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纯真

谷主雨墨 评论 纯真年代 4 2016-12-01 07:27:55

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Mellyrn
Mellyrn (自救中) 2016-12-06 19:47:15

其实May很有心计呢,根本不是表面上那种傻白甜,不仅高明地挽回了自己的丈夫,还在自己死后为他做了这样的安排来告诉他我早就知道了,哈哈,真的是胜利者的姿态~

mbyd
mbyd 2017-03-28 18:35:41

看了头,就被文中好笑的调侃和俏皮形容逗笑得停不下来,认为楼主写的决计是精彩的分析,老一代人果然乐于也精于在情欲中各种流转,对情欲的揣摩和研究果然可谓深入曲折得了得,准不准就难说了,只是这个男的真得象楼主认为的那么蠢那么无辜好像是顽童吗?!难道你要说的是纯真的年代这部电影里,这个男主傻乎乎地很纯真吗?哈哈。难以苟同。他有那么蠢吗?我怎么看到的是从头到尾的选择只为了自己考虑的自私自利、被情欲驱使卑劣呢?男性被情欲驱使只是顽童的顽劣,还有娱乐人的可爱和被同情被怜悯,女性被正常情欲驱使多半就是不要脸的浪荡了,是不是太两重标准了?楼主是个充满了对男主蠢蠢欲动却没有得手的怯弱无比的同情和体谅的母爱的圣母式思维倒是很符合当今男权社会倒流的舆论观点的。哈哈

谷主雨墨
谷主雨墨 (凡人谷) 2017-04-06 02:30:46
看了头,就被文中好笑的调侃和俏皮形容逗笑得停不下来,认为楼主写的决计是精彩的分析,老一... 看了头,就被文中好笑的调侃和俏皮形容逗笑得停不下来,认为楼主写的决计是精彩的分析,老一代人果然乐于也精于在情欲中各种流转,对情欲的揣摩和研究果然可谓深入曲折得了得,准不准就难说了,只是这个男的真得象楼主认为的那么蠢那么无辜好像是顽童吗?!难道你要说的是纯真的年代这部电影里,这个男主傻乎乎地很纯真吗?哈哈。难以苟同。他有那么蠢吗?我怎么看到的是从头到尾的选择只为了自己考虑的自私自利、被情欲驱使卑劣呢?男性被情欲驱使只是顽童的顽劣,还有娱乐人的可爱和被同情被怜悯,女性被正常情欲驱使多半就是不要脸的浪荡了,是不是太两重标准了?楼主是个充满了对男主蠢蠢欲动却没有得手的怯弱无比的同情和体谅的母爱的圣母式思维倒是很符合当今男权社会倒流的舆论观点的。哈哈 ... mbyd

这种“解读”再次印证了所谓“个人理解”的强大和不可控的主观性。“一百个人眼中,有一百个不同的《红楼梦》”就是对此最好的注解了。
“个人理解”决定的因素太多,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视角”,这又何来“准不准”之说呢?都不过是透过别人的故事,有限的去了解这个不知有多少面的世界而已,对于这个多彩无垠的世界,我们其实和“摸象的盲人”没有太大的区别。我们只能表达从自身主观角度的感受,并且这种“表达”还被诸如表达能力、文化背景、主观倾向、性别特点……诸多因素影响。我们有多少“底气”告诉别人自己就是“标准答案”呢?就像“老一代人”的判断那样“神奇”!当然这不是为了引发对个人“年纪”猜测的“炒作”,只能说与其说这是“判断”更像是“瞎猜”。
至于“乐于也精于在情欲中各种流转”更是不知从何谈起?比起反驳这种“猜测”更令人好奇的是“判言”背后的“意味”。不知从何见识了口中所谓的“健在”的“老一代人”是怎样比曾经封建东方社会更精于压抑女性,或者更显糜烂奢华,因此引发了如此“尖锐”的评语。不是不能给出鄙人对此观点的“个人解读”,但是更愿意为对方留下“余地”,这与其说是“身为”所谓的“老一代人”的宽容,不如说是“传承”于“老一代人”的修养。因为,愚个人认为,无论是哪一代人,用这种尖利的评语都过于偏颇。评论可以嘲讽缺点,但不是为了嘲笑别人。至少自认为没有这个“特权”,甚至去为“某一代人”扣这样大的一顶自认为“幽默”的“帽子”,毕竟谁都有“来处”的“老一代人”,自己嘲讽的“老一代人”中也包括自己的“来处”不是?
我们都有从前辈处汲取养分、经验、教训的经历,无论“老一代人”辛苦传下来什么,承继者自己应该有选择性,所谓“取其精华,去其糟粕”。自己辨不得糟粕,不知对错好坏,只一味指责前人,那么对于自己的“混蛋”属性也着实没什么可以自傲的。这种“吃奶”长大,抹嘴就“骂娘”的毛病,还是不添的好。

谷主雨墨
谷主雨墨 (凡人谷) 2017-04-06 02:34:53
看了头,就被文中好笑的调侃和俏皮形容逗笑得停不下来,认为楼主写的决计是精彩的分析,老一... 看了头,就被文中好笑的调侃和俏皮形容逗笑得停不下来,认为楼主写的决计是精彩的分析,老一代人果然乐于也精于在情欲中各种流转,对情欲的揣摩和研究果然可谓深入曲折得了得,准不准就难说了,只是这个男的真得象楼主认为的那么蠢那么无辜好像是顽童吗?!难道你要说的是纯真的年代这部电影里,这个男主傻乎乎地很纯真吗?哈哈。难以苟同。他有那么蠢吗?我怎么看到的是从头到尾的选择只为了自己考虑的自私自利、被情欲驱使卑劣呢?男性被情欲驱使只是顽童的顽劣,还有娱乐人的可爱和被同情被怜悯,女性被正常情欲驱使多半就是不要脸的浪荡了,是不是太两重标准了?楼主是个充满了对男主蠢蠢欲动却没有得手的怯弱无比的同情和体谅的母爱的圣母式思维倒是很符合当今男权社会倒流的舆论观点的。哈哈 ... mbyd

至于说道“顽童”,完全是批判方法的问题。就如同对于某个现象,是选择“义正言辞”,还是“幽默讽刺”一样,个人“口味”不同,方法不同而已,表达的初衷却是“殊途同归”的。
突然想到一个笑话里说,生活困难时期,有个人给另一个人讲了一个关于“月饼太硬”被过路的汽车碾压,不仅没碎还嵌进柏油马路里的笑话,结果被对方以“污蔑国家食品工业”为名,进行了无情批判。
不禁莞尔,看来这种段子并非“某个时代”的特殊产物。在此对于投身“喜剧幽默事业”的工作者表达深深的敬意,原来他们带给大家欢笑冒了如此大的“风险”!
被“理解”不容易,被“过度理解”更不容易。

有人说,人性是兽性(动物性)和神性(理性和道德)的
结合体。凭你再了不起,只要还需要这具血肉之躯行走世间,都无法摆脱那一半动物属性的物质基础,但同时不能忘记人类区别于其他动物的那一点,那就是理性和道德。丧失了这一点,再刺激终究活得不那么像人。
男主人公被本能驾驭,不能战胜自己的兽性,失去了为人的那一点“灵性”,失去了为人的底线,不可怜吗?他终身煎熬于自己欲望的深渊,不得救赎,不可怜吗?与其说两个女人爱他隐瞒真相,不如说两个女人认清了现实,选择忍受他,毕生也难得真情,不可怜吗?沉溺在自己编织的谎言中而不自知,一辈子自以为愚人,其实愚己,带着面具过了一辈子,不可怜吗?可怜他,是因为他屈从于自己的兽性,最终活得不那么像个堂堂正正的人。
可怜,不等于赞同,明白这之间的区别吗?我们可以处决一个十恶不赦的恶人,但从人性的角度而言,我们更可怜这个灵魂的迷失。所谓的“杀人不过头点地”表达的就是我们中华文明中最深沉的思考和博大的胸怀。剿灭肉体,只是为了惩罚罪恶,或者预防继续为祸,但更重要的是对“错”的救赎。任何“惩罚”都是相对滞后的,都是错形成之后的补救而已。如何避免错,从根本上认清错的根源,才是重要的。对于故事中的人物而言,这种一生的愧悔、一生的煎熬的“现实教育”难道不比“指着鼻子臭骂”来的更深刻,对他后辈的警示,或者说对观众的警示更好吗?难道对于这类“蠢蠢欲动”或者“已动”,全部采取“物理阉割”,就能让我们立刻迎来一个“平等有爱”的“新世界”了?实在是简单粗暴的“可爱”。
也许对于某些喜欢“快意恩仇”的人来说,对于那些犯错者,沦落“地狱”本身不够,要“贴大字报”,要“盖棺定论”,要“开批斗会”,要“广而告之”,才能“一舒胸臆”。这种方法固然“单纯直白”,但文学作品、艺术表演、影视作品,都要采用这种“手起刀落”的方式表达“爱恨情仇”,表达“是非对错”,岂不和曾经的“样板戏”一样了么?当然,这里不是说“样板戏”不好,那也是一种表现形式。但是能想象天天看“样板戏”的情形吗?生活是多面的,表达形式也是丰富多彩的。有时可能是直白的,有时是隐晦的,有时甚至是不着痕迹的。手段都只是解决问题的途径而已,如何避免悲剧,记录经验,总结教训,才是无论什么样的人类文明手段的最终目的。还要继续舍本逐末下去吗?

谷主雨墨
谷主雨墨 (凡人谷) 2017-04-06 02:41:07
看了头,就被文中好笑的调侃和俏皮形容逗笑得停不下来,认为楼主写的决计是精彩的分析,老一... 看了头,就被文中好笑的调侃和俏皮形容逗笑得停不下来,认为楼主写的决计是精彩的分析,老一代人果然乐于也精于在情欲中各种流转,对情欲的揣摩和研究果然可谓深入曲折得了得,准不准就难说了,只是这个男的真得象楼主认为的那么蠢那么无辜好像是顽童吗?!难道你要说的是纯真的年代这部电影里,这个男主傻乎乎地很纯真吗?哈哈。难以苟同。他有那么蠢吗?我怎么看到的是从头到尾的选择只为了自己考虑的自私自利、被情欲驱使卑劣呢?男性被情欲驱使只是顽童的顽劣,还有娱乐人的可爱和被同情被怜悯,女性被正常情欲驱使多半就是不要脸的浪荡了,是不是太两重标准了?楼主是个充满了对男主蠢蠢欲动却没有得手的怯弱无比的同情和体谅的母爱的圣母式思维倒是很符合当今男权社会倒流的舆论观点的。哈哈 ... mbyd

似乎沾染情感的背叛、婚姻不幸的话题,女性观点就格外强势,就像所谓的“家暴”天然施暴者100%就是男性一样。在这种问题上,难道只要没有倾向性地碾压男性,就必然是入了“性别歧视”的歧途。接下来“祸水东引”则成了必然的桥段,真正的问题总是被后来的指责掩盖,而争来吵去,“问题”依旧。
事实上,社会也好,家庭也罢,男、女都是重要的组成部分,社会分工不同,可以理解,但不应该偏颇。“家庭”、“婚姻”,甚至“家暴”这些词本身并不具有性别倾向性,任何一方都有可能成为加害方,同时也可能成为受害方。
现实案例中确实反应出某种比例的不平衡,据此就要以偏概全的全盘一刀切,无视事实吗?如果只按这些数据说话,以此作为主观判断的依据,就是“正义”了吗?要“平等”首先需要保持客观、公平的态度。任何“平等”不是靠“拉偏架”,女性的解放也不是靠殴打男性能够达到的。现代女性的地位,完全是女性自身素质的提高和成长,自身意识觉醒造就的。
回到故事中,如果没有女性的纵容和推动,两边一起放手,还有什么“后来”呢?这两个女人的命运,固然与男主人公的作用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有外在因素的影响,但说到底,又何尝不是她们自己的选择呢?我们总是因为受到的伤害同情家暴受害者,但如果不是自己个性的弱点,选择这样那样的借口隐忍,怎会直到最后造成无可挽回的悲剧才后悔不已。即便在法律相对过去完备的今天,在这种一边倒的伤害下,“救赎”的第一步都是勇敢自救。不要说因为害怕“伤害”所以妥协,如果知道结果的惨烈,有多少人选择“引颈就戮”?
更何况,本故事中的两位女性,也未见得就那么“无辜纯净”吧?她们也各有自己的私心,也有各自的利益需要维护。难道掩盖在情感之下,展现柔弱美好,就能抹杀欲望的痕迹了么?大家都为了维护自己的幸福,拨拉着自己的那把“小算盘”,又能说谁的“小算盘”比谁的更高级呢?真是好笑。

未解之谜还有,“女性被正常情欲驱使多半就是不要脸的浪荡了”的“理解”从何而来。
不论是男性,还是女性,都有作为一个正常人应该遵循的道德标准和底线,没有哪个性别更有“特权”,这应该是现代文明的共同认知,曾经的“特权”都昭示了那个时代的局限与狭隘,这是不言而喻的事实。实在不明白这还需要再掰扯什么?(真是累人)与其简单粗暴的“灭绝”罪恶的,“蠢蠢欲动”的男性,不如女性独立、判断和智慧。男性不是“万恶之源”,不是所有男性都那么猥琐不堪,同样,女性自然正常的情爱既不是放荡,也不用以此为借口随意对号入座,不问因由“被烫了”一样的跳起来攀咬别人。
想起曾经有一个视频报道,某市公交车上有一个少女公然对一个男青年进行性骚扰,小伙子不堪其扰逃跑,后来女孩又跑到驾驶座,要求司机叔叔的拥抱,最后被劝离。
提起这则“趣闻”并不是想指责其中任何一方,但事后有一种声音说“如果实施这个行为的是男性,那么八成他不是被揍,就是进派出所了”。大家普遍对女孩都很宽容,这固然是因为,“色狼”在公众意识中的一般认知多是男性。但从另一个角度而言,女性这么做就对了吗?这与“男权”、“女权”无关,只关乎公平、公正,关乎不“矫枉过正”。不要拿现存的“不平”作为随意质问的砝码,因为这种“质问”的立场和对象本来就是“误会”。
再回到故事。如果说,不“横眉冷对”就是“同情”和“体谅”的“圣母”,那么影片拍的如此唯美,就说明导演是对于这种行为的鼓吹吗?有时候呈现丑恶,不是对丑恶的颂扬,恰恰是为了让更多人“认识”丑恶。如果按照主观意愿将男主丑恶化就点题了吗?批判性就明确了吗?那是幼儿的睡前故事。真实的生活中,险恶恰恰是掩盖在这些光鲜亮丽的“外衣”之下的。难道只是你看不懂吗?
男主人公三心二意固然“可恨”,伯爵夫人因为逃出暴力丈夫的魔爪洞悉世间险恶,因此明知对方已有未婚妻却半推半就,不尊重另一位女性的感受,就是“正常情欲驱使”,情有可原了吗?
妻子May在明知对面两方“心怀不轨”,却因为利益、世俗观念,更重要的是满足自己的私心,放弃感情,“硬留”男主人公。从做人的尊严上来说,委屈自己,就有了困住别人的权利吗?这和“吃药毒老虎”有什么两样?故事中的男人看着憋憋屈屈地将就了一辈子,可现实中,少了封建社会的压迫,旧观念的束缚,这种将就越来越少。在特定的环境下,妻子似乎“舍身成义”,说好听了赞她一句“聪明”,但用自己美好的一生换一个凉薄无情的陪伴,说她愚蠢,是不是又要招来新一轮的“轰炸”呢?所以她是“聪明”还是“不聪明”呢?

说到“男权社会”,个人认为现在既不是“男权社会”,也远没有达到完全的平等。人类社会到达“乌托邦”还需要时日,人类社会不完美的现实好像不知地球人都知道吧?从原始社会开始,为生存、为安全、为温饱、为富足……太多的目标,既然我们生而不是“神”,那么这些就需要靠努力和奋斗得来,这也是人类发展的动力。对于“男女平等”问题的讨论和追求,其实和对我们人类整体幸福和谐追求的目标是一致的,是这个大目标下具体的组成部分。这跟其他所有社会问题一样,比起针对个人迁怒式的指责,做一个理智,对这种进步作出贡献的个人,不是更好吗?
现代女性的独立自主绝对不是打着标语游行、振臂呼号几声,又或者是抱怨几句,迁怒几句才得来的。那是无数智慧女性,用自己的才干、努力、奋斗,实干赢得的。除了那么多优良品质之外,所有为“平等”作出贡献的优秀女性们,还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她们从来不妄想用强调“不平等”来换取“公平”,更不靠“抹黑”曲解别人,突显自己。

谷主雨墨
谷主雨墨 (凡人谷) 2017-04-06 02:54:17
看了头,就被文中好笑的调侃和俏皮形容逗笑得停不下来,认为楼主写的决计是精彩的分析,老一... 看了头,就被文中好笑的调侃和俏皮形容逗笑得停不下来,认为楼主写的决计是精彩的分析,老一代人果然乐于也精于在情欲中各种流转,对情欲的揣摩和研究果然可谓深入曲折得了得,准不准就难说了,只是这个男的真得象楼主认为的那么蠢那么无辜好像是顽童吗?!难道你要说的是纯真的年代这部电影里,这个男主傻乎乎地很纯真吗?哈哈。难以苟同。他有那么蠢吗?我怎么看到的是从头到尾的选择只为了自己考虑的自私自利、被情欲驱使卑劣呢?男性被情欲驱使只是顽童的顽劣,还有娱乐人的可爱和被同情被怜悯,女性被正常情欲驱使多半就是不要脸的浪荡了,是不是太两重标准了?楼主是个充满了对男主蠢蠢欲动却没有得手的怯弱无比的同情和体谅的母爱的圣母式思维倒是很符合当今男权社会倒流的舆论观点的。哈哈 ... mbyd

对于惯于“好笑的调侃”“俏皮的形容”,吊儿郎当惯了的自己,这样“肃穆”、“正经”的文风实在是连自己都吓着了。但是无奈于自己“失败的笑话”,虽然有人笑了,可还得为“地里的月饼”百般解释,也是没办法的事。
看来比“平等”和“乌托邦”都难达到的,恐怕唯“理解”二字了。什么时候我们都不只顾“自说自话”的时候,才能稍稍看到它的影子吧。
我问朋友:你说,说理解的时候,到底我们理解的是对方想让我们理解的,还是我们自己想理解的?我们到底是真理解了,还是我们自以为自己理解了?我们理解对方表面的意思,还是理解了对方意思里的意思?我们到底理解了该理解的,还是用猜测和主观想象在偷偷替换真正的理解?我们到底能理解什么?
朋友说:你疯了。
对此,我表示理解。

mbyd
mbyd 2017-04-06 13:08:40
这种“解读”再次印证了所谓“个人理解”的强大和不可控的主观性。“一百个人眼中,有一百个... 这种“解读”再次印证了所谓“个人理解”的强大和不可控的主观性。“一百个人眼中,有一百个不同的《红楼梦》”就是对此最好的注解了。 “个人理解”决定的因素太多,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视角”,这又何来“准不准”之说呢?都不过是透过别人的故事,有限的去了解这个不知有多少面的世界而已,对于这个多彩无垠的世界,我们其实和“摸象的盲人”没有太大的区别。我们只能表达从自身主观角度的感受,并且这种“表达”还被诸如表达能力、文化背景、主观倾向、性别特点……诸多因素影响。我们有多少“底气”告诉别人自己就是“标准答案”呢?就像“老一代人”的判断那样“神奇”!当然这不是为了引发对个人“年纪”猜测的“炒作”,只能说与其说这是“判断”更像是“瞎猜”。 至于“乐于也精于在情欲中各种流转”更是不知从何谈起?比起反驳这种“猜测”更令人好奇的是“判言”背后的“意味”。不知从何见识了口中所谓的“健在”的“老一代人”是怎样比曾经封建东方社会更精于压抑女性,或者更显糜烂奢华,因此引发了如此“尖锐”的评语。不是不能给出鄙人对此观点的“个人解读”,但是更愿意为对方留下“余地”,这与其说是“身为”所谓的“老一代人”的宽容,不如说是“传承”于“老一代人”的修养。因为,愚个人认为,无论是哪一代人,用这种尖利的评语都过于偏颇。评论可以嘲讽缺点,但不是为了嘲笑别人。至少自认为没有这个“特权”,甚至去为“某一代人”扣这样大的一顶自认为“幽默”的“帽子”,毕竟谁都有“来处”的“老一代人”,自己嘲讽的“老一代人”中也包括自己的“来处”不是? 我们都有从前辈处汲取养分、经验、教训的经历,无论“老一代人”辛苦传下来什么,承继者自己应该有选择性,所谓“取其精华,去其糟粕”。自己辨不得糟粕,不知对错好坏,只一味指责前人,那么对于自己的“混蛋”属性也着实没什么可以自傲的。这种“吃奶”长大,抹嘴就“骂娘”的毛病,还是不添的好。 ... 谷主雨墨

我觉得老一代跟现代人生存习惯和思维方式的差异比较大,老一代很多都是延续农耕社会基于人际关系为基础的思维生活习惯方式,最典型的就是宗族社会,社会模式是熟人社会,关系社会。特别重视钻研经营人际关系的建立尤其是以感情缔结的人际关系。人和人的相互牵扯和相互影响也很大。常说的那些世代恩怨情仇的多是发生在这种社会,现代新一代的人是工业社会的以资源匹配的利益为基础商业资本社会的思维和生活习惯方式,并不大看重和钻营感情式人际关系,更多的是建立在利益上的商业人际关系。相对来说,人和人之间的生活相互牵扯影响不大,传统的人跟现代的人有很大的不同。

谷主雨墨
谷主雨墨 (凡人谷) 2017-04-10 05:30:51
我觉得老一代跟现代人生存习惯和思维方式的差异比较大,老一代很多都是延续农耕社会基于人际... 我觉得老一代跟现代人生存习惯和思维方式的差异比较大,老一代很多都是延续农耕社会基于人际关系为基础的思维生活习惯方式,最典型的就是宗族社会,社会模式是熟人社会,关系社会。特别重视钻研经营人际关系的建立尤其是以感情缔结的人际关系。人和人的相互牵扯和相互影响也很大。常说的那些世代恩怨情仇的多是发生在这种社会,现代新一代的人是工业社会的以资源匹配的利益为基础商业资本社会的思维和生活习惯方式,并不大看重和钻营感情式人际关系,更多的是建立在利益上的商业人际关系。相对来说,人和人之间的生活相互牵扯影响不大,传统的人跟现代的人有很大的不同。 ... mbyd

且不论这种说法怎样,至少深深觉得,这段里最起码有一句是必要且相对让人觉得负责任的,那就是——“我觉得”。

谷主雨墨
谷主雨墨 (凡人谷) 2017-04-10 06:10:00
我觉得老一代跟现代人生存习惯和思维方式的差异比较大,老一代很多都是延续农耕社会基于人际... 我觉得老一代跟现代人生存习惯和思维方式的差异比较大,老一代很多都是延续农耕社会基于人际关系为基础的思维生活习惯方式,最典型的就是宗族社会,社会模式是熟人社会,关系社会。特别重视钻研经营人际关系的建立尤其是以感情缔结的人际关系。人和人的相互牵扯和相互影响也很大。常说的那些世代恩怨情仇的多是发生在这种社会,现代新一代的人是工业社会的以资源匹配的利益为基础商业资本社会的思维和生活习惯方式,并不大看重和钻营感情式人际关系,更多的是建立在利益上的商业人际关系。相对来说,人和人之间的生活相互牵扯影响不大,传统的人跟现代的人有很大的不同。 ... mbyd

因为无知对于这段没太看懂,更无法知晓和本帖有甚关联。所以说是本帖透过网络都透出了反应“人际关系”很“老一代”的,“延续于农耕”的“关系社会”的浓浓的“土味”,而不是自己主观的造成的错觉吗?又或者到这里balabala这么一堆是似而非,云里雾里拗口的名词,就显的不那么“农耕”和“传统”了?所以说更让人好奇的是,到底是因为出于什么样的“商业资本社会的思维和生活习惯方式”,引发了到这里来作这番“宏论”的呢?反正散发”土味“,被”觉得“传统”的帖主是因为闲的。敢问“工业社会的以资源匹配的利益为基础商业资本社会的思维和生活习惯方式”的“现代新一代的人”又是因为什么呢?推动新一轮工业革命?
其实很多时候,装神弄鬼并不是因为胆大,恰恰是因为自己怕鬼,所以才拿自己害怕的东西去恐吓别人罢了。
《世说新语》中说三国时魏国的嵇康有个好友吕安,一次,吕安来拜望嵇康,恰好他不在。嵇康的弟弟夸夸其谈挽留吕安,吕安还是走了,临走门上写了一个“凤”字。嵇喜认为是夸自己,非常高兴。后来才知道自己在别人眼中不过一只“凡鸟”而已。
提这个故事无他,只因无知,所以比起“伪现代”地故弄玄虚地诌一堆自己都搞不明白的名词来给别人下定义,还是更喜于用我们自己的“传统”真实沟通。对于我们这些“土得掉渣”的来说,人类社会不论农耕也好、工业也罢,即便是现在的飞机、高铁、导弹、飞船,最终活的不过一个“人”字罢了。没了人与人之间的那点子“人味儿”,再吹得神乎其神,最终也不过是虚张声势地“哗众取宠”罢了。

谷主雨墨
谷主雨墨 (凡人谷) 2017-04-10 06:26:42

老话说“跟着好人学好人,跟着死鬼跳大绳”,一不小心就跳了一回“大绳”。各位路过被搅迷糊的看客,不好意思,上面啰里吧嗦了这么些其实要表达的意思就俩字——瞎猜。(所以,你说费劲不?!)
比起其他,最深刻的体会就是:很多时候,言来语去的大杀器其实不在有没有道理,关键在于打岔的水平!
突然想起曾经的某个夏天,那个不知情却挥汗如雨地试图坚持给疯子普法的同学,此刻对他生出了深深的敬意!

mbyd
mbyd 2017-04-10 08:39:40
因为无知对于这段没太看懂,更无法知晓和本帖有甚关联。所以说是本帖透过网络都透出了反应“... 因为无知对于这段没太看懂,更无法知晓和本帖有甚关联。所以说是本帖透过网络都透出了反应“人际关系”很“老一代”的,“延续于农耕”的“关系社会”的浓浓的“土味”,而不是自己主观的造成的错觉吗?又或者到这里balabala这么一堆是似而非,云里雾里拗口的名词,就显的不那么“农耕”和“传统”了?所以说更让人好奇的是,到底是因为出于什么样的“商业资本社会的思维和生活习惯方式”,引发了到这里来作这番“宏论”的呢?反正散发”土味“,被”觉得“传统”的帖主是因为闲的。敢问“工业社会的以资源匹配的利益为基础商业资本社会的思维和生活习惯方式”的“现代新一代的人”又是因为什么呢?推动新一轮工业革命? 其实很多时候,装神弄鬼并不是因为胆大,恰恰是因为自己怕鬼,所以才拿自己害怕的东西去恐吓别人罢了。 《世说新语》中说三国时魏国的嵇康有个好友吕安,一次,吕安来拜望嵇康,恰好他不在。嵇康的弟弟夸夸其谈挽留吕安,吕安还是走了,临走门上写了一个“凤”字。嵇喜认为是夸自己,非常高兴。后来才知道自己在别人眼中不过一只“凡鸟”而已。 提这个故事无他,只因无知,所以比起“伪现代”地故弄玄虚地诌一堆自己都搞不明白的名词来给别人下定义,还是更喜于用我们自己的“传统”真实沟通。对于我们这些“土得掉渣”的来说,人类社会不论农耕也好、工业也罢,即便是现在的飞机、高铁、导弹、飞船,最终活的不过一个“人”字罢了。没了人与人之间的那点子“人味儿”,再吹得神乎其神,最终也不过是虚张声势地“哗众取宠”罢了。 ... 谷主雨墨

难道不是吗?很多老一代知识结构被淘汰后,智商不足,工作也不干正事,干事就是捞利益,要么就是闲得不干正事,成天在人际关系上磨叽或者吃饱了撑得样地各种厚黑吗?屡见不鲜的!

谷主雨墨
谷主雨墨 (凡人谷) 2017-04-11 19:13:42
难道不是吗?很多老一代知识结构被淘汰后,智商不足,工作也不干正事,干事就是捞利益,要么... 难道不是吗?很多老一代知识结构被淘汰后,智商不足,工作也不干正事,干事就是捞利益,要么就是闲得不干正事,成天在人际关系上磨叽或者吃饱了撑得样地各种厚黑吗?屡见不鲜的! ... mbyd

比起你说的那种老一代,你这种只知指责别人的也不见得优秀在哪?所幸不论在哪一代如你般轻狂不知来处,数典忘祖之辈到不那么“屡见不鲜”,不然我们的国家不会如此发展。
就凭这番“闲得不干正事的厚黑”之言,也可以看出你和自己所不屑的“老一代”的神似之处,不过”你“在厚黑上的“造诣”和“进步”确实是他们所不及的。
所谓“愤青”其实都是那一代中不愿面对现实,无能却自觉被压抑了“满腹才华”的那一撮罢了。由此你的“愤”就好理解了。趁着自己还小,还能得到别人对自己年少无知的宽容,无赖地撒泼打滚也可以理解。
你也正走在成为自己所说的“混蛋”的“老一代”的路上,除非你有办法终止这一过程,如果那样,或许还沾那么一点“烈性”的边,否则你不过也是屈从、同流合污的俗物而已,有何资格指摘别人?不过也难说,等你成了自己所说的“老一代”,一定比他们还混蛋,当然就有了指摘他们“不争气”的理由了。
其实真要要是数落起“老一代”的失败,你说的那些都不算什么,有你这样的“下一代”才是他们最大的失败。

mbyd
mbyd 2017-04-11 19:24:51
比起你说的那种老一代,你这种只知指责别人的也不见得优秀在哪?所幸不论在哪一代如你般轻狂... 比起你说的那种老一代,你这种只知指责别人的也不见得优秀在哪?所幸不论在哪一代如你般轻狂不知来处,数典忘祖之辈到不那么“屡见不鲜”,不然我们的国家不会如此发展。 就凭这番“闲得不干正事的厚黑”之言,也可以看出你和自己所不屑的“老一代”的神似之处,不过”你“在厚黑上的“造诣”和“进步”确实是他们所不及的。 所谓“愤青”其实都是那一代中不愿面对现实,无能却自觉被压抑了“满腹才华”的那一撮罢了。由此你的“愤”就好理解了。趁着自己还小,还能得到别人对自己年少无知的宽容,无赖地撒泼打滚也可以理解。 你也正走在成为自己所说的“混蛋”的“老一代”的路上,除非你有办法终止这一过程,如果那样,或许还沾那么一点“烈性”的边,否则你不过也是屈从、同流合污的俗物而已,有何资格指摘别人?不过也难说,等你成了自己所说的“老一代”,一定比他们还混蛋,当然就有了指摘他们“不争气”的理由了。 其实真要要是数落起“老一代”的失败,你说的那些都不算什么,有你这样的“下一代”才是他们最大的失败。 ... 谷主雨墨

我列举的这部电影里的逝去的时代的人跟今天的人们不同的思维,过去的人是喜欢在人际关系中找到存在的意义,生活的乐趣,我说的就是那些成天喜欢在人际是非中磨的类型。你这种电影里的难道不是这类人吗?我说得很清楚了,他们不过是那个被人们诟病的虚伪的社会的另外一种的无聊的存在,不值得赞美。

谷主雨墨
谷主雨墨 (凡人谷) 2017-04-11 19:48:48
我列举的这部电影里的逝去的时代的人跟今天的人们不同的思维,过去的人是喜欢在人际关系中找... 我列举的这部电影里的逝去的时代的人跟今天的人们不同的思维,过去的人是喜欢在人际关系中找到存在的意义,生活的乐趣,我说的就是那些成天喜欢在人际是非中磨的类型。你这种电影里的难道不是这类人吗?我说得很清楚了,他们不过是那个被人们诟病的虚伪的社会的另外一种的无聊的存在,不值得赞美。 ... mbyd

问题是谁在赞美?
诡异的事情再次发生了,误解别人的人指责说话的人不明白自己说的话,将自己的意思强加他人,还一副你不懂的样子。也是有意思的很。
换个角度来说,所谓“以史为鉴”,虽然说的有些高大上,其实不过是用过往来警戒现在的自己。前人的“错”有他们“犯错”的现实基础和环境因素,就仿若吃饱穿暖的现下指责衣不蔽体的原始人不知羞耻一样荒诞。就事论事,比没看明白就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的扣帽子有理智的多。每一代人都有自己的闪光点和缺点,过去的人犯的错现下的人未必就不会犯,“背叛”在哪个时代都有,很多错误在不同的时代只不过包装不同罢了。很多时候展现和记录这些“缺点”并不是赞美,而是惊醒后人。如何理解,端看自己看待的态度罢了。
我深深有种“普法”的感觉,太累。算了,随便吧,高兴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