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奥芙弗雷德

黛琦丝 评论 使女的故事 第一季 4 2017-07-08 18:32:18

这篇剧评可能有剧透

忘了原账号
忘了原账号 2017-07-09 10:08:59

女主就是一个普通人,书中的她更软弱更随波逐流。我就觉得你吐槽的除了自己在一手主导人口贸易的主教家里还那么后知后觉是够懵懂外,其他在她的环境下都是正常反应,只是观众置身事外觉得憋屈忍不住抱怨她们软弱,说直白点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我自己看时也有这种反应)。比如说第一集就通过emily知道五月天组织了,怎么第九集才有主动行动?她不是第二集结尾就兴冲冲地要把主教叫她去办公室的情况告诉emily嘛,没想到换人了,她又不知谁还是组织成员,加上其他她被动面对的事,比如没有怀孕让女主人失望而受罚,比如按女主人要求跟nick交配,比如大使来访,所以在第六集通过alma的主动询问得知她可能也参与反抗且得到老公没死而是成功逃脱有了希望和信心所以才开始主动行动有什么奇怪吗?另外一个嬷嬷和一个使女在一起随便走就没任何问题吗?那有勇有谋的好闺蜜的莫伊拉怎么没过来救她?她们拿着跟自己形象有差别的人的通行证,如果被仔细检查就会露陷,再加上紧张及不能对离开红色中心之后的行动有详细的计划而准备不足,所以女主的反应没啥可特别特别指责的。还是说她被女主人禁闭为啥不反抗,你让她怎么反抗?反抗后自己会有更好的处境?别忘了她为了女儿不能一死了之也就不能不计后果地随心所欲发泄一下。

来自豆瓣App
黛琦丝
黛琦丝 (All lives end .) 2017-07-09 15:36:11
女主就是一个普通人,书中的她更软弱更随波逐流。我就觉得你吐槽的除了自己在一手主导人口贸... 女主就是一个普通人,书中的她更软弱更随波逐流。我就觉得你吐槽的除了自己在一手主导人口贸易的主教家里还那么后知后觉是够懵懂外,其他在她的环境下都是正常反应,只是观众置身事外觉得憋屈忍不住抱怨她们软弱,说直白点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我自己看时也有这种反应)。比如说第一集就通过emily知道五月天组织了,怎么第九集才有主动行动?她不是第二集结尾就兴冲冲地要把主教叫她去办公室的情况告诉emily嘛,没想到换人了,她又不知谁还是组织成员,加上其他她被动面对的事,比如没有怀孕让女主人失望而受罚,比如按女主人要求跟nick交配,比如大使来访,所以在第六集通过alma的主动询问得知她可能也参与反抗且得到老公没死而是成功逃脱有了希望和信心所以才开始主动行动有什么奇怪吗?另外一个嬷嬷和一个使女在一起随便走就没任何问题吗?那有勇有谋的好闺蜜的莫伊拉怎么没过来救她?她们拿着跟自己形象有差别的人的通行证,如果被仔细检查就会露陷,再加上紧张及不能对离开红色中心之后的行动有详细的计划而准备不足,所以女主的反应没啥可特别特别指责的。还是说她被女主人禁闭为啥不反抗,你让她怎么反抗?反抗后自己会有更好的处境?别忘了她为了女儿不能一死了之也就不能不计后果地随心所欲发泄一下。 ... 忘了原账号

手机打字半天,结果接个电话全没了。。。怒开电脑回复
首先,我承认我这段影评写的非常主观;因为我是一口气看完了第一季,所以女主当时给我的感受就是:刚坚强不到两秒钟(上一集结尾)就立马怂了(下一集开头)。 这种“装完逼秒怂”一直重复了九次。。。所以我才没忍住来吐槽了。
其次,我没有忘记她当时所处的环境,所以我没有吐槽她不能反抗的部分,比如接待大使。我吐槽的是她“本可以做一些什么却选择了沉默”的部分,比如被咖啡店员辱骂,她当时完全可以和那个店员好好理论一番的(那个女性的权利还没有被抹去),再比如自己的财产和工作被没收了,她的第一反应不是去找反抗而是和老公说“我以后要靠你养着了”。
我最生气的地方其实也正是在这里,因为我在女主身上看到了我们现实世界的投影;
就因为外界没有将所有的伤害强加到自己一个人的身上,而是“均摊”到一部分人身上,所以就应该保持沉默吗?
就像nv权和LGBT平权。“反正又不是我一个人利益受损,谁损失的最大谁说话”这样的论调让大部分人都保持了沉默,而少部分人则在替他们呐喊着所有的权利。
而又恰恰是这部分人;一边享受着别人替他们取回的权利,一边又觉得那一部分人总喜欢小题大做。(比如女主在自由沦陷前对待闺蜜的态度)
现实生活课不像电视剧,我们也不像主角一样有剧本提示着我们何时才是反抗的截止时间。我们每个人都是“奥芙弗雷德”,如果不在尚能反抗的时候反抗,迟早都会变成第二个“奥芙格伦”

黛琦丝
黛琦丝 (All lives end .) 2017-07-09 16:21:59
女主就是一个普通人,书中的她更软弱更随波逐流。我就觉得你吐槽的除了自己在一手主导人口贸... 女主就是一个普通人,书中的她更软弱更随波逐流。我就觉得你吐槽的除了自己在一手主导人口贸易的主教家里还那么后知后觉是够懵懂外,其他在她的环境下都是正常反应,只是观众置身事外觉得憋屈忍不住抱怨她们软弱,说直白点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我自己看时也有这种反应)。比如说第一集就通过emily知道五月天组织了,怎么第九集才有主动行动?她不是第二集结尾就兴冲冲地要把主教叫她去办公室的情况告诉emily嘛,没想到换人了,她又不知谁还是组织成员,加上其他她被动面对的事,比如没有怀孕让女主人失望而受罚,比如按女主人要求跟nick交配,比如大使来访,所以在第六集通过alma的主动询问得知她可能也参与反抗且得到老公没死而是成功逃脱有了希望和信心所以才开始主动行动有什么奇怪吗?另外一个嬷嬷和一个使女在一起随便走就没任何问题吗?那有勇有谋的好闺蜜的莫伊拉怎么没过来救她?她们拿着跟自己形象有差别的人的通行证,如果被仔细检查就会露陷,再加上紧张及不能对离开红色中心之后的行动有详细的计划而准备不足,所以女主的反应没啥可特别特别指责的。还是说她被女主人禁闭为啥不反抗,你让她怎么反抗?反抗后自己会有更好的处境?别忘了她为了女儿不能一死了之也就不能不计后果地随心所欲发泄一下。 ... 忘了原账号

况且,我期待的女主反抗不是像傻子一般和人正面肛,而是能聪明的利用其它方式和手法来反抗(好吧,其实也应该算是我这个观众的事后诸葛亮的想法吧。。。)
首先是没有怀孕那里。其实女主方式完全可以说是自己本来可以怀上的,可是被电之后“流产”了嘛!(好吧,其实以女主人的智商肯定是不会相信这种鬼话的。但是女主人那时需要的根本不是什么所谓的“真相”,而是一个可以供她发泄的借口。)至于这么做了以后会不会被揭穿,会不会引来更大的麻烦。。。其实严格意义上讲,这个假设本身就属于OOC的范围之内了,所以我说再多也没有意义,作者不给机会没这么写啊!
我这么说也只是为了证明女主当时除了沉默以外,也可以有其他的选择,并不是只有一条路可走。(虽然选择其他方法本身就是一种OOC)

其次是被女主人“强迫”和nick交配。。。其实再仔细想一下,感觉女主应该早就发现了nick对自己的好感(在这之前她一直有意无意的在撩nick),这一波下来不光能把他收为己用,还能从某种程度上(?)报复下男主人。因此顺水推舟的成分更多些吧。。。
这里我不指责女主,在人身性命朝不保夕的情况下,爱也许正是支撑自己活下去最好的方法。(虽然她在得知丈夫还活着的以后,依然没有结束她和nick的肉体关系,因为她那时还需要nick这个同盟)

再说女儿那里;你觉得女主为了女儿不能一死了之也不能不计后果的反抗,我觉得女主恰恰应该为了女儿在未来不必像自己一样生活而去反抗。不能说哪个就是绝对的正确,哪个就是绝对的错误。况且剧本身不也是将小女儿的双亲一个安排的是接受压迫,一个安排的是反抗压迫。所以我们不必在这一点纠结,为人父母的事,哪有绝对的对错,不是么?

至于我之前吐槽的“从第二集接到的邀请第九集才回复加入”确实是有些夸张。。。
平心而论,当艾米丽被抓走的时候女主的确没办法有任何动作。只是我记得在第六集左右吧,貌似有一个使女来暗示过她吧(就是在副大使来找她之前)可是女主因为被关禁闭关怕了,所以也没理人家的邀请。导致本来可以从第六集左右就加入组织,结果被女主硬生生拖到了第九集。
不过这本身是没什么错。错的是我没考虑剧幅,误以为在第一季时就会有大型反抗的戏码,结果没想到编剧走得是饥饿游戏的套路。。。这是我的错,不是剧情安排的错。。。

(其实我会这么想,主要是因为我看剧的那个资源网上给这部剧加了个[科幻剧]的标签!导致我一直以为这会是一部“拿着神器打主教”的爽剧,结果看完以后发现其实是一部若干年后穿越回来的“伪·纪录片”。。。哭笑不得)

忘了原账号
忘了原账号 2017-07-09 17:28:11
手机打字半天,结果接个电话全没了。。。怒开电脑回复 首先,我承认我这段影评写的非常主观;... 手机打字半天,结果接个电话全没了。。。怒开电脑回复 首先,我承认我这段影评写的非常主观;因为我是一口气看完了第一季,所以女主当时给我的感受就是:刚坚强不到两秒钟(上一集结尾)就立马怂了(下一集开头)。 这种“装完逼秒怂”一直重复了九次。。。所以我才没忍住来吐槽了。 其次,我没有忘记她当时所处的环境,所以我没有吐槽她不能反抗的部分,比如接待大使。我吐槽的是她“本可以做一些什么却选择了沉默”的部分,比如被咖啡店员辱骂,她当时完全可以和那个店员好好理论一番的(那个女性的权利还没有被抹去),再比如自己的财产和工作被没收了,她的第一反应不是去找反抗而是和老公说“我以后要靠你养着了”。 我最生气的地方其实也正是在这里,因为我在女主身上看到了我们现实世界的投影; 就因为外界没有将所有的伤害强加到自己一个人的身上,而是“均摊”到一部分人身上,所以就应该保持沉默吗? 就像nv权和LGBT平权。“反正又不是我一个人利益受损,谁损失的最大谁说话”这样的论调让大部分人都保持了沉默,而少部分人则在替他们呐喊着所有的权利。 而又恰恰是这部分人;一边享受着别人替他们取回的权利,一边又觉得那一部分人总喜欢小题大做。(比如女主在自由沦陷前对待闺蜜的态度) 现实生活课不像电视剧,我们也不像主角一样有剧本提示着我们何时才是反抗的截止时间。我们每个人都是“奥芙弗雷德”,如果不在尚能反抗的时候反抗,迟早都会变成第二个“奥芙格伦” ... 黛琦丝

我觉得现实中很多人不反抗不是因为懒,即觉得都受损谁责任大谁去反抗,而是胆小软弱,觉得都忍忍也不是不能过,出头的人未必有结果但自己肯定要承担代价,所以勇敢无畏的人才难得才值得敬佩。另外可能因为你是一气看的产生上集结尾和下集内容有落差的印象,但其实它的那种结尾不是为了塑造女主更不是表示她下一集就要行动,而是为了抚慰观众,让观众在压抑丧气中有个喘息。其实有评论觉得这种处理是降低格调,认为第三集那种黑镜风格的结尾最好。想想本季一共10集,还确定有了第二季,这是个反乌托邦警示剧不是战斗惊险剧,她怎么可能早早地坚定反抗了。所以认为她应该跟咖啡馆员工理论也是一样,她对对方用词发出不可置信的疑问,比她更清醒勇敢的莫伊拉回骂了,那段戏是显示女性失去工作(原来咖啡馆的女员工被换成男的)和财产的过程,不是为了怼直男癌让观众爽的。另外对于还有自由时的信用卡不能使和失业,她不是向银行和老板反应问题或提出质疑了,也和闺蜜一起参加抗议游行了,如果说有什么失误之处是逃跑得不够及时吧。

来自豆瓣App
忘了原账号
忘了原账号 2017-07-09 17:34:22
况且,我期待的女主反抗不是像傻子一般和人正面肛,而是能聪明的利用其它方式和手法来反抗(... 况且,我期待的女主反抗不是像傻子一般和人正面肛,而是能聪明的利用其它方式和手法来反抗(好吧,其实也应该算是我这个观众的事后诸葛亮的想法吧。。。) 首先是没有怀孕那里。其实女主方式完全可以说是自己本来可以怀上的,可是被电之后“流产”了嘛!(好吧,其实以女主人的智商肯定是不会相信这种鬼话的。但是女主人那时需要的根本不是什么所谓的“真相”,而是一个可以供她发泄的借口。)至于这么做了以后会不会被揭穿,会不会引来更大的麻烦。。。其实严格意义上讲,这个假设本身就属于OOC的范围之内了,所以我说再多也没有意义,作者不给机会没这么写啊! 我这么说也只是为了证明女主当时除了沉默以外,也可以有其他的选择,并不是只有一条路可走。(虽然选择其他方法本身就是一种OOC) 其次是被女主人“强迫”和nick交配。。。其实再仔细想一下,感觉女主应该早就发现了nick对自己的好感(在这之前她一直有意无意的在撩nick),这一波下来不光能把他收为己用,还能从某种程度上(?)报复下男主人。因此顺水推舟的成分更多些吧。。。 这里我不指责女主,在人身性命朝不保夕的情况下,爱也许正是支撑自己活下去最好的方法。(虽然她在得知丈夫还活着的以后,依然没有结束她和nick的肉体关系,因为她那时还需要nick这个同盟) 再说女儿那里;你觉得女主为了女儿不能一死了之也不能不计后果的反抗,我觉得女主恰恰应该为了女儿在未来不必像自己一样生活而去反抗。不能说哪个就是绝对的正确,哪个就是绝对的错误。况且剧本身不也是将小女儿的双亲一个安排的是接受压迫,一个安排的是反抗压迫。所以我们不必在这一点纠结,为人父母的事,哪有绝对的对错,不是么? 至于我之前吐槽的“从第二集接到的邀请第九集才回复加入”确实是有些夸张。。。 平心而论,当艾米丽被抓走的时候女主的确没办法有任何动作。只是我记得在第六集左右吧,貌似有一个使女来暗示过她吧(就是在副大使来找她之前)可是女主因为被关禁闭关怕了,所以也没理人家的邀请。导致本来可以从第六集左右就加入组织,结果被女主硬生生拖到了第九集。 不过这本身是没什么错。错的是我没考虑剧幅,误以为在第一季时就会有大型反抗的戏码,结果没想到编剧走得是饥饿游戏的套路。。。这是我的错,不是剧情安排的错。。。 (其实我会这么想,主要是因为我看剧的那个资源网上给这部剧加了个[科幻剧]的标签!导致我一直以为这会是一部“拿着神器打主教”的爽剧,结果看完以后发现其实是一部若干年后穿越回来的“伪·纪录片”。。。哭笑不得) ... 黛琦丝

你这么说可以理解,跟自己的预期有差不满就会比较强烈。我是看到微博推荐知道的,那个介绍说的就是类似1984的反乌托邦剧,特别是女性的地狱。

来自豆瓣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