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者 第一季 第3集 的全部讨论

最新讨论 作者 回应 更新时间

还没有人谈过"伪装者 第一季"。来做第一个。

> 去 伪装者 第一季 的页面

关于第3集 · · · · · ·

  • 本集名称: 飞行员
  • 本集原名: 飞行员
  • 剧情简介: 开始:MP和Sydney穿过San Francisco附近一座小山旁的一个巨大的风车农庄。他们的向导告诉他们,Joard发现了这个地方,并让他们在此建造风车,因为他说风车是“天然的热源中心”。沙漠里的热和海面上吹过来的微风在这里相遇,然后产生了新的风力,可以驱动风车。然后风车相应的开始发电。向导告诉 ... MP和Sydnety,Joard有时会花上一整天,注视飞鹰,观察鸟类飞翔和盘旋,并且向旋转的风车撒沙子来测试气流。Sydney望向蓝天,看见一只雄鹰在天空盘旋,他自语,Joard,你现在在干吗?

    亚利桑那州:Jarod——Jarod Wright——驾驶着一架F-16战斗机。他兴奋的叫道:“wooooo……hooooo……!”并告诉另一个驾驶员,Tom“Man-eater”Matthews,他正在Joard的旁边飞行,“这真是太酷了!” Matthews告诉Joard他已经通过测试了。如果他想当一个Skyvionics试飞员,那么他已经得到这份工作了。Joard接受了这份工作,他猛地一俯冲然后翻了个筋斗来庆祝。

    稍后,在Skyvionics的测试场,Joard遇到了另一个试飞员Dixon,和一个名叫Lawson的技师。Matthews在吹嘘他新发明的Scimitar电脑芯片能让喷气式飞机和商用飞机比以前飞得更快也更有效率。芯片的股票最近涨了十三个点。他告诉Joard和Dixon,他们两个将先作为僚机驾驶员,然后由他来决定用谁。在机库,Lawson也对Joard夸耀新芯片的效率有多高:它能把驾驶员和机器之间的响应时间比以前快十倍。但是他被Janice Gant,来视察即将开始的Pentagon芯片测试的政府特派员打断了。她对Lawson说想立刻看到他的档案(specs?),他离开Joard去拿。

    Lawson走后,Gant走向Lawson挂在墙上的一系列的“魔力眼睛”(立体画)海报,她对Joard说,她看过几打这种画,但是从来没有看到过里面隐藏的图画。Joard指向那些画,一张接着一张,告诉她那些隐藏的画面是“一只企鹅在狮身人面像上,一只企鹅骑在骆驼上,一只企鹅驾驶尼罗河游艇。”“现在有些东西是你每天都看不到的。”他说道。他对Gant解释到,为了看到隐藏的画面,她看这些画面时,应该把主视线向左偏8度。然后Joard对Gant自我介绍,说他是早先几个礼拜在坠机事件中死去的飞行员Ronald "Hammer" Collins代替者。

    下午,Joard骑着一辆红色的脚踏车来到附近的电子设备墓地,在那儿,老旧的喷气机和飞机残骸破碎的堆放在沙漠里。他仔细检查了Ron Collins飞机残骸。然后他打开他随身携带的红色笔记本,里面保存着他调查这起坠机事件得来得证据。贴在笔记本上的新闻报道得标题是:测试飞行失败,飞行员的过失?……COLLINS的家人独自奋斗。Collins在对Scimitar芯片的测试飞行中死亡。事故的原因归结为他的错。尽管在飞机撞地以前他有时间逃离喷气机,但他没有那样做。由于他被认为有错,所以他的养老保险金被取消了。他的家人(妻子和一个小儿子)将由于得不到保险金而失去生活保障。

    第二天,在Joard的家:Joard在看01-16-69的DSA。画面上,还是小孩子的Joard正在一辆固定的自行车上进行耐力测试,背景是Sydney正在和一个正在抽烟的秃头男人说话。那个男人的脸对着镜头,但是他站得太远,Joard听不见他在说什么。当Joard把画面固定在那个秃头男人的脸上,并用MODEM把画面发送出去时,他的房东,Mr. Hollace进来了,并爱管闲事的四处窥视。Mr. Hollace看上去很亲切,但是好像有一点妄想狂。他认为Skyvionics是政府在对民众发泄怒火。他提及在围捕黑色直升机和“灰色的人”。并告诉Joard他住的这间房里的电视没有“翻转成像设备”(所以没人能通过电视窥视Joard)。Mr. Hollace还保证他防止了所有的有可能携带潜意识控制信息的电视转播。

    Joard注意到Mr. Hollace手里拿着一个小黑罐子。Mr. Hollace告诉Joard这是一罐他能从政府那里买到的Halcyon gas。他说halcyon(除了作为一种火焰控制物质)是一种有效的迷幻剂,是用当地居民来做的实验。政府告诉人们,喷洒这种东西是为了除掉那些讨厌的苍蝇,实际上是政府在实验这种药在人身上的效用。Joard怀疑Mr. Hollace有很多这种小罐子。但是Hollace告诉 Joard他所有的都是被50%的氧气稀释了的。所以他的储藏并没有政府拥有的那么强有力。但是当人们被喷到,仍然会感到昏昏欲睡。

    中心:Broots给MP和Sydney看Joard发到网上的那个秃头男人的图片,MP和Sydney都认出了那个人是Mr. Raines。他们对Joard可能发现更多关于Mr. Raines的事表示担忧。

    亚利桑那州:Joard在Tail Fin酒吧看着挂在墙上的飞行员的画。当一个女招待问他他的“毒药”是什么时,Joard不明白她在说什么。她告诉他她是在问他想要喝点什么。他告诉她他是被一种用浅黄色的草,棕榈树的心还有芦笋和番茄…混和而成的“优化的营养剂”养大的,她告诉Joard他要一杯用芹菜装饰的圣母玛利亚。Joard告诉酒保他要两杯。

    过了一会Gant中尉来到酒吧。她正准备大声责备Joard在Clearview山脉上飞行,Joard递给她一杯圣母玛利亚阻止了她的吼叫。并解释说他只是模拟了一次杀死Ron Collins的飞行。他说他不想同样的事情发生在他自己身上。Gant说他不会的只要他不沾酒精饮料。她说,据Matthews和Lawson说的,Ron Collins在事故前一个晚上一直呆在酒吧喝它。他死了是因为他吸入太多的G's,他血液里的酒精让他自己熄灭了。

    稍后,Joard来到Collins的家,发现Ron的儿子在外面玩着一架飞得不太好的纸飞机。Joard做了自我介绍,他给Ron的遗孀带来的礼物是一个从空军部弄来的旧的海湾战争的奖章(他没有解释用什么手段得来的)。Mrs. Collins很高兴收到这个礼物,她邀请Joard留下来吃晚饭:热狗和通心面。晚饭后,Joard和Ron的儿子一起躺在Collins家的前院草地上看星星。男孩告诉Joard,他和他爸爸经常观察星相。他们还在Ron出事的前一个晚上溜出去了,溜到沙漠去看星。Jarod问他确定吗?男孩说,是的。Collins太太不知道是因为男孩没有告诉他,这是个秘密,因为他妈妈不喜欢他在半夜出去。Joard明白了,尽管Lawson和Matthews告诉官方Collins出事前一个晚上,他在酒吧喝酒,实际上他却是和自己的儿子一起到沙漠观星去了。Matthews和Lawson在撒谎…但是为什么?

    回到中心:Broots告诉Sydney,Joard发到网上的那张Mr. Raines的图片上包含了一个可执行程序,通过使用这个界面,Sydney可以在Joard上线时看到他并跟他谈话。Sydney告诉Broots不要告诉任何人关于这个界面。

    亚利桑那州:Joard走进Skyvionics的机库希望找到Lawson,但他不在那儿,有几个人聚在那里。Tom Matthews也在那里,他告诉Joard,他选了Dixon作为僚机飞行员在Pentagon测试中飞行。不过他仍然希望Joard作为“bogey”在测试中飞行。他告诉Joard,Dracon喷气机停在另一个机库。为了熟悉机型,Joard驾驶Dracon喷气机做了彻夜飞行…他在一个位于弗吉尼亚州的,属于中心的名为La农庄的私有飞机跑道上着陆,三个小时后离开,飞回亚利桑那州,在中途三个小时的休息时间,他去了Washington, D.C.他偷了一包空军部的产品补充订货单和录像带,录像带是关于让Ron Collins死亡的那次对Scimitar芯片的dog-fight测试的模拟飞行。

    回到亚利桑那州:Jarod看了录像带和材料。然后他走到停放F-16喷气机的机库,他做了Ron Collins最后一次飞行的模拟,用他的心。在他心里,他能听到坠毁,感觉到Ron的恐惧,看见了飞机撞地时的火焰。

    Joard拿出了一架飞机的Scimitar芯片,他把芯片带回他的窝。他把芯片放进电视的遥控器。并做了一系列的测试来看芯片的工作情况。尽管所有的芯片说明都声称这种芯片的失败率仅为0.4%,但是通过对飞机图表的仔细检查,Joard的测试表明实际上这种芯片的失败率为3.1%。Joard发现这个芯片和喷气机里好几个系统有关,所以当芯片有问题,其他的关键部分也会跟着出问题,包括高度控制,红外系统,喷射单元。他意识到Ron不能把自己射出舱外,所以他并没有喝得很醉,而是他飞机里的Scimitar芯片出了问题,让他的喷射系统失灵了。

    第二天,Joard来到Clearview聋哑学院,他用手语和口语单词,向主管寻求帮助。主管是一个年轻的聋女人,用手语表示她很愿意给Joard任何他想要的帮助。作为她帮助的一部分,她让Joard隔着桌子,不用手语,不发出声音,来明白她“说”的什么。几节课以后,Joard已经能够很完美的读出她的唇语。他用手语向她表示感谢后回到了自己的窝。

    他在看他自己在01-16-69的DSA,他放大了背景上Mr. Raines的部分,注视着他的嘴唇的动作,Joard虽然实际上听不到Mr. Raines说话,但是他知道他所说的是,…听我说,医生…当那孩子再问起他父亲时,告诉他他爸爸很爱他,但是不幸的是他父亲在一次飞机事故中死了。这实际上并不完全算是谎言。我说得明白吗?

    稍后,Joard 发现Lawson一个人在 F-16的机库,他告诉Lawson 关于Ron Collins坠机事件的真相和Scimitar芯片的真实的失败率。Lawson承认他一直都知道真正的失败率,他保密是因为他认为虽然3.1%比0.4%高很多,但是还是可以接受的。他想和Matthews一起把这种芯片卖给政府和商业买主赚大钱。“站在我的角度想想。”Lawson向Joard抱怨。Jarod说,我的确做了。然后离开了机库。稍后,Joard在机库没人的时候返回来,开始改动飞机的系统。他把一些接上了遥控装置,并用油灰修补了另一些。然后他给Gant中尉打电话,告诉她他发现了什么,并告诉她他现在在干吗。

    稍后,Joard回到他自己的窝,并和Sydney在电脑上见面,当他们的电脑中的那个界面被使用,他们能从电脑中看到对方并谈话。Joard给Sydney看Raines的照片,并要他告诉他Raines是谁。Sydney仅仅只是告诉Joard Mr. Raines的名字,别的信息他一点也没有透露给Joard知道。他开始告诉Joard,Joard的父亲是个飞行员,他…两台电脑的屏幕同时变得空白,MP切断了他们的联系。在他窝里,Joard在因为屏幕的空白而诅咒。

    因为Sydney和Broots试图在她没有允许甚至是不知道的情况下试图告诉Joard信息,MP十分愤怒。她带走了Broots并让他给个解释,他告诉她,Sydney强迫他对那个界面保持沉默。她告诉他,Sydney在耍花招方面并不在行。她想要更好的解释。比给解释她更好,Broots告诉她,他将用告诉她Joard在哪儿来弥补他的过失。他说他能够通过那个界面追踪到Joard,并能找到Joard是从哪里发出信号的。

    第二天,Tom Matthews已经准备好对Scimitar芯片做Pentagon测试,但是Dixon没有出现,主机没人驾驶,他很生气。Matthews告诉Joard他自己将驾驶主机,如果Joard原意在追踪飞行模拟中扮演“bogey”角色。Joard同意了。Pentagon的成员和Gant中尉在观看(并通过P.A.系统听着两个飞行员在他们的飞机中的对话)。Matthews和Joard开始对Scimitar芯片的测试。Gant已经知道了将要发生什么,她告诉将军仔细的看飞行和听驾驶员的谈话。飞机一起飞,Matthews就发现Joard的兴趣并不在测试飞行上,在空中他开始了一场真正的dog-fight,Matthews很生气,因为Joard的飞机跑到他的上面了,他只得加速来赶上以便完成本该由Joard来完成的任务。当Matthews的速度达到极限时,他飞机上的Scimitar芯片突然出了故障,他失去了控制。

    当Matthews试图重新提升飞机时,Joard告诉他,只要他说出Ron Collins死亡的真相,Scimitar芯片真正的故障率,以及承认他的弄虚作假,Joard将告诉他怎样修理飞机。Matthews相信如果他不承认的话,他将得到和Ron Collins一样的命运。他歇斯底里的承认了一切,并央求Joard救他。地面上,将军听到了一切。

    Jarod用遥控装置把Matthews从他深信会撞毁的故障飞机里喷射到沙漠,当Matthews降落后,他发现将军和Gant中尉等着他,将军对他咆哮:“Matthews,政府要退货!!!”

    稍后,Joard停下来对他的房东Mr. Hollace说再见,并谢谢他的帮助。Mr. Hollace说他很抱歉他是个“古怪的人”。但是Joard说,他相信Mr. Hollace所说的关于政府的阴谋和秘密实验的一切事情,然后,他给了Mr. Hollace一张中心在特拉华州,蓝湾的照片,告诉他这也是一个政府成立的秘密机构,在这里进行着违法的实验,“人们必须意识到,”Joard说,Mr. Hollace说他将帮忙传话。Joard告诉他,他也在打算。

    第二天,两辆大型黑色豪华轿车停在了Tail Fin酒吧的门口,MP和Sam清道夫进去寻找关于Joard的线索。他们发现在酒吧后的飞行员图片中,有一张Joard穿着飞行服的新照片。当酒保认出MP,他把Joard的红色笔记本和一个涂满油灰的书,在油灰上贴着一篇新闻报道,是关于发现了Ron Collins死亡的真相,以及他的遗孤得到了他的保险金后有了生活保障。

    没有抓到Joard,MP两手空空的走出酒吧,面对Mr. Raines从他自己豪华轿车的后座愤怒的瞪着她的脸,他对她抱怨说她显然还没发掘她的“Paker杀手本能”并警告她,“Joard并不是一个让你垫上中心费用的小麻烦。” Mr. Raines的豪华轿车离开了,留下MP在沙漠的风尘里。

    结尾是Joard用一架纸飞机袭击了肥胖的舞台总督,并给他塞了一点沥青后,当上了一支管弦交响乐队的指挥。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