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为声之型——电影技巧及其立意升华

myarms 评论 声之形 3 2017-08-26 13:55:41

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摧眉十三郎
摧眉十三郎 2017-08-30 01:20:19

难得的客观全面的评价

木下沐夏
木下沐夏 2017-09-08 20:29:04

很精彩的评价。
诚如所言,产生观看这部动画电影的兴趣来源于听觉障碍题材的宣传主题,但是看完以后,发现京都依旧是在做着以前的作品——青春的少男少女成长情感剧。以残障题材为切入口,但是剧情的重心侧重在普通人的将也身上,将也的内心纠葛与成长为观众所知,而身有听觉障碍的西宫的内心世界只有寥寥几笔。
制作组想要在短短的两个小时内尽可能的塞下更多的原作的内容,但我看到更多的剧情的突兀与人物的单薄。很多事情没有交代清楚,很多情感缺少铺垫,很多转折显得生硬。
但是我还是很感动,我看了三次,哭了三次。京都的确带来了感动,也带来对残障问题的关注,可能关注的点不对,但是只要能吸引到更多的对残疾人的关注与关爱,我觉得就很好了,这毕竟不是坏事情。

顾佚
顾佚 (一点长进都没有) 2017-09-10 10:49:36

我看电影的时候就是对女主自杀和女主突然表白摸不着头脑,看完你的梳理才明白是叙事编排的问题~感谢!

算上呆毛一米八
算上呆毛一米八 2017-09-10 14:27:32

相当精彩的评价,正是解答了我关于电影的疑问

木彦
木彦 2017-09-10 21:39:51

写的很好啊,解决了我看电影时的一些疑问

夜的魔术师
夜的魔术师 2017-09-10 21:48:46

立意高而切入点差,这恐怕是这部电影的硬伤

七瞬
七瞬 2017-09-11 10:34:42

据说引进的版本减掉了18分钟

bbd之兄弟
bbd之兄弟 2017-09-11 11:44:58

感谢这篇影评让我对这部电影有了更深层次的认识。

春澍并没有
春澍并没有 (杂食小白。) 2017-09-11 14:41:02

刚从一星那里过来…被治愈了

Kohakugawa
Kohakugawa (自娱自乐) 2017-09-11 20:41:06

很奇怪这篇影评怎么没被顶上去

三月兔子君
三月兔子君 2017-09-12 15:11:36

这篇影评无论从电影角度还是核心部分探讨来说都很客观,而且有深度,直达中心,赞之

雪落无声
雪落无声 (无声落雪) 2017-09-13 01:37:38

感谢作者,精彩全面的评价!
从《来自健全者的傲慢之作》那篇过来的。能够感受到这两篇的内容在相互呼应,共同反映出电影的问题。那篇的作者的许多愤怒正是本篇中提到的观点在观影者中的体现。两篇读过对这部电影的理解深了很多。
PS:这篇竟然没被顶上去我也很奇怪。

paraii
paraii 2017-09-14 00:58:55

我只想说,烟火大会上西宫的一个回眸,我就猜到她要自杀了,不明白线索怎么就不够明显了?人与人之间果然还是无法理解的哈哈。

折木爱琉
折木爱琉 2017-09-16 03:01:05
我只想说,烟火大会上西宫的一个回眸,我就猜到她要自杀了,不明白线索怎么就不够明显了?人... 我只想说,烟火大会上西宫的一个回眸,我就猜到她要自杀了,不明白线索怎么就不够明显了?人与人之间果然还是无法理解的哈哈。 ... paraii

我觉得这只是个人经历和这个人日常中的“理解能力”的等级,共同影响的结果。我当时也觉得这点有点突兀,但觉得似乎能懂你能一下子猜到。不过作为电影确实是铺垫还不够了。。

折木爱琉
折木爱琉 2017-09-16 03:06:11
感谢作者,精彩全面的评价! 从《来自健全者的傲慢之作》那篇过来的。能够感受到这两篇的内容... 感谢作者,精彩全面的评价! 从《来自健全者的傲慢之作》那篇过来的。能够感受到这两篇的内容在相互呼应,共同反映出电影的问题。那篇的作者的许多愤怒正是本篇中提到的观点在观影者中的体现。两篇读过对这部电影的理解深了很多。 PS:这篇竟然没被顶上去我也很奇怪。 ... 雪落无声

但那篇真心太偏激了,我觉得“相互呼应”这个字眼有点可怕。虽然在分析电影的问题上都是有很多正确的见解,但那篇专业性缺乏的太多,写那么长也只是在发泄自己的不满罢了。。对从不试图去理解的人我是从来没什么话敢说的,反正不管说什么他还是能用最开始的观点给你泼回来

折木爱琉
折木爱琉 2017-09-16 03:22:21

同楼上,感谢作者。第一遍看的时候,看的过程中就开始觉得节奏太乱,欠缺铺垫,但这并不影响我在很多地方觉得感动。电影可能确实有些失败,或者严厉一点,很失败。但还是有传达到的东西,有让人看出他们的诚意的东西。批评问题真的没关系,有理有据为什么不可以。但不要像六年级的将也欺负西宫的理由那样:因为我不懂你,所以“你在说什么啊”“你好恶心”。

雪落无声
雪落无声 (无声落雪) 2017-09-19 00:28:51
但那篇真心太偏激了,我觉得“相互呼应”这个字眼有点可怕。虽然在分析电影的问题上都是有很... 但那篇真心太偏激了,我觉得“相互呼应”这个字眼有点可怕。虽然在分析电影的问题上都是有很多正确的见解,但那篇专业性缺乏的太多,写那么长也只是在发泄自己的不满罢了。。对从不试图去理解的人我是从来没什么话敢说的,反正不管说什么他还是能用最开始的观点给你泼回来 ... 折木爱琉

从文章来看,那个作者真的是很愤怒。如你所说,封死了讨论话题的可能性。
读过这篇之后我理解了他愤怒的点在专业层面上的来源,从不同的视角,反映了相同的问题(当然那个视角并不总利于读者去理解背后的问题)。我说的“相互呼应”是这样的意思。

折木爱琉
折木爱琉 2017-09-19 20:44:22
从文章来看,那个作者真的是很愤怒。如你所说,封死了讨论话题的可能性。 读过这篇之后我理解... 从文章来看,那个作者真的是很愤怒。如你所说,封死了讨论话题的可能性。 读过这篇之后我理解了他愤怒的点在专业层面上的来源,从不同的视角,反映了相同的问题(当然那个视角并不总利于读者去理解背后的问题)。我说的“相互呼应”是这样的意思。 ... 雪落无声

我是觉得他虽然在专业上还是欠缺蛮多的,但其实他是明白问题的原因出在哪里的。可就是这样一个其实也算是明白人的人,却选择了把问题全都归结于“电影的三观有问题”甚至是“健全者的傲慢”,把自己的怨气全都发泄给读他文章的人。最可怕的是他到现在还在继续对回复他文章的人投以骂言,不论对方是冲动的还是冷静的甚至是抱着善意的。只能说,人和人怎么差怎么多

dcssps
dcssps (骑脚踏车的风景) 2017-09-22 12:33:41
我是觉得他虽然在专业上还是欠缺蛮多的,但其实他是明白问题的原因出在哪里的。可就是这样一... 我是觉得他虽然在专业上还是欠缺蛮多的,但其实他是明白问题的原因出在哪里的。可就是这样一个其实也算是明白人的人,却选择了把问题全都归结于“电影的三观有问题”甚至是“健全者的傲慢”,把自己的怨气全都发泄给读他文章的人。最可怕的是他到现在还在继续对回复他文章的人投以骂言,不论对方是冲动的还是冷静的甚至是抱着善意的。只能说,人和人怎么差怎么多 ... 折木爱琉

所以,这位胸台到底有没有真正地站在她的立场、角度去想一想、感受感受?

1、她就是一名听·觉·障·碍·者,并大概有着或有过类似硝子的心理困扰和伤害;
2、用了听障这种敏感题材,宣传上用了听障者,但观影字幕却没有特意照顾听障者,而主视角也是将也而不是硝子;
3、作为欺凌者的将也,他的救赎与成长得到了着墨和解决,但被欺凌的硝子呢?作为理应要着墨被理解被救赎和成长的听障者硝子呢?
4、在激动地写下初稿直至现在改得客气了的这几个月里,她经受着许多人的不解、反驳甚至谩骂;

上面的四个事实是否能让胸台在看了认可的本贴主客观深入的分析后,对那位听觉障碍者的愤怒多一点点宽容呢?
这就是所谓的感动于《声之形》是在描述人与人之间的沟通和理解,在实际现实中所做出的理解?(并无针对楼主的意思,除非你就是感动于这一点)
何必还在别人家的贴子里微词另一个贴子的事呢?

fend
fend 2017-09-22 19:05:23
所以,这位胸台到底有没有真正地站在她的立场、角度去想一想、感受感受? 1、她就是一名听·... 所以,这位胸台到底有没有真正地站在她的立场、角度去想一想、感受感受? 1、她就是一名听·觉·障·碍·者,并大概有着或有过类似硝子的心理困扰和伤害; 2、用了听障这种敏感题材,宣传上用了听障者,但观影字幕却没有特意照顾听障者,而主视角也是将也而不是硝子; 3、作为欺凌者的将也,他的救赎与成长得到了着墨和解决,但被欺凌的硝子呢?作为理应要着墨被理解被救赎和成长的听障者硝子呢? 4、在激动地写下初稿直至现在改得客气了的这几个月里,她经受着许多人的不解、反驳甚至谩骂; 上面的四个事实是否能让胸台在看了认可的本贴主客观深入的分析后,对那位听觉障碍者的愤怒多一点点宽容呢? 这就是所谓的感动于《声之形》是在描述人与人之间的沟通和理解,在实际现实中所做出的理解?(并无针对楼主的意思,除非你就是感动于这一点) 何必还在别人家的贴子里微词另一个贴子的事呢? ... dcssps

和这种傻逼有什么话好讲啊……

我就明白跟你说了,哪怕我文章的语气、态度、文风、立场比现在客气一万倍,这群傻逼还是能找到别的点来指责我的。他们根本就不关心文章到底写了内容,我敢肯定其中很多人连仔细的看过一遍这件最基础的事情都没有做到,就来急冲冲的谴责我了。

为什么选择我态度来谴责,因为这样最好入手。比起反驳我文内提出的硬伤,谴责态度要容易得多,还没有成本,还能得到来自于另一群看不懂人话的傻逼们的支持。

估计像现在这样背后说我坏话还觉得很得意。

对于这种自己不愿接受他人观点、并要求他人改变观点的傻逼,有什么好说的?
你觉得你客客气气的说话并且列出逻辑自洽的观点这种傻逼就会学习到什么叫【理解并尊重他人】吗?

不会的。

傻逼不值得你去耗费精力打字。

fend
fend 2017-09-22 19:11:22
所以,这位胸台到底有没有真正地站在她的立场、角度去想一想、感受感受? 1、她就是一名听·... 所以,这位胸台到底有没有真正地站在她的立场、角度去想一想、感受感受? 1、她就是一名听·觉·障·碍·者,并大概有着或有过类似硝子的心理困扰和伤害; 2、用了听障这种敏感题材,宣传上用了听障者,但观影字幕却没有特意照顾听障者,而主视角也是将也而不是硝子; 3、作为欺凌者的将也,他的救赎与成长得到了着墨和解决,但被欺凌的硝子呢?作为理应要着墨被理解被救赎和成长的听障者硝子呢? 4、在激动地写下初稿直至现在改得客气了的这几个月里,她经受着许多人的不解、反驳甚至谩骂; 上面的四个事实是否能让胸台在看了认可的本贴主客观深入的分析后,对那位听觉障碍者的愤怒多一点点宽容呢? 这就是所谓的感动于《声之形》是在描述人与人之间的沟通和理解,在实际现实中所做出的理解?(并无针对楼主的意思,除非你就是感动于这一点) 何必还在别人家的贴子里微词另一个贴子的事呢? ... dcssps

还有一点,这群给声之形洗地的傻逼,一边说自己被声之形深深的感动了,一边却完全拒绝接受来自于听障者和被欺负的人的观点反馈——只看到自己想看的东西,然后坚持认为声之形是一部“交流”主题的电影——这太讽刺了。

折木爱琉
折木爱琉 2017-09-23 21:47:58
所以,这位胸台到底有没有真正地站在她的立场、角度去想一想、感受感受? 1、她就是一名听·... 所以,这位胸台到底有没有真正地站在她的立场、角度去想一想、感受感受? 1、她就是一名听·觉·障·碍·者,并大概有着或有过类似硝子的心理困扰和伤害; 2、用了听障这种敏感题材,宣传上用了听障者,但观影字幕却没有特意照顾听障者,而主视角也是将也而不是硝子; 3、作为欺凌者的将也,他的救赎与成长得到了着墨和解决,但被欺凌的硝子呢?作为理应要着墨被理解被救赎和成长的听障者硝子呢? 4、在激动地写下初稿直至现在改得客气了的这几个月里,她经受着许多人的不解、反驳甚至谩骂; 上面的四个事实是否能让胸台在看了认可的本贴主客观深入的分析后,对那位听觉障碍者的愤怒多一点点宽容呢? 这就是所谓的感动于《声之形》是在描述人与人之间的沟通和理解,在实际现实中所做出的理解?(并无针对楼主的意思,除非你就是感动于这一点) 何必还在别人家的贴子里微词另一个贴子的事呢? ... dcssps

你何必来别人的帖子的评论里面来给另一个别人的帖子洗地呢?那个作者很喜欢拿出别人都没有认真看完他的帖子来试图彻底驳倒对方,然而他自己也没见得认真看过别人说什么。我说出他的内心深处的愤怒的原因,他却不知因为恐惧还是心虚把我的评论给删了,呵呵。你所谓的客观理由,我也重复过无数次,是,电影做的烂,垃圾,狗屎不如。但这些顶多骂到编剧导演的智商有问题的程度。强行喷三观带节奏就很理所应当?看看他下面的回复,哦,只要不赞同他的人一定要么是没看完他的帖子,要么是不愿改变自己的观点,要么是毫无逻辑性的即使看到逻辑也看不懂的人。他帖子第一页那个“来自残疾人的傲慢”说得可真是好。就他自己受过委屈,就他满腹深仇大恨,就他发泄个人情绪是理所应当,别人都是“傻逼”

折木爱琉
折木爱琉 2017-09-23 21:53:04
所以,这位胸台到底有没有真正地站在她的立场、角度去想一想、感受感受? 1、她就是一名听·... 所以,这位胸台到底有没有真正地站在她的立场、角度去想一想、感受感受? 1、她就是一名听·觉·障·碍·者,并大概有着或有过类似硝子的心理困扰和伤害; 2、用了听障这种敏感题材,宣传上用了听障者,但观影字幕却没有特意照顾听障者,而主视角也是将也而不是硝子; 3、作为欺凌者的将也,他的救赎与成长得到了着墨和解决,但被欺凌的硝子呢?作为理应要着墨被理解被救赎和成长的听障者硝子呢? 4、在激动地写下初稿直至现在改得客气了的这几个月里,她经受着许多人的不解、反驳甚至谩骂; 上面的四个事实是否能让胸台在看了认可的本贴主客观深入的分析后,对那位听觉障碍者的愤怒多一点点宽容呢? 这就是所谓的感动于《声之形》是在描述人与人之间的沟通和理解,在实际现实中所做出的理解?(并无针对楼主的意思,除非你就是感动于这一点) 何必还在别人家的贴子里微词另一个贴子的事呢? ... dcssps

这种说辞简直不要太方便,反正先看到他这些话的人大都既不会看完他原帖也不会仔细看别人的回复更不会认真想到底谁的逻辑先出了问题,反正就是看这些话简直充满逻辑性充满哲理一语中的,那肯定就是他说得对,哎,完美?

SARS虫虫
SARS虫虫 2017-09-24 00:24:17

声之形这部电影,听障只是一个符号,代表的是弱势群体,改成视障/缺胳膊少腿一样拍,不影响影片的表达,所以一直纠结听障这个点的技术准确性,并没有多大意义;过多关注被欺凌一方,那么就得花大笔墨把女主角的妈妈甚至一家人的形象都立得丰满起来,欺凌方便没有多大空间发挥,全都成了一个个样板符号,那么只能拍成外部环境无大变化,女主靠自我觉醒解决欺凌问题,这种解决欺凌问题的思路并不好;更好的解决欺凌问题的方式,不是去等欺凌发生了去事后补救安慰安慰女主角骂骂男主角,这是影片中学校老师的做法;而正应如影片的拍法,关注欺凌方的心理成因,让未来的潜在欺凌者发现欺凌行为并没有什么意义,自己也有可能被欺凌,从而在事前就阻断了欺凌发生的可能性,这才能真正解决欺凌问题。
这么说吧,男主角这样的既欺凌过别人后又遭受过欺凌的,在他今后的一生当中,会对周围环境可能会产生欺凌现象的征兆非常敏感,并且会在大伙儿集体无意识中敢于站出来将欺凌的苗头掐死,这样的一个人在解决欺凌问题上比十个普通观影者+十个受害者都来得有效。

myarms
myarms 2017-09-24 01:23:29
声之形这部电影,听障只是一个符号,代表的是弱势群体,改成视障/缺胳膊少腿一样拍,不影响影... 声之形这部电影,听障只是一个符号,代表的是弱势群体,改成视障/缺胳膊少腿一样拍,不影响影片的表达,所以一直纠结听障这个点的技术准确性,并没有多大意义;过多关注被欺凌一方,那么就得花大笔墨把女主角的妈妈甚至一家人的形象都立得丰满起来,欺凌方便没有多大空间发挥,全都成了一个个样板符号,那么只能拍成外部环境无大变化,女主靠自我觉醒解决欺凌问题,这种解决欺凌问题的思路并不好;更好的解决欺凌问题的方式,不是去等欺凌发生了去事后补救安慰安慰女主角骂骂男主角,这是影片中学校老师的做法;而正应如影片的拍法,关注欺凌方的心理成因,让未来的潜在欺凌者发现欺凌行为并没有什么意义,自己也有可能被欺凌,从而在事前就阻断了欺凌发生的可能性,这才能真正解决欺凌问题。 这么说吧,男主角这样的既欺凌过别人后又遭受过欺凌的,在他今后的一生当中,会对周围环境可能会产生欺凌现象的征兆非常敏感,并且会在大伙儿集体无意识中敢于站出来将欺凌的苗头掐死,这样的一个人在解决欺凌问题上比十个普通观影者+十个受害者都来得有效。 ... SARS虫虫

我自己从一个健全者的角度来看,感觉您所论述的关于描述欺凌来制止欺凌的拍摄电影出发点的观点是一个不错的角度。但我觉得您可以调整一下说辞,听障只是一个符号这说法本身可能会让听障人士反感,我个人还是倾向于既然要描写这个群体,那了解听障人士的问题后再给答案,这属于创作上的尊重吧。
另外,我个人比较认可您对于拍摄电影出发点的观点,但我不认为声之形这部电影本身是按您的观点去拍摄的,实际上,山田小姐关注的如果是欺凌本身以及后续影响的话,电影男主角成为高中生后,和欺凌相关的情节又太少了。按山田小姐目前的剧情铺排重点放在男女主角互动的剧情上,我觉得她把将也定义为一个心理创伤者,而没有把重点放在他欺凌者及被欺凌者的身份,所以山田小姐创作的是一个两个创伤人士逐步走近的故事。如果真的打算写一个欺凌相关的故事,我个人建议需要增加欺凌引起矛盾的剧情,例如增加男主角和女主角母亲的对手戏,通过女主角目前的口讲述她发现女主角当年受到的创伤,并讲述女主角被男主欺凌后转学的生活,从另一个角度讲述被欺凌者的创伤不是那么容易走出,又或者可以增加男主角欺凌者的身份被重新提起后他高中生活的改变,那些当年的旁观者对他的不断敌视和划清界线,来说明欺凌者的身份不是那么容易摆脱的。当欺凌相关的剧情多得让人印象深刻时,这电影才算围绕这主题吧。按声之形目前情况来看,欺凌好听障好都是背景,山田小姐是应该没有那么深入想过去描写哪一个主题的。

SARS虫虫
SARS虫虫 2017-09-24 01:54:15
我自己从一个健全者的角度来看,感觉您所论述的关于描述欺凌来制止欺凌的拍摄电影出发点的观... 我自己从一个健全者的角度来看,感觉您所论述的关于描述欺凌来制止欺凌的拍摄电影出发点的观点是一个不错的角度。但我觉得您可以调整一下说辞,听障只是一个符号这说法本身可能会让听障人士反感,我个人还是倾向于既然要描写这个群体,那了解听障人士的问题后再给答案,这属于创作上的尊重吧。 另外,我个人比较认可您对于拍摄电影出发点的观点,但我不认为声之形这部电影本身是按您的观点去拍摄的,实际上,山田小姐关注的如果是欺凌本身以及后续影响的话,电影男主角成为高中生后,和欺凌相关的情节又太少了。按山田小姐目前的剧情铺排重点放在男女主角互动的剧情上,我觉得她把将也定义为一个心理创伤者,而没有把重点放在他欺凌者及被欺凌者的身份,所以山田小姐创作的是一个两个创伤人士逐步走近的故事。如果真的打算写一个欺凌相关的故事,我个人建议需要增加欺凌引起矛盾的剧情,例如增加男主角和女主角母亲的对手戏,通过女主角目前的口讲述她发现女主角当年受到的创伤,并讲述女主角被男主欺凌后转学的生活,从另一个角度讲述被欺凌者的创伤不是那么容易走出,又或者可以增加男主角欺凌者的身份被重新提起后他高中生活的改变,那些当年的旁观者对他的不断敌视和划清界线,来说明欺凌者的身份不是那么容易摆脱的。当欺凌相关的剧情多得让人印象深刻时,这电影才算围绕这主题吧。按声之形目前情况来看,欺凌好听障好都是背景,山田小姐是应该没有那么深入想过去描写哪一个主题的。 ... myarms

针对第二段,这部电影如何有助于解决欺凌问题,我认为只需要看完让观众思考这个问题就好了:“欺凌的理由是什么?有意义吗?”
要注意的是欺凌发生在小学五年级,这些孩子在那个年纪做出的这些行为全都是再正常不过的(除了稀有的女主),在这种环境下强调欺凌方是有罪的,是恶的,对解决问题并没有帮助,那班主任的做法就是这样,其实很不专业,解决了之前欺凌女主的问题,却把男主树立成新的被欺凌对象了。只有在认识到这些孩子的行为都是事出有因的正常表现的基础之上,才有可能从根本上解决校园欺凌问题。
电影里所有欺凌方孩子的行为模式,我都见过,大部分我小时候也都扮演过,也当过被欺凌方,影片中的呈现是非常真实,非常典型的。被剪掉的一小段,小学合唱女主敢那样唱,足够让整个班有那么一丁点集体荣誉感的开始欺负她,代表整个班级惩罚她,而整个班其他人默不做声了。
当然成年人的玩儿法就不是这样了,高端的都是玩冷暴力,漠视你的存在,产生的效果是一样的。只不过成年人都是有自知之明的在玩儿,自己图点儿什么心里清楚得很;小孩子通常都是因为一些长大了会觉得可笑/羞愧的理由,不自觉地就玩儿开欺凌了。

myarms
myarms 2017-09-24 02:12:41
针对第二段,这部电影如何有助于解决欺凌问题,我认为只需要看完让观众思考这个问题就好了:... 针对第二段,这部电影如何有助于解决欺凌问题,我认为只需要看完让观众思考这个问题就好了:“欺凌的理由是什么?有意义吗?” 要注意的是欺凌发生在小学五年级,这些孩子在那个年纪做出的这些行为全都是再正常不过的(除了稀有的女主),在这种环境下强调欺凌方是有罪的,是恶的,对解决问题并没有帮助,那班主任的做法就是这样,其实很不专业,解决了之前欺凌女主的问题,却把男主树立成新的被欺凌对象了。只有在认识到这些孩子的行为都是事出有因的正常表现的基础之上,才有可能从根本上解决校园欺凌问题。 电影里所有欺凌方孩子的行为模式,我都见过,大部分我小时候也都扮演过,也当过被欺凌方,影片中的呈现是非常真实,非常典型的。被剪掉的一小段,小学合唱女主敢那样唱,足够让整个班有那么一丁点集体荣誉感的开始欺负她,代表整个班级惩罚她,而整个班其他人默不做声了。 当然成年人的玩儿法就不是这样了,高端的都是玩冷暴力,漠视你的存在,产生的效果是一样的。只不过成年人都是有自知之明的在玩儿,自己图点儿什么心里清楚得很;小孩子通常都是因为一些长大了会觉得可笑/羞愧的理由,不自觉地就玩儿开欺凌了。 ... SARS虫虫

您说得有道理,但您和我说得不是一件事。您在论述的是欺凌本身,我想说的是从电影结构的角度,导演应该怎样把一个主题传达给观众,您看我上面的文章写了一万多字,至少有一半就是在说这一个问题,电影是一种形式和内容结合的创作,导演心目中有一个主题,需要有恰当的方法把它展现给观众,否则的话观众又不是导演肚子里面的虫,怎么知道导演想说什么?谈论声之形的问题时,我在讨论它的主题是什么够不够高大上之前,会首先讨论它是否有通过恰当的方式去传达一个主题,山田小姐怎么用电影讲故事都做不好之前,要她创作一个如何发人心省的故事已经有些为难她了。欺凌当然是一个很好的主题,但前提是山田小姐要知道怎么展示这一个主题,怎么在观众心中突出这一个主题的矛盾才行。

SARS虫虫
SARS虫虫 2017-09-24 02:30:45
您说得有道理,但您和我说得不是一件事。您在论述的是欺凌本身,我想说的是从电影结构的角度... 您说得有道理,但您和我说得不是一件事。您在论述的是欺凌本身,我想说的是从电影结构的角度,导演应该怎样把一个主题传达给观众,您看我上面的文章写了一万多字,至少有一半就是在说这一个问题,电影是一种形式和内容结合的创作,导演心目中有一个主题,需要有恰当的方法把它展现给观众,否则的话观众又不是导演肚子里面的虫,怎么知道导演想说什么?谈论声之形的问题时,我在讨论它的主题是什么够不够高大上之前,会首先讨论它是否有通过恰当的方式去传达一个主题,山田小姐怎么用电影讲故事都做不好之前,要她创作一个如何发人心省的故事已经有些为难她了。欺凌当然是一个很好的主题,但前提是山田小姐要知道怎么展示这一个主题,怎么在观众心中突出这一个主题的矛盾才行。 ... myarms

嗯,你说得对,经验丰富有时候也是坏事,看起电影来各种一叶知秋的感觉,所以也不能很好体会一般观众的观影感受了。

雕刻刀
雕刻刀 2017-09-24 11:41:55

从电影本身出发,很精彩,不像某些因为看不惯电影人物进而看不惯电影,太可笑了。也许他们自己都没意识到

dcssps
dcssps (骑脚踏车的风景) 2017-09-27 22:59:32
你何必来别人的帖子的评论里面来给另一个别人的帖子洗地呢?那个作者很喜欢拿出别人都没有认... 你何必来别人的帖子的评论里面来给另一个别人的帖子洗地呢?那个作者很喜欢拿出别人都没有认真看完他的帖子来试图彻底驳倒对方,然而他自己也没见得认真看过别人说什么。我说出他的内心深处的愤怒的原因,他却不知因为恐惧还是心虚把我的评论给删了,呵呵。你所谓的客观理由,我也重复过无数次,是,电影做的烂,垃圾,狗屎不如。但这些顶多骂到编剧导演的智商有问题的程度。强行喷三观带节奏就很理所应当?看看他下面的回复,哦,只要不赞同他的人一定要么是没看完他的帖子,要么是不愿改变自己的观点,要么是毫无逻辑性的即使看到逻辑也看不懂的人。他帖子第一页那个“来自残疾人的傲慢”说得可真是好。就他自己受过委屈,就他满腹深仇大恨,就他发泄个人情绪是理所应当,别人都是“傻逼” ... 折木爱琉

会在这回复你不还是因为你在别人家的贴子里仍然念念有词吗?
那你到底想怎样?要她一个受过伤害的听障者去理解将也的角度?去感动将也的救赎和成长?去感动大家的沟通理解多么真诚平等?她就是不同意、不满意电影所表现的与自己有同一障碍的听障者硝子,而表达自己的看法,虽然包含愤怒之情,但她并没有无理取闹吧?还算有理有据吧?至于愤怒,难道在自己的评论文里表达不认可和愤怒也不允许吗?

所以你是想表达什么?你比她更惨而你不敢这么写评论?你的回复被她不太友好的回应和删除而愤慨?所以,你当时去回贴时到底说了什么表达了什么?站在了什么角度?而她要给你不客气要删你?这大概不应该会无缘无故?

就算她满腹深仇大恨,也没有仇你?就算她狂发泄情绪,也没有针对你?所以你为什么站在了她的对立面,将她称之为的“傻逼”揽上了身?所以,你的立场到底是什么?你当时到底说了些什么?

我的意思是,静下来,想想为什么?

駄目人類
駄目人類 2017-09-29 11:44:33
还有一点,这群给声之形洗地的傻逼,一边说自己被声之形深深的感动了,一边却完全拒绝接受来... 还有一点,这群给声之形洗地的傻逼,一边说自己被声之形深深的感动了,一边却完全拒绝接受来自于听障者和被欺负的人的观点反馈——只看到自己想看的东西,然后坚持认为声之形是一部“交流”主题的电影——这太讽刺了。 ... fend

互相反驳也是一种交流,不是只有同意就是交流。
拉黑,骂人,删帖才叫做拒绝交流!

駄目人類
駄目人類 2017-09-29 11:50:53
还有一点,这群给声之形洗地的傻逼,一边说自己被声之形深深的感动了,一边却完全拒绝接受来... 还有一点,这群给声之形洗地的傻逼,一边说自己被声之形深深的感动了,一边却完全拒绝接受来自于听障者和被欺负的人的观点反馈——只看到自己想看的东西,然后坚持认为声之形是一部“交流”主题的电影——这太讽刺了。 ... fend

如果我不想和你交流,那就是像植野那样不会在本子上写字,不会用手机打字,不会浪费时间打字。
而是像你那样,骂一句傻逼,然后在线下找一群人指着说,看看这个傻逼。

駄目人類
駄目人類 2017-09-29 13:27:28
会在这回复你不还是因为你在别人家的贴子里仍然念念有词吗? 那你到底想怎样?要她一个受过伤... 会在这回复你不还是因为你在别人家的贴子里仍然念念有词吗? 那你到底想怎样?要她一个受过伤害的听障者去理解将也的角度?去感动将也的救赎和成长?去感动大家的沟通理解多么真诚平等?她就是不同意、不满意电影所表现的与自己有同一障碍的听障者硝子,而表达自己的看法,虽然包含愤怒之情,但她并没有无理取闹吧?还算有理有据吧?至于愤怒,难道在自己的评论文里表达不认可和愤怒也不允许吗? 所以你是想表达什么?你比她更惨而你不敢这么写评论?你的回复被她不太友好的回应和删除而愤慨?所以,你当时去回贴时到底说了什么表达了什么?站在了什么角度?而她要给你不客气要删你?这大概不应该会无缘无故? 就算她满腹深仇大恨,也没有仇你?就算她狂发泄情绪,也没有针对你?所以你为什么站在了她的对立面,将她称之为的“傻逼”揽上了身?所以,你的立场到底是什么?你当时到底说了些什么? 我的意思是,静下来,想想为什么? ... dcssps

呵呵,所以我称你们这种人叫“伪善者”。
维护一篇充满了“恶”的文章,还自认为自己是“善”。
当一群人努力想为了她们做点说什么,但没有达到她们的预期效果的时候,她们的反应竟然是骂这群人是傲慢的,因为他们努力的还不够多。
我是真心想问,还有那么一大部分对她们漠不关心的人算什么。
我也很想了解下,在声之形出来之前对听障者估计是毫无逻辑你,现在维护一个听障者的心情是不是觉得自己很有成就感?

海底湖
海底湖 2017-10-06 08:09:26

这作品立意可以给四星的话表现只能给两星到三星。纵观评论喜欢的和讨厌的都很有道理,而且单独看评论三观大多都挺正确,只是不知为何扯到这作品时产生了严重冲突,看了这篇影评才知道问题出在导演理念上。细节做的没话说,但在更抽象更重要的一些层面上显然导演的驾驭能力不够,所以让这么多人对剧情感到不适。

折木爱琉
折木爱琉 2017-10-09 23:13:20
呵呵,所以我称你们这种人叫“伪善者”。 维护一篇充满了“恶”的文章,还自认为自己是“善”... 呵呵,所以我称你们这种人叫“伪善者”。 维护一篇充满了“恶”的文章,还自认为自己是“善”。 当一群人努力想为了她们做点说什么,但没有达到她们的预期效果的时候,她们的反应竟然是骂这群人是傲慢的,因为他们努力的还不够多。 我是真心想问,还有那么一大部分对她们漠不关心的人算什么。 我也很想了解下,在声之形出来之前对听障者估计是毫无逻辑你,现在维护一个听障者的心情是不是觉得自己很有成就感? ... 駄目人類

蹬鼻子上脸啊,欺软怕硬啊,人不都是这样么233。而且我只是说她不该把愤怒攻击到导演编剧和其他喜欢声之形的观众上,也不知道为什么有人会理解成我就是要她完全理解男主才行。

碎梦
碎梦 2017-10-18 15:18:22

你没看到完整版,所以有些逻辑不是很好理清

myarms
myarms 2017-10-18 15:36:53
你没看到完整版,所以有些逻辑不是很好理清 你没看到完整版,所以有些逻辑不是很好理清 碎梦

抱歉,我看的两遍都是在香港的电影院看完整版的。

HYiJ
HYiJ 2017-10-29 15:17:47
我只想说,烟火大会上西宫的一个回眸,我就猜到她要自杀了,不明白线索怎么就不够明显了?人... 我只想说,烟火大会上西宫的一个回眸,我就猜到她要自杀了,不明白线索怎么就不够明显了?人与人之间果然还是无法理解的哈哈。 ... paraii

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哈

Tough
Tough (重口原地复活) 2017-11-25 12:18:13
还有一点,这群给声之形洗地的傻逼,一边说自己被声之形深深的感动了,一边却完全拒绝接受来... 还有一点,这群给声之形洗地的傻逼,一边说自己被声之形深深的感动了,一边却完全拒绝接受来自于听障者和被欺负的人的观点反馈——只看到自己想看的东西,然后坚持认为声之形是一部“交流”主题的电影——这太讽刺了。 ... fend

你要能跟这篇楼主写的一样中肯就没人骂你了。你文章本身还不错,下面的评论及涵养完全暴露你没资格代表听障人群发声。你在为听障人群抹黑~

Somet♚
Somet♚ (一切尘埃的落下伴随着幸福。) 2017-11-25 22:20:07

优秀的电影评论

流浪的心
流浪的心 2018-01-21 23:53:12
你要能跟这篇楼主写的一样中肯就没人骂你了。你文章本身还不错,下面的评论及涵养完全暴露你... 你要能跟这篇楼主写的一样中肯就没人骂你了。你文章本身还不错,下面的评论及涵养完全暴露你没资格代表听障人群发声。你在为听障人群抹黑~ ... Tough

好像他开始还是好好的回答大家的问题,还没骂人,不过后来怼他的人越来越多了,而且好多都是重复的观点,让他彻底失态,在评论里比较愤怒,其实从他那个角度看

流浪的心
流浪的心 2018-01-22 00:16:11
你要能跟这篇楼主写的一样中肯就没人骂你了。你文章本身还不错,下面的评论及涵养完全暴露你... 你要能跟这篇楼主写的一样中肯就没人骂你了。你文章本身还不错,下面的评论及涵养完全暴露你没资格代表听障人群发声。你在为听障人群抹黑~ ... Tough

其实从他那个角度看很正常,这部本身从听障题材和欺凌题材切入,就是很严肃的社会性话题,可导演偏偏跑偏了,往纯爱方向跑了,没有在这个主题上过多的深入,并且没有从切身从听障人士的角度看问题,这场校园暴力导演把它演变成了成人眼中孩子间的打打闹闹,(可能导演想让这个话题不那么沉重,变得温柔些)而深究这类问题,就如同深究未成年保护法到底保护的是受害者,还是加害者,这一直是在讨论的话题,看看告白这类型的片子可能看的更透彻,所以这个片子最大的问题还是代入感和共鸣感不够强,比较小众,一部人看了会很感动,一部人会感到很恶心,感觉被羞辱了,就比如那个被置顶的那篇文章的作者,而且他本身还是听障人士,有同等的境遇,他在看片会带上更多的自己的主观思想,觉得很愤怒,我觉得很正常,毕竟我是健全人士都不太理解剧情,主要他评价的观后感不太客观,角度很单一,导致黑他的人很多,让别人觉得他像祥林嫂,虽然很可怜,却又可恨。其实我觉得这个问题这个片子可以解决(总算)

Tough
Tough (重口原地复活) 2018-01-22 15:03:07
其实从他那个角度看很正常,这部本身从听障题材和欺凌题材切入,就是很严肃的社会性话题,可... 其实从他那个角度看很正常,这部本身从听障题材和欺凌题材切入,就是很严肃的社会性话题,可导演偏偏跑偏了,往纯爱方向跑了,没有在这个主题上过多的深入,并且没有从切身从听障人士的角度看问题,这场校园暴力导演把它演变成了成人眼中孩子间的打打闹闹,(可能导演想让这个话题不那么沉重,变得温柔些)而深究这类问题,就如同深究未成年保护法到底保护的是受害者,还是加害者,这一直是在讨论的话题,看看告白这类型的片子可能看的更透彻,所以这个片子最大的问题还是代入感和共鸣感不够强,比较小众,一部人看了会很感动,一部人会感到很恶心,感觉被羞辱了,就比如那个被置顶的那篇文章的作者,而且他本身还是听障人士,有同等的境遇,他在看片会带上更多的自己的主观思想,觉得很愤怒,我觉得很正常,毕竟我是健全人士都不太理解剧情,主要他评价的观后感不太客观,角度很单一,导致黑他的人很多,让别人觉得他像祥林嫂,虽然很可怜,却又可恨。其实我觉得这个问题这个片子可以解决(总算) ... 流浪的心

她过于偏执了,本来文章还有些观点是立得住的。确实评论一怼后来完全就是个风婆娘。没办法,如果是女性的话,是容易偏激一些。

流浪的心
流浪的心 2018-01-22 16:37:32
她过于偏执了,本来文章还有些观点是立得住的。确实评论一怼后来完全就是个风婆娘。没办法,... 她过于偏执了,本来文章还有些观点是立得住的。确实评论一怼后来完全就是个风婆娘。没办法,如果是女性的话,是容易偏激一些。 ... Tough

说风婆娘太过了,毕竟别人曾经受过伤害,看到这种题材的动画描写的太过轻描淡写了,可能心中的伤害没有真正释怀,就很愤怒,“”毕竟这世上声音有太多种,谁也无法完全无法理解对方,只能试着想法接近,”大概是这样吧,所以去她文章怼她的也很无趣,大家相互理解呗,虽然很难,不愿理解也很正常,不需要强制别人理解你,你也不要别人强制理解你,

Tough
Tough (重口原地复活) 2018-01-23 00:03:41
说风婆娘太过了,毕竟别人曾经受过伤害,看到这种题材的动画描写的太过轻描淡写了,可能心中... 说风婆娘太过了,毕竟别人曾经受过伤害,看到这种题材的动画描写的太过轻描淡写了,可能心中的伤害没有真正释怀,就很愤怒,“”毕竟这世上声音有太多种,谁也无法完全无法理解对方,只能试着想法接近,”大概是这样吧,所以去她文章怼她的也很无趣,大家相互理解呗,虽然很难,不愿理解也很正常,不需要强制别人理解你,你也不要别人强制理解你, ... 流浪的心

其实作为个人宣泄也没什么好说的。但是有那么多关注,很容易误导青少年啊。虽然这确实是个比较复杂的问题~

流浪的心
流浪的心 2018-01-23 00:14:16
其实作为个人宣泄也没什么好说的。但是有那么多关注,很容易误导青少年啊。虽然这确实是个比... 其实作为个人宣泄也没什么好说的。但是有那么多关注,很容易误导青少年啊。虽然这确实是个比较复杂的问题~ ... Tough

其实他的文章没啥特别的误导青少年,主要他的回复很愤怒,可能怼他的人说话不好听,再说误导青少年这个概念太严重了(现在好多青少年都有自主意识了,不是想误导就能误导),最多增长了眼界

Tough
Tough (重口原地复活) 2018-01-23 00:31:11
其实他的文章没啥特别的误导青少年,主要他的回复很愤怒,可能怼他的人说话不好听,再说误导... 其实他的文章没啥特别的误导青少年,主要他的回复很愤怒,可能怼他的人说话不好听,再说误导青少年这个概念太严重了(现在好多青少年都有自主意识了,不是想误导就能误导),最多增长了眼界 ... 流浪的心

哎,确实我从他的文章和评论里也学到了不少

流浪的心
流浪的心 2018-01-23 00:34:54
哎,确实我从他的文章和评论里也学到了不少 哎,确实我从他的文章和评论里也学到了不少 Tough

啊哈哈,其实这个锅应该导演背,明明用了听障题材,却没有照顾到听障人士

Tough
Tough (重口原地复活) 2018-01-23 12:04:09
啊哈哈,其实这个锅应该导演背,明明用了听障题材,却没有照顾到听障人士 啊哈哈,其实这个锅应该导演背,明明用了听障题材,却没有照顾到听障人士 流浪的心

也不能这么说呀,一部群戏难道要照顾各种类型人物的感受吗?国外没有严格审查制度,顾及听障人士的感受是出于人文关怀,而不是电影本身的义务

流浪的心
流浪的心 2018-01-23 12:14:15
也不能这么说呀,一部群戏难道要照顾各种类型人物的感受吗?国外没有严格审查制度,顾及听障... 也不能这么说呀,一部群戏难道要照顾各种类型人物的感受吗?国外没有严格审查制度,顾及听障人士的感受是出于人文关怀,而不是电影本身的义务 ... Tough

既然用了这个严肃的题材,就得认真对待,而不是用小打小闹之类的敷衍了事,对于导演来说责任真的很重,做到面面俱到真的很难,不过作为基本的得做到,用加害者的角度去讲述,本来就不是一部反欺凌的故事,只能说导演想把故事描绘的温暖点,不让它太沉重,却伤害某些人,只适合小众电影,格局太小

Tough
Tough (重口原地复活) 2018-01-23 18:09:40
既然用了这个严肃的题材,就得认真对待,而不是用小打小闹之类的敷衍了事,对于导演来说责任... 既然用了这个严肃的题材,就得认真对待,而不是用小打小闹之类的敷衍了事,对于导演来说责任真的很重,做到面面俱到真的很难,不过作为基本的得做到,用加害者的角度去讲述,本来就不是一部反欺凌的故事,只能说导演想把故事描绘的温暖点,不让它太沉重,却伤害某些人,只适合小众电影,格局太小 ... 流浪的心

我始终坚持影片里设定是正确的呀。西宫的好性格与将也的反思让这场和好水到渠成,这不是最佳的解决方式么?也并没有不顾及听障人士的感受,他们观影后有不适是因为影片的逼真让他们联想到曾经经历后的心理效应。不重现这种痛苦如何给观众警醒呢。对方受到了惩罚反思了也悔过了难道还要咄咄逼人得理不饶人吗?

Tough
Tough (重口原地复活) 2018-01-23 18:13:34
既然用了这个严肃的题材,就得认真对待,而不是用小打小闹之类的敷衍了事,对于导演来说责任... 既然用了这个严肃的题材,就得认真对待,而不是用小打小闹之类的敷衍了事,对于导演来说责任真的很重,做到面面俱到真的很难,不过作为基本的得做到,用加害者的角度去讲述,本来就不是一部反欺凌的故事,只能说导演想把故事描绘的温暖点,不让它太沉重,却伤害某些人,只适合小众电影,格局太小 ... 流浪的心

这片的格局很大。它是超越了欺凌题材的。沟通与宽容,反欺凌是欺凌进行时与发生前的事,事后欺凌结束后,最佳的处理方式就是让过去的事过去,宽容原谅对双方都是理性的最佳策略。

Tough
Tough (重口原地复活) 2018-01-23 18:25:52
既然用了这个严肃的题材,就得认真对待,而不是用小打小闹之类的敷衍了事,对于导演来说责任... 既然用了这个严肃的题材,就得认真对待,而不是用小打小闹之类的敷衍了事,对于导演来说责任真的很重,做到面面俱到真的很难,不过作为基本的得做到,用加害者的角度去讲述,本来就不是一部反欺凌的故事,只能说导演想把故事描绘的温暖点,不让它太沉重,却伤害某些人,只适合小众电影,格局太小 ... 流浪的心

欺凌者的悔过是相当不容易的事情。悔过否定自己过去的欺凌行为,不就是反欺凌么?西宫对将也的原谅,是因为将也认识到了错误也加入了反欺凌的阵营,这个脱胎换骨的将也并不能再作为之前的欺凌者存在了。毕竟惩罚复仇并不是目的,目的的消灭预防欺凌这一错误的行为。这是现代人应有的理性。国人无法理解日本的无死刑就无法理解这里的原谅。

流浪的心
流浪的心 2018-01-23 19:51:47
欺凌者的悔过是相当不容易的事情。悔过否定自己过去的欺凌行为,不就是反欺凌么?西宫对将也... 欺凌者的悔过是相当不容易的事情。悔过否定自己过去的欺凌行为,不就是反欺凌么?西宫对将也的原谅,是因为将也认识到了错误也加入了反欺凌的阵营,这个脱胎换骨的将也并不能再作为之前的欺凌者存在了。毕竟惩罚复仇并不是目的,目的的消灭预防欺凌这一错误的行为。这是现代人应有的理性。国人无法理解日本的无死刑就无法理解这里的原谅。 ... Tough

你把这些事说的太轻松了,就如日本对待南京大屠杀的态度一样,包括事后处理,而对听障人士的伤害不仅仅是逼真的故事情节,那个听障人士说了这个问题了,我懒得重复他的观点了,钉子钉在木板上就算取下来还是有伤痕,我前面不是说了之所以小众,就是有一半人看完痛哭流涕,一半人感觉不适甚至不适,难道真的没想过是什么原因,兼听是需要读者完成的,一千个人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争执这种问题毫无意义

dcssps
dcssps (骑脚踏车的风景) 2018-01-24 17:30:37
如果我不想和你交流,那就是像植野那样不会在本子上写字,不会用手机打字,不会浪费时间打字... 如果我不想和你交流,那就是像植野那样不会在本子上写字,不会用手机打字,不会浪费时间打字。 而是像你那样,骂一句傻逼,然后在线下找一群人指着说,看看这个傻逼。 ... 駄目人類

所以,想交流的你就在那微词、指责、驳斥乃至咒骂人家?
说人家是一篇充满了“恶”的文章就是你所谓的“想和你交流”?
并将这种“交流”称之为“当一群人努力想为了她们做点说什么”——努力为了她们?你不觉得你在美曰其名、美化你的行径?原来说你恶、怼你是因为充满着爱意和善意?那现在你对于我来说就是个大善人了,我该心怀感激——因为许许多多的人并没有回复我和我“交流”,漠不关心的他们算什么~

这不就是明明白白的、你口口声声所说的“伪善者”吗?

对于你最后那句话,若非要说成就感,那就是指出了你这个“伪善者”。

dcssps
dcssps (骑脚踏车的风景) 2018-01-24 17:35:06
你把这些事说的太轻松了,就如日本对待南京大屠杀的态度一样,包括事后处理,而对听障人士的... 你把这些事说的太轻松了,就如日本对待南京大屠杀的态度一样,包括事后处理,而对听障人士的伤害不仅仅是逼真的故事情节,那个听障人士说了这个问题了,我懒得重复他的观点了,钉子钉在木板上就算取下来还是有伤痕,我前面不是说了之所以小众,就是有一半人看完痛哭流涕,一半人感觉不适甚至不适,难道真的没想过是什么原因,兼听是需要读者完成的,一千个人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争执这种问题毫无意义 ... 流浪的心

“你把这些事说的太轻松了,就如日本对待南京大屠杀的态度一样,包括事后处理”

———这个比喻一针见血

流浪的心
流浪的心 2018-01-24 19:51:22
“你把这些事说的太轻松了,就如日本对待南京大屠杀的态度一样,包括事后处理” ———这个... “你把这些事说的太轻松了,就如日本对待南京大屠杀的态度一样,包括事后处理” ———这个比喻一针见血 ... dcssps

😂你从哪儿冒出来的

dcssps
dcssps (骑脚踏车的风景) 2018-01-25 23:56:05
😂你从哪儿冒出来的 😂你从哪儿冒出来的 流浪的心

水里2333
曾经在此跟人争论过几句,后来许久没上线,最近被你的讨论提醒吸引来了咯

流浪的心
流浪的心 2018-01-26 00:51:05
水里2333 曾经在此跟人争论过几句,后来许久没上线,最近被你的讨论提醒吸引来了咯 水里2333 曾经在此跟人争论过几句,后来许久没上线,最近被你的讨论提醒吸引来了咯 dcssps

哈哈,好吧

駄目人類
駄目人類 2018-01-26 16:57:51
所以,想交流的你就在那微词、指责、驳斥乃至咒骂人家? 说人家是一篇充满了“恶”的文章就是... 所以,想交流的你就在那微词、指责、驳斥乃至咒骂人家? 说人家是一篇充满了“恶”的文章就是你所谓的“想和你交流”? 并将这种“交流”称之为“当一群人努力想为了她们做点说什么”——努力为了她们?你不觉得你在美曰其名、美化你的行径?原来说你恶、怼你是因为充满着爱意和善意?那现在你对于我来说就是个大善人了,我该心怀感激——因为许许多多的人并没有回复我和我“交流”,漠不关心的他们算什么~ 这不就是明明白白的、你口口声声所说的“伪善者”吗? 对于你最后那句话,若非要说成就感,那就是指出了你这个“伪善者”。 ... dcssps

1.在我看来,微词、指责、驳斥亦是交流,一定要说的话,就连咒骂也能算是。因为表达了别人对我的厌恶之情,而我也能切实感受到,这即是一种交流。然而,唯有删我的评论,这才叫不想交流。关于这个观点我不想再重复。
2.“说人家是一篇充满了“恶”的文章”,是的,就是恶的文章,尤其楼主评论里还拿“告白”这个片子做例子。告白就是一个已恶制恶的故事,而且告白的女主也明确知道自己是作恶。所以不论女主有多少理由,恶即是恶,为何要说成善?然而,恶就不能存在了吗?把恶说成善,即为我说的“伪善者”,一群人连承认恶的勇气都没有的人。
3.以下链接同样是来自残疾人的看了声之形原作的观后感,对比就更加明显了。
https://www.だいちゃん.com/entry/2014/01/13/『聲(こえ)の形』を読んで、リアル1級身体障害
顺便说一句,我是读完这篇文章才去看的声之形。如果你真的细心去看的话,你亦可以在评论里找到一些同样身为残疾人而反驳哪位楼主的观点的人。
4.我说的“当一群人努力想为了她们做点说什么”,指的分明是被哪位残疾人指责为"傲慢的正常人”的声之形企划的工作人员及相关人员们(其中甚至包括了日本文部科学省)。然而不知道你是如何理解到我或者其他被评为“傻逼”的网友们的。请分清楚,我们被打的标签是“傻逼”,而不是“傲慢”,谢谢!
5.从你的文字里,我觉得你称我为“伪善者”完全是因为你的误会,你完全应该称我为真小人或者傻逼。

流浪的心
流浪的心 2018-01-26 17:27:58

不知道你那儿来的愤怒,我都说了每个人都从自身出发,带着自己的主观思想比较多,看到的角度都不同,争论这些完全没意义,可能我年纪大了懒得争论,对待问题过于偏执反到适得其反,说服别人完全无意义,有点自己的生活吧,咬文嚼字完全没意义,而且我最近翻看那个残障人士的文章评论,据说有个人一直给他留言他一直删,可能意见不同,说实话,这种人真的太无聊吧(-ι_- )无聊的话去养青蛙吧

dcssps
dcssps (骑脚踏车的风景) 2018-02-01 18:54:40
1.在我看来,微词、指责、驳斥亦是交流,一定要说的话,就连咒骂也能算是。因为表达了别人对... 1.在我看来,微词、指责、驳斥亦是交流,一定要说的话,就连咒骂也能算是。因为表达了别人对我的厌恶之情,而我也能切实感受到,这即是一种交流。然而,唯有删我的评论,这才叫不想交流。关于这个观点我不想再重复。 2.“说人家是一篇充满了“恶”的文章”,是的,就是恶的文章,尤其楼主评论里还拿“告白”这个片子做例子。告白就是一个已恶制恶的故事,而且告白的女主也明确知道自己是作恶。所以不论女主有多少理由,恶即是恶,为何要说成善?然而,恶就不能存在了吗?把恶说成善,即为我说的“伪善者”,一群人连承认恶的勇气都没有的人。 3.以下链接同样是来自残疾人的看了声之形原作的观后感,对比就更加明显了。 https://www.だいちゃん.com/entry/2014/01/13/『聲(こえ)の形』を読んで、リアル1級身体障害 顺便说一句,我是读完这篇文章才去看的声之形。如果你真的细心去看的话,你亦可以在评论里找到一些同样身为残疾人而反驳哪位楼主的观点的人。 4.我说的“当一群人努力想为了她们做点说什么”,指的分明是被哪位残疾人指责为"傲慢的正常人”的声之形企划的工作人员及相关人员们(其中甚至包括了日本文部科学省)。然而不知道你是如何理解到我或者其他被评为“傻逼”的网友们的。请分清楚,我们被打的标签是“傻逼”,而不是“傲慢”,谢谢! 5.从你的文字里,我觉得你称我为“伪善者”完全是因为你的误会,你完全应该称我为真小人或者傻逼。 ... 駄目人類

老实说,时间久了,文章的具体内容忘了,你指的有什么内容,我无从想起,但我还是记得这篇文章从本质上说并没有问题。我会在此谈起那个文章也只是因为,除你之外先有一位胸台喋喋不休,在别人的贴子也就是这个贴子下面微词另一个贴子。

1、你这个说法没错,但不代表作为贴主,就必须对所有回贴者好言相向,何况更多的是微词、指责、驳斥甚至咒骂的。她有在自己的贴子里维持自己看法和表达喜恶的权利。
2、“告白”我没看过,不评论。不过我不太懂你想说什么,你认为她是“一篇充满了恶的文章”,和她是不是“一篇充满了恶的文章”是两回事,她恶在何处?因为她讨伐“声之形”?
3、身为残疾人而反对她观点,我看到了,而我认为不奇怪,就算同为残疾人,也是不同的人啊。你是想说明她的观点少人同意?但你看看“有用”数?
4、其实我想说这没什么分别,你认可“声之形”,也几乎就认可了企划制作等人员,那句话你不需要特意指制作者,说是你的想法,我觉得没有错。而且就重心在男主这边、女主表现超出常理的剧情看,所谓“当一群人努力想为了她们做点说什么”,很值得商榷和怀疑,不是吗?
5、或许我称你为“看不惯声之形被讨伐而反驳的喜爱者”要更适合,不过那位听障者可是有理有据的,如果你想说服别人觉得她文章充满恶,你也得有理有据才行。当然,她不够友好,情感喜恶强烈,但就算她不礼貌,并不代表她的文章道理上有问题,这点,请分清楚。

GK
GK 2018-02-01 23:44:10

楼主的文章和回复评价都很好,不管我是不是完全懂或同意,观点是一方面,关键是态度,真的很客观也很克制。这样我才敢参与讨论,豆瓣的骂战有时候太可怕,我也是个懦弱的人,咳咳。
我其实对剧情的表现技巧并没有太多的意见,也没那么专业,楼主写的毛病感觉到了,但对理解上没有太大问题,因为我属于会自动“脑补”的那种观众。不过对剧情本身的合理性和导向性的确是持有一些否定的想法。这其实也正是看了另一篇置顶的文章后,才意识到的问题。
首先就是关于西宫的残障的设定,表现得非常不清楚。她究竟是全聋还是听觉障碍。如果是前者,并且无法通过助听技术辅助,其实根本不应该去读普通的小学,因为即使同学愿意和她好好相处、笔谈甚至手语交流,老师上课她也是完全没法跟上的。但如果是听觉障碍,通过助听器虽然有困难但是可以听得了课,可以用虽然不清晰但也大致能让人理解的语言与周围人交流,家长可能倾向于让孩子上普通学校,“成为正常人”(小孩自身并不一定愿意,因为会自卑,会担心成为异类)。这样,故事一开始设定的场景才会成立。但是西宫在刚入学那天自我介绍的时候,就完全听不见老师的指令,而且在纸上写的是“耳朵听不见”而不是“听力不好”,后来在上课时也如此,又好像全聋,但是她又戴了助听器,并且会因为石田对她耳朵大喊而震到受不了,这个情况的确让人费解。或许导演是想表达她并非全聋,但因为心理因素而无法做出应有的说话或回应他人等表现,那就是表现得太不清晰了,连我这种会脑补的人都看不出来。
往后面看,更觉得西宫被导演塑造成了一个彻底的可怜人。其实在电影里西宫会爱上石田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因为在此之前,她周围除了妹妹,连一个同龄的朋友都没有,更不要说异性朋友,没有任何影片段落有表现家人之外的人对这个女孩子的善意。但这是多么可悲的设定,多么可悲的人生。小学时的欺凌是恶作剧式的,上中学后是被忽视的冷暴力,另一种欺凌。西宫原谅石田的原因,楼主有分析,我基本同意,虽说不可以因为一个人曾经犯过错误就永远不原谅,但这是建立在这个错误的性质、严重程度以及犯错者之后的悔过表现的基础上的,更重要的是石田那句“西宫要更善待自己”(原话不记得,大概这个意思),我觉得他是理解了西宫的困境,这样才不是只是为了自己的心安在赎罪,而是真心要做对方的朋友了,为对方考虑了。这样才可以原谅。但是石田的其他几个小学同学,的确是让人很无语。石田在跟他们几个闹翻的时候一气之下说出了每个人的缺点,所有人冷场,这个场景让我十分震撼,因为这太现实了,我本以为导演接下来是要往各人分道扬镳上写了,写出人性本就有善恶,一厢情愿让大家和好没可能,没想到最后还是大团圆,而且,西宫跟所有人做了朋友。
西宫就欠缺朋友到这个地步,非要和这些人交朋友吗?交朋友,不是为了和自己意趣相投的人相处,不是为了会心的快乐,只是为了使自己从孤立中走出来,而硬要和性格完全不投,而且之前有这么多恩怨的人硬是绑在一起,其实不是这些人悔过了,而是西宫很庆幸自己终于被这些人认可了吧?这种逻辑,其实反映了一种典型的日本式的人际交往逻辑。“可怜之人都有可恨之处”,融不入社会是弱者自己的错,所以他们的漫画里经常有类似的情节。不能容忍和自己不同的人存在,其实正是欺凌会存在的真正根源。
不过这个故事的确是很讨巧,把欺凌设定在了小学时代,那时期的小孩,自控能力差,分不清恶作剧和欺凌的区别,对事情的后果也缺乏理性的思考,所以更容易被原谅。如果这个欺凌是设定在西宫上中学甚至高中之后,恐怕整个故事会难以为继,因为这时候应该谁也不能心大到把欺凌当恶作剧了。
基于这些原因,虽然我在看电影的时候的确觉得还是有很多被打动的细节,但看了这些文章之后自己深思下来,却觉得故事的确是有问题,对于西宫这个角色而言,这个故事也的确是不负责任。

駄目人類
駄目人類 2018-02-02 17:38:25
老实说,时间久了,文章的具体内容忘了,你指的有什么内容,我无从想起,但我还是记得这篇文... 老实说,时间久了,文章的具体内容忘了,你指的有什么内容,我无从想起,但我还是记得这篇文章从本质上说并没有问题。我会在此谈起那个文章也只是因为,除你之外先有一位胸台喋喋不休,在别人的贴子也就是这个贴子下面微词另一个贴子。 1、你这个说法没错,但不代表作为贴主,就必须对所有回贴者好言相向,何况更多的是微词、指责、驳斥甚至咒骂的。她有在自己的贴子里维持自己看法和表达喜恶的权利。 2、“告白”我没看过,不评论。不过我不太懂你想说什么,你认为她是“一篇充满了恶的文章”,和她是不是“一篇充满了恶的文章”是两回事,她恶在何处?因为她讨伐“声之形”? 3、身为残疾人而反对她观点,我看到了,而我认为不奇怪,就算同为残疾人,也是不同的人啊。你是想说明她的观点少人同意?但你看看“有用”数? 4、其实我想说这没什么分别,你认可“声之形”,也几乎就认可了企划制作等人员,那句话你不需要特意指制作者,说是你的想法,我觉得没有错。而且就重心在男主这边、女主表现超出常理的剧情看,所谓“当一群人努力想为了她们做点说什么”,很值得商榷和怀疑,不是吗? 5、或许我称你为“看不惯声之形被讨伐而反驳的喜爱者”要更适合,不过那位听障者可是有理有据的,如果你想说服别人觉得她文章充满恶,你也得有理有据才行。当然,她不够友好,情感喜恶强烈,但就算她不礼貌,并不代表她的文章道理上有问题,这点,请分清楚。 ... dcssps

1.同样的道理不是吗?也许你该要先分清楚的是,微词、指责、驳斥、谩骂是谁开始的。
2&3.我用3举例就是为了告诉你恶在哪里。就拿你点赞的哪位流浪之心所用的话:“一千个人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为什么同一部哈姆雷特,有些人看出来的是“健全人的傲慢”,有的人看出来是“温柔正确的人总是难以生存,因为这个世界既不温柔也不正确。但是这依旧不能阻止温柔的人继续温柔,正确的人继续正确。”,拿我贴的哪位残疾人的原句“我相信总有一天人与残疾人之间能够正常交流沟通”。“恶”在哪里还需要我说吗?至少我不觉得是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本身是恶。
4&5.其实我不是声之形的喜好者,至少只是不讨厌它而已。女主表白的突兀,和结尾的突兀,都导致了本片必然的失败。不过在日本的论坛上看到很多争执的帖子也同样让我更多了解到许多。比如,声之形的编剧,对,不是哪位残疾人指责的监制,而是本片编剧的访谈里的提到的,“本质的主题并不是说残疾人或者霸凌,而是“想要羁绊却无法如愿”的“交流”,以及通过交流达到“原谅”和“自我肯定”的故事。”
再比如我提到的日本文部科学省(等同于我国的国家教育局)开设的网站,http://www.mext.go.jp/koenokatachi/index.htm。该网站是为的了那些和男主&女主那样自我厌恶而轻身的人设立的。
再再比如日本残疾人协会或卖助听器的店面都能看到声之形的海报,不过很讽刺的是,这位FEND的残疾人用了整整一个PART来吐槽了片内的助听器,而且今天去看的时候发现后面还更新了2点。而助听器店面的回应是“片内出现的只是艺术效果,并不真实。”而已。
再再再比如,每天才放映一次的有字幕版。对于制作者来说,每天放映几次他们也只是制作了有字幕版和无字幕版两个版本的放映卷而已。至于每天放映几次,这是影院的事情,然而这竟然成了制作组觉得被说“傲慢”的理由,想想也是蛮搞笑的。关于这些反例不胜枚举。所以我把最想要吐槽的两点,也是哪位FEND触碰了我的逆鳞的2点言论举一下。
1.“但是你们的感动是建立在我的痛苦之上的。”
这话对我们健全者说也许听上去可能还有点道理,但是就像我说的,下面也有残疾人也为本片感动的,那么这句话除了对健全者的道德绑架外就啥都不是了。

2.原句没有找到,总之是指责别人不理解她的。
我是无法理解为何那么多人能够把理解说的轻而易举。事实是,就连我们自己身边的亲朋好友我们都没办法好好理解,就凭一段文字就开始要求别人理解她了,或像下面某些评论就开始理解残疾人了。

dcssps
dcssps (骑脚踏车的风景) 2018-03-16 17:37:54
1.同样的道理不是吗?也许你该要先分清楚的是,微词、指责、驳斥、谩骂是谁开始的。 2&3.我用... 1.同样的道理不是吗?也许你该要先分清楚的是,微词、指责、驳斥、谩骂是谁开始的。 2&3.我用3举例就是为了告诉你恶在哪里。就拿你点赞的哪位流浪之心所用的话:“一千个人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为什么同一部哈姆雷特,有些人看出来的是“健全人的傲慢”,有的人看出来是“温柔正确的人总是难以生存,因为这个世界既不温柔也不正确。但是这依旧不能阻止温柔的人继续温柔,正确的人继续正确。”,拿我贴的哪位残疾人的原句“我相信总有一天人与残疾人之间能够正常交流沟通”。“恶”在哪里还需要我说吗?至少我不觉得是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本身是恶。 4&5.其实我不是声之形的喜好者,至少只是不讨厌它而已。女主表白的突兀,和结尾的突兀,都导致了本片必然的失败。不过在日本的论坛上看到很多争执的帖子也同样让我更多了解到许多。比如,声之形的编剧,对,不是哪位残疾人指责的监制,而是本片编剧的访谈里的提到的,“本质的主题并不是说残疾人或者霸凌,而是“想要羁绊却无法如愿”的“交流”,以及通过交流达到“原谅”和“自我肯定”的故事。” 再比如我提到的日本文部科学省(等同于我国的国家教育局)开设的网站,http://www.mext.go.jp/koenokatachi/index.htm。该网站是为的了那些和男主&女主那样自我厌恶而轻身的人设立的。 再再比如日本残疾人协会或卖助听器的店面都能看到声之形的海报,不过很讽刺的是,这位FEND的残疾人用了整整一个PART来吐槽了片内的助听器,而且今天去看的时候发现后面还更新了2点。而助听器店面的回应是“片内出现的只是艺术效果,并不真实。”而已。 再再再比如,每天才放映一次的有字幕版。对于制作者来说,每天放映几次他们也只是制作了有字幕版和无字幕版两个版本的放映卷而已。至于每天放映几次,这是影院的事情,然而这竟然成了制作组觉得被说“傲慢”的理由,想想也是蛮搞笑的。关于这些反例不胜枚举。所以我把最想要吐槽的两点,也是哪位FEND触碰了我的逆鳞的2点言论举一下。 1.“但是你们的感动是建立在我的痛苦之上的。” 这话对我们健全者说也许听上去可能还有点道理,但是就像我说的,下面也有残疾人也为本片感动的,那么这句话除了对健全者的道德绑架外就啥都不是了。 2.原句没有找到,总之是指责别人不理解她的。 我是无法理解为何那么多人能够把理解说的轻而易举。事实是,就连我们自己身边的亲朋好友我们都没办法好好理解,就凭一段文字就开始要求别人理解她了,或像下面某些评论就开始理解残疾人了。 ... 駄目人類

1、那你们就撕呗,我并没有说你们在她的贴子里争论有什么问题,我在这个贴子里说那么多,这个开端就是因为另一位胸台在别人的贴子也就是这个贴子下面微词另一个贴子,你觉得这个行径很恰当?另外,谁开始的你心里没点数吗?事实是都有。

2/3、你认为是恶就是恶吧,毕竟你也是一位“哈姆雷特”。但我可不认为世上有那么多“我相信总有一天人与残疾人之间(欺凌者与被欺凌者之间)能够正常交流沟通”的“善”存在,也不觉得没有这种表达、相反表达就是“恶”。一个有过被欺负经历的听障者,从她的角度看出来了愤怒,有情有理地表达了她的看法和感受,何恶之有?我倒想问,你有没有被伤害的经历?你对待伤害你的人是否做到了你所说的“善”?

4/5、你提到的访谈,正证明了片子的问题所在,正正对应了这个主题贴里谈论的问题,本片就没想或没敢直面残疾人和霸凌,剧情重心就在健全的男主这边。但你用了残疾人和霸凌敏感背景,并构成了剧情重要一环,受到了关注,不应该好好兜住和安排好吗?一句“主题本质不是说残疾人和霸凌”就算了?结果惹来了许多争议,惹来那位愤怒的听障者的讨伐,觉得同为听障者的女主充满道具感和设计感,我觉得就是顺理成章的。

日本文部科学省,我觉得他们的视角可能不一样,他们可能没有考虑那么深,有点公益宣传性质,让自我厌恶、轻生的人有改变心,让人们更多关注这些问题,或许就OK了。至于剧情是否足够合适,残疾人、霸凌问题是否足够真实有深度,或许就不是他们严加考虑的了。

至于在残疾人协会和助听器店有海报,这正表明残疾人背景引起了这群体的广泛关注。这就有些讽刺了,剧情重心在男主这边?访谈说“本质的主题并不是说残疾人或者霸凌”?字幕版场数安排太少?而助听器店的那句“片内出现的只是艺术效果,并不真实。”,这不恰恰证明了那个贴子说的没错吗?既非剧情重心又不真实,这不得不让人觉得,那确实就是为了配合剧情设计的大型道具啊。

你说制作者做了字幕版,但会被放几次是影院的问题,意思是制作组不背锅。这个,你怎么知道那就是影院定的?好吧,就当确是这样,但作为确实拿起了残疾人、欺凌背景的制作者们,明显可以预见相关群体的关注,你宣发都宣传到残疾人协会和助听器店了,你制作组毫无安排能力?还是说制作组本来想放更多场次但影院不肯?这就奇怪了,明明是个听障者背景的影片,却不肯多放场次(不管谁的安排),为了照顾相关人士就算场场有字幕也该是正常不过的事?所以,或许最终安排真的与制作组无关,但就其结果而言却免不了干系,因为这个残疾人、欺凌背景的作品就是你做的啊。

事实上,问题会被这么谈本身有点奇怪,一般来说并不会去区分制作组和影院。譬如一部儿童电影,对象是儿童,那么档期更多安排在假期,时间更多安排在白天,影片的光度闪烁做一些减弱处理等,对应儿童群体制作者和影院都可能会做些方向一致的举措,但声,却要像你这样区分制作者和影院,要计较谁安排,要撇清两者的行径,这,是不是有些奇怪?
这个问题让我联想到更多,结合前面,从剧情、到访谈、再到字幕版场次,这背后似乎反映了一个相似的意思,这或许就是问题所在——都没有觉得残疾人和霸凌问题是重要的。。。

两点言论:
1、因为有个别残疾人也为本片感动,所以那句话除了道德绑架就什么都不剩,这个结论是否有点片面?还有许多健全者也认同她的话,怎么解释?

2、这段话我基本同意,当然理解并不容易,但即便如此,能“觉得理解了”、“愿意去理解”就不错了。你说她指责别人不理解,那大概是对着反对者说的,那也没什么不对的,你不也指责她“恶”吗?

折木爱琉
折木爱琉 2018-04-01 21:07:17
1.同样的道理不是吗?也许你该要先分清楚的是,微词、指责、驳斥、谩骂是谁开始的。 2&3.我用... 1.同样的道理不是吗?也许你该要先分清楚的是,微词、指责、驳斥、谩骂是谁开始的。 2&3.我用3举例就是为了告诉你恶在哪里。就拿你点赞的哪位流浪之心所用的话:“一千个人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为什么同一部哈姆雷特,有些人看出来的是“健全人的傲慢”,有的人看出来是“温柔正确的人总是难以生存,因为这个世界既不温柔也不正确。但是这依旧不能阻止温柔的人继续温柔,正确的人继续正确。”,拿我贴的哪位残疾人的原句“我相信总有一天人与残疾人之间能够正常交流沟通”。“恶”在哪里还需要我说吗?至少我不觉得是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本身是恶。 4&5.其实我不是声之形的喜好者,至少只是不讨厌它而已。女主表白的突兀,和结尾的突兀,都导致了本片必然的失败。不过在日本的论坛上看到很多争执的帖子也同样让我更多了解到许多。比如,声之形的编剧,对,不是哪位残疾人指责的监制,而是本片编剧的访谈里的提到的,“本质的主题并不是说残疾人或者霸凌,而是“想要羁绊却无法如愿”的“交流”,以及通过交流达到“原谅”和“自我肯定”的故事。” 再比如我提到的日本文部科学省(等同于我国的国家教育局)开设的网站,http://www.mext.go.jp/koenokatachi/index.htm。该网站是为的了那些和男主&女主那样自我厌恶而轻身的人设立的。 再再比如日本残疾人协会或卖助听器的店面都能看到声之形的海报,不过很讽刺的是,这位FEND的残疾人用了整整一个PART来吐槽了片内的助听器,而且今天去看的时候发现后面还更新了2点。而助听器店面的回应是“片内出现的只是艺术效果,并不真实。”而已。 再再再比如,每天才放映一次的有字幕版。对于制作者来说,每天放映几次他们也只是制作了有字幕版和无字幕版两个版本的放映卷而已。至于每天放映几次,这是影院的事情,然而这竟然成了制作组觉得被说“傲慢”的理由,想想也是蛮搞笑的。关于这些反例不胜枚举。所以我把最想要吐槽的两点,也是哪位FEND触碰了我的逆鳞的2点言论举一下。 1.“但是你们的感动是建立在我的痛苦之上的。” 这话对我们健全者说也许听上去可能还有点道理,但是就像我说的,下面也有残疾人也为本片感动的,那么这句话除了对健全者的道德绑架外就啥都不是了。 2.原句没有找到,总之是指责别人不理解她的。 我是无法理解为何那么多人能够把理解说的轻而易举。事实是,就连我们自己身边的亲朋好友我们都没办法好好理解,就凭一段文字就开始要求别人理解她了,或像下面某些评论就开始理解残疾人了。 ... 駄目人類

被那位残疾人删了数次回复的是我_(:з」∠)_回复你也不是因为同一战线什么的,只是很久没上了,看到提醒就来看看。其实跟这些人沟通(你是沟通他们是攻击)了几个回合之后你应该能深刻地感受到他们根本没有在认真看你的回复……你驳倒的他们的论点他们可以若无其事的重新拿出来一遍遍使用…我最初想要交流(或者说争论)的原因只是因为好奇,好奇那些让我觉得“不是很懂”的人的想法。然而最终得出的结论是:至少跟这些人,并不能讨论出什么有意义的结果。。时间过了蛮久就不怎么记得她那篇帖子了,更不会自找不痛快再回去看,反正,人家开心就好。你也不要再辛苦自己去给堵死了耳朵的人讲话听了。

dcssps
dcssps (骑脚踏车的风景) 2018-04-02 16:25:41
被那位残疾人删了数次回复的是我_(:з」∠)_回复你也不是因为同一战线什么的,只是很久没上了... 被那位残疾人删了数次回复的是我_(:з」∠)_回复你也不是因为同一战线什么的,只是很久没上了,看到提醒就来看看。其实跟这些人沟通(你是沟通他们是攻击)了几个回合之后你应该能深刻地感受到他们根本没有在认真看你的回复……你驳倒的他们的论点他们可以若无其事的重新拿出来一遍遍使用…我最初想要交流(或者说争论)的原因只是因为好奇,好奇那些让我觉得“不是很懂”的人的想法。然而最终得出的结论是:至少跟这些人,并不能讨论出什么有意义的结果。。时间过了蛮久就不怎么记得她那篇帖子了,更不会自找不痛快再回去看,反正,人家开心就好。你也不要再辛苦自己去给堵死了耳朵的人讲话听了。 ... 折木爱琉

你继续说,绕着弯子说,你开心就好。
是的,你们就是沟通、就是好奇,我们就是攻击、就是争论,就这样好了。
如果之前和我讨论的那位胸台没回复,我也不打算继续回了,已经妨碍人家贴子许多了,就这样吧。

Professor*
Professor* 2018-07-21 01:42:53

牛逼的影评

呓儒之殇
呓儒之殇 2018-08-08 03:00:24

谢谢你的影评,对这部电影的缺陷点的十分精准有力,我也能更清楚地认识到山田导演还是有很大成长空间的。

五月雨庄_2号室
五月雨庄_2号室 2018-08-26 02:26:05
她过于偏执了,本来文章还有些观点是立得住的。确实评论一怼后来完全就是个风婆娘。没办法,... 她过于偏执了,本来文章还有些观点是立得住的。确实评论一怼后来完全就是个风婆娘。没办法,如果是女性的话,是容易偏激一些。 ... Tough

如果是男性的话,是容易不太能对他人共情(仅仅模仿一下你的话……不是我真正想说的2333

Hoo
Hoo (Hello) 2019-01-27 20:32:38
我只想说,烟火大会上西宫的一个回眸,我就猜到她要自杀了,不明白线索怎么就不够明显了?人... 我只想说,烟火大会上西宫的一个回眸,我就猜到她要自杀了,不明白线索怎么就不够明显了?人与人之间果然还是无法理解的哈哈。 ... paraii

同感,那个时候就在流泪了。。。那个时候还不完全理解女主角自杀,但情绪绝对是跟上电影节奏了的,后来看到妹妹和妈妈斯照片才明白,西宫一直都有轻生的念头,这里也很难过。。。

Victoria
Victoria 2019-02-01 01:31:12

真是灼见!原来我觉得剧情别扭不是我的原因

小高高兴的高
小高高兴的高 2019-04-14 01:08:09

有些电影分好类就很好用标准去评判优劣,有些电影不好分类不管已经好不好都会分很低。电影跟诗词、哲理、宗教、画作等本质没有区别。它就是在你脑子里给出一个环境,让你自己去理解里面的故事。哪部电影都一样,给出环境你看到了里面的故事就高分,看不到就低分都没错,但要照着你自己设定好的路去评价这点没做到那点没做到,本身有点太牵强了。看电影摘掉标签去看,可能故事本身也会精彩的多,票价出的钱会更物有所值。我大胆的说一句。这不是一部恋爱主题掺杂素质的片,也不是故意搞个卖惨女主博泪点的悲喜剧。这是一部反应人类社会悲剧的哲理片。片名声之形,我想把名字改成灵之形可能更确切。 影片很多桥段解读是抛弃固定刻板标准应该看到的东西就不一样,记住千万不要用好坏善恶来做评判。男主对女主扔沙子、在后座大喊大叫吓唬、丢掉助听器不是欺凌,只是调皮捣蛋的行为。如果认定这是坏,那他看到妈妈难过的表情和沾血的耳朵那惊诧的表情怎么解释?女主刚开始接受别人帮助简单的认为这是把她当朋友,因为表达不便加上不善于沟通做出一些身边人不能理解的事情被误会,慢慢自闭放弃沟通。你能评价这是好还是坏?你与他人不同就代表着你有他们不知道的地方,人对未知的东西往往是恐惧的,越恐惧越疏离,越疏离越反感,越反感越暴力。 男主在要自杀前想起两张脸,一个是妈妈那慈爱的脸和自己切身感受到和被人隔离又无能为力女主的笑脸,为了不留遗憾才骨气勇气去接触原来那个他总也弄不懂女主,这才开始了影片所说的声之形的开始。声音不过是交流的工具罢了,目的是用交流来互相理解,最后给你看看我身体里面灵魂的形状,不要恐惧我只想和你做朋友。脸上的标签、人生的标签、地位的标签、立场的标签全部去掉以后你是什么形状?你还恐惧吗?我们可以交朋友吗?

尘水浮生
尘水浮生 (世事漫随流水,算来一梦浮生) 2019-05-12 01:03:57
“你把这些事说的太轻松了,就如日本对待南京大屠杀的态度一样,包括事后处理” ———这个... “你把这些事说的太轻松了,就如日本对待南京大屠杀的态度一样,包括事后处理” ———这个比喻一针见血 ... dcssps

这个比喻…其实十分欠妥……

前者是还未建立成熟价值观和是非观的未成年人对于人性中邪恶一面的挣扎和矛盾,后者是拥有成熟政体的国家及心智健全的成年人对于黑点历史的漠视甚至攥改,这两者怎么能一样呢?

作为一个健全者,我认为“欺凌”本身是恶,但对于“欺凌”的定义,尤其是发生在未成年人之间的欺凌,定义和判断要更加谨慎,我完全同意LZ所说的,“普通人对于和听障人士态度分为几种层次”,普通人尚且如此,更遑论正处在懵懂、混乱、价值观形成时期的青少年。
譬如在我个人看来,“被孤立”和“被欺凌”是两种概念,小学时期的硝子由于和别人不一样,逐渐没人愿意理她,甚至暗中排斥她,这是“被孤立”,但其中包含的情感和价值很复杂,尤其是发生在小孩子之间,并不能说是真正的“恶”;真正的欺凌,始于将也把这种敌视的态度摆到明面上,加之班主任有意/无意的漠视,公开传达出“大家都觉得她和我们不一样”以及“欺负和我们不一样的人也不会受到惩罚”这两个信息,这才是造成群体性有意识及无意识的“恶”的开始,

最后想说一个延展的观点,如果从现实层面探讨声之形的故事,硝子的母亲在硝子的成长悲剧中要负相当大的责任,让听障的女儿参加普通学校,却看不到她为帮助女儿尽快融入正常环境做出任何努力,在女儿受到伤害后不去仔细了解事情的前因后果,只会站在自我满足的角度冷漠地提要求“和将也断绝往来”,这种教育方法,说实话比班主任那种明哲保身的态度,对硝子的伤害更大;仅举一例,在将也妈妈道歉的时候,她没有能力感受到对方发自内心的歉疚,更没有任何意愿和未成年的将也耐心沟通,反而把将也妈妈的耳环扯下导致其耳朵也受伤,这种处理问题的方式实在太过缺乏智慧和情商,最重要的是,对改善硝子的处境没有任何帮助,从这点来说,后面植野指责她“没有教育好女儿”,虽然残酷了些,但并没有说错,她是的确没有能力做一个“想尽可能融入正常社会的”听障少女的母亲。

dcssps
dcssps (骑脚踏车的风景) 2019-05-16 05:31:25
这个比喻…其实十分欠妥…… 前者是还未建立成熟价值观和是非观的未成年人对于人性中邪恶一... 这个比喻…其实十分欠妥…… 前者是还未建立成熟价值观和是非观的未成年人对于人性中邪恶一面的挣扎和矛盾,后者是拥有成熟政体的国家及心智健全的成年人对于黑点历史的漠视甚至攥改,这两者怎么能一样呢? 作为一个健全者,我认为“欺凌”本身是恶,但对于“欺凌”的定义,尤其是发生在未成年人之间的欺凌,定义和判断要更加谨慎,我完全同意LZ所说的,“普通人对于和听障人士态度分为几种层次”,普通人尚且如此,更遑论正处在懵懂、混乱、价值观形成时期的青少年。 譬如在我个人看来,“被孤立”和“被欺凌”是两种概念,小学时期的硝子由于和别人不一样,逐渐没人愿意理她,甚至暗中排斥她,这是“被孤立”,但其中包含的情感和价值很复杂,尤其是发生在小孩子之间,并不能说是真正的“恶”;真正的欺凌,始于将也把这种敌视的态度摆到明面上,加之班主任有意/无意的漠视,公开传达出“大家都觉得她和我们不一样”以及“欺负和我们不一样的人也不会受到惩罚”这两个信息,这才是造成群体性有意识及无意识的“恶”的开始, 最后想说一个延展的观点,如果从现实层面探讨声之形的故事,硝子的母亲在硝子的成长悲剧中要负相当大的责任,让听障的女儿参加普通学校,却看不到她为帮助女儿尽快融入正常环境做出任何努力,在女儿受到伤害后不去仔细了解事情的前因后果,只会站在自我满足的角度冷漠地提要求“和将也断绝往来”,这种教育方法,说实话比班主任那种明哲保身的态度,对硝子的伤害更大;仅举一例,在将也妈妈道歉的时候,她没有能力感受到对方发自内心的歉疚,更没有任何意愿和未成年的将也耐心沟通,反而把将也妈妈的耳环扯下导致其耳朵也受伤,这种处理问题的方式实在太过缺乏智慧和情商,最重要的是,对改善硝子的处境没有任何帮助,从这点来说,后面植野指责她“没有教育好女儿”,虽然残酷了些,但并没有说错,她是的确没有能力做一个“想尽可能融入正常社会的”听障少女的母亲。 ... 尘水浮生

看了你的回复,我还是想说——这个比喻一针见血。

你无非是想说,他们未成年,因此不应将其行为看得那么严重。要这么看的话,那行为施加方的“欺凌”就不那么“欺凌”了,反过来说,行为接受方的“受伤”也就不那么“受伤”了,是这样吧?

“你把这些事说的太轻松了”——你们将受伤一方的感受说的太轻松了。你有过被孤立被欺凌的经历吗?有过被伤害的经历吗?你对受害者的角度真有同理吗?人家说的是对待态度,不是指重大程度,只要两者的态度相若,都想淡化、轻视这个伤害和严重程度,这个比喻就成立。
“南京大屠杀”那种事当然重大的多,但这不代表缩小到个人,换成未成年,一个人的伤害就要被忽略和淡化。说到国家层面你就认为耿耿于怀得合理,而说到个人层面你就觉得人家矫情、不甚严重,认为人家理应宽恕,正是你们不以为意的人多,所以“南京大屠杀”这个凝重的比喻才更贴切。

未成年可以得到宽待,但这不影响其行为的性质,并非某中学生杀了人,因为他是中学生,所以杀人这个行为就变得不严重了,这是两码事。

尘水浮生
尘水浮生 (世事漫随流水,算来一梦浮生) 2019-05-17 18:54:59
看了你的回复,我还是想说——这个比喻一针见血。 你无非是想说,他们未成年,因此不应将其... 看了你的回复,我还是想说——这个比喻一针见血。 你无非是想说,他们未成年,因此不应将其行为看得那么严重。要这么看的话,那行为施加方的“欺凌”就不那么“欺凌”了,反过来说,行为接受方的“受伤”也就不那么“受伤”了,是这样吧? “你把这些事说的太轻松了”——你们将受伤一方的感受说的太轻松了。你有过被孤立被欺凌的经历吗?有过被伤害的经历吗?你对受害者的角度真有同理吗?人家说的是对待态度,不是指重大程度,只要两者的态度相若,都想淡化、轻视这个伤害和严重程度,这个比喻就成立。 “南京大屠杀”那种事当然重大的多,但这不代表缩小到个人,换成未成年,一个人的伤害就要被忽略和淡化。说到国家层面你就认为耿耿于怀得合理,而说到个人层面你就觉得人家矫情、不甚严重,认为人家理应宽恕,正是你们不以为意的人多,所以“南京大屠杀”这个凝重的比喻才更贴切。 未成年可以得到宽待,但这不影响其行为的性质,并非某中学生杀了人,因为他是中学生,所以杀人这个行为就变得不严重了,这是两码事。 ... dcssps

看了你回复的“我无非想说”那一段,我忽然有些明白了之前争论的矛盾点归根结底在哪里,我试着论述一下哈,以及,个人认为,在深入讨论一个问题的时候最好就事论事,因此,请容我先暂时把“南京大屠杀的比喻”这件事搁置下(我知道是我先提出来的,但下面只集中说“欺凌”这件事:

你在回复中曾问我是否有过被孤立及欺凌的经历,以及是否与受害者角度真有同理,说实话,我倒是货真价实地在初中有过一段被欺凌的经历,但我认为对于我们讨论的问题来说,这个事实一点也不重要,因为我不认为,“只有被欺凌过才有资格讨论欺凌问题”,或者是“讨论欺凌问题只能站在被欺凌者的立场”,或者,更针对现在这个情况就是,“只有被欺凌过,才有资格质疑一个被欺凌者立场的观点”。

让我们回到《声之形》这部作品本身(这里我希望暂时不谈作品之外的上映、字幕等问题,因为从事件结果反推动机,对信息的解读、合理延伸等逻辑上值得推敲的问题太多了),只说作品的表达,那么,最关键的问题是,“声之形”究竟想要表达什么?

当然,不同人肯定有不同理解,以下是我的个人理解:它想表达的是,健全人与残障人士之间的交流和沟通(但在表达方式上的确有诸多问题,这方面LZ原文已经说得非常好了),欺凌是这种交流和沟通失败时产生的非常严重、破坏性极大的后果

为什么我认为关键问题在交流和沟通?因为我自己站在一个健全者的视角,看到片里有很多关于这些细节的描写,譬如后来最厌恶硝子的植野,最开始(混合着好奇和善意)主动帮硝子划下老师说的考试重点;即便是率先将对硝子的恶意公开化的将也,也曾经在硝子并不知道植野已经疏远她仍然单纯地跟在植野身后时,扔石头提醒她“你再不机灵点就会被讨厌吧”(当然,那时候的他完全不能理解,这话对那时候的硝子是完全传达不到的……

之所以举这些例子,不是想对植野和将也日后的欺凌行为合理化,而是想说,即便是后面做出最恶劣欺凌行为的2个人,最开始也是多少对硝子切实做出了少许的善意行为,这里再次引用LZ评论里提到的“普通人对于听障人士态度分为几种层次”,这已经是较好的普通人的行为了;甚至可以说,在硝子刚开始进入这个班级时,整个班上对她的气氛还是倾向于包容的(尽管不完全出自善意,肯定还有好奇),如果从现实角度讨论,成年人在这个时期进行适时干预和引导,完全有希望避免后面的一系列悲剧;

这也是我上个回复强调“未成年”的理由,不是因为“不应将未成年的行为看得那么严重”,而是“对于未成年人的恶行谁应该担负更多的责任”,这里的答案很显然应该是成年人,反过来说,连硝子的母亲都没做到真正和硝子沟通,也没主动担负起让听障女儿融入新班级(正常环境)的责任,凭什么要求硝子的同学能做到?当做不到有效沟通的时候,未成年人的反应,处于避免麻烦或冷漠,直接回绝和硝子接触(因此才有了植野带着同学躲开跟在她们身边的硝子),到这个阶段,我认为都应属于正常,并不能算是“欺凌”——人回避接触自己不喜欢的人或者和自己不同的人,这并不是恶意也非恶行,只能算是道德上有些冷漠,这个时候的问题核心还是“硝子未能融入集体”;真正的欺凌,始于唯一对硝子好的佐原同学转学后,将也在黑板上公然嘲笑硝子,将恶意公开化而且没有受到惩罚(同样要归结于成年人的失察),才是欺凌的开始;

上面说了这么多,不是想为欺凌辩护,欺凌的后果当然是严重的,正因为是未成年人,对于被欺凌者的后果才更加严重,因此也才要更加追责“缺席的成年人”,因为,对于欺凌这种行为,事后的惩罚和纠正是必须的,但更好的办法是避免让它发生,在恶意没有被公开化时(譬如硝子刚来班级气氛相对包容的时期)把它扼杀在摇篮里,而这里就涉及到LZ所说的“普通人的前三种态度”:对于听障人士冷漠回避、或仅限于小有善意/日常帮助、或愿意花时间进行一些深入了解,如果把背景放在一所小学或中学,让未成年人群体自发或自愿地对听障人士多花时间接触、交流,从道德和现实层面都不可能,因此更需要成年人/社会的干预,进行方式委婉(不能强制,譬如影片里的全班学手语,很容易由于其强制性反而引发普遍反感心理)而持久地引导。

这里想引申一个最关键的问题,我上面的很多观点,都是站在“普通人”的立场所说的,以及《声之形》这部电影,虽然有很多失败的地方,但它传达出了一个有价值的观点就是:“欺凌者”曾经也是“普通人”,这就是现实世界的真实情况;以及,“欺凌者”是否能够及如何纠正恶行、重新变回“普通人”,这个非常重要的议题,由于很容易引起争议,大部分欺凌题材的电影是完全回避的(譬如《告白》),影片至少尝试去认真探讨,虽然走向过于狗血青春,没有太多参考意义,但它的确做出了一种努力;

因此,回到我最开始所讲的,这就是我不认为“讨论欺凌问题只能站在被欺凌者的立场”的原因,我反而觉得,像影片这种站在“普通人”的立场(尤其是欺凌发生前),其实是一种非常宝贵的角度,因为现实中的大部分人都是普通人,最容易对这种立场感到共情;影片的失败,在于它对欺凌发生后,“欺凌者”是否还能以及如何纠正恶行、变回“普通人”,这个后半部分的关键议题,无论从青春狗血消解角度(这个角度不是不能讲,譬如美剧Glee的第一季,同样是青春歌舞角度消解欺凌内容,就相当不错),或是现实探讨角度,都讲得实在无法让人信服;但即便如此,仍不应掩盖它的可取和真诚之处。

最后,下面这段话包含了部分我的推测,如果有错误请指正:在我个人看来,你和之前那位很愤怒的听障人士,由于完全站在“被欺凌者”的角度,因而未能看到影片努力传达的“欺凌者”曾经也是“普通人”这一点,将“欺凌者”与“被欺凌者”完全对立,而事实上,在欺凌发生前,两者之间的确存在交流的可能;即便是欺凌发生后,两者之间,也并非完全丧失了沟通、交流的机会(当然影片在这方面做得很失败,如前所述,不再赘言);
——而以上这些,其实才是我认为的影片所想表达的“交流”核心,也是我打了这么多字阐述观点的原因,希望相比影片,这些观点至少能有部分传达给你,毕竟,有效的“交流”不一定是达成一致的理解,能清楚了解彼此的立场以及观点,在我看来,也是一种有效的交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