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的信仰,我们的信念

王宇扬 评论 冈仁波齐 4 2017-07-03 10:28:18

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来自豆瓣App
陆小千
陆小千 2017-07-03 21:04:18

  刚读大学时,我的兴趣十分广泛,阅读、摄影、书法、吉他,再加上各种体育、娱乐方面的爱好,一天到晚忙得不亦乐乎。自己心里也觉得挺充实的,心想:终于闯过了高考这座独木桥,还不赶紧享受自由自在的大学生活?于是,我整日追逐着各种热闹事,虽然有时候师兄师姐也会好心地提醒我不可太过闲散、率性。但我总能给自己找到率性而为的理由。
  可是,大一一年下来,我心里总有些忐忑:专业方面的知识,说不懂吧,似乎全都懂;说懂吧,似乎又都不完全了解。那时候,虽然我的心里隐隐有了不安,但我并不知道这些不安的来由,也不知道该怎样去克服。
  正在这时,中文系新上任了一位主管教学的副主任。这位搞古典文学出身的老先生可谓三句话不离本行,上任后第一件事,便是要求全系学生每人背诵一百篇古代文学作品。全系顿时哗然!当时正值经商热,许多大学生通过勤工助学等方式在商海的岸边跃跃欲试,哪里有工夫正正经经地背古文?回想起平时上古典文学课,我们都忍不住要问老师一句:“学古典文学到底有什么用?”如今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要求每个人先背一百篇古典文学作品,我们去哪儿给自己找到兴趣、找到动力呢?
  于是,很多同学决定采取磨洋工的方式跟系里对抗,我自然也是其中一块超级耐磨砖。想想,背一百篇古典文学作品,要耗掉我多少参与各种热闹事儿的时间呀?我怎么可能沉得下这份心呢?
  然而,系里的执行措施却似铁板钉钉不折不扣。那时候高校还没有扩招,全系才两百来名学生,却有四十多个老师,所以,老师管起学生来也特别积极勤快。我们的班主任与教古典文学的老师分头紧盯学生,务必保证人人过关。老师们还干脆定死过关的时间,到时过不了者一律加倍背诵!
  虽然我们已经松散了一年多,但毕竟忍受不住系里的这种“高压”。于是,每天早起晚睡的有之,躲在小树林里大声朗读的有之,一个人躺在床上喃喃自语的亦有之,总之人人拿出自己的过关法宝,精疲力竭地对付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奇迹般,我们真的人人都过关了。
  直到这时,发起这次被我们称为“魔鬼训练”的老先生,才到班里与我们对话。他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这顶多只在幼儿启蒙阶段哄孩子们听。对于一个肩负着事业重任的大学生来说,怎么能仅仅由着自己的兴趣一日日得过且过呢?过分广泛的兴趣,过分浮浅的阅读,只能给人带来浮光掠影、浅尝辄止的收获。这些收获根本无法给你们今后的事业带来强力的支撑!”
  最后,老先生还引用朱自清先生的话告诫我们:“学文学而懒于背诵是不行的……与其囫囵吞枣或走马观花地读十部诗集,不如仔仔细细地背诵三百首诗。这三百首诗虽少,却是你自己的;那十部诗集虽多,看过了就还给别人了!”
  我豁然开朗,一下子就明白了自己此前感到不安的原因,也明白了自己一年多来忙忙碌碌却没有多少收获的原因。此后,我学会了集中精力,不再过分泛滥地参与各种校园活动。不久,我又自觉地找来《李清照全集》,《舒婷诗集》等名家作品,一遍又一遍地诵读,直至多数都能够背诵出来。很快,我也能写一些诗歌了,并且不断有作品得以发表,同时我对今后的职业道路也有了明确的规划。
  大学毕业以后,虽然我的第一份工作和大学所学的专业没有多少关系,更谈不上有多少兴趣,但是,我并没有感到失望,就像那位老先生说的——对于一个肩负着事业重任的大学生来说,怎么能仅仅由着自己的兴趣一日日得过且过呢?所以,每当面对厌烦的工作或事情时,我总是想起老先生的话,于是,不管我是否喜欢手头的事,一般都能沉静、耐心地对待。

来自豆瓣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