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昼颜》和电视剧版有什么关联和不同?

65752人浏览 · 15篇文章 查看话题 >

擦擦你为《昼颜》流下的猫尿,这两部才是真正的出轨神剧!

林山王1号 评论 昼颜 4 2018-06-10 18:20:13

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黍
2018-06-29 13:16:39

楼主说的确实有道理,我没看过剧,只看过电影版,接下来我说说我的拙见,纱和与男主确实不对,但是最可怜的不也正是他们吗,好不容易有了爱情,却又止不住的陷入猜疑,好不容易能在一起,却又忍受生离死别,纱和最后在面对杀死男主的乃里子说,我不恨你,那乃里子是怎么说的呢,我这辈子都恨你。纱和不是个坏女人,相反的是她很善良,错就只错在那琢磨不定的爱情上,就连最后,她也没办法站在一个爱人的角度上,去收男主的骨灰,去为男主的死指责乃里子,她只能默默忍耐,忍耐老板的迁怒,忍耐鱼贩的骚扰,忍耐世人一切的排挤和厌恶,忍耐乃里子做的一切,可是她又做了什么罪大恶极之事吗,没有,她只是在错误的时间爱上了一个人,如果真的要说指责的话,那我们只能谩骂那所谓的爱情,而不是纱和与男主,他们是做错了,但他们之间的感情,我们是无法指责的,那是美好的啊

柠檬不甜
柠檬不甜 2018-06-29 21:18:47

专门为了层主登录,三观很正,感情的事情自己要负责,出轨就是不对,离婚再找都可以接受。迈克尔道格拉斯以前演过一个出轨题材,里面小三也是各种威逼利诱男主,人性险恶暴露无遗,男女都最好别出轨。

静
2018-07-19 13:45:30

一会推荐男的看不忠,一会又推荐女的看……到底是怎样

多重人格少女
多重人格少女 2018-08-05 21:48:09

作者三观极正,说的很有道理!

Ellya07
Ellya07 (花信风至) 2018-08-06 08:40:03

纱和就是个花痴好么~

大王油条
大王油条 2018-08-14 22:21:12

楼主这一篇,嗯,感觉是受过伤害了。。。以后的积怨......... 过于单纯了吧? 人性之复杂,情感之复杂,用一个所谓的正确三观,也无法解开。所以, 如果不了解复杂,就只有自己抱恨,也是令人感慨.......... 受伤的人如若不能自救,也是无救。

林山王1号
林山王1号 (猛女教的胡言乱语) 2018-08-15 08:15:59
楼主这一篇,嗯,感觉是受过伤害了。。。以后的积怨......... 过于单纯了吧? 人性之复杂,情... 楼主这一篇,嗯,感觉是受过伤害了。。。以后的积怨......... 过于单纯了吧? 人性之复杂,情感之复杂,用一个所谓的正确三观,也无法解开。所以, 如果不了解复杂,就只有自己抱恨,也是令人感慨.......... 受伤的人如若不能自救,也是无救。 ... 大王油条

并没有,亲想多了

Jaden桜子
Jaden桜子 2018-09-18 16:20:42
楼主说的确实有道理,我没看过剧,只看过电影版,接下来我说说我的拙见,纱和与男主确实不对... 楼主说的确实有道理,我没看过剧,只看过电影版,接下来我说说我的拙见,纱和与男主确实不对,但是最可怜的不也正是他们吗,好不容易有了爱情,却又止不住的陷入猜疑,好不容易能在一起,却又忍受生离死别,纱和最后在面对杀死男主的乃里子说,我不恨你,那乃里子是怎么说的呢,我这辈子都恨你。纱和不是个坏女人,相反的是她很善良,错就只错在那琢磨不定的爱情上,就连最后,她也没办法站在一个爱人的角度上,去收男主的骨灰,去为男主的死指责乃里子,她只能默默忍耐,忍耐老板的迁怒,忍耐鱼贩的骚扰,忍耐世人一切的排挤和厌恶,忍耐乃里子做的一切,可是她又做了什么罪大恶极之事吗,没有,她只是在错误的时间爱上了一个人,如果真的要说指责的话,那我们只能谩骂那所谓的爱情,而不是纱和与男主,他们是做错了,但他们之间的感情,我们是无法指责的,那是美好的啊 ...

可伶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苹果
苹果 2018-10-22 16:16:26

楼主的观点整体还算客观,确实,世间男子罕如北野老师,这也是为什么把北野老师设计成一个学术男的用意所在,放眼望去我们已陷入油腻男的重重包围,楼主之所以对男性如此悲观,是否也经历过失望到绝望;确实离了再重组,面临着方方面面社会关系的调整和改变,承受着内心或多或少的内疚,最后的收稍,往往不尽如人意。但,这并不是全部。
长期的社会的工作让我发现两个规律:一、如果家庭没有孩子,往往打碎重建会容易很多;二、那些打着为了孩子要维护家庭完整,甚至为了面子、利益或其它因素继续维持不离婚的无爱家庭,几乎是另一个悲剧的上演。孩子在父母的冷淡怨怼打骂中成长,对男女关系和婚姻家庭失去信心,直接影响到成年后自己的婚姻关系;夫妻貌合神离,要么早早埋葬自己的情感需求要么各玩各的互不干涉。如利佳子一般,一圈之后还能全身而退,少之又少。
婚后的真爱并不是错,处理不好才是。相反,在一段婚姻生活里,以婚姻为城堡,自以为牢不可破,以占有人自居,自以为理所应当,不去经营和维系,才是悲哀和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