意义上彻底的指向个人吧……

来自豆瓣App
琴 酒
琴 酒 (知君仙骨無寒暑。) 2017-03-16 11:06:34

啊,我懂你的点!就是贝尔想了半天的那个,我到底为什么要复生呢?不仅是在契约下探讨龙的意志很难,而且龙好似被处理成了一个神圣的不可猜度的他者……
我看这个最迷茫的就是龙集死这种绝对和契约这种偏袒间的联系了。刚开始是站在更“历史哲学论纲”的角度去思索龙和“死者”的,牙齿作为唯一的弱点,历史的压抑,死去的人、被牺牲的人,要颠覆秩序。但是片子里确实很多次的提到,龙的意志是不可违抗的……设定上真是没有交待清晰啊

彻底指向个人+1

野次馬
野次馬 (千載相逢猶旦暮。) 2017-03-16 11:26:03

我的猜想是这样的:龙简直像是预见到了对峙的那一幕,贝尔的无杀意VS对方的杀意。在这个意义上贝尔被单独选出来复活是可解的,但是这样一来龙-牙-蛀牙菌之间的关系就被问题化了,假设蛀牙菌代表的是颠覆性的力量(以及柴名的本意)的话。
哈哈哈哈哈以及觉得历史哲学论纲放在死者和回忆的角度非常科学啊哈哈哈。
我还在想一个问题是贝尔和牙医在多大程度上是相似的?考虑到遴选的过程/从牙中出现的方式的相似性以及贝尔最终成为了牙医这一点。或者说,贝尔前世的死亡方式是否在本质上与在牙齿中没有反抗命运的牙医们是一致的?

死猫
死猫 (冷热) 2017-03-18 20:29:15

贝尔在第一次触摸牙石虫时说“龙究竟是什么?”
而我们能看到的是战争中弱势的一方因为和龙签订了契约才得以生存下来,另一方也没有在千年的契约中被龙消灭,还有龙牙为逝去人们提供通往另一个世界的道路/在很多年后的下篇开头吞噬台风,龙似乎是一种为人类服务/理想化的“善”,龙牙作为道路也只给龙带来了痛苦(蛀牙菌),整部动画里龙只是一种为他人存在和负担的力量,因为这个怎么也想不明白龙存在的意义是什么,“灵魂”的归宿吗?虽然灵魂同样流向龙但另一边的人却很憎恨它。
反抗命运也是命运的一部分吧我想,在动画里就是琴酒先生认为的“特定的死”。最后野野子活了下来没有被和贝尔相同发色的士兵杀掉,大概要表达的意思是希望。但几乎全知全能的龙所给予牙医的死被龙所召回的黄泉归来之人所改变,好像说不通吧。
很好看的场面和细腻柔和的音乐,反复看了很多遍,却怎么都觉得故事很一般。看了动画人博览会上的短篇,再次觉得能想到“龙的牙医”这个点子真是太厉害了,不过可能牙齿不太好吧233

琴 酒
琴 酒 (知君仙骨無寒暑。) 2017-03-18 23:07:27
我的猜想是这样的:龙简直像是预见到了对峙的那一幕,贝尔的无杀意VS对方的杀意。在这个意义... 我的猜想是这样的:龙简直像是预见到了对峙的那一幕,贝尔的无杀意VS对方的杀意。在这个意义上贝尔被单独选出来复活是可解的,但是这样一来龙-牙-蛀牙菌之间的关系就被问题化了,假设蛀牙菌代表的是颠覆性的力量(以及柴名的本意)的话。 哈哈哈哈哈以及觉得历史哲学论纲放在死者和回忆的角度非常科学啊哈哈哈。 我还在想一个问题是贝尔和牙医在多大程度上是相似的?考虑到遴选的过程/从牙中出现的方式的相似性以及贝尔最终成为了牙医这一点。或者说,贝尔前世的死亡方式是否在本质上与在牙齿中没有反抗命运的牙医们是一致的? ... 野次馬

其实我觉得贝尔的前世并不是非常牙医的选择?
非常有象征意味的是,虽然前世和这一世都没有开枪也没有杀意,但是前一世是不知道该不该开枪有没有勇气开枪,这一世是抱定了不开枪的决心

琴 酒
琴 酒 (知君仙骨無寒暑。) 2017-03-18 23:13:31
贝尔在第一次触摸牙石虫时说“龙究竟是什么?” 而我们能看到的是战争中弱势的一方因为和龙签... 贝尔在第一次触摸牙石虫时说“龙究竟是什么?” 而我们能看到的是战争中弱势的一方因为和龙签订了契约才得以生存下来,另一方也没有在千年的契约中被龙消灭,还有龙牙为逝去人们提供通往另一个世界的道路/在很多年后的下篇开头吞噬台风,龙似乎是一种为人类服务/理想化的“善”,龙牙作为道路也只给龙带来了痛苦(蛀牙菌),整部动画里龙只是一种为他人存在和负担的力量,因为这个怎么也想不明白龙存在的意义是什么,“灵魂”的归宿吗?虽然灵魂同样流向龙但另一边的人却很憎恨它。 反抗命运也是命运的一部分吧我想,在动画里就是琴酒先生认为的“特定的死”。最后野野子活了下来没有被和贝尔相同发色的士兵杀掉,大概要表达的意思是希望。但几乎全知全能的龙所给予牙医的死被龙所召回的黄泉归来之人所改变,好像说不通吧。 很好看的场面和细腻柔和的音乐,反复看了很多遍,却怎么都觉得故事很一般。看了动画人博览会上的短篇,再次觉得能想到“龙的牙医”这个点子真是太厉害了,不过可能牙齿不太好吧233 ... 死猫

我觉得野野子的死是要再后面一点呢,因为野野子死的时候身边是一头小龙而不是现在这个庞然大物。或者说,和贝尔相同发色的士兵出现了,或许终有一日它要杀死野野子?
感觉作为命运来讲,牙医的结局是无法改变的。就像“死”是最终就在那里的。但是贝尔作为复生的人就……很微妙。片子里他还说他要服务于经过龙牙的人。或许就是类似于虽然死去但是依然无法割断的东西吧,在身后的一个空位。但是这个意味上牙医意味着什么又很难解了。
哈哈哈哈故事真的是,架构搭的太差了叹气(

野次馬
野次馬 (千載相逢猶旦暮。) 2017-03-19 02:51:30

感觉这种时候悖论又出来了,究竟是故事本身搭得不好,还是我们没有理解到呢……

来自豆瓣App
琴 酒
琴 酒 (知君仙骨無寒暑。) 2017-03-19 11:45:46
感觉这种时候悖论又出来了,究竟是故事本身搭得不好,还是我们没有理解到呢…… 感觉这种时候悖论又出来了,究竟是故事本身搭得不好,还是我们没有理解到呢…… 野次馬

或许有一种理解可以让我们豁然开朗把这个片子的线索组合起来觉得自己理解不到位。但我个人是倾向它本身有问题的,或者说,即使想的很周全,在这九十分钟也没有完善地表现出来。
实在有很多漂浮的部分?比如说下部最开始那个客机上的记者看见龙吞了云,说明龙一直存在,那么这个时候是契约态?自由态?这个对于理解龙的意味和片子指向何处的关键信息真的是很模糊。
其实我本来写这个的时候最开始引用了一段博尔赫斯,他说草叶集是一次尝试,而大部分时候我们说到尝试指的是那些影响较大而失败的作品,草叶集太成功了,以至于我们忘了那是一次尝试(顺便这样失败的尝试他提到了比如说乔伊斯的两部作品,哈哈哈哈哈也只有博尔赫斯说才让人觉得不那么自大)…………anyway,我对这个作品的感觉和这句话很像,虽然它大概也不符合影响很大这一条,但是是尝试。所想表达的东西既是他自己没有抓住、尚未有能力诉诸作品的,但它想表达的特别大的那个东西也不是任何现成的东西和理论不在我们的语言和意识之中。

野次馬
野次馬 (千載相逢猶旦暮。) 2017-03-19 12:18:53

嗯嗯嗯懂。我脑子里的问题可能更general一点,就是面对任何一部作品,究竟如何判断究竟是它本身力有不逮,还是我们自己没理解到位呢……感觉对于任何(至少是乍一看下)充满谜团的作品都适用(对其实我就是在想乔伊斯)。就很好奇这个判定在多大程度上是经验性的,还是说就是直觉性的……

死猫
死猫 (冷热) 2017-03-19 12:38:31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琴 酒(来自豆瓣)
来源:https://www.douban.com/doubanapp/dispatch?uri=/review/8418708/

看到野野子呼喊贝尔名字时下意识觉得战争已经结束了(所以会认为野野子不会死…
贝尔说只想为经过龙牙的人工作不过还是毫不愧疚的杀掉蛀牙菌,从后面也看得出“牙医”有很重要的意义,但我怎么都看不出来(笑)
修三死时悟叔要大家为他庆贺,这个场景总让我想起二战时日本谁家的孩子战死,国家规定亲朋看望时只能说恭喜他为国捐躯。但我想牙医不合理的生存方式一定还有很多,也就是柴明姐厌恶的,虽然最后她还是接受了龙的命运重新成了牙医

来自豆瓣App
死猫
死猫 (冷热) 2017-03-19 12:46:50

啊 突然想到如果野野子的死是在以后的战争中,那龙召回贝尔就是保护契约不被破坏也就是野野子的命运不会改变(和一条小龙死在一起),这样就说的通了不过害死野野子的不就是贝尔了吗哈哈哈

来自豆瓣App
琴 酒
琴 酒 (知君仙骨無寒暑。) 2017-03-19 21:25:38
啊 突然想到如果野野子的死是在以后的战争中,那龙召回贝尔就是保护契约不被破坏也就是野野子... 啊 突然想到如果野野子的死是在以后的战争中,那龙召回贝尔就是保护契约不被破坏也就是野野子的命运不会改变(和一条小龙死在一起),这样就说的通了不过害死野野子的不就是贝尔了吗哈哈哈 ... 死猫

也不能说害死吧……大概就是一种,必然?

琴 酒
琴 酒 (知君仙骨無寒暑。) 2017-03-19 21:26:29
嗯嗯嗯懂。我脑子里的问题可能更general一点,就是面对任何一部作品,究竟如何判断究竟是它本... 嗯嗯嗯懂。我脑子里的问题可能更general一点,就是面对任何一部作品,究竟如何判断究竟是它本身力有不逮,还是我们自己没理解到位呢……感觉对于任何(至少是乍一看下)充满谜团的作品都适用(对其实我就是在想乔伊斯)。就很好奇这个判定在多大程度上是经验性的,还是说就是直觉性的…… ... 野次馬

太难了……
不过我觉得博尔赫斯的这个说法很好的地方在于,评价标准是双重的,尝试去做的这件事本身如果足够“大”,那大概就是remarkable的作品,类似和巨人搏斗但是失败之类
但如果硬要判断的话,大概衡量尤利西斯的,是那些难度很大我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没办法真正理解却会把它直觉归到最杰作的杰作中去的作品吧,比如说,恩,安提戈涅……不过确实太经验主义了

死猫
死猫 (冷热) 2017-03-20 00:20:20
也不能说害死吧……大概就是一种,必然? 也不能说害死吧……大概就是一种,必然? 琴 酒

我意思是贝尔被召回的意义是将龙给予的命运维持下去,因为如果没有贝尔智齿就会被那个手枪上有牙医标志的人带走(抱歉我忘了他的名字 契约就会中断,牙医也不会存在,野野子也就不会拥有和龙一起的命运我想

野次馬
野次馬 (千載相逢猶旦暮。) 2017-03-20 08:14:14

哈哈哈,就觉得明明有东西溢出了可理解的范围,却能够做出这样的判断,这事情本身很有意思……

MSLP-03
MSLP-03 2017-04-10 18:14:39
嗯嗯嗯懂。我脑子里的问题可能更general一点,就是面对任何一部作品,究竟如何判断究竟是它本... 嗯嗯嗯懂。我脑子里的问题可能更general一点,就是面对任何一部作品,究竟如何判断究竟是它本身力有不逮,还是我们自己没理解到位呢……感觉对于任何(至少是乍一看下)充满谜团的作品都适用(对其实我就是在想乔伊斯)。就很好奇这个判定在多大程度上是经验性的,还是说就是直觉性的…… ... 野次馬

我的问题是 试图表达什么的话 直接演什么不好吗 这种呈现的方式 表明动机的重点并不是想要表达的东西吗?如果是的话 为什么又让大家如此摸不着头脑呢

来自豆瓣App
野次馬
野次馬 (千載相逢猶旦暮。) 2017-04-10 19:21:39
我的问题是 试图表达什么的话 直接演什么不好吗 这种呈现的方式 表明动机的重点并不是想要表... 我的问题是 试图表达什么的话 直接演什么不好吗 这种呈现的方式 表明动机的重点并不是想要表达的东西吗?如果是的话 为什么又让大家如此摸不着头脑呢 ... MSLP-03

但那样就变成干瘪的说教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