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观音》里的现实与虚构

我爱长江 评论 玉观音 4 2017-08-12 11:38:36
ronu
ronu 2017-08-27 08:12:42

送给楼主一句话:现实永远比虚构更离奇。再送给楼主一句话:艺术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

其实毛杰能不能脱罪,完全不是故事赖以存在的根本。他也可以不脱罪,他也可以越狱,他也可以通过他哥对安心实施报复,在现实生活中也有可能是等刑满释放(较轻的罪犯)。现实中是有这种对办案民警实施报复的罪犯,不是么?这就够了。如何得知谁是办案人和如何得以实施报复,有各种可能,但是读者并不关心,读者只要好看。这不是纪实文学,这是纯文学!请你搞清楚。

有一个新闻是说美国监狱中一名服刑的罪犯使得四五名女狱警怀孕,每个都是死心塌地的爱上他。我敢说哪一个小说家也没大胆到写出这么一个罪犯,可是这就是现实中发生的事情。

楼主是不是好律师不得而知,如你所承认的,律师在中国的司法系统里,呵呵,顶个鸟用。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你肯定写不出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