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权的屠刀对外,也对内

哼哼 评论 八月的雾 4 2017-05-08 22:01:41
Heidi
Heidi 2017-05-10 15:09:19

在种族卫生学中,最担心的问题不是犹太人问题,而是对弱者的照顾(the care for the weak)。这部分弱者,尤其是残疾人、精神病人和遗传疾病患者,按照“优胜劣汰”的自然法则,本来应当被淘汰,然而社会给他们太多的照顾,使得他们幸存了下来,并繁殖了大量后代,而这些后代同样需要需要社会的支持才能活下去。并且由于他们通常生育众多子女,他们在社会的人口比例将越来越大,社会的负担将越来越重。
-----------------------------------
很难说对错

哼哼
哼哼 2017-05-10 15:23:03
在种族卫生学中,最担心的问题不是犹太人问题,而是对弱者的照顾(the care for the weak)。这... 在种族卫生学中,最担心的问题不是犹太人问题,而是对弱者的照顾(the care for the weak)。这部分弱者,尤其是残疾人、精神病人和遗传疾病患者,按照“优胜劣汰”的自然法则,本来应当被淘汰,然而社会给他们太多的照顾,使得他们幸存了下来,并繁殖了大量后代,而这些后代同样需要需要社会的支持才能活下去。并且由于他们通常生育众多子女,他们在社会的人口比例将越来越大,社会的负担将越来越重。 ----------------------------------- 很难说对错 ... Heidi

确实,从社会达尔文主义出发,优胜劣汰符合人类发展的规律。但反过来从理性主义或者一些宗教的角度,人类作为一个整体,或者神的子民,都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当然了,政治家为了达到目的,干什么都会有人给其洗地。

来自豆瓣App
Marvin
Marvin (彼之琼浆,我之砒霜) 2017-05-11 01:24:05

对子代的抚育与照顾是物种适应环境的一部分,由此将基因延续下去,对子代不抚育照顾,所有的婴儿都会死亡。按进化论,如果是弱者,成年后本就会难以拥有配偶与子代,相应基因的子代会越来越少直至泯失,而社会达尔文主义强行将其提前,将自然选择强行替换成人为选择,这是对达尔文进化论的曲解与滥用,甚至可说是反达尔文主义的。这是纳粹将自己管理社会失败的责任推卸到那些所谓弱者身上的借口,也是它邪恶属性之一。

Dave
Dave 2017-05-11 17:32:56

婚姻自由就是人类最大的优胜劣汰,先天残疾智障的往往是没有后代。但是消除先天性残缺就和消除同性恋一样可笑,二者都是不可避免的,只有人类存在就一直会伴随。人类的基因也一直在变化,只是绝大多数劣质基因已被淘汰,优等的基因保存下来。用现代的眼光评判当时本身就是不正确的,人在恶劣的环境下会暴露出相当丑的人性,如果当时德国食物充裕,福利好,也不会有这些事发生。穷乡出恶民,天堂出圣母。

吃盆折耳根
吃盆折耳根 (不会吐出来!) 2017-05-19 04:47:46

可怕的是,现在依然有人认为这些观点这些行为“很难说对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