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别姬》最后程蝶衣为什么选择自刎?

222769人浏览 · 37篇文章 查看话题 >

服软的都是“下三滥”

般若 评论 霸王别姬 5 2018-02-15 00:10:17
来自豆瓣App
眇
2018-02-22 19:33:55

坚守软实力的都死了,文化没传承下来,传承下来的不正宗,是“下三滥”的东西,这种东西,当然没法输出。

Songhai.
Songhai. 2018-02-23 00:50:27

老舍先生投湖的时候内心其实是很矛盾的。一方面他为新中国的诞生感到喜悦,创作了一批反应新时代的主旋律作品,如《龙须沟》。但另一方面,他的作品虽然广受群众喜爱,却不受中央待见,文革时期不分青红皂白地对文化的批判抹杀,使老舍受尽折磨,最后才选择了自杀

般若
般若 (就是现在了) 2018-02-23 12:26:18
老舍先生投湖的时候内心其实是很矛盾的。一方面他为新中国的诞生感到喜悦,创作了一批反应新... 老舍先生投湖的时候内心其实是很矛盾的。一方面他为新中国的诞生感到喜悦,创作了一批反应新时代的主旋律作品,如《龙须沟》。但另一方面,他的作品虽然广受群众喜爱,却不受中央待见,文革时期不分青红皂白地对文化的批判抹杀,使老舍受尽折磨,最后才选择了自杀 ... Songhai.

👍,是的,老舍建国后的创作是响应“艺术为工农兵服务”,老舍自传中也提到了这点。

卡利亚里的最后
卡利亚里的最后 2018-02-25 04:16:01

我个人的看法是理想或者说个人信仰的破灭,这电影里程蝶衣是个很理想主义的人,他对师哥的感情,对京剧的执着都破灭了。这电影伟大的重要一点就是每个主要人物都有很明显特点,程蝶衣是把个人信仰放在高于民族国家之上的,所以他可以给日本人唱戏,在法庭上也说出如果青木活着京戏就能传到日本那话,而段小楼是个民族主义者,在知道程蝶衣给日本人唱戏后,他往师弟脸上吐了口水,但同时段小楼又是个对事不对人的人,所以他才说不管谁来只要敢闹事就照打不误那样的话,也给后面红卫兵审他那段做了伏笔,同时他对他的师弟一开始并不是很了解也不清楚他师弟的心理情感,所以当他去妓院闹过后还跟他师弟提议一起去试试。菊仙妓院出身,什么人都见过,所以很有眼力见,她甚至比段小楼自己更早知道程蝶衣对段小楼的情感,在审讯袁四爷那,他也比段小楼表现地更有灵活性,她其实也是个理想主义者,因为她一直相信段小楼对她的情是真的,所以在红卫兵包围审讯那里当段小楼说出那些话的时候,个人猜测觉得一直坚信的东西破灭了,所以最后穿着新娘服自杀了。那个程蝶衣救回去的小四其实是那十年的缩影或者说象征,利用主义来达成自己的私欲目的,不听他的就是反主义反革命。程蝶衣的信仰破灭有几个节点,第一个节点是对他师哥的情感破灭,我个人观点是到袁四爷被枪毙那,袁四爷这人物用我们今天话说是程蝶衣情感的备胎,程蝶衣心向着他师哥,但是,他师哥是个活在现实里的人,所以他只有找袁四爷这个懂戏的人来寄托情感,第二个节点是对于京剧的信仰破灭就是烧戏服那段,最后他自杀也是因为个人的一切信仰都破灭了。那个戏院经理也很有特点是个见风使舵的墙头草的角色,谁得势跟着谁,一开始在张公公那,最后又检举段小楼,都显示出这是个势利小人。以上是我的个人观点,当然这电影伟大之处还在于对于民族国家主义的一些思考,第一在那帮学生反对日本增兵游行那的对话,也显示出两位主要人物的特点,程蝶衣说的是和戏相关,而段小楼说的是和国家民族相关,那帮学生也是象征着一些国人。当外人来入侵的时候我们是该团结对外还是打着爱国爱民族的旗号自己人整自己人?第二,是对于文化艺术的传承和发扬,法庭那场戏让我们思考我们民族的优秀文化到底是该在民族主义之下裹着藏着还是该突破民族国家壁垒向外传播?程蝶衣是个生不逢时的人,因为在那样的历史环境下,全民都是极端民族主义心态,尤其是对日本这国家,直到今天其实很多人还是这心态。第三,也显示出那十年运动的黑暗之处,一句话一些49年前的行为都可能成为要命的证据。这电影的解读还有很多,我比较懒,不想打字了,以上都是我个人意见,不喜勿喷。

般若
般若 (就是现在了) 2018-02-25 12:30:29
我个人的看法是理想或者说个人信仰的破灭,这电影里程蝶衣是个很理想主义的人,他对师哥的感... 我个人的看法是理想或者说个人信仰的破灭,这电影里程蝶衣是个很理想主义的人,他对师哥的感情,对京剧的执着都破灭了。这电影伟大的重要一点就是每个主要人物都有很明显特点,程蝶衣是把个人信仰放在高于民族国家之上的,所以他可以给日本人唱戏,在法庭上也说出如果青木活着京戏就能传到日本那话,而段小楼是个民族主义者,在知道程蝶衣给日本人唱戏后,他往师弟脸上吐了口水,但同时段小楼又是个对事不对人的人,所以他才说不管谁来只要敢闹事就照打不误那样的话,也给后面红卫兵审他那段做了伏笔,同时他对他的师弟一开始并不是很了解也不清楚他师弟的心理情感,所以当他去妓院闹过后还跟他师弟提议一起去试试。菊仙妓院出身,什么人都见过,所以很有眼力见,她甚至比段小楼自己更早知道程蝶衣对段小楼的情感,在审讯袁四爷那,他也比段小楼表现地更有灵活性,她其实也是个理想主义者,因为她一直相信段小楼对她的情是真的,所以在红卫兵包围审讯那里当段小楼说出那些话的时候,个人猜测觉得一直坚信的东西破灭了,所以最后穿着新娘服自杀了。那个程蝶衣救回去的小四其实是那十年的缩影或者说象征,利用主义来达成自己的私欲目的,不听他的就是反主义反革命。程蝶衣的信仰破灭有几个节点,第一个节点是对他师哥的情感破灭,我个人观点是到袁四爷被枪毙那,袁四爷这人物用我们今天话说是程蝶衣情感的备胎,程蝶衣心向着他师哥,但是,他师哥是个活在现实里的人,所以他只有找袁四爷这个懂戏的人来寄托情感,第二个节点是对于京剧的信仰破灭就是烧戏服那段,最后他自杀也是因为个人的一切信仰都破灭了。那个戏院经理也很有特点是个见风使舵的墙头草的角色,谁得势跟着谁,一开始在张公公那,最后又检举段小楼,都显示出这是个势利小人。以上是我的个人观点,当然这电影伟大之处还在于对于民族国家主义的一些思考,第一在那帮学生反对日本增兵游行那的对话,也显示出两位主要人物的特点,程蝶衣说的是和戏相关,而段小楼说的是和国家民族相关,那帮学生也是象征着一些国人。当外人来入侵的时候我们是该团结对外还是打着爱国爱民族的旗号自己人整自己人?第二,是对于文化艺术的传承和发扬,法庭那场戏让我们思考我们民族的优秀文化到底是该在民族主义之下裹着藏着还是该突破民族国家壁垒向外传播?程蝶衣是个生不逢时的人,因为在那样的历史环境下,全民都是极端民族主义心态,尤其是对日本这国家,直到今天其实很多人还是这心态。第三,也显示出那十年运动的黑暗之处,一句话一些49年前的行为都可能成为要命的证据。这电影的解读还有很多,我比较懒,不想打字了,以上都是我个人意见,不喜勿喷。 ... 卡利亚里的最后

👍👍

海临风
海临风 2018-03-01 09:22:32

王国维也死了,殉了他那个旧时代,凡对一事太过痴迷,当其发生改变时必痛不欲生。传统的京剧好吗?未必。也是鲁迅说过,男扮女装,雄做雉声多是亡国之兆。戏而已,上升不到民族精神的高度。

般若
般若 (就是现在了) 2018-03-02 23:28:22
王国维也死了,殉了他那个旧时代,凡对一事太过痴迷,当其发生改变时必痛不欲生。传统的京剧... 王国维也死了,殉了他那个旧时代,凡对一事太过痴迷,当其发生改变时必痛不欲生。传统的京剧好吗?未必。也是鲁迅说过,男扮女装,雄做雉声多是亡国之兆。戏而已,上升不到民族精神的高度。 ... 海临风

1.你说“男旦”不能算“民族精神”,2.你说鲁迅否定男旦艺术。你的观点,本人不敢苟同,

先来说第一个问题,要高清它,得搞清什么算“民族精神”。

百度百科的解释如下:

民族精神是反映在长期的历史进程和积淀中形成的民族意识、民族文化、民族习俗、民族性格、民族信仰、民族宗教,民族价值观念和价值追求等共同特质,是指民族传统文化中维系、协调、指导、推动民族生存和发展的精粹思想,是一个民族生命力、创造力和凝聚力的集中体现,是一个民族赖以生存、共同生活、共同发展的核心和灵魂。

上面废话太多,进行拆解,取衡量它的关键标准,就两个词。一个是“长期”,一个是“精粹”。

先来说“长期”,如果是民族精神,就得有历史。“男旦”有历史吗?当然有。我专门查阅了相关文献。

据学者考证,男旦最早可追溯到上古时期,源自巫傩祭祀中的男巫角色。发展至汉代出现了“装旦”一词,此时男巫演变为“优人”,它从娱神转变为娱人。到了唐代,出现了“弄假妇人”,是一种专门伎艺。到了宋代,男扮女装出现在戏剧舞台中,进入元代,唱被引入戏剧,元杂剧兴盛,旦角跃居戏剧主角,女扮男装已很多见,男扮女装虽少,但依然存在。进入明代,男扮女装在戏剧中的地位提升,成为舞台上的重要角色。到了清代,男旦从化妆、唱腔、表演等方面都有了巨大进步,男旦进入了巅峰期。
(男旦发展史详见《戏剧男扮女装表演艺术初探》,石倩,中山大学研究生学刊,2016.4)

从以上不难看出,男旦艺术经历了漫长的发展演变,它的历史足够长,称得上“长期”,满足“民族精神”的第一个条件。

“民族精神”还有另一个条件,“精粹”,“男旦”到底算不算精粹?

谈到精粹我们会想到文化价值,科技价值,审美价值……归结为一个词,那就是价值。那么,男旦的价值在哪里?

一是色艺。色艺是男旦最大的特征,有学者认为,男旦艺术的发展与中国古代“男风”盛行有关。晚明时期,社会更加开放,纵欲风气流行,于是“男风”应运而生,在宫廷和民间不绝。男风即同性恋文化,在当时,男风的群体中,很大一部分都是“男旦”。

男旦部分代表了一种“同性恋”文化,那么,古代对同性恋文化尚且带着这样包容的态度,难道现代人就不能包容它吗?因此,单从这个角度来看,男旦文化没有那么不堪,否定男旦文化,就是否定同性恋文化。

除了“色艺” 外,男旦还有另两个价值,一个是“趣意”,即有趣,男人扮演女人,滑稽逗乐,这是它最初的价值,具观赏性和娱乐性,这点不难理解。

第二个价值是“技艺”。早期的男旦艺术较为粗鄙,登不上大雅之堂,但到了唐代之后,男旦走上了专业化道路,至宋代,随着传奇唱腔的融入,它演变成了成熟的戏曲形式。到清代,梅兰芳先生将其改良,男旦走向了巅峰。

因而,不管是“色艺”、“趣意” 还是“技艺”,男旦都有其鲜明价值,所以,男旦满足“精粹”的说法。既然两个条件都满足,那么,至此,我们可以毫不含糊的说,男旦算得上“民族精神”。

再来说第二个问题,你说鲁迅否定男旦艺术,对此,我也不能苟同,理由如下:

我没找到你提到的那句话,而是找到了另一个出处,但从中看不出鲁迅否定男旦。你说的没错,鲁迅的确表示过对“男旦”的“否定态度”,而且批评过梅兰芳。具体而言,这种观点来自1933年4月2日的一篇文章,《最艺术的国家》。在这篇文章中,鲁迅发表了对男扮女装的看法,文中写道:“我们中国的最伟大最永久,而且最普遍的‘艺术’是男人扮女人。这艺术的可贵,是在于两面光,或谓之‘中庸’——男人看见‘扮女人’,女人看见‘男人扮’。表面上是中心,骨子里当然还是男的。然而如果不扮,还成艺术么?”。

不可否认,从字面来看,鲁迅的确对男扮女装抱有嘲讽,但从该文发表的历史背景来看,却不能一概而论。这并非是一篇探讨男旦艺术的学术文章,而是一篇政治性质的杂文。

鲁迅意不在批判“男旦”,而在批判当时昏庸的民国政府。当时,蒋介石政府提出“制定宪法草案”和“召开国民大会”,对日政策两面性,鲁迅作了该文进行驳斥,文中之所以涉及男旦问题,意在以“男人扮女人”讽刺蒋政权的虚伪性和两面性,因此,鲁迅的话不能从对“男旦”问题的学术角度去理解。也就是说,鲁迅否定男旦艺术,根本就是无稽之谈。(详见《关于鲁迅对男旦的看法》,《南开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0年 第1期 | 刘琦 )

海临风
海临风 2018-03-06 21:06:11
1.你说“男旦”不能算“民族精神”,2.你说鲁迅否定男旦艺术。你的观点,本人不敢苟同, 先... 1.你说“男旦”不能算“民族精神”,2.你说鲁迅否定男旦艺术。你的观点,本人不敢苟同, 先来说第一个问题,要高清它,得搞清什么算“民族精神”。 百度百科的解释如下: 民族精神是反映在长期的历史进程和积淀中形成的民族意识、民族文化、民族习俗、民族性格、民族信仰、民族宗教,民族价值观念和价值追求等共同特质,是指民族传统文化中维系、协调、指导、推动民族生存和发展的精粹思想,是一个民族生命力、创造力和凝聚力的集中体现,是一个民族赖以生存、共同生活、共同发展的核心和灵魂。 上面废话太多,进行拆解,取衡量它的关键标准,就两个词。一个是“长期”,一个是“精粹”。 先来说“长期”,如果是民族精神,就得有历史。“男旦”有历史吗?当然有。我专门查阅了相关文献。 据学者考证,男旦最早可追溯到上古时期,源自巫傩祭祀中的男巫角色。发展至汉代出现了“装旦”一词,此时男巫演变为“优人”,它从娱神转变为娱人。到了唐代,出现了“弄假妇人”,是一种专门伎艺。到了宋代,男扮女装出现在戏剧舞台中,进入元代,唱被引入戏剧,元杂剧兴盛,旦角跃居戏剧主角,女扮男装已很多见,男扮女装虽少,但依然存在。进入明代,男扮女装在戏剧中的地位提升,成为舞台上的重要角色。到了清代,男旦从化妆、唱腔、表演等方面都有了巨大进步,男旦进入了巅峰期。 (男旦发展史详见《戏剧男扮女装表演艺术初探》,石倩,中山大学研究生学刊,2016.4) 从以上不难看出,男旦艺术经历了漫长的发展演变,它的历史足够长,称得上“长期”,满足“民族精神”的第一个条件。 “民族精神”还有另一个条件,“精粹”,“男旦”到底算不算精粹? 谈到精粹我们会想到文化价值,科技价值,审美价值……归结为一个词,那就是价值。那么,男旦的价值在哪里? 一是色艺。色艺是男旦最大的特征,有学者认为,男旦艺术的发展与中国古代“男风”盛行有关。晚明时期,社会更加开放,纵欲风气流行,于是“男风”应运而生,在宫廷和民间不绝。男风即同性恋文化,在当时,男风的群体中,很大一部分都是“男旦”。 男旦部分代表了一种“同性恋”文化,那么,古代对同性恋文化尚且带着这样包容的态度,难道现代人就不能包容它吗?因此,单从这个角度来看,男旦文化没有那么不堪,否定男旦文化,就是否定同性恋文化。 除了“色艺” 外,男旦还有另两个价值,一个是“趣意”,即有趣,男人扮演女人,滑稽逗乐,这是它最初的价值,具观赏性和娱乐性,这点不难理解。 第二个价值是“技艺”。早期的男旦艺术较为粗鄙,登不上大雅之堂,但到了唐代之后,男旦走上了专业化道路,至宋代,随着传奇唱腔的融入,它演变成了成熟的戏曲形式。到清代,梅兰芳先生将其改良,男旦走向了巅峰。 因而,不管是“色艺”、“趣意” 还是“技艺”,男旦都有其鲜明价值,所以,男旦满足“精粹”的说法。既然两个条件都满足,那么,至此,我们可以毫不含糊的说,男旦算得上“民族精神”。 再来说第二个问题,你说鲁迅否定男旦艺术,对此,我也不能苟同,理由如下: 我没找到你提到的那句话,而是找到了另一个出处,但从中看不出鲁迅否定男旦。你说的没错,鲁迅的确表示过对“男旦”的“否定态度”,而且批评过梅兰芳。具体而言,这种观点来自1933年4月2日的一篇文章,《最艺术的国家》。在这篇文章中,鲁迅发表了对男扮女装的看法,文中写道:“我们中国的最伟大最永久,而且最普遍的‘艺术’是男人扮女人。这艺术的可贵,是在于两面光,或谓之‘中庸’——男人看见‘扮女人’,女人看见‘男人扮’。表面上是中心,骨子里当然还是男的。然而如果不扮,还成艺术么?”。 不可否认,从字面来看,鲁迅的确对男扮女装抱有嘲讽,但从该文发表的历史背景来看,却不能一概而论。这并非是一篇探讨男旦艺术的学术文章,而是一篇政治性质的杂文。 鲁迅意不在批判“男旦”,而在批判当时昏庸的民国政府。当时,蒋介石政府提出“制定宪法草案”和“召开国民大会”,对日政策两面性,鲁迅作了该文进行驳斥,文中之所以涉及男旦问题,意在以“男人扮女人”讽刺蒋政权的虚伪性和两面性,因此,鲁迅的话不能从对“男旦”问题的学术角度去理解。也就是说,鲁迅否定男旦艺术,根本就是无稽之谈。(详见《关于鲁迅对男旦的看法》,《南开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0年 第1期 | 刘琦 ) ... 般若

首先,谢谢你引经据典的耐心回复,增长了我的见识,但我真的不敢苟同男旦是民族精神之一种。按照你的解释,凡有长期历史的就是民族精神,那么显然娼妓更有代表性。民族精神也有好坏,既便是好的也有可能不适应历史而有被淘汰的,京剧现在己面临如此境地。具体到巜霸王别姬》,如果不是无路可走,谁愿意让自己的孩子去学戏?动辄打通堂,从小硬逼着孩子转变性别觉色扼杀其天性,这不是赤裸裸的人性悲剧吗?这还需要包容吗?

海临风
海临风 2018-03-06 21:12:08

关于鲁迅的批评你还可以参照他的《拿来主义》和《略论梅兰芳的艺术及其他》

叔夜君
叔夜君 (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 2018-03-15 12:53:40
老舍先生投湖的时候内心其实是很矛盾的。一方面他为新中国的诞生感到喜悦,创作了一批反应新... 老舍先生投湖的时候内心其实是很矛盾的。一方面他为新中国的诞生感到喜悦,创作了一批反应新时代的主旋律作品,如《龙须沟》。但另一方面,他的作品虽然广受群众喜爱,却不受中央待见,文革时期不分青红皂白地对文化的批判抹杀,使老舍受尽折磨,最后才选择了自杀 ... Songhai.

很矛盾是真,因婚外情被批斗,回家妻子、儿子不给开门,湖边坐了一宿没人寻他,便决心投湖了。

江月年年望相似
江月年年望相似 2018-04-03 16:53:47
我个人的看法是理想或者说个人信仰的破灭,这电影里程蝶衣是个很理想主义的人,他对师哥的感... 我个人的看法是理想或者说个人信仰的破灭,这电影里程蝶衣是个很理想主义的人,他对师哥的感情,对京剧的执着都破灭了。这电影伟大的重要一点就是每个主要人物都有很明显特点,程蝶衣是把个人信仰放在高于民族国家之上的,所以他可以给日本人唱戏,在法庭上也说出如果青木活着京戏就能传到日本那话,而段小楼是个民族主义者,在知道程蝶衣给日本人唱戏后,他往师弟脸上吐了口水,但同时段小楼又是个对事不对人的人,所以他才说不管谁来只要敢闹事就照打不误那样的话,也给后面红卫兵审他那段做了伏笔,同时他对他的师弟一开始并不是很了解也不清楚他师弟的心理情感,所以当他去妓院闹过后还跟他师弟提议一起去试试。菊仙妓院出身,什么人都见过,所以很有眼力见,她甚至比段小楼自己更早知道程蝶衣对段小楼的情感,在审讯袁四爷那,他也比段小楼表现地更有灵活性,她其实也是个理想主义者,因为她一直相信段小楼对她的情是真的,所以在红卫兵包围审讯那里当段小楼说出那些话的时候,个人猜测觉得一直坚信的东西破灭了,所以最后穿着新娘服自杀了。那个程蝶衣救回去的小四其实是那十年的缩影或者说象征,利用主义来达成自己的私欲目的,不听他的就是反主义反革命。程蝶衣的信仰破灭有几个节点,第一个节点是对他师哥的情感破灭,我个人观点是到袁四爷被枪毙那,袁四爷这人物用我们今天话说是程蝶衣情感的备胎,程蝶衣心向着他师哥,但是,他师哥是个活在现实里的人,所以他只有找袁四爷这个懂戏的人来寄托情感,第二个节点是对于京剧的信仰破灭就是烧戏服那段,最后他自杀也是因为个人的一切信仰都破灭了。那个戏院经理也很有特点是个见风使舵的墙头草的角色,谁得势跟着谁,一开始在张公公那,最后又检举段小楼,都显示出这是个势利小人。以上是我的个人观点,当然这电影伟大之处还在于对于民族国家主义的一些思考,第一在那帮学生反对日本增兵游行那的对话,也显示出两位主要人物的特点,程蝶衣说的是和戏相关,而段小楼说的是和国家民族相关,那帮学生也是象征着一些国人。当外人来入侵的时候我们是该团结对外还是打着爱国爱民族的旗号自己人整自己人?第二,是对于文化艺术的传承和发扬,法庭那场戏让我们思考我们民族的优秀文化到底是该在民族主义之下裹着藏着还是该突破民族国家壁垒向外传播?程蝶衣是个生不逢时的人,因为在那样的历史环境下,全民都是极端民族主义心态,尤其是对日本这国家,直到今天其实很多人还是这心态。第三,也显示出那十年运动的黑暗之处,一句话一些49年前的行为都可能成为要命的证据。这电影的解读还有很多,我比较懒,不想打字了,以上都是我个人意见,不喜勿喷。 ... 卡利亚里的最后

👍

豆晓疯
豆晓疯 2018-05-27 23:42:21
王国维也死了,殉了他那个旧时代,凡对一事太过痴迷,当其发生改变时必痛不欲生。传统的京剧... 王国维也死了,殉了他那个旧时代,凡对一事太过痴迷,当其发生改变时必痛不欲生。传统的京剧好吗?未必。也是鲁迅说过,男扮女装,雄做雉声多是亡国之兆。戏而已,上升不到民族精神的高度。 ... 海临风

当今大谈文化创新弘扬优秀传统文化,而其中一个重要的做法就是取其精华去其糟粕,那我就对有点疑问了,敢问海临风兄,当今“国粹”京剧是精华还是糟粕,是否因其现在处境艰难,不适应历史发展而让其淘汰?

北林
北林 (学习一点一点长大) 2018-05-31 09:07:21

这戏好就好在程蝶衣坚守的是京剧,也是他与小石头的感情,段小楼和菊仙在戏外可以夫妻身份相守,而程蝶衣和段小楼的夫妻只能在戏里。这是真正把个人情爱和戏融为一体,虞姬才演得真,京剧的美才活过来了。小豆子是属于戏的,不管他成不成蝶衣。

北林
北林 (学习一点一点长大) 2018-05-31 09:11:07
我个人的看法是理想或者说个人信仰的破灭,这电影里程蝶衣是个很理想主义的人,他对师哥的感... 我个人的看法是理想或者说个人信仰的破灭,这电影里程蝶衣是个很理想主义的人,他对师哥的感情,对京剧的执着都破灭了。这电影伟大的重要一点就是每个主要人物都有很明显特点,程蝶衣是把个人信仰放在高于民族国家之上的,所以他可以给日本人唱戏,在法庭上也说出如果青木活着京戏就能传到日本那话,而段小楼是个民族主义者,在知道程蝶衣给日本人唱戏后,他往师弟脸上吐了口水,但同时段小楼又是个对事不对人的人,所以他才说不管谁来只要敢闹事就照打不误那样的话,也给后面红卫兵审他那段做了伏笔,同时他对他的师弟一开始并不是很了解也不清楚他师弟的心理情感,所以当他去妓院闹过后还跟他师弟提议一起去试试。菊仙妓院出身,什么人都见过,所以很有眼力见,她甚至比段小楼自己更早知道程蝶衣对段小楼的情感,在审讯袁四爷那,他也比段小楼表现地更有灵活性,她其实也是个理想主义者,因为她一直相信段小楼对她的情是真的,所以在红卫兵包围审讯那里当段小楼说出那些话的时候,个人猜测觉得一直坚信的东西破灭了,所以最后穿着新娘服自杀了。那个程蝶衣救回去的小四其实是那十年的缩影或者说象征,利用主义来达成自己的私欲目的,不听他的就是反主义反革命。程蝶衣的信仰破灭有几个节点,第一个节点是对他师哥的情感破灭,我个人观点是到袁四爷被枪毙那,袁四爷这人物用我们今天话说是程蝶衣情感的备胎,程蝶衣心向着他师哥,但是,他师哥是个活在现实里的人,所以他只有找袁四爷这个懂戏的人来寄托情感,第二个节点是对于京剧的信仰破灭就是烧戏服那段,最后他自杀也是因为个人的一切信仰都破灭了。那个戏院经理也很有特点是个见风使舵的墙头草的角色,谁得势跟着谁,一开始在张公公那,最后又检举段小楼,都显示出这是个势利小人。以上是我的个人观点,当然这电影伟大之处还在于对于民族国家主义的一些思考,第一在那帮学生反对日本增兵游行那的对话,也显示出两位主要人物的特点,程蝶衣说的是和戏相关,而段小楼说的是和国家民族相关,那帮学生也是象征着一些国人。当外人来入侵的时候我们是该团结对外还是打着爱国爱民族的旗号自己人整自己人?第二,是对于文化艺术的传承和发扬,法庭那场戏让我们思考我们民族的优秀文化到底是该在民族主义之下裹着藏着还是该突破民族国家壁垒向外传播?程蝶衣是个生不逢时的人,因为在那样的历史环境下,全民都是极端民族主义心态,尤其是对日本这国家,直到今天其实很多人还是这心态。第三,也显示出那十年运动的黑暗之处,一句话一些49年前的行为都可能成为要命的证据。这电影的解读还有很多,我比较懒,不想打字了,以上都是我个人意见,不喜勿喷。 ... 卡利亚里的最后

嗯嗯,说的很好,又是一个理解的新层次,以前没注意到,只觉得蝶衣与小楼是个对比,蝶衣跟菊仙既是对比也有相通,没往民族国家上面想。

楚记子
楚记子 2018-07-11 22:30:54
👍👍 👍👍 般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