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反色情”到“反反色情”,再到“元色情”

千叶じゃない 评论 反情色 5 2018-02-14 01:37:20

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Lisssssssa
Lisssssssa (跌跌撞撞地学习中) 2018-02-15 01:09:46

文化工业反对文化工业的无力是一件很自然又很让人无助的事情。就像“用经典文学来拯救被流行文学荼毒的心灵”一样,经典想在大众市场中获得竞争力,就必须接受市场的规则,那么它和它所唾弃的流行文学就一样地成了文化产品了。
不过您谈的是亚文化,我谈的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亚文化。我想两者之所以可以类比是因为亚文化和主流文化的边界并不是固定的,而无法颠覆意识形态的无助是两者共有的。消费社会将所有的意义都消解了。
(写下这段话时我颇困,所以也许理解的和想的都太少了。要是有补充我再留言吧)

千叶じゃない
千叶じゃない (吞冰啮雪) 2018-02-15 01:36:17
文化工业反对文化工业的无力是一件很自然又很让人无助的事情。就像“用经典文学来拯救被流行... 文化工业反对文化工业的无力是一件很自然又很让人无助的事情。就像“用经典文学来拯救被流行文学荼毒的心灵”一样,经典想在大众市场中获得竞争力,就必须接受市场的规则,那么它和它所唾弃的流行文学就一样地成了文化产品了。 不过您谈的是亚文化,我谈的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亚文化。我想两者之所以可以类比是因为亚文化和主流文化的边界并不是固定的,而无法颠覆意识形态的无助是两者共有的。消费社会将所有的意义都消解了。 (写下这段话时我颇困,所以也许理解的和想的都太少了。要是有补充我再留言吧) ... Lisssssssa

言尽于此啦。所谓悖论其实并非不可解决,只是我们理解得太粗浅+阿多诺一辈讲得太含混。所以一个学问家有资格觉得一个艺术家“找不到出口”的无助是虚假的,是可以被知识的增长所缓解的。但是在创作者看来,学问和知识才是虚假的,只有无助感虚无感这些“被剩下的”情绪才是“唯一真实的”。这也许是种“左派幼稚病”(笑),但现在的我还是觉得必须有人去处理情绪本身,不然真的很难活下去(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