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烧:诗学和社会学交织的空间

犹在镜中 评论 燃烧 5 2018-06-10 12:24:37

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还没学会自由泳
还没学会自由泳 (:) 2018-06-10 19:46:48

好棒

还没学会自由泳
还没学会自由泳 (:) 2018-06-10 19:47:31

让我在怀疑他们到底有没有做过爱,这虚虚实实的实在是搞不清楚

择日告别™
择日告别™ (https://www.douban.com/people/) 2018-06-11 10:41:15

初体验啊,处男最难忘的第一次还完全是被女孩引诱带动的

羽田梓
羽田梓 (Yico和我看椎名林檎演唱会。) 2018-06-11 22:54:07

这种将浅显的意思复杂化的文风,是阻碍思想进步的。

渡旻
渡旻 2018-06-12 08:55:03

空间诗学在此大材小用。有空间诗学可以适用吻合的电影,但绝不是《燃烧》。可提,不易大篇幅、不易直接引出大量理论。好的艺术作品被解读结构成干瘪的理论人物关系符号隐喻。电影里的隐喻和对比已经够明显了不需要如此解读出来。并且,这些只是这部电影的表层。

渡旻
渡旻 2018-06-12 09:09:50

或者说,空间理论不宜这么呈现。此处更有艺术感觉的是空间带来的表现力,是美学。当被社会学理论大量侵入时,它就失去了魅力。只呈现本不用言说的阶层关系。

背多昏
背多昏 2018-06-12 12:25:25

能不能说人话?

羽田梓
羽田梓 (Yico和我看椎名林檎演唱会。) 2018-06-13 06:04:57
该回应已被删除 该回应已被删除 犹在镜中

你的问题在于将“我喜欢你”这句话表述为“我的内在心理机制对你产生了理想主义的依赖与人文主义的热衷,是中世纪对人性的禁锢粉碎以后的一次浪漫发现。”
你所想表达的根本没有意义,你所引述的理论是没有必要的。理论的引述只对复杂的深刻的有争议的观点有效率,而不是那些众所周知的道理。比如,“1+1=2”,你就直接说“1+1=2”,虽然大家都知道,喜闻乐见,但你大可不必说“在量子物理的世界里,尽管宇宙的规律有不均匀的可能性,但数学是恒定的,所以“1+1=2”。你也不必写上一个“1+1=2”,然后在这个等式上下左右填充一些冠冕堂皇的文字,比如“在美国文学的熏的社会学意义下,村上春树逐渐对“1+1=2”有了浓厚兴趣,比如在《1Q84》里,就出现了不只一个月亮,而且有第二个月亮,尽管大小不一样,但都是1,但“1+1=2”的诗学效用是不会变的”。

羽田梓
羽田梓 (Yico和我看椎名林檎演唱会。) 2018-06-13 06:10:28
该回应已被删除 该回应已被删除 犹在镜中

你的治学方式是没有价值的,只能骗骗那些没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得到满足,你的思想,一般人都有,你所引述的思想,过于空洞。每个人都有能描述究一扇门的形状与不同风格建筑的美学关系,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研究出门与建筑的风格之所以不同的国民性根源。

犹在镜中
犹在镜中 2018-06-13 07:15:23
你的治学方式是没有价值的,只能骗骗那些没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得到满足,你的思想,一般人... 你的治学方式是没有价值的,只能骗骗那些没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得到满足,你的思想,一般人都有,你所引述的思想,过于空洞。每个人都有能描述究一扇门的形状与不同风格建筑的美学关系,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研究出门与建筑的风格之所以不同的国民性根源。 ... 羽田梓

小强哥
小强哥 2018-06-13 09:53:14

第一次看这么长的影评,还看完了。说的确实有点复杂,不过写的挺好,让非电影专业的观众知道一些专业知识,引出一些不曾想过的思考方向。学习了

陬人
陬人 2018-06-21 20:33:44

感觉你的影评隔靴搔痒啊,不过影评标题很好,不过我觉得就着电影去进行两方面的解读也能很深刻吧,没有必要把电影强行置于一个大的理论框架下吧。

杨韬翰
杨韬翰 2018-06-22 00:20:38
能不能说人话? 能不能说人话? 背多昏

傻逼东西

溜达的绵羊゜
溜达的绵羊゜ (相逢猶如在夢中。) 2018-06-23 01:49:26
你的问题在于将“我喜欢你”这句话表述为“我的内在心理机制对你产生了理想主义的依赖与人文... 你的问题在于将“我喜欢你”这句话表述为“我的内在心理机制对你产生了理想主义的依赖与人文主义的热衷,是中世纪对人性的禁锢粉碎以后的一次浪漫发现。” 你所想表达的根本没有意义,你所引述的理论是没有必要的。理论的引述只对复杂的深刻的有争议的观点有效率,而不是那些众所周知的道理。比如,“1+1=2”,你就直接说“1+1=2”,虽然大家都知道,喜闻乐见,但你大可不必说“在量子物理的世界里,尽管宇宙的规律有不均匀的可能性,但数学是恒定的,所以“1+1=2”。你也不必写上一个“1+1=2”,然后在这个等式上下左右填充一些冠冕堂皇的文字,比如“在美国文学的熏的社会学意义下,村上春树逐渐对“1+1=2”有了浓厚兴趣,比如在《1Q84》里,就出现了不只一个月亮,而且有第二个月亮,尽管大小不一样,但都是1,但“1+1=2”的诗学效用是不会变的”。 ... 羽田梓

批评的很诚心

1901
1901 2018-06-30 13:08:26
你的问题在于将“我喜欢你”这句话表述为“我的内在心理机制对你产生了理想主义的依赖与人文... 你的问题在于将“我喜欢你”这句话表述为“我的内在心理机制对你产生了理想主义的依赖与人文主义的热衷,是中世纪对人性的禁锢粉碎以后的一次浪漫发现。” 你所想表达的根本没有意义,你所引述的理论是没有必要的。理论的引述只对复杂的深刻的有争议的观点有效率,而不是那些众所周知的道理。比如,“1+1=2”,你就直接说“1+1=2”,虽然大家都知道,喜闻乐见,但你大可不必说“在量子物理的世界里,尽管宇宙的规律有不均匀的可能性,但数学是恒定的,所以“1+1=2”。你也不必写上一个“1+1=2”,然后在这个等式上下左右填充一些冠冕堂皇的文字,比如“在美国文学的熏的社会学意义下,村上春树逐渐对“1+1=2”有了浓厚兴趣,比如在《1Q84》里,就出现了不只一个月亮,而且有第二个月亮,尽管大小不一样,但都是1,但“1+1=2”的诗学效用是不会变的”。 ... 羽田梓

笑了

背多昏
背多昏 2018-06-30 21:43:52
傻逼东西 傻逼东西 杨韬翰

草拟吗了个臭嗨

罗先森
罗先森 2018-07-13 11:49:33

所谓的诗学和社会学用电影语言来说就是形式主义和现实主义吧,李沧东在现实与形而上之间到的平衡还是有其独到之处的。

XH
XH 2018-08-17 10:17:38

呵呵

Andreals
Andreals 2018-09-16 02:59:52

这样直接评判别人的治学方式不太好吧 每个人的思想都不同 也都有自己独特的地方 也许您的思想已高出一般人 可也不能以偏概全啊 是的并不是每个人都能研究出国民性根源 可有人研究出了 您却又说人思想空洞 这又是什么价值的?逻辑堪忧

墙角害羞的猫
墙角害羞的猫 2018-11-28 22:05:15
你的治学方式是没有价值的,只能骗骗那些没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得到满足,你的思想,一般人... 你的治学方式是没有价值的,只能骗骗那些没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得到满足,你的思想,一般人都有,你所引述的思想,过于空洞。每个人都有能描述究一扇门的形状与不同风格建筑的美学关系,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研究出门与建筑的风格之所以不同的国民性根源。 ... 羽田梓

同意,我之所以敢于跟羽田梓 一样直接说你的你的治学方式没有价值,是因为我的确能看出来,因为在很小的时候也走过这弯路,落入到了形式主义和个人虚荣心膨胀的地步,这正是你的问题所在,也是《燃烧》这部电影的问题所在。说实在的,《燃烧》就是装逼之作,能看出它装逼的痕迹,试图用哗众取宠的技巧来掩盖非常普通浅显的的内核。

醉饮狂歌
醉饮狂歌 2018-12-20 06:41:38
同意,我之所以敢于跟羽田梓 一样直接说你的你的治学方式没有价值,是因为我的确能看出来,因... 同意,我之所以敢于跟羽田梓 一样直接说你的你的治学方式没有价值,是因为我的确能看出来,因为在很小的时候也走过这弯路,落入到了形式主义和个人虚荣心膨胀的地步,这正是你的问题所在,也是《燃烧》这部电影的问题所在。说实在的,《燃烧》就是装逼之作,能看出它装逼的痕迹,试图用哗众取宠的技巧来掩盖非常普通浅显的的内核。 ... 墙角害羞的猫

就您那点观影量还在这大言不惭的侃侃而谈呢?快回家吧别丢人了

醉饮狂歌
醉饮狂歌 2018-12-20 06:45:38
你的治学方式是没有价值的,只能骗骗那些没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得到满足,你的思想,一般人... 你的治学方式是没有价值的,只能骗骗那些没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得到满足,你的思想,一般人都有,你所引述的思想,过于空洞。每个人都有能描述究一扇门的形状与不同风格建筑的美学关系,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研究出门与建筑的风格之所以不同的国民性根源。 ... 羽田梓

看了您看过的电影,三体据我所知都还没拍出来呢?您这是做梦看到的?厉害。 有时间看那些看似牛逼实则装逼浅显的日本动漫,还是好好看看艺术电影多读点书充实一下自己的知识储备吧,要不跟这瞎掰都掰不出什么东西

醉饮狂歌
醉饮狂歌 2018-12-20 06:48:02
同意,我之所以敢于跟羽田梓 一样直接说你的你的治学方式没有价值,是因为我的确能看出来,因... 同意,我之所以敢于跟羽田梓 一样直接说你的你的治学方式没有价值,是因为我的确能看出来,因为在很小的时候也走过这弯路,落入到了形式主义和个人虚荣心膨胀的地步,这正是你的问题所在,也是《燃烧》这部电影的问题所在。说实在的,《燃烧》就是装逼之作,能看出它装逼的痕迹,试图用哗众取宠的技巧来掩盖非常普通浅显的的内核。 ... 墙角害羞的猫

你是怎么推断出人家跟你小时候一样的呢?还形式主义和个人虚荣心作祟,跟这篇影评和这个电影有任何一点关系吗?

羽田梓
羽田梓 (Yico和我看椎名林檎演唱会。) 2018-12-22 22:34:19
看了您看过的电影,三体据我所知都还没拍出来呢?您这是做梦看到的?厉害。 有时间看那些看似... 看了您看过的电影,三体据我所知都还没拍出来呢?您这是做梦看到的?厉害。 有时间看那些看似牛逼实则装逼浅显的日本动漫,还是好好看看艺术电影多读点书充实一下自己的知识储备吧,要不跟这瞎掰都掰不出什么东西 ... 醉饮狂歌

可以理解成我没有仔细看三体页面是书还是电影,所以把电影误当作书点了看过,或者为了写评论而点了看过,可你没这么理解。
可以理解成看过的电影都在脑海里而并不一定像你一样在豆瓣炫耀,可你没这么理解。
可以理解成日本动漫只是有一部分形似牛逼而没有内涵,可你没这么理解。
可以对一个人说“你怎么就推断出.....”而不对自己说“我怎么就推断出.....”,可你没这么说。
而大多数正常人在正常智商下都会看到更多,看到你所不理解的那些东西,这些东西哪怕你看完全世界的电影也无法获得。
如果以上只有一个是你不理解的,那么就是你为了宣泄跪舔楼主的情绪又没什么骂人的才华只好钻我的空子骂我。但以上,你都不理解,那就说明,你是个智商低下的人的可能性比较高。

羽田梓
羽田梓 (Yico和我看椎名林檎演唱会。) 2018-12-22 22:43:23
你是怎么推断出人家跟你小时候一样的呢?还形式主义和个人虚荣心作祟,跟这篇影评和这个电影... 你是怎么推断出人家跟你小时候一样的呢?还形式主义和个人虚荣心作祟,跟这篇影评和这个电影有任何一点关系吗? ... 醉饮狂歌

我的一篇影评早就看透了你这种人,比如“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羽田梓(来自豆瓣)
来源:https://movie.douban.com/review/8419129/


人啊,多是以“消极地假设别人的心性”这一病态心理来过日子的。

所假设的心性,也多是“炫耀”、“愤怒”、“寂寞”、“悲伤”、“装纯”、“装嫩”……这些数不尽的帽子。扣那么多,不如开家帽子店更实在。”

懂了吗?

醉饮狂歌
醉饮狂歌 2018-12-23 01:31:46
可以理解成我没有仔细看三体页面是书还是电影,所以把电影误当作书点了看过,或者为了写评论... 可以理解成我没有仔细看三体页面是书还是电影,所以把电影误当作书点了看过,或者为了写评论而点了看过,可你没这么理解。 可以理解成看过的电影都在脑海里而并不一定像你一样在豆瓣炫耀,可你没这么理解。 可以理解成日本动漫只是有一部分形似牛逼而没有内涵,可你没这么理解。 可以对一个人说“你怎么就推断出.....”而不对自己说“我怎么就推断出.....”,可你没这么说。 而大多数正常人在正常智商下都会看到更多,看到你所不理解的那些东西,这些东西哪怕你看完全世界的电影也无法获得。 如果以上只有一个是你不理解的,那么就是你为了宣泄跪舔楼主的情绪又没什么骂人的才华只好钻我的空子骂我。但以上,你都不理解,那就说明,你是个智商低下的人的可能性比较高。 ... 羽田梓

哈哈哈哈,你真的太可爱了,明明是你就从一篇影评就推断出楼主的治学毫无用处,又推断出人家小时候跟你一样,你的言行完美的符合了你说的”消极的假设别人的心性”啊,你不但给人家扣帽子,还给人家定了性了,颇有文革遗风嘛,怎么,到自己这就变了?你看,你又消极的假设我就是跪舔楼主,我只是表达你可以不同意楼主的影评,但全盘口定人家写作方式有必要吗?

还有你打分三体电影的例子,我只是希望借由你自己的行为扇你自己的脸,你从人家一篇影评推断出别人爱慕虚荣,那么我自然可以从你给一个还没开拍的电影打分推断出你对自己未知的事物乱发表见解,我可以理解成你看了书但是误标成电影了,但这几率太小了啊,就像奥卡姆剃刀原理说的,如果有多种假设我应该采取最简单有效的那一种,那就是没看就瞎打分,就跟D&G乳化说自己是被盗了号一个道理,自己体会体会吧。

羽田梓
羽田梓 (Yico和我看椎名林檎演唱会。) 2018-12-23 10:51:22
哈哈哈哈,你真的太可爱了,明明是你就从一篇影评就推断出楼主的治学毫无用处,又推断出人家... 哈哈哈哈,你真的太可爱了,明明是你就从一篇影评就推断出楼主的治学毫无用处,又推断出人家小时候跟你一样,你的言行完美的符合了你说的”消极的假设别人的心性”啊,你不但给人家扣帽子,还给人家定了性了,颇有文革遗风嘛,怎么,到自己这就变了?你看,你又消极的假设我就是跪舔楼主,我只是表达你可以不同意楼主的影评,但全盘口定人家写作方式有必要吗? 还有你打分三体电影的例子,我只是希望借由你自己的行为扇你自己的脸,你从人家一篇影评推断出别人爱慕虚荣,那么我自然可以从你给一个还没开拍的电影打分推断出你对自己未知的事物乱发表见解,我可以理解成你看了书但是误标成电影了,但这几率太小了啊,就像奥卡姆剃刀原理说的,如果有多种假设我应该采取最简单有效的那一种,那就是没看就瞎打分,就跟D&G乳化说自己是被盗了号一个道理,自己体会体会吧。 ... 醉饮狂歌

你有理解错了啊,治学是学习方法,不属于“心性”这个概念,虽然二者有间接联系。一篇影评的文风与所有影评的文风的一致性是肯定的,这难道不是你说的几率大的“最简单有效的”那一种吗?与我“为了评论而去点看过电影”的几率,谁大谁小,你自己不很清楚吗?我判定可能性是根据情理,而你,却是依据私人的傲慢情绪,你难道不心知肚明吗?明知道自己应该甘拜下风,还死扛依然落入我早就指出的错误逻辑,你不就跟那个DG敲着桌子看提词器“道歉”一样的套路啊。

羽田梓
羽田梓 (Yico和我看椎名林檎演唱会。) 2018-12-23 10:54:52
哈哈哈哈,你真的太可爱了,明明是你就从一篇影评就推断出楼主的治学毫无用处,又推断出人家... 哈哈哈哈,你真的太可爱了,明明是你就从一篇影评就推断出楼主的治学毫无用处,又推断出人家小时候跟你一样,你的言行完美的符合了你说的”消极的假设别人的心性”啊,你不但给人家扣帽子,还给人家定了性了,颇有文革遗风嘛,怎么,到自己这就变了?你看,你又消极的假设我就是跪舔楼主,我只是表达你可以不同意楼主的影评,但全盘口定人家写作方式有必要吗? 还有你打分三体电影的例子,我只是希望借由你自己的行为扇你自己的脸,你从人家一篇影评推断出别人爱慕虚荣,那么我自然可以从你给一个还没开拍的电影打分推断出你对自己未知的事物乱发表见解,我可以理解成你看了书但是误标成电影了,但这几率太小了啊,就像奥卡姆剃刀原理说的,如果有多种假设我应该采取最简单有效的那一种,那就是没看就瞎打分,就跟D&G乳化说自己是被盗了号一个道理,自己体会体会吧。 ... 醉饮狂歌

另外,你跪舔楼主,不是假设,是结论,所以不存在消极积极的问题,即便是假设,也并非消极,因为于我于你,你跪舔楼主都不损人利己,而是增添和谐氛围与讨论热度,哪有消极啊

羽田梓
羽田梓 (Yico和我看椎名林檎演唱会。) 2018-12-23 10:58:34
哈哈哈哈,你真的太可爱了,明明是你就从一篇影评就推断出楼主的治学毫无用处,又推断出人家... 哈哈哈哈,你真的太可爱了,明明是你就从一篇影评就推断出楼主的治学毫无用处,又推断出人家小时候跟你一样,你的言行完美的符合了你说的”消极的假设别人的心性”啊,你不但给人家扣帽子,还给人家定了性了,颇有文革遗风嘛,怎么,到自己这就变了?你看,你又消极的假设我就是跪舔楼主,我只是表达你可以不同意楼主的影评,但全盘口定人家写作方式有必要吗? 还有你打分三体电影的例子,我只是希望借由你自己的行为扇你自己的脸,你从人家一篇影评推断出别人爱慕虚荣,那么我自然可以从你给一个还没开拍的电影打分推断出你对自己未知的事物乱发表见解,我可以理解成你看了书但是误标成电影了,但这几率太小了啊,就像奥卡姆剃刀原理说的,如果有多种假设我应该采取最简单有效的那一种,那就是没看就瞎打分,就跟D&G乳化说自己是被盗了号一个道理,自己体会体会吧。 ... 醉饮狂歌

你又暴露出一个弱点,那就是,对“未知”的事物一无所知。如果你站在一面正在倒的墙下面,你肯定会死,因为你并不具有根据现有的经验与逻辑推演出那墙一定会倒在你身上压死你的能力,而是在奄奄一息时说“我们不能对未知的事情做出判断,乱发表见解”,那些曾劝你“躲开”的人给你的墓志铭就是“SB”。

醉饮狂歌
醉饮狂歌 2018-12-24 02:03:32
你有理解错了啊,治学是学习方法,不属于“心性”这个概念,虽然二者有间接联系。一篇影评的... 你有理解错了啊,治学是学习方法,不属于“心性”这个概念,虽然二者有间接联系。一篇影评的文风与所有影评的文风的一致性是肯定的,这难道不是你说的几率大的“最简单有效的”那一种吗?与我“为了评论而去点看过电影”的几率,谁大谁小,你自己不很清楚吗?我判定可能性是根据情理,而你,却是依据私人的傲慢情绪,你难道不心知肚明吗?明知道自己应该甘拜下风,还死扛依然落入我早就指出的错误逻辑,你不就跟那个DG敲着桌子看提词器“道歉”一样的套路啊。 ... 羽田梓

行行行,我跪舔楼主是结论,你说是啥就是啥。你即是真理,乖,别别扭了回家去吧。

羽田梓
羽田梓 (Yico和我看椎名林檎演唱会。) 2018-12-26 15:16:09
行行行,我跪舔楼主是结论,你说是啥就是啥。你即是真理,乖,别别扭了回家去吧。 行行行,我跪舔楼主是结论,你说是啥就是啥。你即是真理,乖,别别扭了回家去吧。 醉饮狂歌

你连认输都用的是加上行行行这样心不服的方式是不是平庸到骨子里了。

jolari
jolari 2019-01-31 11:55:20
这样直接评判别人的治学方式不太好吧 每个人的思想都不同 也都有自己独特的地方 也许您的思想... 这样直接评判别人的治学方式不太好吧 每个人的思想都不同 也都有自己独特的地方 也许您的思想已高出一般人 可也不能以偏概全啊 是的并不是每个人都能研究出国民性根源 可有人研究出了 您却又说人思想空洞 这又是什么价值的?逻辑堪忧 ... Andreals

同意

沙宣
沙宣 (他人即地狱) 2019-03-28 19:10:21

交织的空间其实就是所谓的底层社会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