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者 第一季 第5集 的全部讨论

最新讨论 作者 回应 更新时间

还没有人谈过"伪装者 第一季"。来做第一个。

> 去 伪装者 第一季 的页面

关于第5集 · · · · · ·

  • 本集名称: 纸闹钟
  • 本集原名: 纸闹钟
  • 剧情简介: 纸闹钟指向1996年11月2日。这一集以及Jarod的梦境开始,他梦到他自己,是一个小孩子,站在家中的院子里,当他红头发的母亲把刚洗完的衣服挂在晾衣绳上时,他自己则在一旁奔跑嬉戏。
    这是一个午夜,在中心的科技房间里,Broots完全处于情绪亢奋状态,他已经把Sydeny叫来了。Jarod每两分钟被
    ... 叫醒一次,等待Sydeny的到来,除了Sydeny之外,他不和任何人说话,Broots把电话交给Sydeny,但想等Parker小姐来了以后再打。Sydeny不关心Parker小姐是否在这里,他问Broots,Jarod在那条线上。Broots说Parker女士要杀了他,然后告诉Sydeny , Jarod 在第2条线上。当Sydeny接到电话时,Jarod说他又做了那个梦,Sydeny问他感觉是否还好,这时Broots在房间的另一侧用手势暗示Sydeny,让他把谈话继续下去,越长越好,自己已经开始追踪了,“ 我差不多已经追踪到他了!”Broots激动地说。
    在电话线的另一端,Jarod身体前倾着,同时用手拨着电话旁边一个电子盒的开关,刹那间, Broots的耳机开始尖声嘶鸣,他跳起来试图尽快把它们摆脱。‘告诉Broots我发现了他的把戏,Jarod 冷静的说。Sydeny甚至不想压抑他脸上立即露出的微笑。 Jarod告诉 Sydeny,很奇怪,感到想家…尤其当你不知道家在那里的时候。 Sydeny告诉他,他的家就在中心——他从来不真正属于外面的世界。 Jarod让 Sydeny别再说那些骗人的话了,他知道中心里有人知道他是谁。他想知道真相。Sydeny告诉Jarod如果他可以回来继续为他们工作,那么他们将会研究一下这个问题,Jarod对Sydeny说但愿自己能相信他。Sydeny则回答说Jarod是否相信他并不重要。重要的是Jarod偷去的DSA’S是他们25年来\最有价值的研究资料,而且是仅有的一份,中心…Sydeny本人想把它要回来。Jarod一边用一只空闲的手把一盘DSA的磁带转来转去,一边对Sydeny说也许中心和 Sydeny本人可以考虑一个交易…一张盘交换一段 Jarod的过去。这时 Jarod桌上的闹钟响了,于是他告诉 Sydeny他必须走了…已经晚了。“干什么晚了?” Sydeny想知道。“伸张正义”Jarod回答说。Isaac Dexter匆匆来到一座大楼的厅堂里,这里满是进出中心办公室和电梯的人。他走向了Jarod,问他是不是Holomes先生。Jarod惊呀的看了他一眼,“Dexter先生?你是个男人?”
    Isaac Dexter摘下为粉红色衬衣,粉红色夹克和鞋子而搭配的粉红色的眼镜,以便更好地打量Jarod,然后回答说“是的,我已经检查过了…”Isaac接下去解释说他知道他有一些特别,但是如果Jarod不帮他的话,他们会在他还没有来得及数到3的时候就把他抓起来了。Isaac告诉Jarod他并没有作错什么――那些人一直想杀了他而他只不过在保护自己。如果Jarod不帮他的话,他就死定了。Jarod说自己会帮他的,然后递给他一块干净的手绢。同时告诉他他的睫毛膏滴下来了,Isaac Dexter在得到Jarod的帮助后的宽慰并没有持续多少时间。他问Jarod当律师有多久了,Jarod看了看表说:“大约7分钟”。然后继续往大门走。
    那一天的晚些时候,Jarod走进了Ben sloane的办公室。Bradley Dument也在那里。他说他们想做为第一个为Jarod当天早上在法庭上取得胜利而表示祝贺的人。Jarod回答说那只不过是一个生手的运气。Bradley说他们听说他的委托诉讼人很特别,问他尝到什么甜头了没有。Sloane让Jarod别理Dument。告诉他每个新手第一次上法庭都会遇到棘手的问题,Sloane说让贫穷,无辜的人不进监狱,这很光荣。“即使他们打扮成女人。” Bradley Dument笑着补充。接待员Annie,敲了敲办公室的门,告诉Bradley,Michael Metzger在等他,Bradley Dument谢了他,评论到:“谢天谢地,你的这位当事人既不贫穷,也不无辜。”Sloane看了Bradley Dument一眼说,“说到贫穷,无辜的人,你给Whittaker上诉材料的摘要准备好了吗?” Bradley Dument告诉他说,自己每星期花70个小时在Metzger的合并案子上,他的事已经够多了。Sloane对Jarod说 ,“Bradley Dument在法庭上是个厉害的角色,但是有时会忘记了谁付给他工钱。” Bradley Dument哼了一声受他以后会留意这个问题的的。经过Jarod时,他说他听说附近有个商店的内衣在半价销售,如果Jarod感兴趣的话。Ben Sloane一边让Jarod再接再厉,一边安排Annie工作,Jarod追上Bradley问他为什么Sloane会让他最好的律师去写一份连一个初出茅庐的新律师都能写好的诉讼材料。Bradley Dumont告诉Jarod,“Whittaker的案件是老Sloane的一块伤疤,因为老Sloane几年以前输了一场谋杀案的辩护,而他痛恨失败。Jarod提出替Bradley Dument写那份材料,提醒他刚才说他的事已经够多的了,而自己却可以借此多练练。Bradley Dument犹豫不定,说如果Sloane得知他随便就把材料交给一个初级律师来写,一定 会要他的命的。Jarod说他可以保密,如果Bradley Dument自己不说的话。Bradley作了个手势说:“那我们来谈谈吧。”
    在接待处,Michael Metzger正在隔着桌子对一位妇女说如果她现在还不去为他找Bradley Dumont的话,他就要自己去找他了。恰好在这时,Bradley Dumont和Jarod 从拐角处走来,Bradley Dumont让Jarod 按照自己以前 的上诉状写, Jarod说,“你是老板?“Bradley Dumont说,“还不是,但正在朝着那个方向努力。”然后走向Metzger先生,告诉他:“我刚和法官通过电话,一切都在按照你的想法进行。”在中心里,Sydeny正在提出他的理论,说Jarod只是想知道他的过去,如果中心答应Jarod的交易,就会一点一点获得他的信任,使他回中心来工作。Parker小姐相信仅凭一支枪就能让 Jarod回来,但Sydeny说他了解Jarod,他们追的越得急,他也会跑的越快。负责人说她会同同上面商量Sydeny的请求,但她无法做出保证。
    在Sloane的律师所里里,Annie把魔方沮丧地扔在桌子上。Jarod一边把它捡起来一边玩弄着,问Annie什么时候借的烟,并建议他因该尝试一下埃普索盐溶,因为埃普索盐可以帮助他通过皮肤清除体内的焦油和尼古丁。Annie很惊奇Jarod知道这些并问他是否在作为一个律师的同时还懂医学。Jarod笑着说认识一位“印度酋长”。Sloane把五盒磁带放在Annie桌上,请她把证词打印一下并于今晚亲自送到他的船上。Annie说她今晚做不到因为她的女儿…Sloane打断她接着说“那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知道她母亲的工作对于公司有多重要。”Sloane离开后Annie告诉Jarod下决心辞职比戒烟这更难,实在是太糟了,同时问他有什么需要的,Jarod告诉她Bradley Dumont想让他浏览一些旧案子的卷宗……关于Marcus Whittaker的,Annie告诉Jarod说Sloane先生已经让人把那些卷宗转移到地下室去了。而在地下室找它们是不可能的,Jarod笑着告诉她没什么是不可能的,然后递给她那个已经拼好的魔方。
    在地下室里Jarod找到了装有关于Whittaker案件材料箱子并浏览了那些材料,他把他需要的材料装在一个箱子里并在走的时候带走了它。Isaac Dexter(用他最快的速度,装着它金色的高跟鞋)向Jarod,告诉他自己想对他的善良做出回报。他把Jarod带到他得计程车里,Jarod夸那里很漂亮,Isaac很高兴听到这些,但是说在37项款项付完之后它后会更漂亮,那时他将会用它来换量大型豪华轿车。Isaac对Jarod说他提供了一项很有价值的服务。因为如果Jarod不知道有多少出租车司机和拒绝载穿裙子的男士。Isaac提出做Jarod的私人司机。而Jarod也很乐于接受他提供的服务。
    在中心里,Parke女士打断了正在为一个显示出具有惊人的ESP才能的孩子做脑电波实验的Sydeny。在房间外面,Parker女士询问Sydeny他在做什么,Sydeny解释说同Jarodd的交y易是一件人道的事,Parker女士看了看房间里的小孩,说他不应该对任何人进行人道方面的教育,因为她不是那个把Jarod关了30年的人。她告诉Sydeny他要终止这项交易,她要找到Jarod然后去结束这件事。一了百了。Parker女士离开后,Sydeny发现那个孩子已经画了一幅皱着眉的女子的肖像。
    Jarod到书店买了一本Alan Edwards著的[我在法庭的日子]的平装书,使Isaac感到十分好笑的是Jarod扔在地上踢来踢去而使它看起来像用了很多年的样子。然后把它放在一个喷泉里让水从上面流过“每个人都能当评论家”Isaac宣布说回到Isaac的车里。Jarod听着他车里的音乐,说那音乐很忧伤,Isaac告诉他那是布鲁丝音乐,Jarod说他喜欢。又问起Isaac为什么他打扮的像个女人,Isaac说这就是他,他告诉Jarod人如果们都在模仿别人,一直模仿下去,那么很快他们会遗失自己。Isaac并非没有注意到他的话使Jarod的心里产生了震动。为了转移注意力Jarod开始阅读他的红色笔记本,第一篇文章是一位残疾的看门人,他因为西洛山基的一起谋杀案而被指控,下一篇则是Marucs Whittaker 因谋杀Audrey Price而被判刑。文章说Whittaker宣称他自己是无辜的。
    在加里福尼亚洲的改教所里,Jarod见到了Marcns ,当时他坐在桌边,正是改造的间歇,他的左手被包扎着,当铃声响起表示间歇时候结束的时候,两名看护把他带走了,Isaac问Jarod,Marcus 做了什么,“什么也没做,没做” Jarod回答说。在中心,一位领导者正在告诉Parker女士和Sydeny 上级 已经决定同Jarod达成这笔交易,Parker女士说要向主席报告一下,但那位领导者阻止她说她父亲投了决定性的一票。她又告诉Sydeny,他者想要的信息将会在一个小时之内出现在他的桌子上。
    Jarod正在看DSA中的一个,“一个涉及恐怖分子和人质的模拟。Jarod告诉Sydeny他又做了那个梦。Sydeny让他忘了这些,这只是个梦而已。Jarod却继续这个话题,反问Sydeny忘记自己是谁和从那里来是不是可能。他说他又梦见他在一个院子里,妈妈在晾衣服,但是他看不见她的脸,Sydeny让只要他结束模拟,说会让他看到他母亲的脸。感到满意后,Jarod 转过身开始用手里的枪瞄准恐怖分子,但他再一次转向Sydeny说他开枪,他有可能击中一个无辜的人,Sydeny说想要救人就必须有人做出牺牲。Jarod关掉了DSA,开始看关于Marcus Whittaker的剪报,他一边吃PEZ,一边看自己挑出来装在箱子里的那些带子的一部分,他得知Marcus Whittaker是Dumont的顾客Michael Metzgar所拥有的一座大楼的看门人,而Audrey Price就在那座楼里被谋杀,Michael Metzga请Sloane为他进行辩护。在与BEN Sloane的一则新闻访谈里Michael Metzgar说他的一座大楼里发生了谋杀案,当消息传来时Metzgar先生正在同他一起在他的船上。
    看完所有的带子后,Jarod让Isaac送他到一个商店去看鞋子,因为Michael 案子里证据的其中一条就是一张足印的照片,想要找到与这个鞋配的另一个足印。最后,他买了7双鞋。有人敲了Jarod卧室的门是一个穿着湖鱼色运动衫的孩子,说已经按他所说的去做了,把那本平装书[我在法庭的日子]放在自行车后面拖来拖去好几圈,Jarod看了看男孩,夸了一句“太棒了”当他按承诺给男孩5美元时,那孩子告诉他,自己认识很多朋友能把他的车也弄的一团糟,如果他有兴趣的话。Jarod告诉那个孩子如果需要会告诉他的。回到带子里,有人采访了Alan Edwards,调查这个案子的人,Alan Edwards说Whittaker是唯一可能的犯罪者,而辩护方没有证据否认这一点,Jarod在一次看了照片上的足印,那起一只他刚买的鞋,把鞋举到照片旁边。那只鞋底可以证明,“你错了,Alan Edwards先生” Jarod说,他回到那家书店,Alan Edwards正在举着一本书签名,Jarod递给他不久前在那里买的那本平装书 。Edwards看了那书一眼,问他是否把它在车后面拖来着,Jarod笑了,说他雇了一个小孩在车后面拖的。Edwards吃吃的笑了, 继续在书上签字。Jarod告诉他事实上,那本书对于他来说象圣经一样。Edwards 问他,自己是在为谁签书。Jarod告诉他John Cory Jr.。 Edwards停了一下说他在达墨特司认识了一位John Cory 。Jarod笑了,告诉他“父亲”已经让自己找他很久了。
    过了一会,在喝东西的时候,Jarod说他尤其欣赏Alan Edwards几年前把Sloane打败的那个案子。Edwards说Sloane没有证据。Jarod问他“那么哪个足印呢?” Edwards对于Jarod知道这些感到惊讶,Jarod告诉他自己在UCLA上学时候读了 Whittaker案子的所有内容,共5612项,Edwards告诉Jarod,Metzgar请了城里最贵的律师,但还是把案子搞砸,自己一直在等待Sloane把足印拿来提出质疑,但他从来没有。
    Jarod问Edwards为什么Sloane什么也没说,Edwards说因为自己有目击证人,证人说Marcus Whittaker被Audrey Price迷住了,她的住所里到处有他的痕迹,而他在自己的住所里清除自己衣服上沾染的他的血迹时被抓。那对他来说已经足够,Jarod提醒他说他们从未找到杀人凶器时,Edwards说Marcus Whittaker犯了杀人罪,可惜的是Ben Sloane是个蹩脚的律师。Jarod去改造所里采访Marcus Whittaker时,Marcus Whittaker则告诉他Sloane先生到警察局看过自己,对自己很好,还带给他一个火腿三明治,很明显Marcus Whittaker智力有缺陷,反应很慢。Jarod问Marcus在做什么,他给Jarod看他正在做的纸闹钟,说他的一个朋友教他的,没想到真的能走,如果用记录卡片做效果会更好,看护给他的纸太软了。Jarod拿起一沓4/6的记录卡片,向看护示意可否把它门给Marcus ,看护点头同意之后,Jarod问Marcus 这些可不可以,Marcus 很高兴得到这些卡片,Jarod说他现在帮助Sloane先生同时也是帮助Marcus 他想问他几个问题,Marcus把那些做的纸闹钟的卡片折叠起来,说对他来说没问题。
    Jarod问他Audrey Price被杀的那天晚上他为什么逃跑,Marcus说他不想进监狱。他和他妈住在一起时,一些男孩总是取笑他,他不想伤害任何人,但他必须同他们打架。后来他不得不住到Milltown去,Jarod补充说那是一个预留所,又让Marcus讲述谋杀案那天晚上他们做了些什么,Marcus说他像往常一样送花给Audrey Price小姐,如果他去晚了, Audrey Price小姐总是多给他2 美元。而这一次,当他进去的时候,看见她躺在地上,完全扭曲了,脸上都是血,那个猫头鹰在她旁边。Jarod问起了那个猫头鹰,Marcus Whittaker说那是岩石做的,绿色的,Audrey Price有一群猫头鹰,放在咖啡桌上面。Jarod 问Marcus Whittaker 是否曾经注意到有什么人来访问过Audrey Price小姐吗,Marcus Whittaker告诉他Michael Metzger先生几乎每天午饭时都来,自己喜欢他带有闪亮车轮的黑色敞篷汽车。Jarod问他是否向Sloane先生或者警察提到过Michael Metzger先生的拜访,他说Sloane先生叫他对此什么都不要说。Marcus Whittaker做好了一个闹钟,给Jarod看,再一次说它真的能走。
    Jarod电子监控器被 包围着,所以他用Phone Star查了一下Michael Metzger的电话清单,发现在谋杀案发生的那天晚上,Michael Metzger给310—555—1520这个号码打了一个6分59秒的电话。他拨了这个号码,接通了Sloane的留言器,是Sloane那艘船上的电话。第二天,Jarod坐在Isaac车的后排,观察Sloane和Michael Metzgar的会面。Isaac说他不明白Sloane为什么要把一个穷而无辜的人送进监狱,“为了使一个富有的凶手逍遥法外。” Jarod又一次做了那个关于他母亲的梦,他打电话给Sydeny说他需要一个答案。Sydeny说Parker女士已经退出了这件事,因为中心已经同意了他的要求。Jarod有些吃惊,但Sydeny说无论是Jarod还是他自己都有从会议主席和负责人那里得到的保证书。他从一份档案里找出一张照片发给Jarod,正如他们事先谈好的那样。Jarod的电脑响了一声,他转过身在他的电脑屏幕上发现了一个女人的照片。他问Sydeny这是否就是他的母亲,Sydeny说是的。
    Jarod感动得不能继续谈下去,告诉Sydeny按照他们事先约好的时间和地点见面后便挂了电话,离近些看起那张照片来。Jarod看了带子,发现Sloane告诉媒体鉴于Marcus Whittaker严重的智力缺陷,他们集体决定他不承担为自己辩护的责任。他继续说起诉方至今为止还未找到凶器。Jarod把这一段又放了几遍。他敲开Bradley的门说他已经写好了Marcus Whittaker上诉所需的摘要,并告诉Dumont他做了一些记录,研究案件的卷宗时发现有些地方还需要重新发掘一下。Bradley正好要去别处,就把他的草稿给了Jarod,让他复印一份,改一下日期,把Bradley的签名章盖上去,然后在9点带到法庭上去。Jarod等Bradley离开办公室,就把那个草稿放进了粉碎机。Isaac打扮得像个男人的样子,从镜子里看见Bradley不幸地发动不了汽车,在他低头检查引擎的时候,Isaac戴上一顶帽子走向他,劝他享用自己的服务而不要辆汽车了。Isaac的套服和他的帽子使他看起来不错,所以Dumont没有注意到他穿了一双红色的,露脚趾的,暗藏机关的鞋子。Jarod又一次同Marcus Whittaker谈话,Marcus Whittaker告诉他自己的母亲身体很虚弱,自己应该呆在她身边。Jarod告诉Marcus Whittaker他不久就会回到她身边,但在这之前,他必须再去一次法庭,Sloane先生也会在那里。Marcus Whittaker问Jarod他必须做什么,Jarod 说相信他。
    在轿车里,Isaac 问Bradley他午间的会议进行得如何,Bradley说,而且乘坐太棒了,而且坐轿车去谈判也不会造成任何损失,但他注意到他们并不是在回办公室的路上。Isaac说今天天气这么好,应该去兜兜风。接着他把前排座位和之前的窗户关上了,又锁上了所有的门。Bradley被困了。Jarod来到Sloane的办公室并告诉他想对他关于Marcus Whittaker的案件表示祝贺。说Dumont说这个新的审判太棒了,Sloane不知道Jarod所说的新的审判是指什么。
    Jarod告诉他说Dumont计划找出新证据,并有信心在明天找到凶器证明。Sloane大声叫Annie找到Dumont,但是他不在他的办公室里。Jarod说他最后听说Dumont将会与Ira Klein共进午餐。就是那个从洛山基来得有罪的律师。Sloane几乎疯狂的尖叫Annie现在就去找Dumont。当Sloane离开他的办公桌,Jarod举起Sloane刚刚坐在这里时他录下来的录音带,在车上,Dumont在后排威胁Isaac,而Isaac用摇摇晃晃的指尖指着Dumont,说他还要继续喊100公里。他们进过一个写有“欢迎到Nevada来”的标牌。Jarod用眼的余光看到Sloane把一个棕色的包带到了他的船上,Ironclad Alibi上,Jarod在房间里剪辑Sloane的录音磁带,一字一句的分开,他停下来订了一张直达洛杉矶的机票。后来,吃着PEZ他又停下询问洛杉矶编年史处的电话号码。他的电话响了,是Sloane告诉他明天早上八点去旁听Marcus Whittaker的审判。Jarod放了一下Sloane录音带的第一部分,磁带上说,Annie首先要做的,我想要你到我的船上来为我做些事。当Annie早上来到他的办公桌时,她发现了Jarod在她记录上的留言,在去法庭的路上,Sloane告诉Jarod要看和学习。因为以后这样的机会不多了Jarod说他正在拭目以待。
    Sloane看到媒体在那里很失望,但他往台阶上走同时告诉他们今天他的话会使他们吃惊,当Sam 和Parker女士阻止他们的时候,Sydeny正在离开机场,在他去法院的路上,Parker女士问Sydeny并不真的认为中心会同Jarod作那笔交易,是吗?SAM把Sydeny护送进汽车,然后他们几个人朝法院驶去,在法庭上,执行官把Marcus Whittaker带进来。Sloane问Jarod在那里干什么,Jarod回答是他邀请自己来得法官说他们在等待Marcns Whittaker案的证据,他朝Jarod点了点头说:Holmes先生,Sloane站起来说Holmes 先生只不过是个初级律师,他不能来为顾客辩护,Jarod打断了他,说他已经写好了摘要而如果让其他律师来进行辩护等于剥夺了Marcns Whittaker先生公平陈述的机会。法官允许Marcns Whittaker自己选择,他选了Jarod。Jarod传讯的第一个证人是Sloane先生,Jarod让Sloane告诉 Audrey Price那天晚上是几点被谋杀的。Sloane告诉他在9点到9点15之间,Jarod问Sloane如果Audrey Price被害的当天Michael Metzgar先生和他在一起的话,他如何在 9点20分往他船上打了一个电话,法官要求看电话清单,Jarod拿给了他,Jarod举起了那张已经被编进电脑的在杀人现场拍的足印照片问Sloane为什么陪审团从没见过这张照片,Sloane说警察从来不曾对此持积极态度所以它什么都证明不了,Jarod说或许他可以帮警察的忙。他说那张足印是一双鞋留下来的,而Sloane先生那天晚上在他的船上,Sloane觉得很好笑,问是不是自己已经被当成凶手了,正在这时,Annie拿着一个白色的袋子赶到了,她把它递给Jarod,Jarod打开袋子,拿出一只11码的甲板鞋,正好,与照片上是一对,他告诉DA这是在Sloane先生的壁橱里发现的,并把扔人给他们,Sloane说这什么一证明不了,
    这时他拿出了Audrey Price小姐的绿色石猫头鹰说他却可以证明。Jarod说它就是凶器,沿着被害者的血迹,他问Sloane先生是否介意解释一下这个丢失了很久的凶器在他的船上做什么,Sloane说这太荒唐了,Jarod说Michael 可以不这么想,因为自从谋杀案发生后Sloane就向他勒索了这个东西,Jarod告诉法庭说Michael 用这只猫头鹰把Audrey Price杀死后,打电话给Sloane让他来收拾残局在Michael 杀死Audrey Price而Sloane还没赶到的这段时间里,Marcns 发现了尸体,极度恐慌逃走了,Sloane把一个无辜的人送进监狱,就是要保护他富有的委托人。法官宣判Sloane作为谋杀案的从犯被拘留,又发布了逮扑Michael Metzgar的命令。Marcns Whittaker自由了,当Jarod离开审判案时,Sydeny. Sam和Parker女士刚从电梯里出来,Parker女士看到了Jarod并派SAM跟着他,Sam在追赶Jarod的时候,经过了一个金属检验器,检验器响起来,护卫发现了Sam的枪便把他拘留起来。即使Sam解释说自己有持枪许许可证也无济于事,Parker女士向楼下跑,企图追上Jarod,Sydeny紧随其后,当他们来到楼梯底层时Sydeny告诉他该朝哪个方向走,Jarod匆匆跑出法庭大楼,进了 Isaac一直停在那里等他的车,Parker女士又一次错过了他,当他对Jarod说他要一枪打死Jarod的时候,他发现Jarod遗留在路边的一个公文包,她打开了包,找到一个便戈,上面写着“你加倍折磨了我,”一个已经处理好的 魔方
    一本平装书“我在法庭的日子”是Alan Efwards著的并有他题写的“送给Jarod先生”
    一个葡萄口味的PEZ, 他的标志红色笔记本,里面有Marcns Whittaker案子的有关信息,Parker女士看到Jarod在Isaac的车里。叫Sydeny赶快开车追,但Sydeny的车发动不了。Sydeny没有掩饰他觉得很可笑,Parker女士瞪了他一眼,在路上,Jarod放满速度对那个帮他把 Alan Efwards的书放在自行车后面拖的男孩行了个礼,那个男孩站在那里,手里满满拿着一把电线显然是Parker女士车的引擎里的。他向Jarod回礼,Jarod就把车开走了。Michael 被带到牢房的时候,他想见他的律师,他的愿望实现后,他的牢房就在Sloane牢房的隔壁,Marcns Whittaker被释放之后,发现Isaac开着他的新的黑色轿车在等自己,后排坐着自己的母亲,是Jarod为他接过来的。Isaac给了Marcns 一个盒子,里面是一只做好的纸闹钟,附着一张卡片上面写着“你拥有了全部的时光,为的自由表示祝贺,你的笔友,Jarod”
    在一个牧马术的表演上,Jarod骑着一个公牛,“8秒?这样就够了吗?8秒?”对一个帮他出场的工人说。牧场工人点头,恩。Jarod大叫“冲出去吧!”门开了,公牛跳着冲出着去,试图把Jarod从它背上甩下去,Jarod骑牛……屏幕变暗。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