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者 第一季 第2集 的全部讨论

最新话题 作者 回应 更新时间

还没有人谈过"伪装者 第一季"。来做第一个。

> 去 伪装者 第一季 的页面

关于第2集 · · · · · ·

  • 本集名称: 照片后的故事
  • 本集原名: 照片后的故事
  • 剧情简介: 在一个大游泳池里,我们看见Joard踩水…踩水…踩水…慢慢的在水中绕着圈。

    YMCA,西雅图,华盛顿: MP,Sydney和Sam清道夫进入Joard在Y(?)的房间,陪他们一起进来的经理告诉他们,Joard Spitz,是个原子工程师。Sydney问经理,看到Joard时,他是否还好。经理表
    ... 示:他看上去拥有一个“the pros would kill for”的体格。经理还告诉sydney,Joard在这儿大概呆了六个星期,转移那些有威胁的核设备。并且他把他大部分时间用来学习游泳,他只花了五个礼拜就从“业余水平”进步到“专业水准”。他把最后一个礼拜用来在池子里踩水。

    MP发现了一个红色笔记本,上面记着Joard感兴趣的那批已经被他转移的核设备造成的污染事件。她还发现了一套手牵手的,素白的剪纸玩偶(都是有趣的“成年女性”和“小女孩”造型)。在每个剪纸小女孩的脸上都有一颗蓝色的眼泪。她走进浴室,发现浴缸里仍然装满了水,一个小小的玩具船漂在水面上,还有一个玩具直升机停在浴缸边缘。MP拾起了玩具直升机,转动它的螺旋桨,对sydney说道,现在,我想知道你的科学计划到底是什么。

    圣地亚哥的海面上,CALIFORNIA: 我们看见Joard,现在是Jarod Campbell海军上尉,穿着海军巡逻队队服,配着“射枪”,在一架护卫巡逻直升机中。直升机的驾驶员是一名女上尉,Martha Poole。

    直升机在海面上一艘着火的船的上空兜着圈子。Poole and Jarod 看见那艘船的女船长在船爆炸前跳出船外。Joard放下他的操作杆和帽子,从直升机中跳向海面,没有理会领航员让他别这样做的警告。就在Joard到达海面的时候,发生了又一次更猛烈的爆炸,那艘船彻底地毁了。直升机在爆炸现场搜寻,领航员在寻找Joard的踪影。Joard浮上水面了一次,很快又沉下去,并消失了有一会儿了。“加油,Joard!”飞行员在低声自言自语。Joard再出现在海面上的时候带着那艘被丢弃的船的女船长。他对那个女人说,你好,我叫Joard,你很快就会没事的。他带着那个女人离开了遭难的船骸。

    中心:MP从走廊经过时Sam清道夫递给她一份传真,是Joard传来的,她读到:很遗憾我和你在“Y”错过了。事情并不总是它们看上去的那样。4/13/70. JAROD。

    MP径直走向一个房间,在那儿,Sydney正在指导对一对小双胞胎姐妹做一个实验。MP把这对双胞胎姐妹称作“thing-one”和“thing-two”。Sydney在玻璃桌上放了一个装有颜色的小棍子的碗,没有停下来用手数这些小棍子,那对双胞胎告诉Sydney,正好有2,324根棍子在桌上。Sydney告诉她们,她们是对的。MP打断了他,告诉他,她现在需要跟他谈谈。Sydney离开了双胞胎所在的那个房间,跟着MP来到了走廊上,他告诉MP她的“戏剧性的出现”会使那对双胞胎感到困扰。MP打消了他的担心并告诉他说她正在追击Joard,这件事比Sydney现在做的任何事情都要重要。她告诉Sydney,她让Broot在“TECH ROOM”里追踪Joard。Sydney告诉她,Broots的技术对追踪变色龙没有帮助。他会变色,混和…耐心点,Parker,我们必须耐心。MP的回答是“耐心可能对精神学领域的土豆脑瓜来说是令人抚慰的,但是对我父亲和城堡里的人而言,耐心点等同于失败。”

    她把Joard说成 “一艘孤独的轰炸机”,“一个筋疲力尽的天才”,他逃避追踪数十载,但最终会在他“写了一封信给他妈妈”后被抓住。MP告诉Sydney,正是那些聪明的人常常做出傻事。

    当MP走向电梯的时候,Sydney试图说服她走楼梯:“只有三层楼而已,来吧。”MP告诉他说停止担任保姆的角色。自从CP在电梯里“自杀”已经二十年了,MP说她自己已经不再恐惧坐电梯了。她和Sydney走进电梯,门关上了,电梯开始下沉。Sydney告诉MP说她母亲是个不平凡的女人。但是MP不屑一顾的说道,她太脆弱了。仅此而已。她不能承受S.I.S或者这个地方的压力。对我而言,没有这个问题。Sydney继续试图提供帮助的建议,他对MP说,如果她想跟人谈谈她母亲的死,可以来找他。MP嘲笑他说,我母亲走进电梯死掉以前做的最后一件事情就是和你一起进行心理临床会议。“不用了,谢谢,我自己能解决。”MP说。

    圣地亚哥:清晨,Joard正在把SAR设备弄上海岸巡逻队的直升机,Martha出现了,她对Joard说,对一个睡在基地像烫衣板一样的硬床上的人而言,他的精神很好。Joard对她说他不住在基地。她问他怎样做到的,他自豪的笑了:“我伪造了我的住宿表.”Martha吃吃的笑了,但是突然看上去很糟糕,她走下了直升机一会。她突然的反胃好像好的很快。Joard问她是否还好。她告诉他可能是因为她吃了坏的寿司。

    两个海岸巡逻队官员的到来打断了他们的谈话。指挥官Powell和少校指挥官Paul Bilson。Powell赞赏的说Joard在上次救援行动中表现得很不错。Joard托词说他很高兴在“Y”参加了那些游泳培训课程。Martha对Powell中校说,我能占用你几分钟时间谈谈我的晋升复试吗?Powell说所有的复试都得通过“L.C”并指了指Bilson。Bilson承诺说他会好好看看的,然后把注意力转回到Joard身上。他告诉Joard,今天他不用出航。Bilson今天想看看Joard的水性如何。Joard对Martha说再见后和Bilson一起走了。

    Bilson带着Joard来到码头。那儿停着45号救生艇和一艘小船“克里斯丁”号。一个技工告诉Bilson“克里斯丁”号已经焕然一新,但是Bilson对他说不用了,他今天准备用45号救生艇。他们先在Javier Padilla的船前停留了一会,Bilson告诉Javier是时候出发了。Javier结束了短波收音机上的对话后很快收拾完毕。Bilson说Javier可以用Internet跟人聊天。但是Javier说他只是一个“清教徒”喜欢安静而已。离开他的小船之前,Javier亲吻了一下他的指尖并碰了碰挂在墙上的耶稣受难像

    在海上,45号救生艇上,Bilson和Javier的谈话好像他们在出巡。Javier发现Joard是从北美五大湖救生队调来的,他说Joard是“淡水男孩”。Joard让他给他点时间放松。毕竟他加入了一个最好的海岸救生队。Bilson和Javier自豪的说:“这的确是事实。”

    45号救生艇发现了一艘在海上抛锚的私船,“Magdeline”号。他们绕着那艘船兜着圈子,Joard通过目测发现那艘船倾斜三度。Bilson要他上船去检查一下。45号救生艇靠近了“Magdeline”号,Joard登上船并四下张望,喊道:“船上有人吗?”甲板下面突然出现一个拿着枪指着Joard的小个子男人。Joard慢慢的退回到甲板上,说道,现在,先生,这儿没有人想伤害你。Bilson和Javier开始笑,小个子男人望向他们,放下了枪,开始抱怨咒骂。Bilson对Joard介绍,这个小个子叫Roy Abbott。并让Roy别欺负新来的伙伴。

    Roy让Joard离开他的船,但是Joard在船上四处晃悠了一会儿,告诉Roy他的船吃水 太浅,并且他需要补给。他问Roy,是否同意让他们护送他返回海岸,在那儿他的船可以得到补给和修护。Roy拒绝了,他说他的船上有他需要的一切。Bilson递给Roy一份文件,上面说如果Roy一个礼拜内仍然不把船送回去返修,那么就会派人来把他的船拖走,不管他同意不同意。Roy生气的看着那张纸,Joard试图让他平静下来:“这都是为你好,Abbott先生。”

    中心:Sydney接到Joard的电话。Joard说他很奇怪Sydney居然不在15号走廊上。Sydney告诉他他现在在忙其他的工作。他们通话时,MP和Sam清道夫进了Sydney的工作室。Sydney对MP示意,MP拿起房间里一个分机的话筒,开始听这场谈话。

    在圣地亚哥Joard的窝:当他和Sydney通电话时,Joard在一块大帆布上画画。Sydney告诉他他们发现了他在西雅图的窝,Joard没有反应,当Sydney告诉Joard他很惊讶在那里发现了那些“浴室玩具”。Joard回答:“比你以前塞给我的那些玩具强多了。”Joard对Sydney说,我看不见他们的脸,但是却看得见他们的眼睛瞪着我看。Sydney问他讲的什么,Joard告诉他,他在梦中看到的那些眼睛是属于那些死人的,那些因为你开发我的伪装才能而死去的人。

    中心:Sydney对他的批评没有发表意见。他问Joard为什么打电话来。Jarod说他想知道“Jarod”是否是他的真名。Sydney说:“我想是的。至少中心是这样告诉我的。”Joard对他表示了感谢。Sydney让Joard别挂断。他说Joard必须回到中心,因为他很担心。Joard生气的说,如果你真的担心我,那为什么你不去报警。Sydney告诉Joard说他知道他不能这样做。“为什么”,Joard问,“因为你爱我,还是因为你害怕我把我所知道的说出去了?”Sydney说Joard在社会上并不安全。如果那儿的人知道了Joard的天赋,Sydney就再也不能保护他了。Joard拿起一张DSA看着,说道,如果他们发现我有什么,你将不能保护你自己。Sydney抱怨说,那些DSA包含了他所有的工作心血。Joard愤怒的回答到,不,Sydney,这里面包含的是我全部的生活。Joard挂断了电话。MP望向Sydney,得意的说,我们追踪到你的小天才了。

    圣地亚哥:第二天清晨,Joard在木板路的尽头,一家新奇礼品商店里。他四处看着一些新奇的玩意儿,包括巨大的剪刀,咔哒作响的牙齿,装在罐子里的玩具蛇,和一个他称作“模拟狗便便”的假的狗大便,他问店员,为什么会有人想要假的狗大便。店员的回答是因为这很有趣。Joard看着假狗便便,有点迷惑,“哦”。

    Joard的购物兴趣被站在商店外的一个小女孩分散了,她买了一束白色的花。她把花拿给她妈妈看,说道,我买了白色的,他最喜欢的颜色。Joard跟着这对母女来到了附近的一个墓地,看见她们在一块刻着“TOM KING”的墓碑前停下来。Joard打开他随身带着的红色笔记本,里面贴着一片报道,标题是:海上失踪的人。溺水事件经调查是意外事故。遇难者家属对救援队行动不满。下面是Tom King和他妻儿的照片。真是现在在墓地的妻女。Joard看着小女孩把那束白色的花放在她爸爸的墓前,他离开了,留下悲伤的母女。

    圣地亚哥的基督教青年会:MP,Sydney和Sam清道夫闯进一个房间,他们追踪到Joard最后一个电话是从这里打出的,Sam抓住一个正试图从窗子逃走的男人,把他拉回房间,那人解释到,一个名叫Joard的人让他免费住在这儿,只要他帮忙转驳电话,Sydney看到了电话转驳设备,怜悯的看着MP,MP对Sydney说:“闭嘴。“

    MAGDELINE号:当Joard乘着45号救生艇到来时,Roy Abbott正在听Wagner的歌剧“飞翔的荷兰人”。Joard问Roy,可以上他的船吗。Roy不情愿的答应了。上船后,Joard说“Magdeline”是个漂亮的女士。Roy看向他船上的一个相框,说道,你怎么知道Magdeline的。Joard说,我并不是指相片中的那个女人。我是指你的船。他问Roy,照片中的Magdeline是不是他的妻子。Roy说,她应该是。可是我一直没有勇气向她求婚。现在,他也不知道她在哪儿,也不敢去找她。因为怕她不再爱他也怕被她拒绝。

    为了让Roy高兴,Joard说,我从镇上给你带来点补给,你可以用你雕刻的小木箱同我交换。Roy说,如果下次Joard经过时给他带点蜡烛来就成交了。Joard拿了那个小箱子,向Roy道了谢,并答应帮他带蜡烛。在Joard离开Magdeline号之前,Joard问Roy听过Mozart的“The Magic Flute”没有。Roy说,我就喜欢我的这部,对我而言足够了。Joard告诉Roy说,当他还是个小孩的时候,有一次听到了“The Magic Flute”。当他听到这支曲子的时候,他闭上眼睛,在心中,他变成了一只鹰,他可以去到任何一个地方,做任何事情。没有任何东西能阻止他。“也许Mozart知道一些Wagner不知道的事情。”Joard说。Roy看了他一会,说道,我不会移动我的船的。

    稍后,和Martha一起在直升机停机坪,Joard正在看以前的营救档案。Martha告诉他应该把精力集中到直升机上。“这里不是图书馆。”她说。Joard说他正在使自己适应西海岸的营救搭档。他告诉Martha,如果她和她一起分析这些档案的话,他会请她吃午饭。她同意了——只要他不请她吃寿司。

    吃午饭的时候,Joard拿出Tom King溺水事故的档案,Martha说这是个很悲惨的案子。尽管少校指挥官Bilson发动了一次搜寻,并持续了几天,当找到他的尸体后,Tom King的失事船还是没有找到。稍晚些,验尸官的报告指出,在Tom死前,他踩水支持了一天半。这真让人难过。Joard和她一起看了一边文件,并请她解释一下搜寻的操作方式。他想知道浮标是不是表明Tom的船在Piltchers附近当船沉时。SAR然后从那里沿着东南搜寻。Martha说是的,事情就是那样的。Joard说他不明白为什么搜寻队要沿着东南方向搜寻,根据当天卫星侦测的结果,当天的海流方向是西南。Martha看上去被吓着了,没有回答他。当他们准备回去工作的时候,Joard告诉Martha,他可能会晋升。Martha很生气的说她不明白为什么Joard只来了三天,就可以获得晋升。而她已经准备了好几个月了。Joard问她什么时候。“几个月前,而Powell却一再的推迟。”“不是指你的晋升,而是你的孩子。”Martha又一次吃惊的看着他。Martha告诉他,她甚至没有告诉她的丈夫她怀孕了。并问Joard怎么知道的。“你还是一个产科专家?”“不,”Joard说,“我以前当过助产员。”他说根据她作呕和脊背酸痛等迹象,他猜她已经怀孕九个星期了。她让他保密直到她顺利晋升。Joard答应他会保密。

    中心:MP在TECH房旁边的SL—5号走廊找到Broots,问他要花多久才能追踪到上次Joard打来电话的真正来源。他告诉她,Joard做了反追踪工作,至少要花24小时来追踪到他。MP突然的说:“给你12个小时。”她转身离开,Broots小声嘀咕到,我只要8个小时就能做好。

    圣地亚哥新奇礼品商店附近:Joard边吃Oreo饼干,边看着King夫人工作。King的女儿走向Joard,告诉他他的吃法错了。他在附近的一个长椅上坐下,并请她示范正确的吃法。她教他怎样扭开饼干,然后先吃掉中间的奶油。“为什么他们不干脆直接买白色的奶油部分呢?”Joard问。“那就没有这么有趣了。”小女孩答道。当他们吃饼干的时候,Joard告诉小女孩说他妈妈很辛苦。小女孩说自从她爸爸死了以后她妈妈就不停的工作。我爸爸现在和Saint Andrew一起。小女孩说,他是渔夫的守护神。她有一次给了她爸爸一个St. Andrew的雕像,放在他的船上,但是因为沉船没有找到,她也不可能再拥有那个雕像。Joard对她说,他知道失去父母的痛苦。并问她自从她爸爸死后她最怀念什么。小女孩说:“我妈妈的笑容。”

    MP的家:MP深夜接到一个电话。是Joard。他说他有点内疚,因为他的虚拟电话游戏。并认为他应该直接跟MP谈谈。她说她应该录下这段谈话,好在下次中心的圣诞晚会上播放。她说Joard肯定会参加的。她问Joard为什么选择基督教青年会做为电话转驳点。他说,他在看电台播的“回溯之夜”七十年代播的,当时他在中心,错过了。后来听到一个乐队在歌中歌颂青年会。于是他就去了那儿。MP抱怨的说,可爱,不好玩,但是可爱。Joard告诉她他发现了一种假的狗便便。她问他她为什么要关心这个,Joard告诉她这个玩具很有意思,看上去是一种东西,可实际上是另一种完全不同的东西。Joard:“这真是对你父亲和中心扭曲事实真相的完美比喻。”MP:“什么真相,Joard?”Joard(看着DSA):“使你感到悲伤的真相。”

    圣地亚哥码头边的野餐会:Joard注意到只要提及Tom King,Javier就会变得很安静并且显得很心烦意乱。第二天,他在当地一个天主教教堂发现了Javier,从忏悔室里出来,看上去很担忧。

    Joard自己从Piltchers出发,进行了一次搜索。朝浮标的西南方向潜水,Joard发现King的船躺在海底。小船被撕成了两半,蓝色的船体从中间被撕开。Joard照了几张残骸的照片。他发现了船上的那个St. Andrew雕像。他拿走了它。他来到45号救生艇停靠的码头,发现45号船体上的油漆和字体和Tom King的沉船上的一致。他刮了一些下来带走了。

    中心:当Broots和Sydney对Joard上一次打电话回中心做最后的追踪的时候,MP加入进来。Broots说追踪Joard真是件不简单的是。“这小子真他妈的太聪明了。”他告诉MP,Joard的电话表面上来自圣地亚哥青年会的334号房,但实际上他将电话与173条国际线路接驳,顺便说一句,这173条国际线路是用的MP的钱支付的。MP的嘴唇抿的紧紧的,问道,他现在在哪儿?Broots露齿而笑,告诉她他在一个他们绝对不会想到去看的地方:335号房。就在上次他们去抓他的那个房间的隔壁。就在圣地亚哥同一个基督教青年会。

    Joard的房间:Joard用他的笔记本电脑在浏览Javier Padilla的银行帐户。显示的信息表明:每个礼拜三——在Bilson和Javier的礼拜二常规巡逻后一天,Javier Padilla的帐户有大量的现金进帐。

    第二天清晨,Jarod在教堂找到Javier,Joard给他看了Tom King的船的照片,和收集的Javier的银行户头资料。他告诉Javier他认为Tom King是Javier和Bilson谋杀的,因为Tom无意中发现Javier和Bilson利用礼拜二夜间巡逻的机会进行违法交易。Javier一开始还说Joard错了,但是后来良心发现,他承认Joard的故事基本上是正确的。Joard和Javier离开了教堂,在Tom King下葬的墓地附近的一个长椅上坐下。Javier对Joard解释说,每个礼拜二,他和Bilson会和一个墨西哥搬运工Santa Marca碰面,拿一批货(Javier认为这很好,但是他也不是很确定,因为他从来没见过出货)。然后他们把货运到第三方手中,从第三方手里收取大量的报酬。一天夜里,Tom的船下来了,但是那天雾很大,他们没有看到Tom的船。后来他们的45号救生艇撞上了Tom的船,把它切成了两半。当他们到甲板上去看船骸时,看见Tom在水里,仍然活着,他在踩水。Javier伸出手去救Tom,但是Bilson拿着枪指着Javier的头让他不要管Tom,因为Tom会成为他们进行毒品交易的证人。他必须死。Javier很害怕,他只能让Tom死掉。并且后来他帮助Bilson进行了对Tom的搜寻营救活动。他们故意在不可能找到Tom的地方搜索。Javier不敢说出真相因为他害怕坐牢。但是他告诉Joard,现在他宁愿坐牢,只有这样他的良心才能好过一点。

    晚上,Joard在设陷阱好让Bilson落网,并且准备结束他在青年会的投宿。他把玩着Christi的发动机(?),他把King的小船的照片和其他证据放进了一个大信封,信封上写着“指挥官Powell收”。然后把St. Andrew的雕像放进Roy雕刻的小木箱,并包裹起来准备邮寄。然后他把他在新闻纸上完成的画包起来,并在包装纸上写上:给Paker小姐。

    第二天早上,MP,Sydney和Sam清道夫闯进了青年会的335号房,334号房的住客(那个替Joard接驳电话的男人),听到动静,出来看发生了什么事。MP对他咆哮,你没有告诉我他就在隔壁!!!那人很坦白的说道,你没有问。Joard并不在那儿,留下了给MP的画。还有红色的笔记本,里面贴着King沉船事件的报道。这表明Joard仍然在这里。MP冲出来试图抓到他。

    Bilson原来以为Javier还是和他一起进行礼拜二的常规巡逻,当他看到Joard时很吃惊。Joard对他解释说Javier病了,今天来不了。并且还说自己也很不舒服,因为吃了“坏掉的寿司”,他问Bilson他能不能到前面去。Bilson说没关系。Joard先走后,Bilson到Javier的船上看他在不在,Javier并不在那儿。他的大部分东西也不在了,包括他挂在墙上的耶稣受难像。Bilson开始对整件事情感觉不对。当他上船后,不祥之兆更严重了,他接到了Santa Marca的电话。Santa Marca想把和他们碰面的时间由原来的凌晨六点改到早上十点,Bilson不喜欢计划有变,但是他还是同意和那个搬运工的见面。他不知道的是,那个电话看上去是Santa Marca打来的,实际上,却是从青年会的334号房,从那个帮Joard转驳电话的人那里打来的。

    Joard来到Javier的船上对Bilson说他以经准备好工作了。Bilson对Joard说,出巡会很枯燥,他自己能应付,他让Joard“去照顾好你自己的胃吧。”Joard谢过他之后离开了。Bilson来到了45号救生艇通常停靠的码头,发现艇不在了。于是他只得驾驶Christi号去和Santa Marca碰面。但是到了后他哪儿也找不到Santa Marca。并且Christi号的发动机也出了问题,在海上抛了锚。Bilson开始呼叫求援,他很高兴最后看到45号救生艇的出现。艇的速度太快,Bilson发现Christi号很快会被45号救生艇冲碎。Bilson在45号救生艇即将撞上Christi号的时候跳入海中,45号救生艇把Christi号撞成了两半,然后速度慢了下来。Bilson发现驾驶员是Joard。Bilson要求Joard帮助他离开水里。Joard告诉他他不能那样做:事实上他并不是海岸救生队的成员。除此之外,他告诉Bilson,他认为Bilson的困境对他谋杀Tom King来说是个理想的惩罚。Joard告诉Bilson他知道Tom King溺水事件的真相。并且他告诉Bilson要在海里不停的踩水有多么恐怖——几小时——甚至几天,没有被救的希望。然后Joard驾船离开了Bilson,在回程途中,他呼叫说发现一些漂浮的碎片在Bilson所在的区域,好让队里派人去清理。

    在他快要到达停靠点时,他发现有一艘小艇以很快的速度在接近他。他认出了Sydney,MP和船上的两个清道夫。他急转,然后朝大海开去。MP的船紧跟着Joard的。MP用扬声器对Joard喊道:你无路可逃!Joard的回答是,Sydney让我相信我的心可以带我去任何地方。45号艇突然斜冲出去,看上去就要逃走,可是发动机突然停了,船开始仅仅漂浮在水面上。MP认为船突然耗尽了燃料,她得意的对Sydney说,看,我说得没错,真是那些聪明人常常干些傻事。当他们靠近45号艇时,MP让清道夫上去抓Joard,但是Joard并不在船上。唯一表明他曾在船上呆过的证据是一张写着“Paker小姐”的青年会的信纸。一张4/13/70的DSA。还有一堆玩具狗便便。Sam把所有的东西都递给了MP,包括那些玩具狗便便。她看上去很生气。

    在码头:Javier找到指挥官Powell,并递给他一个装有关于Tom King溺水事件证据的信封。当Powell问他是关于什么的证据时,Javier承认道,真相,先生。

    在MAGDELINE号上:Roy很惊奇的看到Joard在水中,游过他的船。“今天是个游泳的好天!”当他经过时,Joard很快乐的说。

    稍后,在King's Bait and Tackle商店:King夫人和她的女儿收到一个小包裹。她们打开包裹,发现是Roy雕刻的小木箱,再打开,发现了那个St. Andrew的雕像。

    在商店里的报纸架上,我们还可以看到一张报纸上有报道说Bilson和Padilla被指控谋杀了Tom King。

    同样稍后,我们看到Martha Poole从指挥官Powell手中接过升为少校指挥官的任命状。

    在MP的家:MP拿着烟和酒坐在她的家用电脑前,开始看Joard在45号艇上留给她的DSA。是1970年的内容,那天MP的母亲死在中心的电梯上。我们看见小Joard刚刚完成阿波罗13号失事的模拟。Sydney正在帮助他从刚才模拟太空舱的一个荚状小球里出来。背景声中,我们能听到一个女人的尖叫声:不,不……Joard望向Sim实验室,并且喊道:他们在伤害她!并试图跑向那个女人发出尖叫的地方。Sydney抓住他并把他往回拉,告诉Joard呆在原地。能听见一个男人的声音在电梯里大声说:把她从电梯里弄出去。然后是一声清晰的枪响。Joard试图挣脱Sydney,但是Sydney把他抓住了。另一个男人的声音从电梯那边传来:把那个孩子弄走!然后响了另三枪。那里充满了一个小女孩的尖叫声:妈妈!!!不!!!一个男人说,不,让她靠后,让她靠后。两个清道夫拖着小MP出现在画面中,他们把她从电梯那儿拖到Sim实验室。小MP尖叫着,挣扎着,哭泣着。Joard看着她,停止了和Sydney的挣扎。他注视着MP,痛苦的。DSA以MP的特写结束了,她的嘴巴因为恐惧和悲伤张的大大的,一颗眼泪停在她的脸颊上。

    在她的家里,MP因为刚才所看到的而微微的在颤抖。她把视线从显示器上转移到Joard送给她的画上。我们看到画上面画的是和荧幕上一样的小孩子时候的MP。一样在颤抖,眼里含着眼泪。MP拿起最近的电话,对对方说道:是我……我想知道我妈妈到底发生了什么。

    几天后:Magdeline号来到港口。Joard在帮Roy办停靠手续。Joard告诉Roy,真正的Magdeline在外面某个地方,但是Roy将永远也找不到她,如果他不开始去寻找她的话。Roy谢谢他,并说自己已经着手准备开始寻找她了。Roy离开了船,上了案,准备去找Magdeline。在离开以前,他问Joard将要去干吗,Joard微笑着告诉他:我想我要去开车。

    当我们看到Joard时,他坐在一辆赛车的驾驶座上,穿着醒目的红色赛手服。他的队友正在帮助他戴上他的头盔。

    发现:Joard发现了Oreo饼干的乐趣。也发现了新奇的玩具(包括玩具狗便便,巨大的剪刀,装在罐子里的蛇,咔哒作响的牙齿,假的流出来的可乐,装在弹簧上的玻璃眼珠当Joard戴上它时还会摇晃)我们发现Joard先是一个原子工程师,然后是一个助产护士,然后是一个赛车手。

    花絮:Tom King和他的船在SAR里的档案的文件编号是BM-243-11C

    经典语句:当Martha告诉Joard她因为“坏寿司”而生病时,Joard问她还有其他种类的吗?当Bilson问他为什么来圣地亚哥时,Joard说在我原来生活的地方我感到不自由。当Bilson威胁说要到军事法庭告Joard时,Joard说,这很严重,一个军事法庭,事实上,并不能影响到我。你看,我事实上并不是一个海军上尉,甚至,我根本不是海岸救生队的成员。

    我们的回顾:对第二集而言,这集里包含了很多信息。表面上这集是个性格展示,实际上隐含着有趣的神秘事件。我们认为“玩具狗便便”虽然有一点过于严厉了,但还是喜欢Joard能够看透的那个隐喻的事实。这集里,我们看到了Joard表达悲伤和失败感。我们也看到MP逐渐意识到她母亲的死并不是自杀而是谋杀。(在DSA里我们清楚的听到四声枪响,而自杀者不可能有机会对自己射上四枪。)我们还能看到Sydney得到一点应得的惩罚,在他和Joard通电话时,Jarod 告诉Sydney,如果他们发现了我所拥有的,你将不能保护你自己。这是一个曾经的受害者而现在重新获得自主权的人说出的一句经典的话。这句话里的威胁表明Joard对他生活的真相感到愤怒。在他逃离中心之前,他整个生活可以定义为仅仅只是用来做科学研究的档案记录。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