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败后,我们才真正自由了。”

甜麥:冬宫夏宫 评论 花芯 5 2017-10-05 10:20:42
breeze
breeze (趁有空把我所有看过的片梳理一遍) 2017-12-09 04:04:36

你对深渊的理解和我不一样,爱究竟是得到还是给予,这种愉悦感或说幸福感到底来自哪里?
最后跟丈夫对谈的时候,问他舒服不舒服也说明她只看到了深渊的很浅处。

riya007
riya007 2018-02-14 00:04:55

圆子是逐步觉醒的,她也有挣扎和留恋的部分。也曾希冀,但失望了,到头来还不如靠自己。导演有故意营造一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意境,即便是挣扎得遍体鳞伤,我也要对自己的内心真诚!
家族父亲估计是祖国荣誉感至上有尊严和绝对父权的有点地位的人(战败都哭了,还去发泄,可想平时有多么克己严格),估计对大女儿从小管教严格又寄予厚望(女儿结婚时还嘱托家族精神/子嗣靠她来传递)。这样就形成了圆子继承了像父亲一样聪慧大胆又执着坚毅的性格。为独白只有子宫化不成灰的台词买下了伏笔。
挺喜欢这个角色设定的,是不是作者的自传啊?

riya007
riya007 2018-02-14 00:05:45

在那个年代,算是女权先锋了

riya007
riya007 2018-02-14 00:18:09
你对深渊的理解和我不一样,爱究竟是得到还是给予,这种愉悦感或说幸福感到底来自哪里? 最后... 你对深渊的理解和我不一样,爱究竟是得到还是给予,这种愉悦感或说幸福感到底来自哪里? 最后跟丈夫对谈的时候,问他舒服不舒服也说明她只看到了深渊的很浅处。 ... breeze

我怎么觉得圆子是没有被宠爱过,少女时代又被凌辱过(性侵),才会这样的希望渺茫的。"深渊"是借圆子之口作者是不是想表达人群中的这些创伤人性的弱点等。越智(这名字很讽刺)或许动了心,但他过高地估计了自己,对圆子的话有误解,以为她指深渊的是"出轨",还虚伪地安慰"是两个人"。圆子说的深渊或许是"人性的弱点(污点?)"。后面圆子也说了是曾经爱越智。

既然别人靠不住,又死不成,就只能靠自己了。放下,和成全,最后的微笑(从无表情脸到突然微笑有些突兀啊)和步伐显得一身轻松和洒脱。

breeze
breeze (趁有空把我所有看过的片梳理一遍) 2018-02-16 22:43:55
我怎么觉得圆子是没有被宠爱过,少女时代又被凌辱过(性侵),才会这样的希望渺茫的。"深渊"是... 我怎么觉得圆子是没有被宠爱过,少女时代又被凌辱过(性侵),才会这样的希望渺茫的。"深渊"是借圆子之口作者是不是想表达人群中的这些创伤人性的弱点等。越智(这名字很讽刺)或许动了心,但他过高地估计了自己,对圆子的话有误解,以为她指深渊的是"出轨",还虚伪地安慰"是两个人"。圆子说的深渊或许是"人性的弱点(污点?)"。后面圆子也说了是曾经爱越智。 既然别人靠不住,又死不成,就只能靠自己了。放下,和成全,最后的微笑(从无表情脸到突然微笑有些突兀啊)和步伐显得一身轻松和洒脱。 ... riya007

第一幕不是性侵啊,是情侣分别。当兵的最后忍住,也有为对方考虑的地方,许个承诺才是正派的做法。战争末期一辈子没碰过女人就上战场又阵亡的年轻人数不胜数,在日本是被反复讲的段子。个中兴味自己体会吧。
作为长女,家中又无儿子,父亲是能为战败而哭却晚节不保的人,母亲原谅了父亲,在这样的家庭受的能是什么教育可想而知。在战后的大背景下,圆子觉得这一切礼制规范都那么虚妄,我不能再被别人告诉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就因为丈夫是家人介绍的,她就不喜欢。她不想受束缚,然而一开始并不明白爱情本身就是牢笼。她近乎本能的抗拒别人施加的一切,自己唯一的武器就是身体,可是过来人的房东就向你证明身体绝不是最重要的本钱,你挣脱一切到最后就是什么也抓不到。抛家弃子都做的出(丈夫无任何过错),还怎么取信于人。
深渊就是你可能真心换绝情,世上没有什么不变和牢不可破的。最后你问前夫舒不舒服,你现在又舒服吗?

riya007
riya007 2018-02-26 11:17:04
第一幕不是性侵啊,是情侣分别。当兵的最后忍住,也有为对方考虑的地方,许个承诺才是正派的... 第一幕不是性侵啊,是情侣分别。当兵的最后忍住,也有为对方考虑的地方,许个承诺才是正派的做法。战争末期一辈子没碰过女人就上战场又阵亡的年轻人数不胜数,在日本是被反复讲的段子。个中兴味自己体会吧。 作为长女,家中又无儿子,父亲是能为战败而哭却晚节不保的人,母亲原谅了父亲,在这样的家庭受的能是什么教育可想而知。在战后的大背景下,圆子觉得这一切礼制规范都那么虚妄,我不能再被别人告诉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就因为丈夫是家人介绍的,她就不喜欢。她不想受束缚,然而一开始并不明白爱情本身就是牢笼。她近乎本能的抗拒别人施加的一切,自己唯一的武器就是身体,可是过来人的房东就向你证明身体绝不是最重要的本钱,你挣脱一切到最后就是什么也抓不到。抛家弃子都做的出(丈夫无任何过错),还怎么取信于人。 深渊就是你可能真心换绝情,世上没有什么不变和牢不可破的。最后你问前夫舒不舒服,你现在又舒服吗? ... breeze

既然是情侣分别,圆子为何没有任何不舍的表情?反而满脸坚毅,分明就是为祖国奉献身体,服从国家战时的义务(日本这个民族的统治者为了克服与生俱来的不安全感真是什么都可以做得出来。自己部队里都有军妓,别国的就是慰安妇,目的是增强战斗力。何况是自己国家的小姑娘?说到这就觉得太…)。
后面不是有一个战败了以后圆子躺草地上思考吗?整个片子也展现了突然木有了目标以后人们好像有集体信仰丧失的感觉(那个手风琴背景主题一听就压抑)。我觉得这个导演很细腻,每个镜头都不是白给的。圆子在现实生活的原型是个子宫都不会烧烂的女权自由主义者。两次过河第一次脱鞋踩水而第二次却不脱鞋,还专门给了个穿木屐的脚的镜头,跪下来写字的脚右边比左边大。。。圆子是被父亲潜意识里当成儿子在养的,圆子非常聪慧,女性的理智与情感诠释得比较到位。
越智这个角色表面上(内心也渴求)看似追求自由,其实也被困在北林的牢笼里(其实是他自己的牢笼,和圆子好几年保持情人关系却不离开北林,雨宫也听单位八卦说他晋升机会也不走),圆子也看见了北林怎么在捆绑越智(当时的越智的面部表情不也一样圆子没有生气和糜烂吗?)——这是第一次深渊。第二次深渊圆子是通过自己的勇敢体验觉察到的。和越智第一次做爱圆子以为是很幸福的,导演给了浓重笔墨 (越智也很喜欢圆子,他们的感情或许是真,或许是抱团取暖),但越智起身时圆子诧异地窥视到了他恐惧的眼神,就有觉察了。为了最后的一丝希望挣扎了一下,才有开窗的对话。两人对"深渊"的理解不同,和越智的心口不一,让圆子瞬间心冷,转头的无表情和强颜苦笑,对"越智"的承诺真是半信半疑。
越智没有圆子执着坚毅,而且骨子里已经腐朽了。圆子说的真心话曾经喜欢过他但就刚开始就结束了,就给钱侮辱她还说他还回来。衬托出了这个角色的有心无力和虚伪卑鄙"越智"这个名字不是讽刺吗。"雨宫"这个名字也有寓意,子宫(女性成长)需要滋润,而那样的社会文化环境下,靠一个男人来滋润,圆子把传统陈旧思想的束缚挣脱了,最后还是靠自己给自己滋养吧。电影展现了"花尼姑"成长的心路历程,一个女性在时代背景下独立的历史。黑暗里的一束光,《花芯》怎么会才6.9分?原著可能更真实深刻。

riya007
riya007 2018-02-26 11:24:28
既然是情侣分别,圆子为何没有任何不舍的表情?反而满脸坚毅,分明就是为祖国奉献身体,服从... 既然是情侣分别,圆子为何没有任何不舍的表情?反而满脸坚毅,分明就是为祖国奉献身体,服从国家战时的义务(日本这个民族的统治者为了克服与生俱来的不安全感真是什么都可以做得出来。自己部队里都有军妓,别国的就是慰安妇,目的是增强战斗力。何况是自己国家的小姑娘?说到这就觉得太…)。 后面不是有一个战败了以后圆子躺草地上思考吗?整个片子也展现了突然木有了目标以后人们好像有集体信仰丧失的感觉(那个手风琴背景主题一听就压抑)。我觉得这个导演很细腻,每个镜头都不是白给的。圆子在现实生活的原型是个子宫都不会烧烂的女权自由主义者。两次过河第一次脱鞋踩水而第二次却不脱鞋,还专门给了个穿木屐的脚的镜头,跪下来写字的脚右边比左边大。。。圆子是被父亲潜意识里当成儿子在养的,圆子非常聪慧,女性的理智与情感诠释得比较到位。 越智这个角色表面上(内心也渴求)看似追求自由,其实也被困在北林的牢笼里(其实是他自己的牢笼,和圆子好几年保持情人关系却不离开北林,雨宫也听单位八卦说他晋升机会也不走),圆子也看见了北林怎么在捆绑越智(当时的越智的面部表情不也一样圆子没有生气和糜烂吗?)——这是第一次深渊。第二次深渊圆子是通过自己的勇敢体验觉察到的。和越智第一次做爱圆子以为是很幸福的,导演给了浓重笔墨 (越智也很喜欢圆子,他们的感情或许是真,或许是抱团取暖),但越智起身时圆子诧异地窥视到了他恐惧的眼神,就有觉察了。为了最后的一丝希望挣扎了一下,才有开窗的对话。两人对"深渊"的理解不同,和越智的心口不一,让圆子瞬间心冷,转头的无表情和强颜苦笑,对"越智"的承诺真是半信半疑。 越智没有圆子执着坚毅,而且骨子里已经腐朽了。圆子说的真心话曾经喜欢过他但就刚开始就结束了,就给钱侮辱她还说他还回来。衬托出了这个角色的有心无力和虚伪卑鄙"越智"这个名字不是讽刺吗。"雨宫"这个名字也有寓意,子宫(女性成长)需要滋润,而那样的社会文化环境下,靠一个男人来滋润,圆子把传统陈旧思想的束缚挣脱了,最后还是靠自己给自己滋养吧。电影展现了"花尼姑"成长的心路历程,一个女性在时代背景下独立的历史。黑暗里的一束光,《花芯》怎么会才6.9分?原著可能更真实深刻。 ... riya007

更正一下: 子宫(女性或女性真正的成长)需要滋润,在那个时代社会文化背景下,无论是靠家族,家庭,男人来滋润都不靠谱反而有那么多束缚

riya007
riya007 2018-02-26 11:37:13
第一幕不是性侵啊,是情侣分别。当兵的最后忍住,也有为对方考虑的地方,许个承诺才是正派的... 第一幕不是性侵啊,是情侣分别。当兵的最后忍住,也有为对方考虑的地方,许个承诺才是正派的做法。战争末期一辈子没碰过女人就上战场又阵亡的年轻人数不胜数,在日本是被反复讲的段子。个中兴味自己体会吧。 作为长女,家中又无儿子,父亲是能为战败而哭却晚节不保的人,母亲原谅了父亲,在这样的家庭受的能是什么教育可想而知。在战后的大背景下,圆子觉得这一切礼制规范都那么虚妄,我不能再被别人告诉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就因为丈夫是家人介绍的,她就不喜欢。她不想受束缚,然而一开始并不明白爱情本身就是牢笼。她近乎本能的抗拒别人施加的一切,自己唯一的武器就是身体,可是过来人的房东就向你证明身体绝不是最重要的本钱,你挣脱一切到最后就是什么也抓不到。抛家弃子都做的出(丈夫无任何过错),还怎么取信于人。 深渊就是你可能真心换绝情,世上没有什么不变和牢不可破的。最后你问前夫舒不舒服,你现在又舒服吗? ... breeze

拉手风琴的少年死都懒得死,就把希望寄托在一个女神身上,多丧。圆子也受打击,也自暴自弃,但她不但不死反而一次次突破自己的舒适圈探索追求,无论是性(生命力重要部分),还是思想和经济独立(自己都一个人住,靠写作谋生了),和那些安于世俗的亲人情人世人们对比鲜明。这是她的选择,和人物的人格特质有关。我主要从心理层面和女性视角分析。分享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