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贤惟德与青青子衿之间,于和伟演绎的帝王心术

DannytheFreak 评论 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 5 2017-07-05 14:43:36
CHEN逗
CHEN逗 2017-07-05 16:28:18

于和伟,粉了。

来自豆瓣App
孔默
孔默 2017-07-06 13:49:29

楼主评论写得不错,拜读了。不过有个地方想与您商榷一番。楼主说曹操对荀彧不是真心,在下不敢苟同。曹操对荀彧的态度极为复杂,不能简单以真情假意论之,我觉得剧中也有表现。一方面,作为普通人,作为荀彧的朋友和同僚(二人皆为汉臣,一为丞相,一为尚书令,荀彧为汉廷官员,并不在丞相府或魏王府任职),曹操对荀彧当然有掏心掏肺、坦诚真率的一面,所以我认为剧中曹操与荀彧的一番话,也皆是肺腑之言;不过,另一方面,作为政治家,作为荀彧的主公(曹操与荀彧虽同为汉臣,但事实上荀彧也追随曹操多年,视之为明公,曹操也将荀彧誉为“吾之子房”;这里也很有意思,张良本是韩国贵族,一心复兴韩国,任为韩相,与刘邦也本是联盟抗秦的关系),曹操却不得不减除异己,以维护政权稳定与政令统一。因此,曹操既希望能与荀彧继续同行,又担心他对汉室的忠心会威胁自身的统治,矛盾之中,最终以空食盒为试探。空,或许是多义的——既可以是已无汉禄,请君自裁;也可以是虽无汉禄,可食魏禄,这全看荀彧自己的选择。因此,荀彧之死,虽无疑有曹操暗示与胁迫的诱因,但更主要的原因可能还是荀彧的自我选择。荀彧之死,大概也使曹操羞愧万分,好像易中天说过,曹操不敢篡汉,或许也是无法忘怀荀彧那双忧郁的眼睛。剧中,荀彧死后,曹操命人细查荀彧的书简,这又是他政治家的一面了,我倒觉得并不能代表他真诚的一面就是伪装,只是每个人都不可能只有一面,这些层面可能看似矛盾,但大概都是事实。我想,人一撇一捺,总有一笔是兽性,一笔是神性,这才立起一个“人”。人本来就是一个具有张力的存在。我很喜欢这版的曹操。同时我也很喜欢鲍国安版的曹操,小时候看三国,就对曹操讨厌不起来,因为他有时像像强盗一样可憎,有时又像孩童一样可爱,时而残暴如恶魔,时而又慈悲如菩萨,这才是人。此外,剧中官渡之战之后,曹操考察两位儿子如何对待曹营通袁书信(三国志里是直接“皆焚之”),编剧也改编得恰当好处。在我看来,两位儿子截然不同的态度(曹丕:查而后烧,追究通袁者;曹植:直接烧光,不予追究),或许共存于曹操内心。以曹操之聪明,应该对谁会通袁大致心知肚明,但他又深知那些通袁者的苦楚与无奈(袁绍毕竟人多势众,万一自己身败,属下也不得不自求活路),所以一方面他肯定会对属下存有猜疑与警惕,但另一方面他又可以包容原谅他们的担忧与恐惧(担忧恐惧自己一家都随曹家一同兵败覆灭)。一言以蔽之,不是人有好有坏,而是每个人的人心都有好有坏,而且这好坏的界限往往含糊暧昧,或只在一念之间。

来自豆瓣App
公子小白
公子小白 (虽行此流沙,愿期以星辰。) 2017-07-09 13:09:11

晋国的霸主…楼主未卜先知😄

来自豆瓣App
Proyinjun
Proyinjun 2017-07-13 17:46:03

赞同 对于荀彧 不舍杀但是不得不杀 荀彧自己早就懂这点

来自豆瓣App
见片鬼。
见片鬼。 (独家记忆。) 2017-07-18 22:44:59
楼主评论写得不错,拜读了。不过有个地方想与您商榷一番。楼主说曹操对荀彧不是真心,在下不... 楼主评论写得不错,拜读了。不过有个地方想与您商榷一番。楼主说曹操对荀彧不是真心,在下不敢苟同。曹操对荀彧的态度极为复杂,不能简单以真情假意论之,我觉得剧中也有表现。一方面,作为普通人,作为荀彧的朋友和同僚(二人皆为汉臣,一为丞相,一为尚书令,荀彧为汉廷官员,并不在丞相府或魏王府任职),曹操对荀彧当然有掏心掏肺、坦诚真率的一面,所以我认为剧中曹操与荀彧的一番话,也皆是肺腑之言;不过,另一方面,作为政治家,作为荀彧的主公(曹操与荀彧虽同为汉臣,但事实上荀彧也追随曹操多年,视之为明公,曹操也将荀彧誉为“吾之子房”;这里也很有意思,张良本是韩国贵族,一心复兴韩国,任为韩相,与刘邦也本是联盟抗秦的关系),曹操却不得不减除异己,以维护政权稳定与政令统一。因此,曹操既希望能与荀彧继续同行,又担心他对汉室的忠心会威胁自身的统治,矛盾之中,最终以空食盒为试探。空,或许是多义的——既可以是已无汉禄,请君自裁;也可以是虽无汉禄,可食魏禄,这全看荀彧自己的选择。因此,荀彧之死,虽无疑有曹操暗示与胁迫的诱因,但更主要的原因可能还是荀彧的自我选择。荀彧之死,大概也使曹操羞愧万分,好像易中天说过,曹操不敢篡汉,或许也是无法忘怀荀彧那双忧郁的眼睛。剧中,荀彧死后,曹操命人细查荀彧的书简,这又是他政治家的一面了,我倒觉得并不能代表他真诚的一面就是伪装,只是每个人都不可能只有一面,这些层面可能看似矛盾,但大概都是事实。我想,人一撇一捺,总有一笔是兽性,一笔是神性,这才立起一个“人”。人本来就是一个具有张力的存在。我很喜欢这版的曹操。同时我也很喜欢鲍国安版的曹操,小时候看三国,就对曹操讨厌不起来,因为他有时像像强盗一样可憎,有时又像孩童一样可爱,时而残暴如恶魔,时而又慈悲如菩萨,这才是人。此外,剧中官渡之战之后,曹操考察两位儿子如何对待曹营通袁书信(三国志里是直接“皆焚之”),编剧也改编得恰当好处。在我看来,两位儿子截然不同的态度(曹丕:查而后烧,追究通袁者;曹植:直接烧光,不予追究),或许共存于曹操内心。以曹操之聪明,应该对谁会通袁大致心知肚明,但他又深知那些通袁者的苦楚与无奈(袁绍毕竟人多势众,万一自己身败,属下也不得不自求活路),所以一方面他肯定会对属下存有猜疑与警惕,但另一方面他又可以包容原谅他们的担忧与恐惧(担忧恐惧自己一家都随曹家一同兵败覆灭)。一言以蔽之,不是人有好有坏,而是每个人的人心都有好有坏,而且这好坏的界限往往含糊暧昧,或只在一念之间。 ... 孔默

不能更赞同了

来自豆瓣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