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皮记事本》3:最怕圣母心泛滥的人,自欺欺人的洗脑

文艺这种病 评论 黑皮记事本 4 2017-08-07 11:13:56

这篇剧评可能有剧透

盟主
盟主 2017-08-07 13:27:29

题主大概是女权主义者吧。
知道这部作品的结局是什么吗?
元子最后是要从神探跌落的。

关于第三集,导演至少从三个角度,分别阐述了元子的非正义性和后续下场。
01、一个是市子,一个是安岛,两人先后从各自角度给她上了一课:你愿意做那种除了金钱外一无所有的人吗?
02、女主自己也有良心难安的一面,所以才有到街头背刺的噩梦,说明她很清楚自己究竟在做做什么。只是,基于一切绿茶婊式女人的共同点,她们不是不可能示弱余人的。
03、支行长被拖累后,因为压力和负担而趋势。女主不但不屑于支付区区一百万円的安抚金,甚至连葬礼也懒得去,并摆出一副傲慢不屑的样子。这典型就是导演在恶化她的形象,告诉观众,女主角也并非好人,别光顾着爽了。

所以,市子什么的,其实是无所谓的。
她的那番说教,只是基于大背景下,导演的一个手段罢了。
那就是,为元子的最终跌落神坛,做出先期铺垫罢了。
正如安岛问话后,元子所说的那样【我要成为金钱的主人】。
安岛在笑,表情也很复杂。
因为作为真正的上层阶级,他很清楚这句话实际上意味着什么。
觉得自己是金钱的主人的人,从来都只是它的奴隶而已。
有钱了,但是,你幸福吗?
元子哑口无言,强撑笑脸。

盟主
盟主 2017-08-07 13:37:05

所以关于市子那里,她离开后才是重点。

一个很清楚金钱和幸福的区别,送上门的一千万退休金不要,并一再强调请女主还回去。
另一个呢?
紧接着拆分一包钞票,用非常娴熟的手法把它摊开,极为恋恋不舍地去嗅它的气味。

不是价值观不同。
底层社会辛苦打拼才爬上来的苦命女,纵使暴发户地有钱了,但面对固有高等阶层者对待金钱的不同价值观,仍然感到了自卑。
谈话陷入僵持后,表情一变再变,强撑笑脸,待前者高风亮节地走后,马上一副奴隶本色地抱着现金不放,对比非常明显。
然后,前脚在市子这儿遇了一遭,后脚还对安岛说【我是金钱的主人】。
莫大的讽刺。

文艺这种病
文艺这种病 (一辈子也治不好~) 2017-08-07 14:09:39
所以关于市子那里,她离开后才是重点。 一个很清楚金钱和幸福的区别,送上门的一千万退休金... 所以关于市子那里,她离开后才是重点。 一个很清楚金钱和幸福的区别,送上门的一千万退休金不要,并一再强调请女主还回去。 另一个呢? 紧接着拆分一包钞票,用非常娴熟的手法把它摊开,极为恋恋不舍地去嗅它的气味。 不是价值观不同。 底层社会辛苦打拼才爬上来的苦命女,纵使暴发户地有钱了,但面对固有高等阶层者对待金钱的不同价值观,仍然感到了自卑。 谈话陷入僵持后,表情一变再变,强撑笑脸,待前者高风亮节地走后,马上一副奴隶本色地抱着现金不放,对比非常明显。 然后,前脚在市子这儿遇了一遭,后脚还对安岛说【我是金钱的主人】。 莫大的讽刺。 ... 盟主

如果文章造成了误解,很抱歉~是我急于发公号没有写清楚。但文章的立场绝不代表认同女主的行为,只是觉得市子感情不幸却强行洗脑,难免可笑。同意男主对元子幸福的询问,至少男主是真正关心女主的人。

河
2017-08-16 08:14:33
题主大概是女权主义者吧。 知道这部作品的结局是什么吗? 元子最后是要从神探跌落的。 关于... 题主大概是女权主义者吧。 知道这部作品的结局是什么吗? 元子最后是要从神探跌落的。 关于第三集,导演至少从三个角度,分别阐述了元子的非正义性和后续下场。 01、一个是市子,一个是安岛,两人先后从各自角度给她上了一课:你愿意做那种除了金钱外一无所有的人吗? 02、女主自己也有良心难安的一面,所以才有到街头背刺的噩梦,说明她很清楚自己究竟在做做什么。只是,基于一切绿茶婊式女人的共同点,她们不是不可能示弱余人的。 03、支行长被拖累后,因为压力和负担而趋势。女主不但不屑于支付区区一百万円的安抚金,甚至连葬礼也懒得去,并摆出一副傲慢不屑的样子。这典型就是导演在恶化她的形象,告诉观众,女主角也并非好人,别光顾着爽了。 所以,市子什么的,其实是无所谓的。 她的那番说教,只是基于大背景下,导演的一个手段罢了。 那就是,为元子的最终跌落神坛,做出先期铺垫罢了。 正如安岛问话后,元子所说的那样【我要成为金钱的主人】。 安岛在笑,表情也很复杂。 因为作为真正的上层阶级,他很清楚这句话实际上意味着什么。 觉得自己是金钱的主人的人,从来都只是它的奴隶而已。 有钱了,但是,你幸福吗? 元子哑口无言,强撑笑脸。 ... 盟主

支行长去世为什么要元子支付抚恤金呢? 支行长并不是被元子害死的,他的原罪是他洗钱的犯罪行为。自己犯了罪而后被别人利用叫做自作自受。

来自豆瓣App
盟主
盟主 2017-08-17 10:03:03
支行长去世为什么要元子支付抚恤金呢? 支行长并不是被元子害死的,他的原罪是他洗钱的犯罪行... 支行长去世为什么要元子支付抚恤金呢? 支行长并不是被元子害死的,他的原罪是他洗钱的犯罪行为。自己犯了罪而后被别人利用叫做自作自受。 ...

这是典型的对贪官式的反感,但一码事归一码事。
洗钱又如何,做假账又如何,何况行长还是帮客户做的,一个从犯性质的金融诈骗罢了,犯得着以死谢罪吗?
谁说他不是被元子害死的?一个本来生活得很好的人,没有元子“也是为了一己之私”的强吞款项,他会被贬值吗?会生活压力陡增吗?会被窘迫的生活逼到患病身亡吗?
何况抚恤金显然是给他家人的,这是良心的问题,而女主现场的反映显然是极为黑心的,连葬礼都不去一趟还现场嘲笑,要我都会当场臭揍她一顿。那顿耳光,还是勒颈,活该。

本戏无好人,黑吃黑罢了,不用刻意站在元子一方,然后也拜托分清每个人的具体问题。不要光看到一个“弱小”女孩玩弄很多权贵,就真的把自己轻松带入到弱势群体一方了。

河
2017-08-17 10:23:17
这是典型的对贪官式的反感,但一码事归一码事。 洗钱又如何,做假账又如何,何况行长还是帮客... 这是典型的对贪官式的反感,但一码事归一码事。 洗钱又如何,做假账又如何,何况行长还是帮客户做的,一个从犯性质的金融诈骗罢了,犯得着以死谢罪吗? 谁说他不是被元子害死的?一个本来生活得很好的人,没有元子“也是为了一己之私”的强吞款项,他会被贬值吗?会生活压力陡增吗?会被窘迫的生活逼到患病身亡吗? 何况抚恤金显然是给他家人的,这是良心的问题,而女主现场的反映显然是极为黑心的,连葬礼都不去一趟还现场嘲笑,要我都会当场臭揍她一顿。那顿耳光,还是勒颈,活该。 本戏无好人,黑吃黑罢了,不用刻意站在元子一方,然后也拜托分清每个人的具体问题。不要光看到一个“弱小”女孩玩弄很多权贵,就真的把自己轻松带入到弱势群体一方了。 ... 盟主

没有他自己的洗黑钱他会被人抓住把柄威胁吗?自己错在先被别人黑吃黑就不要怨东怨西。他被贬职是因为自己的银行亏空了钱。他宁愿选择被贬职而不愿选择揭发元子的罪行,那就是说明被贬职相对于他应有的惩罚已经是轻的了。他连被贬职都受不了因病死了,那如果让他受到本应有的制裁,他岂不是更惨,说不定不但人亡,连家也破了。他在犯罪的时候就承担了有一天会这样下场的风险。无论导致结果的理由怎么样,都怨不得别人。他家人得到的伤害也是他犯罪的风险之一。元子虽然利用了他人的错误进行了犯罪,但可不对行长因为自己罪行导致的结果负责。同样的,元子哪天身败名裂被别人踩在脚下,也是她对自己罪行所做的代价。都说了黑吃黑,为啥还等着别人吃了他再吐出来两口?什么本来生活的很好,他本来就不应该生活的很好。何况第一集里行长和副行长企图让派遣职工背锅的恶劣行为也是导致他们自己下场的原因之一,他们在当时可没有对元子等人手下留情,为了这点,元子鄙视他也是可以理解的。而且是元子傻还是谁傻,她黑了别人的黑钱,抛弃别人的主场参加葬礼?这不是自己把自己往坑里推吗。。。

来自豆瓣App
盟主
盟主 2017-08-17 12:30:49
没有他自己的洗黑钱他会被人抓住把柄威胁吗?自己错在先被别人黑吃黑就不要怨东怨西。他被贬... 没有他自己的洗黑钱他会被人抓住把柄威胁吗?自己错在先被别人黑吃黑就不要怨东怨西。他被贬职是因为自己的银行亏空了钱。他宁愿选择被贬职而不愿选择揭发元子的罪行,那就是说明被贬职相对于他应有的惩罚已经是轻的了。他连被贬职都受不了因病死了,那如果让他受到本应有的制裁,他岂不是更惨,说不定不但人亡,连家也破了。他在犯罪的时候就承担了有一天会这样下场的风险。无论导致结果的理由怎么样,都怨不得别人。他家人得到的伤害也是他犯罪的风险之一。元子虽然利用了他人的错误进行了犯罪,但可不对行长因为自己罪行导致的结果负责。同样的,元子哪天身败名裂被别人踩在脚下,也是她对自己罪行所做的代价。都说了黑吃黑,为啥还等着别人吃了他再吐出来两口?什么本来生活的很好,他本来就不应该生活的很好。何况第一集里行长和副行长企图让派遣职工背锅的恶劣行为也是导致他们自己下场的原因之一,他们在当时可没有对元子等人手下留情,为了这点,元子鄙视他也是可以理解的。而且是元子傻还是谁傻,她黑了别人的黑钱,抛弃别人的主场参加葬礼?这不是自己把自己往坑里推吗。。。 ...

行长的帮忙洗黑钱行为,本质上并没有直接损害他人利益(国家总税收减少是间接性伤害),反倒是在帮客户的忙,因为这其实就是很普遍的业界潜规则罢了。有钱人的逃税漏税很常见,辅助人员也遍地都是,所谓法不责众,这其实不算个事的。
这就和娱乐圈潜规则一个性质,大家都在啪啪啪,你看有人管了?街头洗脚房,大家都知道那是干什么的,你看中央政府有一天到晚地扫黄了?都知道有这回事,但只有傻子,才会一本正经地把它当成罪恶。
同理,正如我们都知道的那样,全Z国所有公务员都有贪污,难道还要都抓了吗,难道他们在贪污的同时,没有在很好地促进GDP增长吗?同理,那些行贿和偷漏税的有钱人,难道不也有极大促进就业和GDP吗,他们又不是把所有收入都瞒下来了,只是一点小金库而已。

但元子的行为,却是直接性的损人利己。所谓劫富济贫,也许富的确来源不正,但富仍是正义的一方,因为劫者的本质无论如何,也就是个小偷罢了。富人就算有不正之处,但他好歹是个促进就业、增加GDP的企业老板,即功大于过。那么元子呢,不过是光脚不怕穿鞋,破坏社会固有秩序的捣乱鬼罢了。

也就是说:
我的确有帮人洗黑钱,但这并没有碍着任何人的事,甚至直接地讲,我是在帮助我的客户。我只是在遵循这个社会的潜规则罢了,我即便有在理论上犯罪,我也照样是正义的一方。
但你是直接性地抢劫,理由再多,你就是罪犯,而我是受害者。

《黑色皮革手册》的立意之一,是男权社会下,女性在规则内的挣扎斗争。
女性会看着很爽,弱者会看着很爽,但本质而言,被女主害到的男性掌权一族才是正义的一方,尽管他们有在潜规则层面犯罪。
所以在原著结局里,元子才会是个死,因为从广大读者角度来看,她其实就是个妥妥的反派。因为她得罪的不只是那么几个犯罪有钱人而已,而是一整个男权社会。
因为任何破坏了社会潜规则的人,都是一整个社会都容不下的。

我是犯罪了。
但我是潜规则层面的犯罪,是利益共同体的一份子。
我洗黑钱,跟你有关系?
我收取入学学生家长的贿赂,跟你有关系?
我低卖高卖店面,又跟你有几毛钱关系?
但你却直接来抢我的钱,那你就是个抢劫犯。
而我则还是正义的一方,是单纯的受害者。
原因很简单——因为你动了所有人的蛋糕。

小辣椒阿秋
小辣椒阿秋 2017-08-18 01:41:25
题主大概是女权主义者吧。 知道这部作品的结局是什么吗? 元子最后是要从神探跌落的。 关于... 题主大概是女权主义者吧。 知道这部作品的结局是什么吗? 元子最后是要从神探跌落的。 关于第三集,导演至少从三个角度,分别阐述了元子的非正义性和后续下场。 01、一个是市子,一个是安岛,两人先后从各自角度给她上了一课:你愿意做那种除了金钱外一无所有的人吗? 02、女主自己也有良心难安的一面,所以才有到街头背刺的噩梦,说明她很清楚自己究竟在做做什么。只是,基于一切绿茶婊式女人的共同点,她们不是不可能示弱余人的。 03、支行长被拖累后,因为压力和负担而趋势。女主不但不屑于支付区区一百万円的安抚金,甚至连葬礼也懒得去,并摆出一副傲慢不屑的样子。这典型就是导演在恶化她的形象,告诉观众,女主角也并非好人,别光顾着爽了。 所以,市子什么的,其实是无所谓的。 她的那番说教,只是基于大背景下,导演的一个手段罢了。 那就是,为元子的最终跌落神坛,做出先期铺垫罢了。 正如安岛问话后,元子所说的那样【我要成为金钱的主人】。 安岛在笑,表情也很复杂。 因为作为真正的上层阶级,他很清楚这句话实际上意味着什么。 觉得自己是金钱的主人的人,从来都只是它的奴隶而已。 有钱了,但是,你幸福吗? 元子哑口无言,强撑笑脸。 ... 盟主

我也是女性,但我觉得说得很有道理。第三集看得我心惊肉跳,元子这样犯罪,让人非常担忧,更是无法理解更无法认可。至少从目前为止,还不清楚整部剧想要表达的什么。只是看到活色生香的世间百态,女主的盛世美颜,挺有意思。

来自豆瓣App
JohnnyR2000
JohnnyR2000 2017-08-23 09:58:36
行长的帮忙洗黑钱行为,本质上并没有直接损害他人利益(国家总税收减少是间接性伤害),反倒... 行长的帮忙洗黑钱行为,本质上并没有直接损害他人利益(国家总税收减少是间接性伤害),反倒是在帮客户的忙,因为这其实就是很普遍的业界潜规则罢了。有钱人的逃税漏税很常见,辅助人员也遍地都是,所谓法不责众,这其实不算个事的。 这就和娱乐圈潜规则一个性质,大家都在啪啪啪,你看有人管了?街头洗脚房,大家都知道那是干什么的,你看中央政府有一天到晚地扫黄了?都知道有这回事,但只有傻子,才会一本正经地把它当成罪恶。 同理,正如我们都知道的那样,全Z国所有公务员都有贪污,难道还要都抓了吗,难道他们在贪污的同时,没有在很好地促进GDP增长吗?同理,那些行贿和偷漏税的有钱人,难道不也有极大促进就业和GDP吗,他们又不是把所有收入都瞒下来了,只是一点小金库而已。 但元子的行为,却是直接性的损人利己。所谓劫富济贫,也许富的确来源不正,但富仍是正义的一方,因为劫者的本质无论如何,也就是个小偷罢了。富人就算有不正之处,但他好歹是个促进就业、增加GDP的企业老板,即功大于过。那么元子呢,不过是光脚不怕穿鞋,破坏社会固有秩序的捣乱鬼罢了。 也就是说: 我的确有帮人洗黑钱,但这并没有碍着任何人的事,甚至直接地讲,我是在帮助我的客户。我只是在遵循这个社会的潜规则罢了,我即便有在理论上犯罪,我也照样是正义的一方。 但你是直接性地抢劫,理由再多,你就是罪犯,而我是受害者。 《黑色皮革手册》的立意之一,是男权社会下,女性在规则内的挣扎斗争。 女性会看着很爽,弱者会看着很爽,但本质而言,被女主害到的男性掌权一族才是正义的一方,尽管他们有在潜规则层面犯罪。 所以在原著结局里,元子才会是个死,因为从广大读者角度来看,她其实就是个妥妥的反派。因为她得罪的不只是那么几个犯罪有钱人而已,而是一整个男权社会。 因为任何破坏了社会潜规则的人,都是一整个社会都容不下的。 我是犯罪了。 但我是潜规则层面的犯罪,是利益共同体的一份子。 我洗黑钱,跟你有关系? 我收取入学学生家长的贿赂,跟你有关系? 我低卖高卖店面,又跟你有几毛钱关系? 但你却直接来抢我的钱,那你就是个抢劫犯。 而我则还是正义的一方,是单纯的受害者。 原因很简单——因为你动了所有人的蛋糕。 ... 盟主

盟主说的太对了。这一次翻拍明显感觉到导演编剧在为女主开脱。各种身世悲惨,逼不得已,让女主的所作所为看似很正义,殊不知她就是一个破坏规则的捣蛋鬼而已。前5集女主气场和气运都太强大了,不知道这一作会怎么处理结局。本能感觉下场应该会比04版的更好点。。。但这样就更偏离了原作的立意,成为一部单纯的偶像剧了。

来自豆瓣App
河
2017-08-26 23:17:58
行长的帮忙洗黑钱行为,本质上并没有直接损害他人利益(国家总税收减少是间接性伤害),反倒... 行长的帮忙洗黑钱行为,本质上并没有直接损害他人利益(国家总税收减少是间接性伤害),反倒是在帮客户的忙,因为这其实就是很普遍的业界潜规则罢了。有钱人的逃税漏税很常见,辅助人员也遍地都是,所谓法不责众,这其实不算个事的。 这就和娱乐圈潜规则一个性质,大家都在啪啪啪,你看有人管了?街头洗脚房,大家都知道那是干什么的,你看中央政府有一天到晚地扫黄了?都知道有这回事,但只有傻子,才会一本正经地把它当成罪恶。 同理,正如我们都知道的那样,全Z国所有公务员都有贪污,难道还要都抓了吗,难道他们在贪污的同时,没有在很好地促进GDP增长吗?同理,那些行贿和偷漏税的有钱人,难道不也有极大促进就业和GDP吗,他们又不是把所有收入都瞒下来了,只是一点小金库而已。 但元子的行为,却是直接性的损人利己。所谓劫富济贫,也许富的确来源不正,但富仍是正义的一方,因为劫者的本质无论如何,也就是个小偷罢了。富人就算有不正之处,但他好歹是个促进就业、增加GDP的企业老板,即功大于过。那么元子呢,不过是光脚不怕穿鞋,破坏社会固有秩序的捣乱鬼罢了。 也就是说: 我的确有帮人洗黑钱,但这并没有碍着任何人的事,甚至直接地讲,我是在帮助我的客户。我只是在遵循这个社会的潜规则罢了,我即便有在理论上犯罪,我也照样是正义的一方。 但你是直接性地抢劫,理由再多,你就是罪犯,而我是受害者。 《黑色皮革手册》的立意之一,是男权社会下,女性在规则内的挣扎斗争。 女性会看着很爽,弱者会看着很爽,但本质而言,被女主害到的男性掌权一族才是正义的一方,尽管他们有在潜规则层面犯罪。 所以在原著结局里,元子才会是个死,因为从广大读者角度来看,她其实就是个妥妥的反派。因为她得罪的不只是那么几个犯罪有钱人而已,而是一整个男权社会。 因为任何破坏了社会潜规则的人,都是一整个社会都容不下的。 我是犯罪了。 但我是潜规则层面的犯罪,是利益共同体的一份子。 我洗黑钱,跟你有关系? 我收取入学学生家长的贿赂,跟你有关系? 我低卖高卖店面,又跟你有几毛钱关系? 但你却直接来抢我的钱,那你就是个抢劫犯。 而我则还是正义的一方,是单纯的受害者。 原因很简单——因为你动了所有人的蛋糕。 ... 盟主

我并没有为元子的罪行开脱,我也同意你说的她的犯罪是动了虽有人的蛋糕。是一种可说无知无畏的大胆的犯罪行为了。 但是我并不认同潜规则的犯罪就不是犯罪,潜规则的犯罪才是社会腐朽的本质。元子的是从底层来的,富人的潜规则犯罪是间接得使得广大在金字塔底层的穷人更悲惨的原因之一。那些看不见的犯罪才是最可怕的好吗?行长替富人逃税,而诸如元子母亲那样的底层工人,原本就微薄的收入,却无法逃税。穷人支撑富人的社会,凭什么行长不该死?如偷税的行长,半医半骗的院长,受贿的校长,才是社会的腐肉,元子不过是生在上面的蛆。我从没有觉得元子的犯罪是正义的犯罪,但行长死了我也不觉得她的毫无同情没有什么可以指摘的。

来自豆瓣App
盟主
盟主 2017-08-27 09:38:31
我并没有为元子的罪行开脱,我也同意你说的她的犯罪是动了虽有人的蛋糕。是一种可说无知无畏... 我并没有为元子的罪行开脱,我也同意你说的她的犯罪是动了虽有人的蛋糕。是一种可说无知无畏的大胆的犯罪行为了。 但是我并不认同潜规则的犯罪就不是犯罪,潜规则的犯罪才是社会腐朽的本质。元子的是从底层来的,富人的潜规则犯罪是间接得使得广大在金字塔底层的穷人更悲惨的原因之一。那些看不见的犯罪才是最可怕的好吗?行长替富人逃税,而诸如元子母亲那样的底层工人,原本就微薄的收入,却无法逃税。穷人支撑富人的社会,凭什么行长不该死?如偷税的行长,半医半骗的院长,受贿的校长,才是社会的腐肉,元子不过是生在上面的蛆。我从没有觉得元子的犯罪是正义的犯罪,但行长死了我也不觉得她的毫无同情没有什么可以指摘的。 ...

您就是所谓愤世嫉俗的底层百姓的代表。

看不到有钱人对社会的贡献,只盯着他们贪赃枉法的一面。

就像很多百姓成天骂贪官一样:理论正确。但你的苦逼,你的工资少,真是因为贪官的直接性行为吗?错,只是你自己没本事罢了。你没本事,你赚钱少,你抱怨贪官把老百姓的钱都拿走了。可是事实,你甚至没资格入贪官的法眼。
我今年月薪5000,明年6000,后年8000,大后年10000。我很幸福,我很美好,我很开心,至于某个贪官把某些低保户的养老金偷走的事,跟我有个屁关系?他贪赃他的,我生活我的,两不相干。至于没本事只能靠低保过日子的人,既然生为弱势群体,如果不被欺负,你丫的这叫哪门子的弱势群体?

然后大大后年,我月薪15000那天,我作为一个基金经理,我坑了一个SB老太太的炒股钱——然后我就是罪恶的?
嗯,也许吧,起码那个老太太会把我得很惨。不过我必须向你强调一个冷冰冰的现实,即,这个社会,恰恰是你口中的恶人过得最爽,也恰恰是由你口中的恶人掌控的。
至于你口中的【广大在金字塔底层的穷人】,除非他们打算当一辈子的金字塔底层,默默无闻的死去,否则,但凡他们爬上来了一些,他们也就会按照自己在社会中的新位置来行事了——不然你以为,那些【恶人】都是从哪来的?
什么阶级的人,干什么层次的事。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但只要你上到了某个位置,除非你不想混了,不然你也就脱胎换骨了。至于原本阶级的那点苦逼——不然我们为什么要奋斗着往上爬,不就是为了离开原本的苦逼吗?

我也没说潜规则的犯罪不是犯罪。
但这个社会不就是由最高层面的犯罪者控制的吗?
窃针者为贼,窃国者为雄。
这个道理都不懂?

河
2017-09-02 12:49:04

看来你似乎很以为身为高层 位高权重的犯罪为骄傲。您这个伟大的理想我不加评论。诚如你所说,我只是广大苦逼搬砖群众中的一员,对世界和社会还抱有一点公平公正和侠义理论的幻想。看起来你所处的那个阶级是可以看到贪赃枉法的官员对这个社会做的巨大贡献的,也希望你入的了那些贪官的法眼。

来自豆瓣App
盟主
盟主 2017-09-02 16:04:12
看来你似乎很以为身为高层 位高权重的犯罪为骄傲。您这个伟大的理想我不加评论。诚如你所说,... 看来你似乎很以为身为高层 位高权重的犯罪为骄傲。您这个伟大的理想我不加评论。诚如你所说,我只是广大苦逼搬砖群众中的一员,对世界和社会还抱有一点公平公正和侠义理论的幻想。看起来你所处的那个阶级是可以看到贪赃枉法的官员对这个社会做的巨大贡献的,也希望你入的了那些贪官的法眼。 ...

至少我知道,随便一个浙江农村便利店老板就能日入3、5千净利润。
然后他是一个每年给国家GDP贡献好些万元的便利店老板。
区区一个便利店老板而已,这可不是大人物吧?
然后每半年一趟,他去东莞玩。
然后按照你的理论,他就是【嫖娼】的【恶人】。
你善良,你不嫖娼,但你对社会又有有多大贡献?
男人有钱就会变坏,你不是不想嫖,你只是没钱嫖(当然,不一定非得是嫖,也可以是去酒吧过夜生活什么的,或者买辆跑车噪音公害)
那么二选一,国家是需要你这个【善人】,还是要他那个【恶人】?

中国GDP从2010至2017,整整翻了一番,直逼日本三倍。
百万个百万富翁诞生,数万个千万富翁诞生,并新增亿万富翁上千。
当然,同时还新增贪官好几千。
但是然后,大家都很幸福安康,合家美满。
当然,同时也还有很多苦逼的人,依旧很苦逼,他们也是抱怨贪官抱怨得最狠的人,让他们来被自己无能的锅。
但要知道,如果一个人是弱势群体,就算天堂也是地狱,因为弱势与否,本来就是要放在一个范围内做对比的。
所以,只是因为一些固有弱势群体的牢骚,天堂就不是天堂了?
你现在的这些牢骚,说给非洲难民听听?信不信他们骂死你?

对于不懂得感恩和知足的人,就算把他送进伊甸园里,他都还会抱怨空气太暖和了。

3867
3867 2017-09-19 11:05:44
至少我知道,随便一个浙江农村便利店老板就能日入3、5千净利润。 然后他是一个每年给国家GDP... 至少我知道,随便一个浙江农村便利店老板就能日入3、5千净利润。 然后他是一个每年给国家GDP贡献好些万元的便利店老板。 区区一个便利店老板而已,这可不是大人物吧? 然后每半年一趟,他去东莞玩。 然后按照你的理论,他就是【嫖娼】的【恶人】。 你善良,你不嫖娼,但你对社会又有有多大贡献? 男人有钱就会变坏,你不是不想嫖,你只是没钱嫖(当然,不一定非得是嫖,也可以是去酒吧过夜生活什么的,或者买辆跑车噪音公害) 那么二选一,国家是需要你这个【善人】,还是要他那个【恶人】? 中国GDP从2010至2017,整整翻了一番,直逼日本三倍。 百万个百万富翁诞生,数万个千万富翁诞生,并新增亿万富翁上千。 当然,同时还新增贪官好几千。 但是然后,大家都很幸福安康,合家美满。 当然,同时也还有很多苦逼的人,依旧很苦逼,他们也是抱怨贪官抱怨得最狠的人,让他们来被自己无能的锅。 但要知道,如果一个人是弱势群体,就算天堂也是地狱,因为弱势与否,本来就是要放在一个范围内做对比的。 所以,只是因为一些固有弱势群体的牢骚,天堂就不是天堂了? 你现在的这些牢骚,说给非洲难民听听?信不信他们骂死你? 对于不懂得感恩和知足的人,就算把他送进伊甸园里,他都还会抱怨空气太暖和了。 ... 盟主

照你这么说,因为元子只是派遣员工所以她的犯罪就是十恶不赦,行长分行长是管理人员,他们犯罪可以得到谅解。双标也是可以。虽然说分行长自杀元子有起推动作用,但他也是自作孽不可活。而且当元子作为派遣员工成为他们工作牺牲品时候,他们可是一点儿惭愧都没有。既然就是谁有权谁有手腕就是大爷的话,就别标榜谁比谁更高尚了。

3867
3867 2017-09-19 11:10:18
至少我知道,随便一个浙江农村便利店老板就能日入3、5千净利润。 然后他是一个每年给国家GDP... 至少我知道,随便一个浙江农村便利店老板就能日入3、5千净利润。 然后他是一个每年给国家GDP贡献好些万元的便利店老板。 区区一个便利店老板而已,这可不是大人物吧? 然后每半年一趟,他去东莞玩。 然后按照你的理论,他就是【嫖娼】的【恶人】。 你善良,你不嫖娼,但你对社会又有有多大贡献? 男人有钱就会变坏,你不是不想嫖,你只是没钱嫖(当然,不一定非得是嫖,也可以是去酒吧过夜生活什么的,或者买辆跑车噪音公害) 那么二选一,国家是需要你这个【善人】,还是要他那个【恶人】? 中国GDP从2010至2017,整整翻了一番,直逼日本三倍。 百万个百万富翁诞生,数万个千万富翁诞生,并新增亿万富翁上千。 当然,同时还新增贪官好几千。 但是然后,大家都很幸福安康,合家美满。 当然,同时也还有很多苦逼的人,依旧很苦逼,他们也是抱怨贪官抱怨得最狠的人,让他们来被自己无能的锅。 但要知道,如果一个人是弱势群体,就算天堂也是地狱,因为弱势与否,本来就是要放在一个范围内做对比的。 所以,只是因为一些固有弱势群体的牢骚,天堂就不是天堂了? 你现在的这些牢骚,说给非洲难民听听?信不信他们骂死你? 对于不懂得感恩和知足的人,就算把他送进伊甸园里,他都还会抱怨空气太暖和了。 ... 盟主

还讲什么贡献,楢林医生靠花言巧语利用别人爱美之心骗钱时候对社会有什么贡献。更何况他赚的这些钱还没怎么上交国家还想着低价收购国家土地开医院,那他的贡献在哪儿。桥田理事长帮那些学术能力不够,还没有学习之心的二世祖们开后门进入学校,他对社会有什么贡献。倒是民众的健康在他手里埋下隐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