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敢不一样

玄叶 评论 开封府 4 2018-08-06 17:03:23

这篇剧评可能有剧透

玄叶
玄叶 (请叫我小旋子~~~) 2018-08-06 17:03:46

补充:

周末看完了铡美案,一度被气到想弃剧。

杀手韩琦受剑伤,秦香莲一脸决绝扯出了肚兜压住伤口,被这无脑剧情气到想吐血。您的肚兜是有起死回生的灵丹妙药?好吧,就算是固定伤口,明明有外衣,还有个褂子可用,怎么就要用肚兜?

遭受暗杀之后,韩琦已经暗示过(且秦香莲感觉内心里也懂了)是陈世美派的杀手,怎么转脸秦香莲就能完美地避开开封府跑到公主府求助,还引来了陈世美为首的一众杀手。按正常思维,即使你不相信,总该要有存疑的心,比如可以试探下什么的,咋就能这么虎呢?剧情想给秦香莲一个最终立案的由头,可以做得更符合逻辑一点啊。

端午的死也是谜之不可看,直接杀到公主府求驸马实在有点突兀。

再就是被赤裸裸的现实气到,在那旧时代,要判个皇亲死刑真是不容易。皇帝朝堂啪啪被打脸伤了尊严,加之陈世美还有价值,对确凿的证据视而不见;反而默认陈世美咬出包勉,以包勉逼迫包拯;包勉纠结地死完还是无法拉陈世美下水;哪怕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两份名单被包拯破译,皇帝仍然有新理由留下驸马,那就是公主怀孕了。呵,可别告诉我皇帝念什么旧情,真要顾及青女的感受,当初也不会另其强嫁陈世美;张王二人作为目击证人却在关键时候抽身出局,一开始想杀驸马的是他两,最后想保驸马的也是他两,连皇帝下定决心斩杀陈世美也是由于他两(对,这时就又把亲情抛诸脑后了)。说到底,哪有什么王法,全是利益。

铡美案有很多瑕疵,但也多方面突出了真实这一点。让我心寒的偏偏就是令我看中的,那个时代要铡个皇亲,靠的本就不是什么法律,而是大时局背景下无用的棋子,刘复如此,陈世美也如此。包拯在铡美案中切实经历了杀敌八百自损一千,用家破人亡换了个天理昭昭,这是对好人必有好报的绝美讽刺。看的过程中我内心不止一次地呼喊:这种官还做啥,趁早辞掉了。

还是像张子雍一样,快意恩仇说干就干的个性看得爽快,难怪乎,王朝马汉要跟四鼠混江湖了。PS:四鼠出来得也好突兀,还有锦毛鼠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