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权运动让人服下的药丸究竟是什么?

拍珀·路米內 评论 红色药丸 2 2017-08-06 22:39:29
林新一
林新一 2018-03-14 02:17:00

男权的所有问题,归类为社会问题,女权的所有问题,归类为男权问题。男权的煽情故事,是政府问题,女权的煽情故事,是男权问题。

拍珀·路米內
拍珀·路米內 (如再无一处地方可被视为外部——) 2018-03-14 16:17:45

我认为已经至少写明了:男权问题和女权问题并非对立,他们都是社会问题。并且也指明了女权所归咎于的不是男权或人权,而是(和造成本片中所提出的男权问题相同的)父权制(家长制)的观念和机制,比如人们最常说的:“是男人/是女人就(天然地)该是XXX样的”。也在更广的意义上,这些绝不仅仅是政府的责任,而是人之自由根基的缺乏和受限。所以没有必要强行将男权和女权对立,“女权思想”或“女权主义”关注的是性别平等,而不是唯女性利益或女性至上。

林新一
林新一 2018-03-14 20:35:41

七六十年代,资本主义为敌人,但美国激进女权把目标变成了男性。1977年,明尼苏达的德卢斯,一群女人想出了解决家暴的方式,那就是一切都是男人的错。因为男人代表权力与控制力。这就是有名的杜鲁斯权力控制论。第二次女性运动兴起,凯特·米利特写下《性政治》的论文,向男权开战,在里面,她重新定义了男权为强权,特权,恶权,父权制,家长制,也是她弄的。把原本为人权一部分,为底层男性呐喊的男权,定义成强权。
但在之前,男权是人权一部分,鲁迅所提出的人权,是包含男权与女权的,男人不再做奴隶,女人不再做奴婢。但是温和女权提出的平等,是假设男权有特权的基础上的,我知道的所有真女权,都会承认男权都是特权,而在此建立的平等,是指既然男权都是特权了,那我们女的要提升权利,跟男性一样,但如果男性没有特权,那你们的男女平等,就是一种假性平等,以男人为假想敌的变相特权。
这也就是为何,在男性看来,你们真女权和伪女权,是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的场面,是一种虚假的平等,只平女不平男。男的不接受,你们真女却觉得WHY,我们只是要平等而已,你们都有特权了,我们怎么能不平等呢?
只要承认男权是特权,真女权的男女平等就是一种谎言,女性运动之前,男权和女权,都是人权的一部分,鲁迅的呐喊里,铁屋里是有男有女的,呐喊声不仅仅是给女人听的。你去找一个说男权不是特权的真女权来,在知乎找,在豆瓣找,找得出来吗?
父权制,男权主义是特权,由于有个男的,有个父的,给人的潜移默化有多厉害?人们把特权的愤怒,全都扔在了底层男性身上,而高层男性他们又接触不到,父权制,男权是特权,本身的应用,就是一种彻头彻尾的歧视,他是在暗示,男人是坏人,恶人,你也看过纪录片了,这两词的暗示力量太强大了,连个家暴庇护所,全美一个,都有女权抗议。
什么时候,停止使用父权制,停止使用男权是特权,恢复男权和女权应有的地位,才有真女权的可能。不然,在我眼里,真女权是不存在的。

林新一
林新一 2018-03-14 20:37:50

关于特权。英国伊丽莎白一世,维多利亚女王,俄国叶卡捷琳那沙皇,西班牙玛丽女王,中国武则天萧太后慈禧太后,发动战争,死亡人数几千万,无一例外,都是男性。
伊莉莎白格蕾,参与过曼哈顿计划,对核武器的研发有很大帮助。
列表科赫,德国集中营的司令官。

就像鲁迅说的,铁屋里,不仅仅只有女人,铁屋外,不仅仅只有男人。
男权是特权,父权制这两词的应用,给男人造成的伤害与暗示,是前所未有的大的。

林新一
林新一 2018-03-14 20:40:52

描述特权时,请剔除男字,父字,让特权回归特权,强权回归强权,否则,不存在真女权。这就是我的观点。

林新一
林新一 2018-03-14 20:58:16

男权社会也不能用,这跟因为犹太人爆发经济危机,就称呼他们会犹太社会一样,暗示力量是筑建集中营的罪魁祸首。

拍珀·路米內
拍珀·路米內 (如再无一处地方可被视为外部——) 2018-03-14 21:53:27

感谢指教!

若要追溯女权的理论来源,也不可忽略从后结构主义以来的思想资源,比如福柯等人,也可以看出,女权并非什么女人们的独创思想,而是在各种思想武器中注入了性别的视角。以及,西方政治思想史上,人权概念历史是很久,它字面意义(概念)上有时候指所有人,但更多时候(现实)只包含一部分人(而且恰恰就是穷人和女人以及非白种人)。

(和其他理论一样)女权理论并非真理,但(和其他理论一样)她对企图宣称自己是真理的事物保持警惕,古典自由主义所谓人权即是其中之一。另外,我想多数女权主义者也并不满意此前的所谓成果,尤其是现实上西方关于平权的立法没有消除歧视,也因此有“差异论”向“支配论”的转移。(追求社会公正、再分配的过程中不也同样经历着这样的困境吗?)

关于这个影片和这篇评论,我想再重复的是:女权不必是窘困底层的敌人,女权也在输出思想资源(如女权的自由主义,关怀伦理学)积极介入社会正义的讨论中(优先性等冲突也当然存在)。如今的激进女权不是要消灭男人,而是要消解性别。

完全可以理解你对“男”&“父”等字眼的在意,就我个人而言,毕竟我也不是身在高位的男性,也常会有被刺痛之感,所以你若不认同这些概念大可弃之,回归特权强权等无妨。

林新一
林新一 2018-03-14 22:49:36

激进女权是邪恶的,他们与激进男权一样,她们是想共产主义,但在资源有限下,强形平权只会陷入结果平等,计划经济那场浩劫,我们又不是没过过。而没有结果平等,哪怕是49个女人,51个男人的内阁,也会遭受她们的非议与底毁,论为新的纳粹。极左与极右都是邪权,极左的共产,激女,极右的石 刑,割礼,都是反人类,不可容忍的。
另外,男权是人权一部分,我只会支持,能支持男权的女权,否则,不称之为平等,也反反对男权的女权。

林新一
林新一 2018-03-14 22:51:07

虽然我不懂什么哲学,但我不觉得,一向崇尚多元矛盾的康德福柯类的哲学,会生出这种二元对立的怪物。

林新一
林新一 2018-03-14 22:52:30

本来就有性别,消灭性别就是强制平等。忽视性别差异的消灭,与纳粹何异?

林新一
林新一 2018-03-14 23:02:41

为毛要消除歧视?有人的地方,就有歧视,我们生活一个人类社会里,其它人会因为你长得瘦,长得胖,长得丑,长得帅,而非议你,歧视你。这是不可避免的,男人会歧视你,女人会歧视你,会歧视你吧唧嘴,抖腿,即使克隆另一个自己来,他也会歧视你吧唧嘴,你如何避免?
什么地方没有歧视?只有自己,才不会歧视自己,你不会歧视自己吧唧嘴,歧视自己抖腿。那就是全人类毁灭,只有你一个人存在,你不会歧视自己,花花草草也不会歧视你。
平权是邪恶的,它是共产主义,结果平等,消除歧视的结果,就是消除人类,因为人类的副产品,就是歧视。

林新一
林新一 2018-03-14 23:07:48

能拥抱男权,承认男权, 支持男权的女权,才是真正女权。

林新一
林新一 2018-03-14 23:12:47

你认真思想一下,消除性别,消除歧视,消除特权,听起像不像德国人说的,消除劣质民族?像不像中国人说的,消除地主阶级?
这种思想资源能输出,才是人类的大灾难。

林新一
林新一 2018-03-14 23:15:59

这种消除,二十世纪发生许多次,造成几亿人的死亡,21世纪还要再来,女权就是人类的掘墓人。

林新一
林新一 2018-03-14 23:17:44

承认这个世界是有缺陷的,有歧视,有特权,然后与它共存,强形的消除只会带来灾难,因为人类并不完美,人类就是缺陷本身。

林新一
林新一 2018-03-14 23:18:32

这才是男权的定义,而不是女权那种表面美好,实则地狱的乌托邦。

林新一
林新一 2018-03-14 23:30:41

我也并没说女权不行,而是男权女权,是硬币两面,是不分彼此的,只强调一方,而无视另一方,都是人类灾难,历史发生多次,你的上文里,一再地强调女权,就会陷入消除的思维,消除世间一切罪恶,然后就如同过去一百年,直接把人类给消除了。
所以,我才强调,我只支持,能支持男权的女权,那才是,真正的女权。因为是一套统一思想,不分彼此的。

林新一
林新一 2018-03-14 23:33:34

而现在,女权过剩,男权式微,我才要强调男权。把硬币的另一面,补足。

林新一
林新一 2018-03-14 23:50:08

20世纪的历史是这样的,我看不惯罪恶,我看不惯地主,我看不惯富人剥削,我看不惯啥啥啥,我要消除消除,结果消着消着,咦,怎么周围人都没了?这就是女权头脑的内部思维,21世纪可不能再来一遍,这也是我,反感不支持男权的女权的原因。

林新一
林新一 2018-03-15 00:00:26

你是男人,相信男权吧,这才是挽救女权的方法。

拍珀·路米內
拍珀·路米內 (如再无一处地方可被视为外部——) 2018-03-15 01:12:13

必须承认的,任何宣称能立刻彻底消除不平等、各种歧视和暴力的学说都是靠不住的。

但话说回来,追求公平难道不是在公共生活的意义上才有意义的?高矮胖瘦不能影响一个人公共说理、追求事业、参与政治不是?所以呼吁建立最低限度的保障(在欧美就是各种立法,有些新法男权唾弃,那就争取取消呗),不然我们过回千百年前的日子不也没差嘛?

关于消解性别的激进想法,不光是消除社会性别,甚至有人指证生理上男女的差异也没想象的那么大,更甚者称我们应该自己选择自己的性别,让自己的性别时刻滑动!这种大破大立确实是很难让人接受呐!所以也不能总抠着字面意思理解了,姑且当挑衅一下自己的智力耐力。

女权于我肯定先是一种学说和思想,也是个最近初学。兄台你呢也别太激动,说男权式微尤其在亚洲真是早了点儿呀,这两年女权是有点儿抬头,不过不足为惧嘛!硬币的两面倒可能是有点儿,我是因为信了男权太久,信了一下女权呗。

林新一
林新一 2018-03-15 09:30:45

我说过。男权女权只能一起信,它们是一个整体,信仰一方忽视另一方,只能是个灾难。
参与政治问题,我不想说太多,只提一个点。全球性别差距报告,由于女性大规模参政,排在首位,并且得到很大加权,但是,男性被屠杀上百万,却只字不提,是否在暗示,一名女性的参政,其背后,是几千名男性的被杀?追求事业,是追求高等事业差距,但低等事业差距,有人关心没?这是性别差距报告,还只是女性机会报告?男性代价报告,不用写的吗?

林新一
林新一 2018-03-15 09:35:39

光鲜高薪职业,就得男女均分,脏乱危差,就得男性承担,这就是你所信仰的报告,你的女权主义吗?

林新一
林新一 2018-03-15 09:37:49

女性提参政人数时,怎么没提参军人数?前者少是不公,后者少是理所当然?

林新一
林新一 2018-03-15 09:39:17

参政时,生理差异不大,参军时,生理差异就巨大,是这个意思吗?

林新一
林新一 2018-03-15 09:47:24

说到男权式微过 ,提另一个数据,在大规模屠杀中,战争死亡中,恐怖袭击中,男人死亡再多,永远只是“死亡人数”,冷冰冰的“人”,他们连男人都没资格存在,只能以人来存在。但女人被性侵,被强奸,会另起一大段,来着重描写。你说男权式微过早,为何他们连男人都没资格存在?前者四个字,后面一大段,这就是你说的,过早?

林新一
林新一 2018-03-15 10:20:21

不要被以前一千年的男权,现在十年的女权有何不可这句话限制住,一天的男权与女权,都是不允许的,我们要的是男女权一起的世界,十年的单一世界,你知道多少人被冤枉,被敌视,被屠杀?就因为一千年前的死人够多,这十年的另一边人就该死吗?

林新一
林新一 2018-03-15 10:24:08

纳粹,共产主义,文革,大跃进,计划经济,这些都是女权一部分,你大概没算进去的吧。

林新一
林新一 2018-03-15 10:27:35

不是激动,我的文笔是鲁迅文笔,天生有攻击性,改不来的。

林新一
林新一 2018-03-15 10:38:30

哦对了,上面提的性别差距报告,国家是卢旺达,忘了写了。

林新一
林新一 2018-03-15 11:46:04

从另一方面,我们来验证一下,是男权理论多,还是女权理论多。你去查找所有文章, 豆瓣,知乎,知网,贴吧,微博,女权,是否分真女权和伪女权,真女权,是否很多相信平权。但是男权,是否有人分真男权和伪男权,还是所有都是伪男权,统成男权?男权都是特权,是否所有人的共识?
学术界,是现实界的镜子。我强调的,是真男权,而你强调的,是伪男权。
连你都这样,你觉得,当今世界,真男权,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