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不那么阳光的一些感受

工藤新一 评论 魔发奇缘 4 2017-07-13 06:56:33
来自豆瓣App
科洛娜之鹰
科洛娜之鹰 (科洛娜, Tangled中的海岛之国) 2017-08-01 05:12:45

让我们看看葛索对乐佩的“爱”――比如,葛索第一次回来,家常便饭地取笑捉弄乐佩一番,然后自顾自照镜子,乐佩想跟她说点事她都爱理不理,然后淡然地打断岔开。连今天是乐佩生日都忘了,可见乐佩本人(不包括头发)在她心里的分量才有多少。而当乐佩终于得以机会说出自己的生日礼物时,因为她知道“妈妈”会拒绝而吞吞吐吐,而这“妈妈”却看不出,毫不客气地打断说你好烦。当乐佩终于表示出想出塔,葛索马上又说外面多么多么危险,而你既呆笨又无能,只有亲爱的妈妈“我”对你最好。
然后呢,她的示好来了――她破天荒地,出去准备乐佩爱吃的汤(之前你怎么不做?直到乐佩表示自己想出塔,你才开始献殷勤,表示看我对你多么多么好吗?)
接着,当乐佩想要向妈妈展示自己制服了一个魁梧的“外面来的人”时,葛索没等乐佩说完就一个劲地打断,最后怒吼,终于摊牌了“你不能出去,我就不让你出去!”
一般人在对他人情绪失控,然后冷静下来后,至少会出于愧疚表达歉意。就算碍于面子不道歉,也不会再说话了,用一种沉默的方式表现自己现在挺不好意思的。可葛索怒吼完冷静下来后,偏偏还要来这么一句“唉你看,又弄得我成坏人了。。。”把自己情绪失控的责任都推到对方身上。
乐佩听了,也觉得是自己的错了,是自己一直闹着要出去看星星才惹得“妈妈”生气。
于是,乐佩表示,自己什么都不谈了。出塔,看星星,再也不提了,生日礼物给白贝壳颜料就行。
看,只有在乐佩表示不再出塔,露出乖乖的样子后,葛索这才说“看,这才是我的好孩子嘛,I love you”。
只有当乐佩服从了葛索的禁锢,葛索确保她可以继续为自己所用后,这才摆出一副“I love you”的样子来,为的不过是显得自己看起来是“爱你的好妈妈”。

“I love you, I love you more, I love you most.”
这番对话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产生的。


电影演得很明显了,葛朵是把自己的青春以及头发放在第一位的,对乐佩的感情,只是建立在头发上的一种对自己所有物获利后的依恋,所以她的愿望就是让这朵“小花”永远在塔里栽着,不让她有正常人的自由,以及自己经营人生、追求人生的权力。可乐佩是花么?她是一个人!葛朵有没有像母亲一样顾及过女儿是否快乐,是否想过她将来也要成家,至少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而不是在高塔里像行尸走肉般一潭死水地度过一生。她想过吗?

当她在外头,顶着年轻貌美的皮囊,自信且逍遥地四处逛,享受着这种感觉,并且做着她喜欢的事情,享受她自己的生活时,她有没有想过,在山谷的高塔里,有一个年轻少女,她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却只能呆在一个塔里干一辈子家务活,直到死去。
她能这样年轻漂亮、自由自在地享受生活,都是背后有人在替她付出代价呢。
她在外头自由自在,却让乐佩桎梏一生。

她不清楚吗?不,她清楚得很。可她认为这是应该的,理所当然的,天经地义的。

也许她也跟这里的某位网友一样,理直气壮地想:“花本来就是我的,我拿回我自己的东西有什么错?那个女孩不开心?关一辈子?谁让她父母派人来找花的,活该。”
来,让葛索来这样度过一生,她是否愿意?我们在座的每个人是否愿意?


Ps: 另,说葛索没有伤害乐佩、其乐融融的朋友,以及噴乐佩白眼狼的,敢认认真真地把下面这篇文章看完吗?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3041978/answer/60562163?utm_source=com.android.mms&utm_medium=social

科洛娜之鹰
科洛娜之鹰 (科洛娜, Tangled中的海岛之国) 2017-08-01 06:06:21

Psss: 楼主的第1点完全错了。电影中根本没表现出王后知道可以反复使用花儿的那首歌。明显电影里只有妖婆一个人知道那首歌。而且把花做药的也不是王后,王后当时昏迷,是其他人做的,这更说明周围没人知道那首歌。把花做药是不知如何使用所想出的唯一办法。
当然如果你非要说,你怎么知道他们不知道那首魔力之歌?你能100%肯定他们不知道?这个可能性是有。可是电影没有表现,所以,你又怎能确定王后和其他人知道呢?因为以你在影评第一句的口吻,是一副王后100%肯定知道那首歌却还把花做药了的,一种口气。这么说恐怕不妥吧。连证据都没有,就判人家的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