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缕裸露在外的灵魂

梦里诗书 评论 重返·狼群 3 2017-06-16 18:18:58
特鲁斯凯伊
特鲁斯凯伊 2017-06-17 03:56:07

请问专家真正的纪录片是什么标准?你负责制定的标准?

来自豆瓣App
魏小涵
魏小涵 (http://weibo.com/93310200) 2017-06-22 05:57:39
请问专家真正的纪录片是什么标准?你负责制定的标准? 请问专家真正的纪录片是什么标准?你负责制定的标准? 特鲁斯凯伊

引用《中国电影资料馆》王霞的评论文章 “《重返·狼群》:噩梦与童话的距离”部分内容

第一人称纪录片
纪录片中有一种形式被称为参与式纪录片,在世界范围已被用得风生水起。早在1961年让·鲁什和埃德加·莫兰的《夏日纪事》就产生了这种摄影机介入并推动剧情发展的设置方式。到了2010年影响广泛的《海豚湾》,拍摄者介入事件的程度已从参与、研究衍变成为取证真相而主动制造事件的角色,而制造事件的过程才是影片主体,而不是真相本身。然而随着便携式摄像机和摄像功能越来越强大的手机进入大众市场,另外一种一直处于边缘的、但摄制主体介入性更强的纪录片形式越来越活跃,它就是以中产阶级自由职业电影创作者开启的“第一人称电影”,也被称为“私人随笔纪录片”。它们强调主观视角摄制,模糊公共与私人领域界限,借由网络,其传播平台也更灵活。堪称经典的如《舌头不打结》(1989)、《模糊的时间》(1993)等。虽然就题材的分量来讲,如果放置于国外,《重返·狼群》更有可能成为参与式纪录片。但本片从整体形态上看,则更接近第一人称纪录片,属于一种个人或个体家庭介入社会、文化、政治的实践,并形成一种自我凝视式的历史纪录形式。当然,这也是国情决定的。在这一点上影片《重返·狼群》与小说保持了一致,虽然后者拥有着更细腻的情感和更曲折丰富的情节。但它们完全卸掉了《狼图腾》那种知识分子阶层的文化重担,悬置高大上的图腾,只讲育儿神话——如何将一个不被他人看好的孩子培养成一个坚毅进取、知恩图报、充满自由理想、拥有完整人格的少年英雄。影片以狼妈李微漪第一人称向狼儿格林讲述他的来历开始,犹如父母唯恐不够的关切与爱护,格林身上理所应当地聚焦了大多数镜头。当狼妈李微漪与格林情感互动时被收入镜头,在大量的逆光和仰拍中,她的美丽、勇敢和奔放显然来自狼爸的赞美,而狼爸的角色是记录者,更是守护者,他对这一对临时母子坚实而包容的爱变成纪录行为本身。画外狼爸日常的、貌似客观的幽默对白常常会消解狼妈的多情与投入,让人莞尔。

来自豆瓣App
Y.tony
Y.tony (第一个喝洗碗水) 2017-06-23 02:47:30

中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