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蛇灰线的民族脊梁

扬慕辰 评论 我的团长我的团 5 2018-07-11 20:38:35
搬离索多玛
搬离索多玛 2018-07-13 10:47:55

文明本来就是个有机生命体,《金瓶梅》描述的就是明朝晚期的衰败,糜烂,《金瓶梅》成书50年后大明朝遍地都是瘟疫,饥荒,人吃人,屠杀,张献忠杀完,满洲人杀,再后来的历史不过是在这种苍老腐烂中挣扎罢了,即使有人来告诉大家真正能好好活下去的办法,苍老的人们也只会寻求安逸而逃避辛苦,在纵欲中欺骗着自己奔向毁灭。这是文明苍老的必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