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下的忍者变迁——从雾隐政变剧情浅谈博人传对前作遗留问题的继承与展望

Kyubei贝贝 评论 火影忍者:博人传之次世代继承者 4 2018-02-03 00:07:35

这篇剧评可能有剧透

。
2018-02-14 04:37:18

差点错过一篇好剧评。
作者这论文一样的分析我喜,居然还带摘要的。在原作中,忍者本质上有一种雇佣精神,是责任和义务的承担者,雇佣精神是忍者自身价值的体现,岸本开始只是想制造“任务的必要性”和“为保护同伴而牺牲任务”这一对矛盾,可是越展开越收不住,不得不去思考和平这种目前也没人能想明白的事,这才赋予了忍者的第二个属性,就是守卫和平。关于和平有两点需要说出,有趣的是,首先,他的守卫和平是建立在“阻止毁灭”之上,也就是当五大国共同面临强boss,可以组成联军实现内部和平,并在战后形成短暂平静的局面,从而代替思考均势和制约下的和平究竟能撑到什么时候,火影刚好也就在这时完结,博人传中为避免思考这个问题接着又缔造另外的boss(壳组织等);再者,岸本赋予忍者守卫和平的属性,也就相当于赋予了忍者对战争与和平的主导性。因此我认为实现忍者自身价值与消除争端、实现和平的普世价值的矛盾,事实上是岸本在规避了主要问题之后,对忍者“受雇佣者”和“主导人”身份的模糊界定所造成的,客观上来讲,是无论如何都解决不了的。而这个主要问题就是,在实行一国一村制度下的“影”和“大名”的契约关系该如何确定。囿于少年漫画的能力膨胀问题,“影”的实力秒天秒地是不用说的,但与此同时它所在的村也更像一个自给自足的军事割据组织,村之下的忍者更类似于受领到小块土地的骑士,宣布直接效忠于村而非村的更上级国家。而与此同时,火影世界似乎又在慢慢向“国家能够削减开支使忍村解体”这一个更像是集权世界才能出现的情况上引。因此我觉得如果要理顺其中的关系,似乎可以在忍村和国家之间拟构一些更为强制性的契约,从而使得“国”和“大名”真正参与到“和平环境→削减忍村”的创建中来,从而削弱忍者对和平的主导性。把问题从“实现忍者自身价值、守卫和平普世价值观”变为“实现忍者自身价值、在被动的均势和平中何以自处”,也许更为行得通。第一集中博人对川木所说“忍者的精神是不会变的”,其实我很好奇他说的忍者精神是啥,因为这牵连着整部作评的走向。但就现实而言,均势中的和平有时非但不会削弱军事力量,反而在没有武力冲突的情况下,各方陷入一种“假设对手更为强大,从而你争我赶扩充军备”的臆想之中,这样看来,似乎反倒有培养忍者、研发尾兽的必要性了。

Kyubei贝贝
Kyubei贝贝 (动画影视心理学) 2018-05-18 01:16:28
差点错过一篇好剧评。 作者这论文一样的分析我喜,居然还带摘要的。在原作中,忍者本质上有一... 差点错过一篇好剧评。 作者这论文一样的分析我喜,居然还带摘要的。在原作中,忍者本质上有一种雇佣精神,是责任和义务的承担者,雇佣精神是忍者自身价值的体现,岸本开始只是想制造“任务的必要性”和“为保护同伴而牺牲任务”这一对矛盾,可是越展开越收不住,不得不去思考和平这种目前也没人能想明白的事,这才赋予了忍者的第二个属性,就是守卫和平。关于和平有两点需要说出,有趣的是,首先,他的守卫和平是建立在“阻止毁灭”之上,也就是当五大国共同面临强boss,可以组成联军实现内部和平,并在战后形成短暂平静的局面,从而代替思考均势和制约下的和平究竟能撑到什么时候,火影刚好也就在这时完结,博人传中为避免思考这个问题接着又缔造另外的boss(壳组织等);再者,岸本赋予忍者守卫和平的属性,也就相当于赋予了忍者对战争与和平的主导性。因此我认为实现忍者自身价值与消除争端、实现和平的普世价值的矛盾,事实上是岸本在规避了主要问题之后,对忍者“受雇佣者”和“主导人”身份的模糊界定所造成的,客观上来讲,是无论如何都解决不了的。而这个主要问题就是,在实行一国一村制度下的“影”和“大名”的契约关系该如何确定。囿于少年漫画的能力膨胀问题,“影”的实力秒天秒地是不用说的,但与此同时它所在的村也更像一个自给自足的军事割据组织,村之下的忍者更类似于受领到小块土地的骑士,宣布直接效忠于村而非村的更上级国家。而与此同时,火影世界似乎又在慢慢向“国家能够削减开支使忍村解体”这一个更像是集权世界才能出现的情况上引。因此我觉得如果要理顺其中的关系,似乎可以在忍村和国家之间拟构一些更为强制性的契约,从而使得“国”和“大名”真正参与到“和平环境→削减忍村”的创建中来,从而削弱忍者对和平的主导性。把问题从“实现忍者自身价值、守卫和平普世价值观”变为“实现忍者自身价值、在被动的均势和平中何以自处”,也许更为行得通。第一集中博人对川木所说“忍者的精神是不会变的”,其实我很好奇他说的忍者精神是啥,因为这牵连着整部作评的走向。但就现实而言,均势中的和平有时非但不会削弱军事力量,反而在没有武力冲突的情况下,各方陷入一种“假设对手更为强大,从而你争我赶扩充军备”的臆想之中,这样看来,似乎反倒有培养忍者、研发尾兽的必要性了。 ...

非常感谢你认真阅读并给出了很有价值的答复,让我觉得写了这篇剧评非常值得。我原以为这种剧评不会有人读完呢。你的答案对我很有启发,比如提出忍者事实上如封建骑士般对自身的“主导性”,是一直将其作为”受雇佣者“的我所以没有想到的。由于之前一直很想把想法系统化之后写一篇文章回复这个答案,于是一直拖着没有回。总之再次感谢你的阅读与关注,希望以后有机会多交流。我一直觉得从虚拟世界里寻找真实感真的是很有意思的事,甚至比虚构产物本身更有趣,如果有什么更开心的事,就是偶尔能和他人进行分享吧

。
2018-05-18 05:17:40
非常感谢你认真阅读并给出了很有价值的答复,让我觉得写了这篇剧评非常值得。我原以为这种剧... 非常感谢你认真阅读并给出了很有价值的答复,让我觉得写了这篇剧评非常值得。我原以为这种剧评不会有人读完呢。你的答案对我很有启发,比如提出忍者事实上如封建骑士般对自身的“主导性”,是一直将其作为”受雇佣者“的我所以没有想到的。由于之前一直很想把想法系统化之后写一篇文章回复这个答案,于是一直拖着没有回。总之再次感谢你的阅读与关注,希望以后有机会多交流。我一直觉得从虚拟世界里寻找真实感真的是很有意思的事,甚至比虚构产物本身更有趣,如果有什么更开心的事,就是偶尔能和他人进行分享吧 ... Kyubei贝贝

谢谢你的回复,如果我的评论能给你带来启发,我非常非常开心!的确,从虚拟世界中寻找真实感,和探究虚拟作品作者的动机,一样有趣!

> 豆瓣违规公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