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说不要把戏剧当历史的~八贤王怎么就不能造反的~?.......请来反驳我~

volt645 评论 开封府 2 2018-08-04 10:45:36

这篇剧评可能有剧透

粥逸暹
粥逸暹 2018-08-04 20:02:11

按楼主这个说法,那西游记就是一部垃圾作品,唐玄奘是佛教界有名的高僧大德,他的事迹也成了一个文化符号,代表着中华民族追求学问,追求真理不畏艰难险阻的精神,而西游记,竟将如此伟人塑造成成了一个唯唯诺诺,哭哭啼啼,好歹不分,取经也全靠虚构的徒弟保护的一个孬人,这种东西,怎能称作四大名著?

嘤嘤嘤嘤嗝
嘤嘤嘤嘤嗝 2018-08-04 22:03:01

楼主这是诡辩啊…什么叫八贤王是个正义的历史符号所以编剧就必须跟随这个历史符号来写不能虚构?!你这不还和“因为八王爷是贤君编剧写成了反臣不尊重历史”的观点一样么?!我们强调的是“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八王爷只是电视剧中虚拟的贤臣角色,在这部剧里需要他扮演一个反臣有什么不对?!史书上根本没有这个人…他最初的塑造也是在电视剧和小说里…这种娱乐文化下会诞生什么“历史”符号?!寄托了小说迷和电视剧迷的美好向往?!一个虚构的现代电视剧小说角色怎么能和如来佛或四大名著这种流传已久有着丰富历史记载的来对比?!编剧要改编了这种广电第一个不答应还用你来说?!他们说的是八爷是贤王说他造反是不尊重历史 我们说的是八爷是虚构的不存在于历史所以没有不尊重历史,楼主你扯了这么多有的没的是来做思想品德政治题了么?!

珺子公主
珺子公主 2018-08-04 22:19:50

因为古代人的戏说,成就了八贤王,诚如你所言,他代表了古代那些行走于苦难黑暗道路里的老百姓心中的一点希冀,他的出现体现了戏剧的价值,所以如果你没有那么急躁地因为八贤王谋反这一情节就全权否定本剧,而是敞开心怀观望下去,你就会发现此剧的编剧眼明心亮,心藏大爱,且对世态炎凉怀有悲悯大恸,而且能在剧本中通过对历史人物的戏说和改编,迂回地将这胸怀表现出来,大气克制而言之有物,在我看来,这也正符合了你所说的戏剧的根基。正如马克思所言:政治意味着欺骗、残酷和血腥,唯有肮脏可以形容。所以编剧不拘泥于固有形象,不沉迷于完美偶像的塑造,也不为政治智谋歌功颂德,这样的戏剧工作者不是哗众取宠,恰恰显得不合时宜,在这么一个速食年代写成这样一个剧本,我是不得不佩服的。当然,我说过,审美是很个人的事,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你实在接受不了这种衍化阐释,也就算了,但要知道,戏曲文学从来都是如此演进的,有些事情无法直抒胸臆,便只能借了前人的口,前人的形象。不是编剧肆意颠覆了人民的美好希望,而是你被表象蒙蔽了双眼。戏剧的内核是什么,你真的明白吗?而你提出的问题是个伪命题。杨家将满门忠烈,观世音慈航普度,窦娥原型是西汉时期平反冤狱的东海孝妇,孝妇冢现在还是山东省级文物保护地,这三者已经盖棺定论,面对这样的人与事本就应该心生敬畏,戏剧衍化中也需一定的严肃性,至少不能偏离根本,就像是杨门女将穆桂英杨排风之类可以在偶像剧中爱恨纠葛,但不能是弃家国气节于不顾的悖逆者,就像是本剧中的包拯,他可以人情不通行事笨拙有各种缺陷,但不能是一个贪婪狡诈的人,可所谓的八贤王,与上述的几个形象绝对不是一个体系,你把他上升到文化符号的地位很是抬举他了,他找不到历史原型,群众基础也未牢固到像民族英雄一样不可玷污的程度,可以说这是一个经得起后世再解读的形象,且再解读时若有一定颠覆,则故事性会更强,对于此剧的再解读改编,我很轻易就接受了,想来和我一样的人不在少数,难道在你看来,我们就都变成了大是大非不分的恶徒了么?至少在我自己看来,我愿意全方位去了解这部剧,耐心总比你好一点,用更宽和的心态去看待编剧的演绎,似乎也更温柔一点,不用极端词句贸然给一件事定性,也更善意一点~(自夸完了,真是不好意思)哦对了,忘了说一句,你所说的把八王改成九,或十,这在戏剧改编手法里叫做切角,切角固然安全,但缺乏创作张力,更何况在本剧中就算不切也完全不是问题!(以上是你在我的长评里提出的问题的答复,特意贴过来,为了一部电视剧,我一个忙着考中级的人真是闲得没事干,自己无语死了)。

七妖怪
七妖怪 2018-08-05 15:30:33
因为古代人的戏说,成就了八贤王,诚如你所言,他代表了古代那些行走于苦难黑暗道路里的老百... 因为古代人的戏说,成就了八贤王,诚如你所言,他代表了古代那些行走于苦难黑暗道路里的老百姓心中的一点希冀,他的出现体现了戏剧的价值,所以如果你没有那么急躁地因为八贤王谋反这一情节就全权否定本剧,而是敞开心怀观望下去,你就会发现此剧的编剧眼明心亮,心藏大爱,且对世态炎凉怀有悲悯大恸,而且能在剧本中通过对历史人物的戏说和改编,迂回地将这胸怀表现出来,大气克制而言之有物,在我看来,这也正符合了你所说的戏剧的根基。正如马克思所言:政治意味着欺骗、残酷和血腥,唯有肮脏可以形容。所以编剧不拘泥于固有形象,不沉迷于完美偶像的塑造,也不为政治智谋歌功颂德,这样的戏剧工作者不是哗众取宠,恰恰显得不合时宜,在这么一个速食年代写成这样一个剧本,我是不得不佩服的。当然,我说过,审美是很个人的事,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你实在接受不了这种衍化阐释,也就算了,但要知道,戏曲文学从来都是如此演进的,有些事情无法直抒胸臆,便只能借了前人的口,前人的形象。不是编剧肆意颠覆了人民的美好希望,而是你被表象蒙蔽了双眼。戏剧的内核是什么,你真的明白吗?而你提出的问题是个伪命题。杨家将满门忠烈,观世音慈航普度,窦娥原型是西汉时期平反冤狱的东海孝妇,孝妇冢现在还是山东省级文物保护地,这三者已经盖棺定论,面对这样的人与事本就应该心生敬畏,戏剧衍化中也需一定的严肃性,至少不能偏离根本,就像是杨门女将穆桂英杨排风之类可以在偶像剧中爱恨纠葛,但不能是弃家国气节于不顾的悖逆者,就像是本剧中的包拯,他可以人情不通行事笨拙有各种缺陷,但不能是一个贪婪狡诈的人,可所谓的八贤王,与上述的几个形象绝对不是一个体系,你把他上升到文化符号的地位很是抬举他了,他找不到历史原型,群众基础也未牢固到像民族英雄一样不可玷污的程度,可以说这是一个经得起后世再解读的形象,且再解读时若有一定颠覆,则故事性会更强,对于此剧的再解读改编,我很轻易就接受了,想来和我一样的人不在少数,难道在你看来,我们就都变成了大是大非不分的恶徒了么?至少在我自己看来,我愿意全方位去了解这部剧,耐心总比你好一点,用更宽和的心态去看待编剧的演绎,似乎也更温柔一点,不用极端词句贸然给一件事定性,也更善意一点~(自夸完了,真是不好意思)哦对了,忘了说一句,你所说的把八王改成九,或十,这在戏剧改编手法里叫做切角,切角固然安全,但缺乏创作张力,更何况在本剧中就算不切也完全不是问题!(以上是你在我的长评里提出的问题的答复,特意贴过来,为了一部电视剧,我一个忙着考中级的人真是闲得没事干,自己无语死了)。 ... 珺子公主

你也是蛮6的😁

Phyllis
Phyllis 2018-08-08 00:44:50

观点别人都说了,我就问一句,楼主是不是没学过标点符号?

五花马💓
五花马💓 2018-08-08 01:39:19
观点别人都说了,我就问一句,楼主是不是没学过标点符号? 观点别人都说了,我就问一句,楼主是不是没学过标点符号? Phyllis

哈哈哈,波浪忒多

嗷不嗷喵
嗷不嗷喵 2018-08-17 01:22:59
按楼主这个说法,那西游记就是一部垃圾作品,唐玄奘是佛教界有名的高僧大德,他的事迹也成了... 按楼主这个说法,那西游记就是一部垃圾作品,唐玄奘是佛教界有名的高僧大德,他的事迹也成了一个文化符号,代表着中华民族追求学问,追求真理不畏艰难险阻的精神,而西游记,竟将如此伟人塑造成成了一个唯唯诺诺,哭哭啼啼,好歹不分,取经也全靠虚构的徒弟保护的一个孬人,这种东西,怎能称作四大名著? ... 粥逸暹

不管怎么说 既然披着开封府的皮 就应该好好参考原著 三侠五义被改的面目全非 无中生有的角色和情节并不是说不好 只是应该作为故事情节补充 而不是处于某种目的哗众取宠的瞎扯 儿女情长我不反对 但是别印象到原著人物性格的大体走向 这部片子真的引起了我的反感 例如展昭 红衣是他走入官场的象征 蓝衫是他江湖侠士的身份 剧中展昭入府前就与包拯对呛 并身着红衣 还带个徒弟 他是南侠 江湖官场的转变是一个人物命运抉择的重要环节 却被拍的如此草率为情节服务 是在让人难以欣赏

volt645
volt645 2018-08-17 12:42:42
楼主这是诡辩啊…什么叫八贤王是个正义的历史符号所以编剧就必须跟随这个历史符号来写不能虚... 楼主这是诡辩啊…什么叫八贤王是个正义的历史符号所以编剧就必须跟随这个历史符号来写不能虚构?!你这不还和“因为八王爷是贤君编剧写成了反臣不尊重历史”的观点一样么?!我们强调的是“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八王爷只是电视剧中虚拟的贤臣角色,在这部剧里需要他扮演一个反臣有什么不对?!史书上根本没有这个人…他最初的塑造也是在电视剧和小说里…这种娱乐文化下会诞生什么“历史”符号?!寄托了小说迷和电视剧迷的美好向往?!一个虚构的现代电视剧小说角色怎么能和如来佛或四大名著这种流传已久有着丰富历史记载的来对比?!编剧要改编了这种广电第一个不答应还用你来说?!他们说的是八爷是贤王说他造反是不尊重历史 我们说的是八爷是虚构的不存在于历史所以没有不尊重历史,楼主你扯了这么多有的没的是来做思想品德政治题了么?! ... 嘤嘤嘤嘤嗝

“八贤王”是娱乐文化诞生的?层主文化修养如此~又何必在这现眼~?要跟我谈“哈姆雷特”~那我告诉你~哈姆雷特是读者会有不同的理解,而不是编剧有一千种编法~后来的编剧没有一人是跳出沙翁框架来改编的~~~可有一个把哈姆雷特写成了反派的编剧?如果有请举例~如果没有~请去复习“八贤王”到底是因为娱乐而出现在戏剧中的消遣?还是因为“现实残酷”而出现的精神寄托?

volt645
volt645 2018-08-17 12:47:10
按楼主这个说法,那西游记就是一部垃圾作品,唐玄奘是佛教界有名的高僧大德,他的事迹也成了... 按楼主这个说法,那西游记就是一部垃圾作品,唐玄奘是佛教界有名的高僧大德,他的事迹也成了一个文化符号,代表着中华民族追求学问,追求真理不畏艰难险阻的精神,而西游记,竟将如此伟人塑造成成了一个唯唯诺诺,哭哭啼啼,好歹不分,取经也全靠虚构的徒弟保护的一个孬人,这种东西,怎能称作四大名著? ... 粥逸暹

层主怕是犯了和你们所批判的人一样的错误吧?请不要把西游记和真正的历史进行比较~~我所做的比较都是戏剧与戏剧之间的比较~~“八贤王”在过往的“戏剧”角色里就是“正直”的象征性“符号”~我反对的是对“固有文化符号”进行篡改~~而不是对“历史”的“戏说”~

volt645
volt645 2018-08-17 12:49:32
因为古代人的戏说,成就了八贤王,诚如你所言,他代表了古代那些行走于苦难黑暗道路里的老百... 因为古代人的戏说,成就了八贤王,诚如你所言,他代表了古代那些行走于苦难黑暗道路里的老百姓心中的一点希冀,他的出现体现了戏剧的价值,所以如果你没有那么急躁地因为八贤王谋反这一情节就全权否定本剧,而是敞开心怀观望下去,你就会发现此剧的编剧眼明心亮,心藏大爱,且对世态炎凉怀有悲悯大恸,而且能在剧本中通过对历史人物的戏说和改编,迂回地将这胸怀表现出来,大气克制而言之有物,在我看来,这也正符合了你所说的戏剧的根基。正如马克思所言:政治意味着欺骗、残酷和血腥,唯有肮脏可以形容。所以编剧不拘泥于固有形象,不沉迷于完美偶像的塑造,也不为政治智谋歌功颂德,这样的戏剧工作者不是哗众取宠,恰恰显得不合时宜,在这么一个速食年代写成这样一个剧本,我是不得不佩服的。当然,我说过,审美是很个人的事,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你实在接受不了这种衍化阐释,也就算了,但要知道,戏曲文学从来都是如此演进的,有些事情无法直抒胸臆,便只能借了前人的口,前人的形象。不是编剧肆意颠覆了人民的美好希望,而是你被表象蒙蔽了双眼。戏剧的内核是什么,你真的明白吗?而你提出的问题是个伪命题。杨家将满门忠烈,观世音慈航普度,窦娥原型是西汉时期平反冤狱的东海孝妇,孝妇冢现在还是山东省级文物保护地,这三者已经盖棺定论,面对这样的人与事本就应该心生敬畏,戏剧衍化中也需一定的严肃性,至少不能偏离根本,就像是杨门女将穆桂英杨排风之类可以在偶像剧中爱恨纠葛,但不能是弃家国气节于不顾的悖逆者,就像是本剧中的包拯,他可以人情不通行事笨拙有各种缺陷,但不能是一个贪婪狡诈的人,可所谓的八贤王,与上述的几个形象绝对不是一个体系,你把他上升到文化符号的地位很是抬举他了,他找不到历史原型,群众基础也未牢固到像民族英雄一样不可玷污的程度,可以说这是一个经得起后世再解读的形象,且再解读时若有一定颠覆,则故事性会更强,对于此剧的再解读改编,我很轻易就接受了,想来和我一样的人不在少数,难道在你看来,我们就都变成了大是大非不分的恶徒了么?至少在我自己看来,我愿意全方位去了解这部剧,耐心总比你好一点,用更宽和的心态去看待编剧的演绎,似乎也更温柔一点,不用极端词句贸然给一件事定性,也更善意一点~(自夸完了,真是不好意思)哦对了,忘了说一句,你所说的把八王改成九,或十,这在戏剧改编手法里叫做切角,切角固然安全,但缺乏创作张力,更何况在本剧中就算不切也完全不是问题!(以上是你在我的长评里提出的问题的答复,特意贴过来,为了一部电视剧,我一个忙着考中级的人真是闲得没事干,自己无语死了)。 ... 珺子公主

你太拼了~祝考试成功~

volt645
volt645 2018-08-17 12:52:01
观点别人都说了,我就问一句,楼主是不是没学过标点符号? 观点别人都说了,我就问一句,楼主是不是没学过标点符号? Phyllis

标点只不过是习惯问题~一千个读者可以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还不能有两种标点符号吗?

volt645
volt645 2018-08-17 12:56:12
因为古代人的戏说,成就了八贤王,诚如你所言,他代表了古代那些行走于苦难黑暗道路里的老百... 因为古代人的戏说,成就了八贤王,诚如你所言,他代表了古代那些行走于苦难黑暗道路里的老百姓心中的一点希冀,他的出现体现了戏剧的价值,所以如果你没有那么急躁地因为八贤王谋反这一情节就全权否定本剧,而是敞开心怀观望下去,你就会发现此剧的编剧眼明心亮,心藏大爱,且对世态炎凉怀有悲悯大恸,而且能在剧本中通过对历史人物的戏说和改编,迂回地将这胸怀表现出来,大气克制而言之有物,在我看来,这也正符合了你所说的戏剧的根基。正如马克思所言:政治意味着欺骗、残酷和血腥,唯有肮脏可以形容。所以编剧不拘泥于固有形象,不沉迷于完美偶像的塑造,也不为政治智谋歌功颂德,这样的戏剧工作者不是哗众取宠,恰恰显得不合时宜,在这么一个速食年代写成这样一个剧本,我是不得不佩服的。当然,我说过,审美是很个人的事,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你实在接受不了这种衍化阐释,也就算了,但要知道,戏曲文学从来都是如此演进的,有些事情无法直抒胸臆,便只能借了前人的口,前人的形象。不是编剧肆意颠覆了人民的美好希望,而是你被表象蒙蔽了双眼。戏剧的内核是什么,你真的明白吗?而你提出的问题是个伪命题。杨家将满门忠烈,观世音慈航普度,窦娥原型是西汉时期平反冤狱的东海孝妇,孝妇冢现在还是山东省级文物保护地,这三者已经盖棺定论,面对这样的人与事本就应该心生敬畏,戏剧衍化中也需一定的严肃性,至少不能偏离根本,就像是杨门女将穆桂英杨排风之类可以在偶像剧中爱恨纠葛,但不能是弃家国气节于不顾的悖逆者,就像是本剧中的包拯,他可以人情不通行事笨拙有各种缺陷,但不能是一个贪婪狡诈的人,可所谓的八贤王,与上述的几个形象绝对不是一个体系,你把他上升到文化符号的地位很是抬举他了,他找不到历史原型,群众基础也未牢固到像民族英雄一样不可玷污的程度,可以说这是一个经得起后世再解读的形象,且再解读时若有一定颠覆,则故事性会更强,对于此剧的再解读改编,我很轻易就接受了,想来和我一样的人不在少数,难道在你看来,我们就都变成了大是大非不分的恶徒了么?至少在我自己看来,我愿意全方位去了解这部剧,耐心总比你好一点,用更宽和的心态去看待编剧的演绎,似乎也更温柔一点,不用极端词句贸然给一件事定性,也更善意一点~(自夸完了,真是不好意思)哦对了,忘了说一句,你所说的把八王改成九,或十,这在戏剧改编手法里叫做切角,切角固然安全,但缺乏创作张力,更何况在本剧中就算不切也完全不是问题!(以上是你在我的长评里提出的问题的答复,特意贴过来,为了一部电视剧,我一个忙着考中级的人真是闲得没事干,自己无语死了)。 ... 珺子公主

哦,对了~另外一边的回复我看了~就在这回你吧~归根结底你是觉得“八贤王”构不成固有的文华符号~那这是统一标准的问题了~如果你是老一辈喜欢看包公戏~或是听拼书的人~可能就不会这么想了~~当然你也可以批评说“时代在进步~老观念要改改了~”那需要改可以改的有那么多~这么个在你们看起来“鸡毛蒜皮”的地方~又何必如此浓墨重彩~~总之~标准不统一~我们只能言尽于此~~希望没有影响你考试~

volt645
volt645 2018-08-17 12:58:40
哈哈哈,波浪忒多 哈哈哈,波浪忒多 五花马💓

打波浪顺手罢了~

TheBlindForest
TheBlindForest 2018-08-18 12:35:13

楼主说的如来是反派的设定我觉得很带感啊,为什么不能接受?都是故事人物啊,只要能够自圆其说,故事讲的好就行啊,人物都是为了故事服务的嘛

volt645
volt645 2018-08-19 09:25:15
楼主说的如来是反派的设定我觉得很带感啊,为什么不能接受?都是故事人物啊,只要能够自圆其... 楼主说的如来是反派的设定我觉得很带感啊,为什么不能接受?都是故事人物啊,只要能够自圆其说,故事讲的好就行啊,人物都是为了故事服务的嘛 ... TheBlindForest

你能接受那就不说了~只要没双标我并不反对个人好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