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只是一部政治思想正确的电影,并不是完全反映现实矛盾

steven 评论 我不是药神 3 2018-07-08 01:00:25

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宋先生
宋先生 (add oil) 2018-07-08 01:07:37

问一句,你是硅谷大公司里面的员工吗?每个月交纳1200保险费的那种?不是的话,生了病就靠免疫力吧。没出过国就别妄谈,让人笑话。

steven
steven 2018-07-08 01:47:38
问一句,你是硅谷大公司里面的员工吗?每个月交纳1200保险费的那种?不是的话,生了病就靠免... 问一句,你是硅谷大公司里面的员工吗?每个月交纳1200保险费的那种?不是的话,生了病就靠免疫力吧。没出过国就别妄谈,让人笑话。 ... 宋先生

听不懂你观点,就听懂你会喷。在商言商,公司制药目的就是为了盈利,格列卫没被研发之前慢粒病人都是绝症等死,不管你几十亿身家。乔布斯牛逼,还不是胰腺癌死了,50年后会不会又有新药能把胰腺癌病人生存时间延长十多年甚至终身呢?这种神药出现,如果规定新药1年的疗程花费不能超过1000美元(也是一笔不小数目了吧)。花数十亿美元研制的药,需要数百万个病人在专利期没过之前赶紧用上,而且中途不换别厂家的药才能回本。
假如说花大笔钱投入研发出格列卫却低价卖出,这样搞多3,4种药就绝对倒闭了,以后胰腺癌,艾滋病,狂犬病,ALS(霍金得的病)一大堆“绝症”都不会有新药治疗了。
所以怎么盈利,怎么持续不断的开发新药是制药公司需要考虑的问题,怎么让病人用得起药是政府考虑的问题!怎么让病人用得起药是政府考虑的问题!怎么让病人用得起药是政府考虑的问题!
还有为什么印度这么猖狂美国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印度对于美国很多药物研发都贡献很多,人力物力资源等。美国大量的制药厂在印度建厂,印度发生不少化学物质泄漏,死了不少人。而且很多实验会让印度人当白老鼠,因为相对于拿美国人做药物试验,印度人廉价。
PS:“华格列卫2001年第一次引入中国至今,价格一直是23500元一盒,但媒体的报道,格列卫在中国香港的价格为17000,美国为13600,澳大利亚为10000左右,在日本16000,韩国约为3000元,以上都是人民币为单位。但是考虑到各国的医保政策,实际上患者的负担非常小,比如澳大利亚医保居民的价格每盒只有不到200元人民币。”

宋先生
宋先生 (add oil) 2018-07-08 10:53:38
听不懂你观点,就听懂你会喷。在商言商,公司制药目的就是为了盈利,格列卫没被研发之前慢粒... 听不懂你观点,就听懂你会喷。在商言商,公司制药目的就是为了盈利,格列卫没被研发之前慢粒病人都是绝症等死,不管你几十亿身家。乔布斯牛逼,还不是胰腺癌死了,50年后会不会又有新药能把胰腺癌病人生存时间延长十多年甚至终身呢?这种神药出现,如果规定新药1年的疗程花费不能超过1000美元(也是一笔不小数目了吧)。花数十亿美元研制的药,需要数百万个病人在专利期没过之前赶紧用上,而且中途不换别厂家的药才能回本。 假如说花大笔钱投入研发出格列卫却低价卖出,这样搞多3,4种药就绝对倒闭了,以后胰腺癌,艾滋病,狂犬病,ALS(霍金得的病)一大堆“绝症”都不会有新药治疗了。 所以怎么盈利,怎么持续不断的开发新药是制药公司需要考虑的问题,怎么让病人用得起药是政府考虑的问题!怎么让病人用得起药是政府考虑的问题!怎么让病人用得起药是政府考虑的问题! 还有为什么印度这么猖狂美国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印度对于美国很多药物研发都贡献很多,人力物力资源等。美国大量的制药厂在印度建厂,印度发生不少化学物质泄漏,死了不少人。而且很多实验会让印度人当白老鼠,因为相对于拿美国人做药物试验,印度人廉价。 PS:“华格列卫2001年第一次引入中国至今,价格一直是23500元一盒,但媒体的报道,格列卫在中国香港的价格为17000,美国为13600,澳大利亚为10000左右,在日本16000,韩国约为3000元,以上都是人民币为单位。但是考虑到各国的医保政策,实际上患者的负担非常小,比如澳大利亚医保居民的价格每盒只有不到200元人民币。” ... steven

我的观点就是,穷人你在哪都是等死。别跟我提哪个国家如何如何的。中国你社区医保和干部医保能一样么。多出国走走吧,见识见识其他国家的医保。

steven
steven 2018-07-08 20:25:02
我的观点就是,穷人你在哪都是等死。别跟我提哪个国家如何如何的。中国你社区医保和干部医保... 我的观点就是,穷人你在哪都是等死。别跟我提哪个国家如何如何的。中国你社区医保和干部医保能一样么。多出国走走吧,见识见识其他国家的医保。 ... 宋先生

所以你是离题了吗?你说的我都认同啊,我说的你哪句话不认同?这就是为什么我说听不懂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这电影说制药公司是罪人,我说制药公司不是雷锋,但起码没干坏事,至少还能救一部分人,过10多年赚够钱以后,有了GIPAP,很多人都能负担得起了。人就是这样,得了绝症没药可救就懂得认命,知道有药但自己买不起反而去怪卖药人罪恶。
而真正罪大恶极的是某国ZF,药已经贵到离谱了,不肯贴钱不纳入医保就算了,救命药都要加收税,自己不允许搞仿制药还不给别人去买廉价仿制药,把穷人逼到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