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骑”兵,不是骑兵——《12勇士》骑马突突突夸张剧情背后的真实历史细节

NeptuneSpear 评论 12勇士 1 2018-04-16 17:13:38

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usmc
usmc 2018-04-17 04:56:09

兄弟写的真是相当详实,了解了《12勇士》不少幕后的故事,感谢兄弟的文章。

路易斯文
路易斯文 2018-04-18 05:35:07

了解了,但不是很了解你打一星是什麼意思?

NeptuneSpear
NeptuneSpear (搬砖农民工) 2018-04-18 10:42:32
了解了,但不是很了解你打一星是什麼意思? 了解了,但不是很了解你打一星是什麼意思? 路易斯文

一星是给那些演员,剧情太神棍给一星都多余。

小牧
小牧 2018-04-18 13:27:57

剧情比红海行动还“抗日神剧”,特别是最后去毁红箭炮那段,如入无人之境啊

微涼的熊貓
微涼的熊貓 (骄傲的猫和客气的狗) 2018-04-19 22:48:36

“听到了吧,天上有死亡天使,我们还有死亡光束,不投降就下火狱吧!”

哲磨
哲磨 2018-04-23 22:47:19

这电影bug太多,有的地方看着确实很尴尬,不过对于美帝来说,也需要这种电影宣传一下

陈猫同学
陈猫同学 (离成功还差10万7千里的拖片狗) 2018-04-24 03:06:46

楼主真的很严格,打1星哈哈哈!用AC130女通讯员声音恐吓塔利班投降是有来历的。据说这些极端YSL分子认为如果被女人杀死,就不可能成为圣战者上天堂享受72个xx,所以他们十分害怕对方部队中有女战士...

欧埋嘎的
欧埋嘎的 2018-04-24 23:08:17

恰拉疆监狱发生暴动... 想起当年看参考消息有这个

dg8
dg8 2018-04-30 12:36:30

按战斗场面的吹牛程度,俺给2星。没看楼主的帖子就觉得扯.....谢谢还原历史真相。

JA$ON
JA$ON 2018-05-01 21:43:13

嗯,看这个评论远比电影有意思

深烂大道
深烂大道 (最优美的曲线是尿尿的抛物线) 2018-05-06 13:41:04

红外激光光束?这是两种东西吧,另外看起来绿扁帽们这一次的任务其实很轻松的样子

NeptuneSpear
NeptuneSpear (搬砖农民工) 2018-05-06 13:53:31
红外激光光束?这是两种东西吧,另外看起来绿扁帽们这一次的任务其实很轻松的样子 红外激光光束?这是两种东西吧,另外看起来绿扁帽们这一次的任务其实很轻松的样子 深烂大道

红外激光(IR Laser),可见激光(Visble Laser),搜搜关键词很容易吧?我认为这是常识。

深烂大道
深烂大道 (最优美的曲线是尿尿的抛物线) 2018-05-07 07:59:27
红外激光(IR Laser),可见激光(Visble Laser),搜搜关键词很容易吧?我认为这是常识。 红外激光(IR Laser),可见激光(Visble Laser),搜搜关键词很容易吧?我认为这是常识。 NeptuneSpear

看来你还得继续百度

139****0713
139****0713 2018-05-10 05:17:43

研究了半天JTAC ETAC CCT …ETAC是陆战队独有的吗?

heima624
heima624 (无悲无喜,自在安乐。) 2018-05-10 10:15:42
一星是给那些演员,剧情太神棍给一星都多余。 一星是给那些演员,剧情太神棍给一星都多余。 NeptuneSpear

剧情实在是改编的不成样子。没有表现临时空头马鞍、手册的情节,令故事失真严重。骑马冲锋射击更是让人觉得匪夷所思。如果真实一些,虽然没有激烈热血的战斗场面,我还是会更加喜欢的。

谁说的
谁说的 2018-05-13 01:31:24

感谢楼主!

我是你的香飘飘
我是你的香飘飘 (自从有了妮,世界变得好美丽) 2018-05-29 23:39:42
剧情实在是改编的不成样子。没有表现临时空头马鞍、手册的情节,令故事失真严重。骑马冲锋射... 剧情实在是改编的不成样子。没有表现临时空头马鞍、手册的情节,令故事失真严重。骑马冲锋射击更是让人觉得匪夷所思。如果真实一些,虽然没有激烈热血的战斗场面,我还是会更加喜欢的。 ... heima624

+10086。像我这种完全外行的人看的时候都觉得在看童话故事,12个人跟超级英雄一样自带防护罩的,反正就是打不中。唯一一个倒霉催的,都那样了,居然还能坚持到最后活下来(笑cry)
不过没有战斗场面,电影的艺术性就无法体现啦,毕竟不是纪实文学嘛,只求编的合理一点,让人看得像那么回事,再宣传宣传主旋律也就能忍了

长空
长空 (口香糖别嚼太猛,切忌。) 2018-05-29 23:43:47

赞!真实的战争,没有那么多高大全。

大蒜汁肉丝
大蒜汁肉丝 2018-06-29 13:16:06

过于钻牛角尖了,在现实中该小队确实同塔利班部队进行了激烈的惊心动魄的交火,情势一度非常紧张,并不是什么连“正经的开枪都没有几次”。

阿凡达川
阿凡达川 2018-07-27 21:42:56

敢问楼主做什么工作的?怎么讲解的这么详细?

胖土豆
胖土豆 2018-08-24 17:25:55
了解了,但不是很了解你打一星是什麼意思? 了解了,但不是很了解你打一星是什麼意思? 路易斯文

是啊,同感,评论很棒

大蒜汁肉丝
大蒜汁肉丝 2018-09-03 09:54:11

不了解这段历史的可以看看《搜捕本拉登》,书中对这场战斗有详细描写,电影虽然有夸张,但特种部队同敌人进行了激烈近战是真的,起码可以说电影有一半是真实的,另一半就当是娱乐吧。

骑马冲锋也是有的,只不过都是北方联盟部队干的(电影里也有这段)。

NeptuneSpear
NeptuneSpear (搬砖农民工) 2018-09-03 10:11:31
不了解这段历史的可以看看《搜捕本拉登》,书中对这场战斗有详细描写,电影虽然有夸张,但特... 不了解这段历史的可以看看《搜捕本拉登》,书中对这场战斗有详细描写,电影虽然有夸张,但特种部队同敌人进行了激烈近战是真的,起码可以说电影有一半是真实的,另一半就当是娱乐吧。 骑马冲锋也是有的,只不过都是北方联盟部队干的(电影里也有这段)。 ... 大蒜汁肉丝

你是不是有什么病?两个多月前扯淡实在不想回复你,你还没完没了了?地摊玩意看多了病入膏肓?那场战斗是你自己创造的?我在文章末尾专门贴上了参考依据,美国智库根据美军战报写的分析报告,还有当年媒体的采访记录,你眼瞎?还是不懂英文?里面说过一句这场不存在的战斗么?自己无知就算了,还没完没了的刷评论,你恶心谁啊你?

大蒜汁肉丝
大蒜汁肉丝 2018-09-04 09:24:51

你真是有病,《搜捕本拉登》是地摊?美军特种部队战史我看得多了,还轮不到你这个门外汉来秀智商。发生过的就是发生过,不论你这张嘴怎么喷粪都没用。

NeptuneSpear
NeptuneSpear (搬砖农民工) 2018-09-04 18:22:07
你真是有病,《搜捕本拉登》是地摊?美军特种部队战史我看得多了,还轮不到你这个门外汉来秀... 你真是有病,《搜捕本拉登》是地摊?美军特种部队战史我看得多了,还轮不到你这个门外汉来秀智商。发生过的就是发生过,不论你这张嘴怎么喷粪都没用。 ... 大蒜汁肉丝

你丢你妈的大逼脸,到处显眼呢?我是门外汉,你个逼崽子连过来舔门外汉的菊花褶皱都不配。

”美军特种部队战史我看得多了“,看得多了就只会把The Hunt for Bin Laden: Task Force Dagger拿出来当宝?瞧你那个傻逼样子,为了装逼,死活不摆出干货,不懂装懂还要装你妈的高姿态。既然如此,我就来替你个弱智小儿摆一摆门道。

你不是拿The Hunt for Bin Laden逼逼没完么?来来来,我们就把中文译本《搜捕本拉登》关于马扎里沙里夫那部分截上来,也就是本书的第一章:猛虎在咆哮。

-----------------------------------------------
2001年11月5日阿富汗北部的达尔萨夫山谷黎明时分,特种作战部两架墨绿色的MH—47奇努克直升机在阿富汗北部达尔萨夫谷底着陆,那块陌生的土地像月面一样崎岖不平。一架飞机运载了A队六名队员,他们的代号是“猛虎02”。另一架上的乘员是快速反应部队(QRF)。如果这次潜入难以成功,就会需要他们的援助。
飞机在这片荒漠上滑行,准备着陆,那长而笨重的直升机减轻了后部螺旋桨的动力,头部微微上仰。飞机上的“绿色贝雷帽”检查了武器弹仓,确定一发子弹已经推上了膛,并除去安全设备。这时漫天的粗沙已挡住了飞机的防风玻璃。首先,两名队员从尾门飞奔而下,在沙地上占据了安全位置,其他队员则扔下帆布背包和各种装备包,一个极其灵活的致命武器已安置在了阿富汗北部,而攻击目标就是本·拉登和他的恐怖分子。
12名“绿色贝雷帽”队员着陆,队长马克·那茨上尉就让军士长保罗·埃文斯把A队又分成两组,其中一组又分成两个三人近距离空中支援队。近距离空中支援队又名为CAS或“呼叫空袭队”,“绿色贝雷帽”不到400人能在仅六个月内取得阿富汗战争的胜利,这个小队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事实上,在战争初期的前90天,地面上只有不到120名“绿色贝雷帽”,而他们的对手却是由几万名冷酷无情的“圣战勇士”组成的塔利班和“基地”队伍。
10月上旬,那茨和埃文斯就被指派给了杜斯塔姆将军。他是北方联盟的一名将军,指挥即将承担战争主要任务的部队,这位年轻的上尉和这位勇敢的军士长正准备协助杜斯塔姆将军在圣诞节之前收回马扎里沙里夫这个北部重要城市,因为圣诞节以后阿富汗的冬天将变得严寒难耐,塔利班的部队部署了大量兵力来对抗北方联盟,他们还在杜斯塔姆要进攻路线的沿线部署了防御要塞。
杜斯塔姆将军身材魁梧,身高超过六英尺。从种族来说,他是乌兹别克人,他本受训于前苏联军队,目的在于攻打阿富汗,但当他对前苏联的方式不再抱有任何幻想后,就背叛了。杜斯塔姆几乎不说阿拉伯语,他只用略懂一二的达里语、俄语和乌兹别克语来和别人交流,他的对手认为他是一个冷酷的军事将领,对伊斯兰的原教旨主义者有着深切的仇恨,他这种仇恨可以追溯到20世纪80年代。当时,塔利班还没有在阿富汗掌权。杜斯塔姆头发灰白,留着平头,胸膛宽阔,仪表威严,他是一个善变的指挥官,曾多次改变立场。
各种媒体都在猜测美国的战术行动。有的认为,在阿富汗寒冷的冬季,一定会有个战争间歇,当然,还有在斋月,即穆斯林长达一个月的斋戒敛心默想祈祷期间,一定会休战。“绿色贝雷帽”对这一观点一笑置之,他们的最高统帅布什总统也对此感到好笑。
“绿色贝雷帽”空降到地面后,A队的12名特种部队队员都有两名指派的空军成员来协助,空军的战斗机调度员都是召集空袭和指挥空中交通的专家。但“绿色贝雷帽”却说,另外两名队员的最大作用就是他们又随身携带了两个卫星无线电设备,这使埃文斯和其他队的军士们在近距离空中支援任务中能把小队分成四个三人小组。这样他们就能构成半月之势,更有效地指挥空袭,从而极大地提高本已极具毁灭性的火力。
埃文斯军士长为他的三人CAS小组选了一名空军CAS专家,这样他就可以直接获得战士的进展情况,请求近距离空中支援向来不是什么难事,但从来没有任何一个“绿色贝雷帽”为自己的小队请求过火力援助。他们听到的惟一一次涉及一个军官,因他对这种任务并不擅长,埃文斯、参谋军士迈克·埃尔莫尔和空军军士们都穿着北方联盟的当地服装:长长的格子披巾,圆圆的棕黄色或灰色羊毛帽,也被称为“马苏德”帽,这种帽子是以北方联盟的领导人,被暗杀的传奇人物艾哈迈德·沙赫·马苏德来命名的。“绿色贝雷帽”的这种装束使他们远远看起来和当地人没有什么两样。这三个人还触目地留着胡须,他们9月中旬在美国时就开始留胡子了,那时他们刚被通知有可能要被派往阿富汗。
三个特种部队军士蹲伏在一个旧炮坑的土堆后面安装他们的设备。第一件是一个巨大的橄榄绿腺胶瞄准器,第二件是一副在三角架上的黄色的双筒望远镜。一个触发器连接在一卷长长的电缆上,被称为SOFLAM。SOFLAM即特种作战部队的激光瞄准器,是特种作战部队对激光瞄准器的隐语,它能发射出激光束标明敌军目标,这样,激光制导的炸弹就能击中它。
“扫描目标!”空军参谋军士马特·莱因哈德对着他的卫星无线电命令道。埃文斯紧盯着瞄准器的镜头,对着前面荒凉而又崎岖不平的山岭左右扫描,埃文斯突然停了下来,他大叫道:“我已看准目标!”参谋军士埃尔玛,即小队的武器中士,开始把资料输入到摆在他面前的松下手提电脑里,这里所有的信息对他们即将发往“匕首特遣部队”司令部的报告都非常有益。“准备开火! SOFLAM一切就绪!”身材六英尺开外的埃尔玛回答道。
塔利班和“基地”军队从来就不知道瞄准他们的“聪明”炸弹是什么东西。几周前,在他们中间流传着这么一种谣言:特种部队拥有一种“死亡射线”,它们瞄准什么东西,就会摧毁它,这种“死亡射线”将对美国的报复行动起到积极的作用。
埃尔玛中士把激光瞄准器对准塔利班一座地下碉堡的前沿,这座碉堡挖在半公里以外的一个山坡上,敌人碉堡的射击孔里不断传出自动机枪扫射的火舌。“绿色贝雷帽”开始和敌人接火时,子弹就在他们头顶呼啸,莱因哈德军士抓起卫星无线电,开始对着它讲话。这时,自动步枪正在向他们躲藏地上方扫射,这种噼噼啪啪的声音使他很难听清对方的讲话,敌人的子弹急雨般地向他们射来,特种部队的三名军士躲在防护堤后面,满身尘土。
“我们有两架F/A—18!”莱因哈德大声说,他的耳朵紧贴着那个LST—5型卫星无线电。
“目标已经确定!”埃尔玛回答,同时扣动扳机,向敌人碉堡前方的空地上发射出一道隐形的红外线激光束。
两架海军F/A—18战斗机在2000英尺的高空快速飞行,因高度太高,用肉眼几乎看不到它们。到指定地点上空时,其中一架陡然下降,发射出一枚千磅重的“聪明”炸弹,当这枚炸弹呼啸着穿过大气层时,它内部的电脑便调向激光指定的目标,炸弹尾部直指必然与敌人碉堡相撞的地点,三名特种军士做好了充分准备,张开嘴,这样炸弹冲击波才不至于把他们的耳膜震裂。
大约半分钟过去了,突然听到“轰”的一声。
炸弹在碉堡的正上方爆炸了,整个地面都颤抖了,一团巨大的黑烟直冲高空,里面还夹杂着黄土和炮火。埃文斯军士长等余震过后,通过望远镜朝外窥视,那座碉堡的所在地已成为一个巨大的弹坑,烟不断从里面冒出来,他可以看到塔利班战士的尸体散布在弹坑周围,个个残缺不全。
“目标已被摧毁!”当他通过瞄准器向外窥探时,他对同伴大喊道。他满面胡子茬的脸上绽开了欣慰的笑容。
很长一段时间,那里又恢复了平静。突然,山坡上枪声大作,非常凶猛。通过瞄准器,埃文斯在塔利班控制的山坡上发现了另一座碉堡,里面的机枪正发射出一条条火舌。
“我发现了另一座碉堡!”埃文斯拍着同伴的肩膀,指着前方大声喊道。
 高空中一个快速飞行的东西引起了他们的注意。看起来,好像是塔利班战士正在向他们头顶上空发射罗马烟火筒,这种东西过后,留下一道浓烟,慢慢地向美军阵地的前方落下。
“火箭榴弹!”埃尔玛惊叫了一声,塔利班正在向他们发射火箭榴弹,但他们并没有直接瞄准美军阵地,而是像迫击炮一样向空中发射,希望有一颗能落在小土丘后面的弹坑里,因为弹坑里有北方联盟的美国顾问。
两个配备瞄准器和激光瞄准器的“绿色贝雷帽”,趴在地上,慢慢后退,他们想找到更多的东西遮住头部。火箭榴弹在他们前方的地面上炸开了,碎石和砖块溅了他们一身,空气中迷漫着黑烟和火药味,莱因哈德蜷伏在附近,双手紧抓着他头上的耳机,他们朝身后的山脊下面扫了一眼,看是否有榴弹飞到那边。
他们身后的乱石中,还潜伏着大约100名士兵,他们从远处看好像和特种部队的三名军士 一样,但事实上他们是北方联盟为自由而战的勇士。被称为穆斯林游击队员,他们大多都握着一支老式AK—47突击步枪,他们抬头望着两名“绿色贝雷帽”和他们的空军军士,眼里充满了恐惧和不安。
“看起来这些家伙想逃跑。”埃尔玛轻笑着对他的同伴说,其中一名蹲在那里的北方联盟士兵用当地方言达里语对他们大喊着,但敌军炮火的轰鸣和手榴弹的爆炸声几乎淹没了他们的声音。
“穆斯林游击队员想在塔利班发起反攻之前离开!”莱因哈德大喊道,声音盖过了炮声。穆斯林游击队员是害怕了,但他们惧怕的不是塔利班。杜斯塔姆将军曾警告过他的士兵,如果美军有丝毫闪失,他将亲手杀死他们及其家人。
“告诉他们我们要坚持住,我们已经占领了高地。”埃文斯回答道。
三名战士不顾危险,紧贴着地面又爬上了防护堤,炮火急风暴雨般袭来,轰炸着他们前面的地面,有的从他们头顶呼啸而过。
一种金属的反光吸引了三名战士的目光,他们看到一个巨大的东西从塔利班占领的山脊后面一个隐蔽地滚了出来。起初他们还以为那是一架俄罗斯T—55坦克,但在装主炮的地方却有四个小一些的金属管,那是苏联入侵阿富汗时留下的一架ZSU—23—4型高射炮,通过瞄准器,埃文斯可以看到高射炮手的头顶露出炮塔,当敌人把炮塔转向他们时,那竖立在炮塔处的四个23毫米的金属管里便开始迅速发射出一股浓浓的烟。
“又有两架F/A—18抵达!”莱因哈德大声说道。
这时,ZSU,即阿富汗人所称的“宙斯”,开始朝他们轮流发射,在他们听来,好像是蒸汽机发出的突突声。炮火落在他们四周,炸飞起一阵阵石块和尘土。
埃尔玛军士把激光瞄准器对准ZSU的炮塔,这时“宙斯”开始滚回到隐蔽的地方,埃尔玛用激光束紧紧地盯住高射炮隐藏地防护堤的前方。防护堤后面冒出一股股柴油机发出的黑烟,这是惟一暴露它方位的东西。
“轰”的一声,另一枚千磅重炸弹爆炸了,一团夹杂着黄土和浓浓黑烟的蘑菇云平地而起,直冲云霄。
“还不清楚,但我想我们击中了ZSU。”莱因哈德对着无线电大喊道。
“宙斯”23毫米口径的高射炮确实已被摧毁,但塔利班步枪和火箭榴弹的火力却逐渐增强,形成一个连续不断的火力网。在山下友军一方,北方联盟的战士们开始变得愈来愈紧张,愈来愈疲惫。
“告诉他们再坚持十分钟,又有一架B—52正向我们飞来。”莱因哈德耳朵紧贴着无线耳机,在炮火的轰鸣中,大声地对他的同伴喊着。
埃尔玛军士高兴地欢呼起来,他无法抑制内心的激动,然后他把这一消息传达给了隐蔽在他们后面的穆斯林游击队员。
“最好迅速,”埃文斯军士回答,“我们这儿已有敌军已跃出防护堤,向这边挺进。”“绿色贝雷帽”使用的是M—4,它是M—16突击步枪的一种特殊型号。它比M—16短小,有个可折叠的枪托,还配备了一个观察仪和激光瞄准器,还有一个改进了的556毫米船尾型70格令的子弹。那是老式XMI77E2的21世纪新版。XMI77E2曾是研究和观察组(SOG)侦察队在越南时使用的。
一小股全副武装的塔利班士兵开始跑下敌军控制的山坡朝这边挺进,两个“绿色贝雷帽”进行还击,把塔利班士兵逐一击倒,他们被子弹击中时,像一个个破败的玩偶一样摔下山坡,当一群塔利班士兵越来越逼近时,这十分钟变得艰难而漫长,恐怖分子一步步靠近战壕,现已跑上山坡,距美军阵地不到两个足球场的距离。
“绿色贝雷帽”朝身后望去,看到穆斯林游击队员已开始向东边他们原来的阵地快速撤退,北方联盟的指挥官向他们招手,示意他们跟上来,并抓起“绿色贝雷帽”的一些装备扔到马背上,疾驰而去。现在看来穆斯林游击队员既害怕杜斯塔姆又害怕塔利班,并且理由充分。
在这紧急关头,B—52轰炸机赶到,埃文斯面朝天空微笑了,他竖起了大拇指给了一个赞许的手势,并用嘴形示意道“投炸弹”,同时迅速冲向比较安全的地方,其他的“绿色贝雷帽”也快速跟了上去。
12枚500磅炸弹雷鸣般的爆炸使整个山坡都成了一片火的海洋。和它造成的破坏性相比,起初的一系列轰炸都显得微不足道了。这爆炸声把三名特种部队的军士从地上弹起,身上满是尘土和瓦砾,第一次也好像是要永远,敌人的枪声平息了。当尘埃落定时,他们爬上弹坑边缘的防护堤,观察了一下形势。
他们原以为疯狂塔利班的拼死猛攻会因B—52的重击而完全停止,但让他们惊讶的是,他们看到无数敌人仍然继续向这边山上逼近,他们已经非常近了,“绿色贝雷帽”已经可以看清他们的脸,有阿拉伯人、车臣人、巴基斯坦人,但他们都在本·拉登的塔利班和“基地”的联合旗帜下作战。
近距离空军支援用M—4又射击一阵后,就决定跟随他们的部队撤回东面的山下。他们 一边跑,一边向后张望。他们看到第一股塔利班和“基地”的士兵已经到达山顶,占据了美军刚刚放弃的阵地。埃尔玛、埃文斯和莱因哈德躲在一块巨石后面,莱因哈德又拿起了无线电,一架海军F—14“雄猫”战斗机随队到达,莱因哈德迅速向飞行员介绍当前形势。
“我们马上要被打垮了。我需要迅速火力支援!”他对着无线电大叫着。
F—14飞行员回应说,他可以看到大批敌军正向他们的位置进发,还有几辆卡车和带履带的机车正从他们的隐藏地开出,向他们所在的山脊移动。飞行员告诉他们,他会给他们来个“炮火扫射”。“炮火扫射”就是在低空袭击敌人,战斗机会用大炮、火箭、机枪和其他一切可以使用的枪炮一起向敌军扫射。
“雄猫”呼啸着从高空突然袭击,万弹齐发,摧毁了一切可以看见的东西,经过F—14又三次的高速俯击,敌军所有的机车都成了一堆冒着青烟的废铜烂铁。
塔利班的攻势稍有缓和,三名特种战士便乘机跑下山去,来到河床上,在一块露出地面的岩层后暂躲避一下,喘了口气。在这里,近距离支援占据了防御地位,埃尔玛中士瞥了一眼手表,已是下午2点了,太阳正高悬在空中,岩石的阴影使他们感到很舒坦。
一声短促的口哨声使他们注意到左边的岩石,一名北方联盟的战士正藏在邻近的一块巨石后,手里牵着三匹阿富汗马。他招手示意三人过去。他们跳上马,随着这名落在后面的穆斯林游击队员跑下一道山谷,来到一座山脊的斜坡上。这个山脊和刚刚被塔利班占领的那个山脊前后相连,两名“绿色贝雷帽”和他们的空军军士朝那名战士微笑了一下,然后又开始工作了。他们重新支起了瞄准器和激光瞄准器,朝他们匆忙放弃的观察点望去,他们刚刚撤离的地方现已拥满了塔利班的士兵。
埃尔玛对他的同伴们大喊道:“天哪!我们刚才还在那座山上,我们电脑上应该还有刚才所在位置的GPS坐标值。”埃文斯在GPS上按了几个键,然后兴高采烈地叫道:“找到了!”马特·莱因哈德打开了他的无线电,得知B—52“高空堡垒”仍在那个区域,B—52的飞行员问埃尔玛是否确定他们已不在那个坐标值地区或附近。“我们不想把炸弹投在你们刚好站着的地方。”飞行员解释道。
莱因哈德一想到这里就不寒而栗,问他们舱里是否有“聪明”炸弹。
“明白了。”轰炸员回答道。
埃文斯轻笑了一声,重复了那座山脊所在的坐标。他们在撤退前,一直在这里观察敌人。
B—52轰炸员通过无线电向队员说,他已到达目标,同时大喊:“投炸弹!”炸弹需要两分钟才能撞到地面,他们等待的时候,也在观察塔利班。他们第一次意识到塔利班部队的人数之多,他们像蚂蚁一样奔忙着,用枪托把倒下的战士的尸体从碎石瓦砾中挖出来。
当那枚2000磅重的炸弹准确无误地在塔利班部队头顶50英尺的地方引爆时,三名特种部队军士正仔细观看着。
“天哪!太难以置信了!”其中一名惊叫道。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太令人惊讶了!他们目睹了一个最精彩的轰炸。上百名塔利班和“基地”战士的身体被抛向空中,四肢转瞬间就被炸飞,化作了一团粉红色的烟雾,没有一丝他们尸体和衣服的痕迹。敌军这次是真正地被消灭了。
这枚炸弹消灭了山上所有的敌人,以及山后的塔利班士兵,敌军无一幸免。很多尸体都被强烈的爆炸完全蒸发了。
北方联盟战士冲回山脊,重新占领了这个烟雾弥漫、破败不堪的山头,胜利地欢呼着。仅仅三名特种部队的战士就使他们赢得了反对塔利班关键的一战,并且没造成重大伤亡,穆斯林游击队员围在三名美国战士身边,拍着他们肩,称赞他们。
两天后,他们开始通过达尔萨夫山谷进攻马扎里沙里夫。当两名“绿色贝雷帽”骑着瘦小的阿富汗马穿过崎岖不平的山地时,他们一起唱起了歌。这首歌他们俩都牢记在心,就连
特种部队战术中队的空军军士莱因哈德都知道这首歌,他们常用这首歌来打发时间。但无论唱多少遍,这首歌都能使他们为自己所选择的职业而自豪。

从天而降的勇士,英勇无畏,不怕牺牲,那勇敢的“绿色贝雷帽”,一定会言出必行。

蛮荒中接受生存的考验,手挽手接受战斗的洗礼,来自“绿色贝雷帽”的勇气,让他们能日夜奋战

银色的翅膀就在他们的胸膛,他们是美国最棒的勇士,在一百名今天接受检验的勇士中,只有三名能够赢取“绿色贝雷帽”的称号。

年轻的妻子在等他归来,她的“绿色贝雷帽”却不幸身亡。

他为那些受压迫的人们而死,临终留给她这样的遗嘱:把银色的翅膀戴到我儿子的胸膛,让他成为美国最棒的勇士,如果有一天他接受检验,让他一定赢取“绿色贝雷帽”!

——《“绿色贝雷帽”之歌》
这首歌的歌词和曲谱是我和巴里·塞德勒军士在越南战争初期写的,它曾激励了整整一代的美国爱国青年,从上中学前的少年到赢得“绿色贝雷帽”的青年。即使36年后的今天,年轻人和中年人还会提及他们怎样阅读这本书,看这部电影,听这首歌,成为“绿色贝雷帽”的。“这些永远地改变了我的一生——它激励我奋发向上。”他们经常补充说。
当A队595“猛虎02”高唱着《“绿色贝雷帽”之歌》在马扎里沙里夫北部的荒漠策马飞奔时,同样的旋律也正把百英里之外的另一个“绿色贝雷帽”引入到风眼。
他来到阿富汗已经好几个星期了,但在1968年,他还是纽约州北部地区一个十多岁的少年,他读过《绿色贝雷帽》,在电影中见过约翰·韦恩用他的电吉他弹奏这首歌。那时他只有12岁,在他高中毕业前就已有三所大学录取了他,但就在他刚过完17岁生日后,就参军了,因为当时刚好有应征特种部队的机会。当时,越南战争规模正逐步缩小。他知道,如果有人能留在那儿的话,那就是“绿色贝雷帽”。进行完基础训练和跳跃课程后,小杰克被介绍来参加极其严格可怕的Q课程——特种部队资格课程。查利·贝克威思上校在1975年给1000多名新兵讲话时,告诉战士们看看自己周围,让他们知道,他们身边的人没有一个能毕业,但实际上他希望那天站在他面前的众多人当中有16人能毕业。
首先测试的其中一项是在布拉格堡的布雷恩·布克尔游泳池举行的游泳测试。这个游泳池是以一名特种部队军士的名字来命名的。他曾在1970年越南战争期间获得荣誉奖章。测试要求他们每人背40磅重的背包和一支步枪,穿着制服和靴子在游泳池游一个来回。测试者必须从跳水板上跳下去,再努力游一个来回。杰克背着背包跳了下去,但并未浮出水面,而是在水下以蛙泳的形式游到尽头,当观望的人们期望他露出水面换口气时,他又猛一蹬池壁,继续在水下游回到他刚才的出发点,当他挣扎着要浮出水面,而自己又几乎失去知觉时,一只强有力的臂膀把气喘吁吁的他拖出了游泳池。这不是别人,正是查利·贝克威思上校,他为自己的战士能有这样的成绩而兴奋不已,默默地祝福这名前途无量的年轻战士。
“孩子,你在哪儿学的游泳?”贝克威思上校用他特有的得克萨斯南部人说话的方式低声问道。
“在我父亲的后院里。”这个瘦小的士兵回答。
“小伙子,你进入这个项目了!”贝克威思转头对那位军士长说:“让他进入Q训练课程。”“但是,先生,”那个军士长抗议道,“他刚满18岁,他入伍时,虽有进入特种部队的选择权,但他只有到一定年龄才能参加这个课程。”“少废话,中士!”贝克威思大发雷霆,“这个年轻人一定要进去!”20多个星期后,1200名参加这一项目的人当中,只有16名获得了贝雷帽,杰克就是其中之一。那位传奇式的上校,把贝雷帽亲自授予了他们。
第一个阶段结束,被授予了梦寐以求的“绿色贝雷帽”以后,杰克还有很多课程和项目要参加。特种部队的高级教练员所教授的东西,杰克全都掌握了。在跟着迈克·埃克尼斯又训练了三个月后,这位著名的肉搏战专家称这位五英尺九英寸高的年轻战士为灵活机警的勇士,并再次感谢杰克的“伯乐”——贝克威思。贝克威思也在他接受正常的特种部队任务之前,为这位年轻的特种部队学员安排了一些其他领域的交叉训练。
杰克将成为特种部队里颇有争议的人物。25年以后,当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丹·拉瑟在阿富汗碰到杰克时,发表了对他的看法:“他是一个政治上不合格,性格粗暴,思想超前,不折不扣的英雄。”在杰克的特种训练结束前,越南战争已经结束,因此他与这次机会擦肩而过。但他不会再错过阿富汗战争,错过打击本·拉登。即使他实际上已经退役了。
9月12日,他告诉朋友们要去参战。两个星期后,他和其他“绿色贝雷帽”一样,收拾行装,开往阿富汗。他言出必行。
--------------------------------------------------------------------

仔细阅读上述内容里,作者自己所描述的,仅仅有那么一场所谓的零星交火,其他都是对地引导,这样叫“激烈近战”?而且最可笑的,这本书还就他妈的是地摊!即便是作者所描述这么一次交火,以及其他细节,也不足为信,因为当事的绿贝队员在接受采访时,和作者罗宾·摩尔描述细节相差甚远。关于细节,我在文末参考内容中专门贴出了参考依据,有2002年国家地理的专栏文章,和当年PBS的采访内容。但凡有分辨能力,考据能力和很普通的英文能力,都可以对照发现《搜捕本拉登》第一章里很多细节根本经不起推敲。

就是因为这本书太地摊,以及这本电影的原著Horse Soldiers也是本地摊,我才参考了大量其他文献,总结出来里面这些细节。尤其是拿出最有说服力的美国国防分析研究会的战场分析报告,在文章末尾也贴出了标题,但凡有一点搜索能力,就能搜到公开源的报告,两个报告的内容都十分详尽,从兵力部署到战役战术细节,甚至有马扎里沙里夫战场的3D地形图。但凡真的看过了解过,真的“美军特种部队战史我看得多了”,就不会只盯着一本洋人的地摊当宝贝。

洋人就不会写地摊了?为了去伪存真,我实际上花费大量业余时间,除了标注的参考文献,还查阅了大量其他书籍:
Fist In: An Insider's Account of How the CIA Spearheaded the War on Terror in Afghanistan
Jawbreaker: The Attack on Bin Laden and Al-Qaeda; A Personal Account by the CIA's Key Field Commander
The Mission, The Men, and Me: Lessons from a former Delta Force Commander
Not a Good Day to Die: The Untold Story of Operation Anaconda
上述书籍战史,言之凿凿“美军特种部队战史我看得多了”的你看过几本?就算看过,真的仔细琢磨过么?

罗宾·摩尔本身当年进入阿富汗已经是12月中旬了,比很多媒体,包括文中我说的国家地理杂志已经晚了不少,想当多的材料都是听其他记者转述。在这本书前言里有很多吹牛逼的成分,他认识谁,布拉格堡谁是他关系户,什么录音被审查,都是当年为了书籍造势。正因为如此,这本书内容跨度从进入阿富汗,一直到蟒蛇行动,仅仅第一章内容是凭借路边社消息写出来的ODA595参与马扎里沙里夫战役细节。若是真想去了解细节,如此书籍,有什么参考价值?我在文章中引述很多都是随军采访,跟ODA595和杜斯塔姆混了好久的国家地理杂志记者Robert Young Pelton所写记录,文中大量照片也是他们拍摄的,不比你那本洋人地摊可靠的多?

你自己水平死臭,就是地摊爱好者层次,不但没有一点考据精神,还迷之自信,自己智商欠费,有什么碧莲去说别人?拿不出一点干货,摆你妈逼莫名其妙的高姿态,你这种傻逼我见的太多,向来都是送上门找骂,给我娱乐消遣的。你要是真的要碧莲,就逐条反驳,把你那些“我看的多了的美军特种部队战史”都抖一抖,别他妈的狗屁不通,还废话死多,没知识没逻辑就扯道德素质,三纲五常。要么就闭上你那吊毛都不懂的逼嘴,回去好好补补课,能滚多远滚多远。

大蒜汁肉丝
大蒜汁肉丝 2018-09-05 08:23:06

嘴这么臭也是醉了,跟你这种骂人爱好者说话降低了我的层次,已举报。

NeptuneSpear
NeptuneSpear (搬砖农民工) 2018-09-05 09:06:32
嘴这么臭也是醉了,跟你这种骂人爱好者说话降低了我的层次,已举报。 嘴这么臭也是醉了,跟你这种骂人爱好者说话降低了我的层次,已举报。 大蒜汁肉丝

呦呦呦,毫无反驳之力,虚弱的只有这点能耐了么?你不就是一个废物点心,看了点地摊就把自己当人物的货色,装大尾巴狼被我识破,被我打的毫无还手之力,开始气急败坏了?弱智到这种程度了,还要拿道德素质死撑摆姿态,是你们这种网络装逼野鸡国师一贯套路,我见得多了。知之为知之你都做不到,就凭你还跟我讲层次?你配么?寡廉鲜耻四个字会写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