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者 第一季 第4集 的全部讨论

最新话题 作者 回应 更新时间

还没有人谈过"伪装者 第一季"。来做第一个。

> 去 伪装者 第一季 的页面

关于第4集 · · · · · ·

  • 本集名称: 好奇的Joard
  • 本集原名: 好奇的Joard
  • 剧情简介: 一个废旧物堆放场:MP和Sydney走过一条废物隔离走廊,走向一个小营地,那是Joard——作为Joard Woods时——为他自己弄的一个窝。这儿的经理和他们一起,边走边对他们说,Joard在这儿呆了将近一个月,并且所有的时间都花来阅读,他阅读他能搞到手的任何东西。这里大部分书是从倒闭的图书馆里收 ... 购来的,大部分是关于科学和数学的,有些书的标题是:“The New Prometheans”,“Physics and Random Probability”,“Making Odds Even”。经理还告诉MP和Sydney,Joard关于五分钱的空气动力学原理:旋转硬币,结果常常是正面朝上。听到这些,MP没有表情。
    拉斯维加斯,侯爵赌场:我们看到Joard,现在是Jarod Felson,坐在黑jack桌前,面前摆着一大堆筹码。他一次同时玩着八副牌,他赢了太多的钱,赌场的安全总长和老板注意到了他。他想让Joard停止玩牌,一个保安让一个名叫Ivy的女服务生给Joard送去一杯酒精饮料,女服务生告诉他她已经试过了,但是Joard除了Dr. Pepper什么也不喝。当Joard赢得的钱超过了$100-grand($100-grand?怎么翻,盼专业人士告知),赌场的老板让保安把Joard带离了赌桌,Joard被带到他的办公室。
    在赌场经理Peter Morgan的办公室:Joard坐在椅子上,朝围着他的安全总长和保安们微笑着,Morgan对他的人说,Joard是个“彻头彻尾的傻瓜”,如果他认为他在黑jack桌上出了老千还能从侯爵赌场安然离开的话。Joard说他没有出千,他自己并没有意识到自己一直在赢。为了证明他的话,Joard把他所赢得的筹码都掏出来给了Ivy,让她还到安全总长的办公室。Morgan问Joard如果不是想赢得一些东西,那他在这儿干吗?Joard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向录像显示器的监控台,指着一台监视器的屏幕,让Morgan注意他的一个雇员,Martin Rawlings。
    当Morgan和其他人看屏幕时,Rawlings用他原来当魔术师是学来的技巧,手轻轻一动,把筹码从库房弄出来,交给另一个同伙,赌场的一个女服务员,Joard告诉Morgan,数千美元就这样消失不见,并告诉Morgan不见的筹码都在安全总长挂在带子上的筹码袋里。安全总长不承认,但是Morgan让保安从他身上拿走了袋子,Morgan打开袋子,发现了那些被偷的筹码,Morgan当场开枪打死了安全总长,并聘用Joard当他的赌场的保安长。
    中心:MP,Broots还有Sydney,正在仔细检查从Joard废旧物堆放场的家带回来的书,在“Making Odds Even”这本书里,Joard把一个小小的红色玩具猴子藏在书页之间,突出每一页上的一切,还划出了书里的每一个“8”。Sydney告诉MP,8是Joard最喜欢的数字,Joard喜欢把它叫做“垂直的无限”,他喜欢它的流畅和互锁的对称形式。Sydney确信,“Making Odds Even”这本书是Joard下一次伪装的关键,他还认为,这意味着一次高风险的机会游戏的伪装:赌博。
    侯爵赌场:Joard在礼品店,在看一本儿童读物“好奇的George”,一个小女孩看着他,他问她读过这本书没有,她告诉他,当她还是个“孩子”时,她读过无数遍。Joard问她知不知道书里那个戴黄帽子的人是谁,她在Joard耳边悄悄的说她不知道。Joard谢谢了她的陪伴,当他离开商店时,他买了那本书。
    稍后,在赌场外上的游泳池边上:Joard遇到了Peter Morgan,Peter的妻子Kitty,还有Steve Hanlon(赌场的老板)。Joard说他很崇拜Steve Hanlon,读过他的书“Master Your Space”。并且对Hanlon的座右铭“家庭第一”印象深刻。Hanlon很高兴Joard的赞美,但是Morgan认为Joard是在拍老板的马屁,他告诉Joard,Hanlon实际上对家庭并不感兴趣,他只想着赚大钱。
    在他见过Hanlon和Morgan后,Joard叫了一辆出租车,当他坐在后座上时,他看着他现在的红色笔记本,里面是一张剪报,标题是,舞女被殴打,Maggie Blaire病危;舞女昏迷;还有“孤独的:睡美人和死神搏斗”。Joard进入Maggie的病房,她仍然昏迷不醒。Joard握住她的手,温柔的说,很抱歉我现在才来,Maggie。
    当Joard坐在Maggie的床边时,一个名叫Buddy的男护士走了进来,他说他很吃惊看到Joard在这里。他还告诉别和Maggie走得太近,因为她有可能再也不会醒过来。Joard说他知道Maggie一直很糟糕,并请Buddy把她任何情况改变都告诉他,Buddy向Joard保证他会的。
    纽约:MP和Sydney正在一个街角和一群犯罪分子接头。MP认识他们。那伙人试图威胁MP别招惹他们,但是MP没有退让,她告诉流氓头子,她想知道Joard呆在哪个赌场,如果他们不照她说得做,她将向海关告发他,并中止他的走私行当。匪徒说他会照做,但是他要五万美元,MP同意了。
    侯爵赌场:Joard发现一个名叫Bernie Baxley的Elvis演员在他的化妆间里生气。Joard问他怎么啦,Bernie告诉Joard,他刚刚被“解雇”了,Joard问他是不是和“鸟”的那件事有关,Bernie不明白他的意思。Joard解释说,“鹅”?Bernie笑了,说,不,我被解雇并不是因为在赌场里调戏(“鹅”在英语有“调戏”的意思)那个女人。我被解雇是因为我太肥也太老了,不适合再扮演原来的角色了。他说他很怕在这个年纪被解雇。他害怕这个事实,他不再是“Elvis”了,他将不得不找出Bernie到底是谁。[Bernie进退两难的境界对Joard而言,很吸引,因为他的处境正好相反,跟不断的伪装成别的人相比,Joard一直更迫切的想知道Joard到底是谁,但是他却没有机会]。
    中心,Sydney的办公室:Sydney接到了Joard的电话,Sydney告诉他,他们已经找到他上一个窝,和所有的书,Joard有点生气的回敬道,这些日子能读我想读的书真是太愉快了。Sydney问他那些书和游戏到底意味着什么,Joard平静的回答说,答案在邮件里。电话被他挂断了。
    赌场,Joard的房间:Joard在一串穿红衣服的小猴子的剪纸上画出数字“8”。稍后,我们看见Joard穿着一套警察制服回到他在赌场的房间,他把一份关于Maggie Blaire的警察报告扔到床上。</P< p>
    第二天,Joard在游泳池边遇到正在吃午饭的Peter Morgan和Steve Hanlon,他告诉他们,他核查了赌场的账本,发现七月份一批钱不见了。Hanlon告诉Joard别去管这件事,Hanlon说他知道这件事。他告诉Joard自从七月四号Maggie Blaire被打,客流量开始下降,赌场的名声变得不好了,为了招揽客人,他篡改了一些客人的“jack pots”的盈利,当其他的赌博客人看到有利可图他们就会到侯爵赌场来。
    晚上,Joard护送Ivy到停车场她的车那儿,当他们经过Maggie Blaire被打的地方,Ivy感到非常的不舒服,她说她能闻到栀子花的气味在蔓延(Ivy解释说栀子花是Maggie最喜欢的花,她总是戴一朵栀子花在头上)。Ivy还告诉Joard,她最后一次见到Maggie时,Maggie很兴奋,因为她在大西洋城得到了一个在一场大表演中领舞的机会。并且她准备离开侯爵赌场。不幸的是,她说这话没多久以后,就在停车场被打得不省人事。
    Joard看到Ivy安全上车后,他开始搜查Maggie被发现的地方,他发现,在那儿,悬挂着一个监视器,正对着Maggie被袭的地方。Joard来到赌场的安全部,在视频档案里寻找Maggie被袭那天的带子,但是他能找到的就只是她的一些图片,从另一栋建筑物里出来,在打下班卡。那卷带子上表明日期是07-04-96,Joard却并不认为这卷带子可信。他用安全部的电脑放大了Maggie手里拿的那张卡,卡上的日期是04-8-96,他知道Maggie在七月四号的录像实际上是从四月份的改过来的。带子被人动了手脚,是谁…?
    回到他在赌场里的房间,Joard开始仔细浏览Blaire被打的犯罪图片,他也在看着他自己的一张SIM,10-12-67的,那时他还是个孩子。在SIM里他被假设为谋杀Marylin Monroe的那个人,但是小Joard不能完成模拟实验,他望向Sydney,对Sydney说他不明白为什么Marylin必须得死,“没有人该孤独的死去”。Sydney告诉Joard应该专心,“把注意力放在凶手身上,而不是被害者”。但是小Joard做不到,“这张图片不对劲。”他说。
    成年的Joard看着图片上被打得鼻青脸肿的Maggie Blaire,自言自语道,这张图片也不对劲。他注意到她脸上一块形状奇怪的淤伤(一个“盾”形)。Joard走进赌场,开始注意他能找到的所有主要的工作人员。当他仔细观察Peter Morgan时,他意识到Morgan戴的手表的独特形状和Maggie脸上那块盾形的淤伤形状一样。
    中心:Broots拿了一大袋东西给Sydney,带子用棕色的纸包裹着,在一边写着数字8。Sydney打开包裹,发现里面就是一个小小的金属笼子,笼子里面悬挂着一个穿红衣服的玩具猴子。MP进了Sydney的办公室,看到了那个金属笼子,没有发表意见,她告诉Sydney她收到纽约那个流氓头子的信,她想和Sydney一起去见那个流氓头子。
    那天晚上,Joard去BERNIE BAXLEY的娱乐车里拜访他,车仍然停在侯爵赌场的停车场里。Bernie正在收拾行李,包括一个从Graceland得来的雪球,他准备离开。当Joard正和他聊天时,Joard的BP机响了,是Buddy,从医院打来的。
    Joard到了MAGGIE BLAIRE的病房,发现她已经到了生命的尽头。Joard握住她的手,对她说道,“没事了,你并不孤单。”Joard一直握着她的手直到她死去。稍后,从他在赌场的房间,Joard打电话给医院,告诉他们他将为Maggie付所有的住院费用。医院告诉他帐单已经被付清了,是Kitty Morgan。Joard对新发现很感兴趣,他用他的笔记本电脑调查Kitty和Peter Morgan。他发现了Peter Morgan以前打人的档案。
    纽约:MP和Sydney在和流氓头子见面,那人说他会告诉MPJoard在哪儿,但是他想要10万美金而不是5万。MP同意了,并递给那人一个塞满美元的信封。他告诉MP,他的一个手下在拉斯维加斯的侯爵赌场的停车场看到Joard了。MP谢过那人并告诉他说,我实际上带了20万,而且很惊讶他只开了个这么低的价。“我就知道这是个便宜的约会。”当MP走的时候她说。
    第二天,Joard来到MAGGIE BLAIRE的坟边:他发现Kitty Morgan在那儿,穿着黑色的衣服,戴着一副太阳镜。Kitty说她来吊唁Maggie。但Joard并不完全相信她,他突然摘下了她的太阳镜,发现了她眼睛上的淤伤。他告诉Kitty,他知道Peter和Maggie在偷情,当Maggie告诉Peter她准备到大西洋城去发展她的事业时,Peter很生气并殴打了她。Joard还告诉Kitty,他发现了Peter在警察局的案底,他知道Maggie和Kitty并不是唯一被Peter殴打的人。Kitty啜泣着告诉Joard,她发现了Peter殴打Maggie的录像带,他威胁她说如果她告诉别人他就杀了她。当Kitty发现了Maggie死亡的真相,她觉得很内疚,于是就付清了Maggie所有的住院费用。Joard告诉她仅仅是这样还不够,他们必须在Peter伤害更多的人之前阻止他。
    稍后,Kitty和Joard在停车场见面,Kitty把Peter拷贝的Maggie被打那晚的带子交给了Joard。Joard把带子拿回他的房间看着。他把晚上其他的时间用来联系模仿Peter Morgan的签名和打电话。他包好一个装有Peter Morgan袭击Maggie的证据的信封,写上拉斯维加斯警察局收。通过电话和电脑进行了一些转帐。并打印出另一些信息,放在另一个信封里,收信人是Steve Hanlon。然后他找到了Bernie并请求他的帮助。
    第二天早上,当Joard正在打点行装时,Blanca,一个女仆,进来为他的房间换上一些干净的毛巾。她告诉Joard,她认为他看上去起码有五天都没睡了。他说他太忙了没有时间睡觉。他们用流利的西班牙语进行了一个简短的谈话,关于好奇的George那本书和书里那个戴着黄帽子的男人(Blanca根本没认出来他)。Joard已经准备好离开了。
    在赌场一楼:Ivy走近Steve Hanlon并递给他Joard留给他的那个信封。她告诉Steve Hanlon,Joard十点钟会在安全部等他。与此同时,Joard找到Peter Morgan并告诉他他在赌场发现了一宗大的盗钱事件。他告诉Morgan有十万美金被偷了,并准备在星期二早上十点运走。卡车的司机也参与了,他说道,作为一个中转者。他在离开赌场后把钱运到另一个地方。Joard告诉Morgan,如果他能把卡车司机哄进来,并问出谁是幕后主使者和钱将被运往哪里,Hanlon将让Morgan担任赌场的终身主席。想到自己就要成为Hanlon的英雄,Morgan高兴得忘乎所以,他答应按Joard说的去做。Joard让Morgan在那儿等十点钟到的卡车,让Morgan靠近司机并对司机说“一切照旧”,并给了他所要的信息。
    十点钟,Hanlon到了安全部,发现Joard不在,他调整监控器寻找Joard和Morgan,他发现,卡车来时,Morgan正等在赌场的前门。他很奇怪Morgan为什么会在那儿,于是他打开了监控器的声音,他听到Morgan和司机在谈论从赌场偷的钱,Morgan告诉司机“一切照旧”。Hanlon相信Morgan和司机一起在干从赌场偷钱的勾当,他的脸色发青。
    与此同时,Morgan深信自己抓住了卡车司机正在偷运钱,他兴奋的对Joard露齿而笑,说他已经等不及告诉Hanlon了。Joard告诉他Hanlon现在有可能正在安全部,Morgan心急的跑去见Hanlon,准备告诉他他发现的阴谋。Joard在后面停留了一会,他对卡车司机微笑着,是Bernie穿着保安制服,一个la Elvis(?)。Joard指着他说道,谢谢你,非常感谢。Bernie摆了一个他自己的Elvis姿势,对Joard微笑着。</P< p>
    同时,MP和Sydney带着一队清道夫冲进了赌场。Joard在Morgan后几秒钟走进安全部,Morgan迫不及待的开始讲他的发现,但是Hanlon给他看保安部录下来的他和卡车司机的对话,Morgan说他只是在演戏,并让Joard帮他解释,Joard走向前告诉Hanlon,Morgan真是策划每月从赌场偷走数千美元的人,是卡车司机的同谋,他们把偷来的钱都存在一个瑞士户头。Morgan坚持他所说的,并说他没有瑞士银行户头。Hanlon给Morgan看了Joard早先通过Ivy给他的那个信封。信封里装得是从拉斯维加斯转帐到瑞士的收据…收据上都有Peter Morgan的签名。Peter Morgan坚持这些都是伪造的。但是Hanlon已经不再信任他。当Morgan试图从房间逃走,Hanlon让两个保安抓住了他。他们开始打他,Joard离开了房间。
    在安全部外的走廊,Joard遇到了拉斯维加斯警察局的三名警官,他们收到了Joard寄给他们的关于Maggie Blaire谋杀案的证据,来找Peter Morgan。Joard指了指安全部。并准备离开赌场。
    在大厅,Joard突然听到Sydney叫他,他意识到Sydney和MP以及清道夫都在赌场,Jarod跑出赌场。在外面,Joard被MP,Sydney,和清道夫截停了。在他们向他靠近抓住他之前,赌场的保安出现了。他们问Joard——他们现在还认为Joard是他们的头儿——是否需要帮助。Joard告诉保安,Sydney,MP,和清道夫都是想从赌场逃跑的骗子,他想抓住他们…他要保安搜MP的身,他告诉他们,她身上可能藏有筹码。
    MP:哦!!!你这个该死的!!!
    Joard:只是尽职,你知道,我是这里的保安部长。
    MP:我会抓到你的!
    Joard:想打赌?
    Joard朝MP仍了一个五美分的硬币,MP伸出手抓住了,Joard说:背面。MP看了看硬币,他是对的。
    那天稍晚的时候,Joard来到Maggie Blaire的坟边,放下了一个用栀子花和风信子花编成的花环在她墓前。
    被放了以后,MP和Sydney,以及清道夫来到侯爵赌场,他们搜查了Joard的房间。他们发现了一个用扑克牌筹码和五美分硬币做成的运动物,还有红色笔记本。还有一本“好奇的George”。在书的扉页,Joard写着,给戴黄帽子的人,逃跑的猴子赠。
    这集的结尾,Joard穿着国家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的制服。在丛林前,他把一只黑猩猩从车后厢抱出来,送到丛林里。他对他的向导解释到把黑猩猩放回丛林是因为,“生命…不属于牢笼。”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