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剧脑子进水了吗

容安 评论 权力的游戏 第五季 3 2015-06-16 10:08:14
胡二
胡二 (你知儿道什么儿啊~) 2015-06-16 13:01:44

丢戒指是为了给别人留路标吧

zevin
zevin 2015-06-17 00:45:19

的确太多吐槽点,从第一部到现在最完美的角色就是小乔了,死的恰是时机,要不越往后会让编剧和导演把这些角色都弄烂。

容安
容安 (言多必失。) 2015-06-17 09:24:45

@胡二 那可是荒郊野外真的能找到吗。。。。。

胡二
胡二 (你知儿道什么儿啊~) 2015-06-17 12:10:12
@胡二 那可是荒郊野外真的能找到吗。。。。。 @胡二 那可是荒郊野外真的能找到吗。。。。。 容安

普通人找不到,有超能力的人就能找到

Happyeah_zz
Happyeah_zz (好好做你山贼这份很有前途的职业) 2015-06-17 19:24:40

喷的不错 槽点太多

熊可以
熊可以 (time waits no one !!!) 2015-06-17 22:39:19

丢戒指只是单纯的不想让马上的汉子知道她再婚了而已,对马汉来说她还是卡丽熙!!

容安
容安 (言多必失。) 2015-06-23 09:26:05
丢戒指只是单纯的不想让马上的汉子知道她再婚了而已,对马汉来说她还是卡丽熙!! 丢戒指只是单纯的不想让马上的汉子知道她再婚了而已,对马汉来说她还是卡丽熙!! 熊可以

我开始也这么想,但那是同一群马汉吗?我觉得可能性不大啊,明明是另外一群之前没见过她的。

熊可以
熊可以 (time waits no one !!!) 2015-06-24 21:57:07
我开始也这么想,但那是同一群马汉吗?我觉得可能性不大啊,明明是另外一群之前没见过她的。 我开始也这么想,但那是同一群马汉吗?我觉得可能性不大啊,明明是另外一群之前没见过她的。 容安

这个。。只能看下一季揭晓啦。。要是真是为了留下来让大熊发现。。。弃!!!!!

斑马王子
斑马王子 2015-07-03 10:20:32

什么时候豆瓣都有喷子了出门左转腾讯新闻好么

1.穷人集会(poor fellow)是一个宣誓信仰七神的士兵组织,是由圣剑骑士团和星辰骑士团组成的教团武装的一部分。他们只响应和遵从总主教的指令,认为总主教是七神的代言人。 不同于战士之子,任何出身,性别和职业的人均可参加穷人集会。尽管不具备战士之子训练有素,纪律严明和装备精良的优点,但穷人集会里遍布私人军队,数量众多,他们个个笃信七神,偏执狂热。穷人集会类似于现今的乞丐帮,他们会沿道路巡逻,保护旅行者从一个圣堂到另一个圣堂,从一个城镇到另一个城镇。他们是轻装步兵,装备任何能够找到的武器,通常是斧子和棍棒。他们穿戴七芒星徽章,以白色为底,有人甚至把七芒星烙印或纹刻在身上。他们是圣剑和星辰骑士团的"星辰",通常单个战士之子被总主教任命为一群穷人集会的指挥。
自杰赫里斯·坦格利安一世罢黜教团武装已有三百年, 然而于300AC爆发五王之战后,国王托曼·拜拉席恩在其母摄政王瑟曦·兰尼斯特的协助下废止禁止教会武装的赦令,教团武装得以重生。

现今穷人集会主要由麻雀组成,他们听命于总主教--大麻雀.


2.鹰身女妖之子(Sons of the Harpy)是来自弥林和阿斯塔波的一群吉斯人的自称。他们被怀疑是反对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和她对弥林的占领的一些弥林贵族。
自从丹妮莉丝征服弥林,这些鹰身女巫之子就开始在暗地里与丹妮莉丝的军队作对,屠杀自由民、无垢者和圆颅党。他们的小队在夜里袭击落单民众,并在凶杀现场附近用受害者的血画一个鹰身女妖。[1]他们被怀疑是隶属和听命于扎克、帕尔、就库尔扎、乌尔兹、格拉扎、哈扎卡、达兹纳克、雅赫赞和玛瑞克等弥林贵族家族。
鹰身女妖之子威胁所有人不得协助丹妮莉丝。丹妮莉丝的许多谋士猜测这群人由一个叫"鹰身女妖"的领袖领导和管理着。



3.道朗·纳梅洛斯·马泰尔(Doran Nymeros Martell)是多恩的亲王和阳戟城的领主。他是一个谨慎丶沉静的人,从不将情绪外露。他痛风很严重,行走困难。他试图在五王之战保持中立的姿态,但是已经显露出为其被杀害的妹妹伊莉亚·马泰尔复仇的渴望。他很少在公共场合露面,由于痛风的原因,他不想因此在他的敌人面前显得软弱。

道朗和他的弟弟奥柏伦暗中策划多年,来终结劳勃·拜拉席恩的统治,并摧毁兰尼斯特家族。奥柏伦曾去往布拉佛斯,韦赛里斯·坦格利安和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在那里被 威廉·戴瑞爵士收留,他们在布拉佛斯海王的见证下立下密约,承诺韦赛里斯在成年后会娶亚莲恩·马泰尔为妻,以换取多恩的支持,起兵夺回铁王座。与这个阴谋相关的关键人物还有瓦里斯,伊利里欧·摩帕提斯,琼恩·克林顿和黄金团的司令米斯·托因爵士。

他们最初的计划是,在卓戈卡奥娶了丹妮莉丝并进军维斯特洛之后,黄金团和多恩也加入其中,三支军队就此联手。然而这要等到瓦里斯用计将铁王座的争夺陷入混乱之后再进行,一旦他泄露了劳勃·拜拉席恩的继承人们并不是他的亲生儿女这个秘密,必将引起众人与强大的兰尼斯特家族的斗争,等到两败俱伤时,卓戈卡奥,多恩和黄金团的联军将趁此袭击胜利一方的残存势力然后夺取铁王座。但是,这个计划因韦赛里斯·坦格利安和卓戈卡奥的死而没有实现。

4.山姆威尔·塔利在查阅守夜人军团藏书中有关异鬼的弱点时,读到了龙钢的存在。述说最後的英雄追寻森林之子下落的传说中指他用龙钢之剑杀死白鬼。他和琼恩·雪诺都认为,龙钢指的就是瓦雷利亚钢。[33][34]但这种观点缺乏证据且与目前被“普遍接受”的维斯特洛历史相悖——瓦雷利亚于5,000年前崛起,但龙钢在8,000年前的长夜时期就已经出现。



现存的瓦雷利亚钢剑:
寡妇之嚎,为融化史塔克家族的寒冰而成的双剑之一。寡妇之嚎成为泰温公爵献给乔佛里国王的结婚礼物。[10]在他死后,剑传给了他的弟弟托曼国王。[11]
守誓剑,为融化史塔克家族的寒冰而成的双剑之一。由泰温公爵授予了其子詹姆。但最后詹姆将剑转送给了塔斯的布蕾妮。[12]
碎心,塔利家族的祖传之宝。其家族已经拥有该剑超过五百年了。现持有人为蓝道·塔利伯爵。[13]
长爪,五百年来一直是莫尔蒙家族的祖传之宝。乔拉·莫尔蒙在逃离熊岛时留下了剑,他的父亲守夜人总司令熊老保存了它。最后他为酬谢琼恩·雪诺的救命之恩而以此剑相赠。[14]
空寂女士,科布瑞家族的祖传之宝,如今的持有者是林恩·科布瑞。[15]
红雨,卓鼓家族的祖传之宝。其先祖狡猾的希尔玛用机智和一柄木棒从全副重装的骑士手中得到了该剑。现时持有者为邓斯坦·卓鼓。[16]
夜临,最初被铁群岛的“红海怪”道尔顿·葛雷乔伊大王从一次掠夺中抢了过来,后来落到哈尔洛家族手上。持有者现时是赫拉斯·哈尔洛。[17]


5.

史坦尼斯说,梅丽珊卓在圣火中向他展示了未来。透过森林中高高的山岗,他看到成圈的火炬,在后面则有一群黑衣人,而外面的雪原中还有一些身影在移动。[4]

史坦尼斯看到的显然是守夜人在先民拳峰受到异鬼威胁的事,故可以肯定,梅丽珊卓有能力展示过去,或者现在,甚至有可能是不远的未来的场景。

伪王
“他们不会的,”梅丽珊卓语调轻柔,“很抱歉,陛下,这并非事情的结束。很快会有更多伪王捡起先代遗留的王冠”
“更多?”史坦尼斯看起来仿佛想掐死她,“更多篡夺者?更多逆贼?”
“我在圣火中看到了”[5]
从其一贯的表现来看,圣火不会说谎——然而它可能被误解或误读——看起来会有更多的人去逐鹿王冠。事实上,在《冰雨的风暴》结尾,托曼和攸倫·葛雷乔伊应该可以被算作是“伪王”。

灰衣女孩
“我在圣火中见过你的妹妹,她逃离了别人强加的婚礼,向此处来,投奔你。我清晰地看到,垂死的马驮着灰衣女孩。”[6]
这是梅丽珊卓看到无误的幻象,但解读错误的例子。在《魔龙的狂舞》更后的琼恩章节中,她其实是预见了亚丽·卡史塔克,她逃离了强逼她与堂叔结婚的婚礼。

众多幻象
“她再次看到没有眼珠的脸,透过泣血的眼眶盯着她。接着是海边的群塔,在深渊中升起的黑潮席卷下分崩离析。暗影聚成骷髅,骷髅化成迷雾,两具因欲望而交媾结合的肉体翻滚抓挠。透过火焰帷幕,巨大的有翼阴影飞越湛蓝的天空。”[7]
这些没有眼珠的脸,后来揭示是属于游骑兵黑杰克·布尔威和他两个同伴。他们被哭泣者杀死,挖出眼珠砍下头颅放在长城前面。而海边的群塔,梅丽珊卓向琼恩·雪诺声称是东海望,但她心里却承认东海望看起来根本不像这些塔楼。因此这些塔楼或许是指其他滨海的地方,其中一个可能性是这些塔楼属于伊斯蒙岛上的绿石堡,在《魔龙的狂舞》后期遭到黄金团攻陷,但这个推测似乎不太可靠。深渊中升起的黑潮也许使人联想起海怪,继而延伸至铁民。在维斯特洛南方的低语湾畔,有一座城堡称为三塔堡,也许那个地方将被攸伦·葛雷乔伊攻击。

幻象中的骷髅,梅丽珊卓一度猜测这暗示了头骨桥,但她很快推翻了这个解读。至于幻象中在交媾的肉体,也许是圣火向她暗示了丹妮莉丝·坦格利安与达里奥之间的情人关系。即使梅丽珊卓从未在圣火中观察到丹妮莉丝,但接下来那个有翼阴影(龙)的幻象,可能是支持她的确预见丹妮莉丝的证据。

“那是一张如尸体般刷白的木头脸孔。是敌人么?火焰中升腾起一千只红眼睛。他看到我了。在他旁边,一个狼脸男孩昂头咆哮。”[7]

明显地梅丽珊卓在此瞥见了“血鸦”布林登·河文,三眼乌鸦和最后的绿先知,以及他身旁的布兰·史塔克。

“雪花从黑暗的天空盘旋落下,灰烬自下方扶摇相迎,灰和白在半空交织。与此同时,燃烧的火箭划着弧线,从木城墙上飞出。死物在寒气中安静地蹒跚前进。它们头顶有一面高高的灰色悬崖,火焰在悬崖中上百个洞穴里燃烧。紧接着寒风吹来,白雾涌进山洞,带来异乎寻常的寒冷,于是火焰接连熄灭,空馀满地头骨。”
“死亡,梅丽珊卓心想,头骨代表死亡。”[7]

这个预言似乎是暗示了艰难堡当时的劣况或最终的厄运。尸鬼群前来摧毁跟随鼹鼠妈妈到这里的野人。悬崖中的洞穴似乎是指艰难堡的洞穴,木城墙也许是昔日残留的防御工事,或是野人难民或拯救者所建立的。

“火焰发出微弱的噼啪声,梅丽珊卓听到了微弱的名字:琼恩·雪诺。橙红色火舌在她面前勾勒出琼恩的长脸,不断闪现又不断消失,犹如漂动的帘幕后似有若无的阴影。他开始是人,一会儿成了狼,接下又变成人。但不管他如何变幻,头骨仍在,环绕他四周。”[7]

琼恩·雪诺在人狼之间变幻,也许单纯指出他是一个狼灵。然而,按《魔龙的狂舞》结尾时的情节来看,也许这预言了琼恩死后灵魂进入了白灵,并最终回复了他的肉身。

“我祈祷瞥见亚梭尔·亚亥的身影,拉赫洛给我看的却是雪诺。”[7]

这似乎十分重要。坚信史坦尼斯是亚梭尔·亚亥转生的梅丽珊卓,不断地忽略在她祈求瞥见亚梭尔·亚亥后却只看到琼恩·雪诺的事实。这个幻象或许是支持琼恩是亚梭尔·亚亥转生的有力证据



6.

贾科(Jhaqo)曾是卓戈卡奥的卡拉萨中的寇之一。他最终成为了一位卡奥。[1]
最近事件
权力的游戏
卓戈患病之后,贾科第二个自称卡奥。他的卡拉萨拥有两万骑手。[2]有传闻说马戈成为了他的血盟卫之一。
马戈在离开之前抓走了埃萝叶,她一个曾得到丹妮莉丝保护而免受他伤害的无辜女孩。马戈强暴了她并让贾科也强暴她。在被贾科的另外六个卫士凌辱之后,这女孩被他们割开了喉咙。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在得知埃萝叶的不幸之后,曾说:



“ “这是她悲惨的命运,但马戈的命运将更悲惨。我以新旧诸神之名起誓,以羊神、马神和世上所有神灵之名起誓,向圣母山和世界的子宫湖起誓:在我处置他们之前,马戈和贾科将会哀求我按照他们对待埃萝叶的方式赐给他们慈悲。” ”
[2]
魔龙的狂舞
贾科与他的卡拉萨在多斯拉克海发现了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和她的龙卓耿。

斑马王子
斑马王子 2015-07-03 10:20:35

什么时候豆瓣都有喷子了出门左转腾讯新闻好么

1.穷人集会(poor fellow)是一个宣誓信仰七神的士兵组织,是由圣剑骑士团和星辰骑士团组成的教团武装的一部分。他们只响应和遵从总主教的指令,认为总主教是七神的代言人。 不同于战士之子,任何出身,性别和职业的人均可参加穷人集会。尽管不具备战士之子训练有素,纪律严明和装备精良的优点,但穷人集会里遍布私人军队,数量众多,他们个个笃信七神,偏执狂热。穷人集会类似于现今的乞丐帮,他们会沿道路巡逻,保护旅行者从一个圣堂到另一个圣堂,从一个城镇到另一个城镇。他们是轻装步兵,装备任何能够找到的武器,通常是斧子和棍棒。他们穿戴七芒星徽章,以白色为底,有人甚至把七芒星烙印或纹刻在身上。他们是圣剑和星辰骑士团的"星辰",通常单个战士之子被总主教任命为一群穷人集会的指挥。
自杰赫里斯·坦格利安一世罢黜教团武装已有三百年, 然而于300AC爆发五王之战后,国王托曼·拜拉席恩在其母摄政王瑟曦·兰尼斯特的协助下废止禁止教会武装的赦令,教团武装得以重生。

现今穷人集会主要由麻雀组成,他们听命于总主教--大麻雀.


2.鹰身女妖之子(Sons of the Harpy)是来自弥林和阿斯塔波的一群吉斯人的自称。他们被怀疑是反对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和她对弥林的占领的一些弥林贵族。
自从丹妮莉丝征服弥林,这些鹰身女巫之子就开始在暗地里与丹妮莉丝的军队作对,屠杀自由民、无垢者和圆颅党。他们的小队在夜里袭击落单民众,并在凶杀现场附近用受害者的血画一个鹰身女妖。[1]他们被怀疑是隶属和听命于扎克、帕尔、就库尔扎、乌尔兹、格拉扎、哈扎卡、达兹纳克、雅赫赞和玛瑞克等弥林贵族家族。
鹰身女妖之子威胁所有人不得协助丹妮莉丝。丹妮莉丝的许多谋士猜测这群人由一个叫"鹰身女妖"的领袖领导和管理着。



3.道朗·纳梅洛斯·马泰尔(Doran Nymeros Martell)是多恩的亲王和阳戟城的领主。他是一个谨慎丶沉静的人,从不将情绪外露。他痛风很严重,行走困难。他试图在五王之战保持中立的姿态,但是已经显露出为其被杀害的妹妹伊莉亚·马泰尔复仇的渴望。他很少在公共场合露面,由于痛风的原因,他不想因此在他的敌人面前显得软弱。

道朗和他的弟弟奥柏伦暗中策划多年,来终结劳勃·拜拉席恩的统治,并摧毁兰尼斯特家族。奥柏伦曾去往布拉佛斯,韦赛里斯·坦格利安和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在那里被 威廉·戴瑞爵士收留,他们在布拉佛斯海王的见证下立下密约,承诺韦赛里斯在成年后会娶亚莲恩·马泰尔为妻,以换取多恩的支持,起兵夺回铁王座。与这个阴谋相关的关键人物还有瓦里斯,伊利里欧·摩帕提斯,琼恩·克林顿和黄金团的司令米斯·托因爵士。

他们最初的计划是,在卓戈卡奥娶了丹妮莉丝并进军维斯特洛之后,黄金团和多恩也加入其中,三支军队就此联手。然而这要等到瓦里斯用计将铁王座的争夺陷入混乱之后再进行,一旦他泄露了劳勃·拜拉席恩的继承人们并不是他的亲生儿女这个秘密,必将引起众人与强大的兰尼斯特家族的斗争,等到两败俱伤时,卓戈卡奥,多恩和黄金团的联军将趁此袭击胜利一方的残存势力然后夺取铁王座。但是,这个计划因韦赛里斯·坦格利安和卓戈卡奥的死而没有实现。

4.山姆威尔·塔利在查阅守夜人军团藏书中有关异鬼的弱点时,读到了龙钢的存在。述说最後的英雄追寻森林之子下落的传说中指他用龙钢之剑杀死白鬼。他和琼恩·雪诺都认为,龙钢指的就是瓦雷利亚钢。[33][34]但这种观点缺乏证据且与目前被“普遍接受”的维斯特洛历史相悖——瓦雷利亚于5,000年前崛起,但龙钢在8,000年前的长夜时期就已经出现。



现存的瓦雷利亚钢剑:
寡妇之嚎,为融化史塔克家族的寒冰而成的双剑之一。寡妇之嚎成为泰温公爵献给乔佛里国王的结婚礼物。[10]在他死后,剑传给了他的弟弟托曼国王。[11]
守誓剑,为融化史塔克家族的寒冰而成的双剑之一。由泰温公爵授予了其子詹姆。但最后詹姆将剑转送给了塔斯的布蕾妮。[12]
碎心,塔利家族的祖传之宝。其家族已经拥有该剑超过五百年了。现持有人为蓝道·塔利伯爵。[13]
长爪,五百年来一直是莫尔蒙家族的祖传之宝。乔拉·莫尔蒙在逃离熊岛时留下了剑,他的父亲守夜人总司令熊老保存了它。最后他为酬谢琼恩·雪诺的救命之恩而以此剑相赠。[14]
空寂女士,科布瑞家族的祖传之宝,如今的持有者是林恩·科布瑞。[15]
红雨,卓鼓家族的祖传之宝。其先祖狡猾的希尔玛用机智和一柄木棒从全副重装的骑士手中得到了该剑。现时持有者为邓斯坦·卓鼓。[16]
夜临,最初被铁群岛的“红海怪”道尔顿·葛雷乔伊大王从一次掠夺中抢了过来,后来落到哈尔洛家族手上。持有者现时是赫拉斯·哈尔洛。[17]


5.

史坦尼斯说,梅丽珊卓在圣火中向他展示了未来。透过森林中高高的山岗,他看到成圈的火炬,在后面则有一群黑衣人,而外面的雪原中还有一些身影在移动。[4]

史坦尼斯看到的显然是守夜人在先民拳峰受到异鬼威胁的事,故可以肯定,梅丽珊卓有能力展示过去,或者现在,甚至有可能是不远的未来的场景。

伪王
“他们不会的,”梅丽珊卓语调轻柔,“很抱歉,陛下,这并非事情的结束。很快会有更多伪王捡起先代遗留的王冠”
“更多?”史坦尼斯看起来仿佛想掐死她,“更多篡夺者?更多逆贼?”
“我在圣火中看到了”[5]
从其一贯的表现来看,圣火不会说谎——然而它可能被误解或误读——看起来会有更多的人去逐鹿王冠。事实上,在《冰雨的风暴》结尾,托曼和攸倫·葛雷乔伊应该可以被算作是“伪王”。

灰衣女孩
“我在圣火中见过你的妹妹,她逃离了别人强加的婚礼,向此处来,投奔你。我清晰地看到,垂死的马驮着灰衣女孩。”[6]
这是梅丽珊卓看到无误的幻象,但解读错误的例子。在《魔龙的狂舞》更后的琼恩章节中,她其实是预见了亚丽·卡史塔克,她逃离了强逼她与堂叔结婚的婚礼。

众多幻象
“她再次看到没有眼珠的脸,透过泣血的眼眶盯着她。接着是海边的群塔,在深渊中升起的黑潮席卷下分崩离析。暗影聚成骷髅,骷髅化成迷雾,两具因欲望而交媾结合的肉体翻滚抓挠。透过火焰帷幕,巨大的有翼阴影飞越湛蓝的天空。”[7]
这些没有眼珠的脸,后来揭示是属于游骑兵黑杰克·布尔威和他两个同伴。他们被哭泣者杀死,挖出眼珠砍下头颅放在长城前面。而海边的群塔,梅丽珊卓向琼恩·雪诺声称是东海望,但她心里却承认东海望看起来根本不像这些塔楼。因此这些塔楼或许是指其他滨海的地方,其中一个可能性是这些塔楼属于伊斯蒙岛上的绿石堡,在《魔龙的狂舞》后期遭到黄金团攻陷,但这个推测似乎不太可靠。深渊中升起的黑潮也许使人联想起海怪,继而延伸至铁民。在维斯特洛南方的低语湾畔,有一座城堡称为三塔堡,也许那个地方将被攸伦·葛雷乔伊攻击。

幻象中的骷髅,梅丽珊卓一度猜测这暗示了头骨桥,但她很快推翻了这个解读。至于幻象中在交媾的肉体,也许是圣火向她暗示了丹妮莉丝·坦格利安与达里奥之间的情人关系。即使梅丽珊卓从未在圣火中观察到丹妮莉丝,但接下来那个有翼阴影(龙)的幻象,可能是支持她的确预见丹妮莉丝的证据。

“那是一张如尸体般刷白的木头脸孔。是敌人么?火焰中升腾起一千只红眼睛。他看到我了。在他旁边,一个狼脸男孩昂头咆哮。”[7]

明显地梅丽珊卓在此瞥见了“血鸦”布林登·河文,三眼乌鸦和最后的绿先知,以及他身旁的布兰·史塔克。

“雪花从黑暗的天空盘旋落下,灰烬自下方扶摇相迎,灰和白在半空交织。与此同时,燃烧的火箭划着弧线,从木城墙上飞出。死物在寒气中安静地蹒跚前进。它们头顶有一面高高的灰色悬崖,火焰在悬崖中上百个洞穴里燃烧。紧接着寒风吹来,白雾涌进山洞,带来异乎寻常的寒冷,于是火焰接连熄灭,空馀满地头骨。”
“死亡,梅丽珊卓心想,头骨代表死亡。”[7]

这个预言似乎是暗示了艰难堡当时的劣况或最终的厄运。尸鬼群前来摧毁跟随鼹鼠妈妈到这里的野人。悬崖中的洞穴似乎是指艰难堡的洞穴,木城墙也许是昔日残留的防御工事,或是野人难民或拯救者所建立的。

“火焰发出微弱的噼啪声,梅丽珊卓听到了微弱的名字:琼恩·雪诺。橙红色火舌在她面前勾勒出琼恩的长脸,不断闪现又不断消失,犹如漂动的帘幕后似有若无的阴影。他开始是人,一会儿成了狼,接下又变成人。但不管他如何变幻,头骨仍在,环绕他四周。”[7]

琼恩·雪诺在人狼之间变幻,也许单纯指出他是一个狼灵。然而,按《魔龙的狂舞》结尾时的情节来看,也许这预言了琼恩死后灵魂进入了白灵,并最终回复了他的肉身。

“我祈祷瞥见亚梭尔·亚亥的身影,拉赫洛给我看的却是雪诺。”[7]

这似乎十分重要。坚信史坦尼斯是亚梭尔·亚亥转生的梅丽珊卓,不断地忽略在她祈求瞥见亚梭尔·亚亥后却只看到琼恩·雪诺的事实。这个幻象或许是支持琼恩是亚梭尔·亚亥转生的有力证据



6.

贾科(Jhaqo)曾是卓戈卡奥的卡拉萨中的寇之一。他最终成为了一位卡奥。[1]
最近事件
权力的游戏
卓戈患病之后,贾科第二个自称卡奥。他的卡拉萨拥有两万骑手。[2]有传闻说马戈成为了他的血盟卫之一。
马戈在离开之前抓走了埃萝叶,她一个曾得到丹妮莉丝保护而免受他伤害的无辜女孩。马戈强暴了她并让贾科也强暴她。在被贾科的另外六个卫士凌辱之后,这女孩被他们割开了喉咙。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在得知埃萝叶的不幸之后,曾说:



“ “这是她悲惨的命运,但马戈的命运将更悲惨。我以新旧诸神之名起誓,以羊神、马神和世上所有神灵之名起誓,向圣母山和世界的子宫湖起誓:在我处置他们之前,马戈和贾科将会哀求我按照他们对待埃萝叶的方式赐给他们慈悲。” ”
[2]
魔龙的狂舞
贾科与他的卡拉萨在多斯拉克海发现了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和她的龙卓耿。

斑马王子
斑马王子 2015-07-03 10:20:36

什么时候豆瓣都有喷子了出门左转腾讯新闻好么

1.穷人集会(poor fellow)是一个宣誓信仰七神的士兵组织,是由圣剑骑士团和星辰骑士团组成的教团武装的一部分。他们只响应和遵从总主教的指令,认为总主教是七神的代言人。 不同于战士之子,任何出身,性别和职业的人均可参加穷人集会。尽管不具备战士之子训练有素,纪律严明和装备精良的优点,但穷人集会里遍布私人军队,数量众多,他们个个笃信七神,偏执狂热。穷人集会类似于现今的乞丐帮,他们会沿道路巡逻,保护旅行者从一个圣堂到另一个圣堂,从一个城镇到另一个城镇。他们是轻装步兵,装备任何能够找到的武器,通常是斧子和棍棒。他们穿戴七芒星徽章,以白色为底,有人甚至把七芒星烙印或纹刻在身上。他们是圣剑和星辰骑士团的"星辰",通常单个战士之子被总主教任命为一群穷人集会的指挥。
自杰赫里斯·坦格利安一世罢黜教团武装已有三百年, 然而于300AC爆发五王之战后,国王托曼·拜拉席恩在其母摄政王瑟曦·兰尼斯特的协助下废止禁止教会武装的赦令,教团武装得以重生。

现今穷人集会主要由麻雀组成,他们听命于总主教--大麻雀.


2.鹰身女妖之子(Sons of the Harpy)是来自弥林和阿斯塔波的一群吉斯人的自称。他们被怀疑是反对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和她对弥林的占领的一些弥林贵族。
自从丹妮莉丝征服弥林,这些鹰身女巫之子就开始在暗地里与丹妮莉丝的军队作对,屠杀自由民、无垢者和圆颅党。他们的小队在夜里袭击落单民众,并在凶杀现场附近用受害者的血画一个鹰身女妖。[1]他们被怀疑是隶属和听命于扎克、帕尔、就库尔扎、乌尔兹、格拉扎、哈扎卡、达兹纳克、雅赫赞和玛瑞克等弥林贵族家族。
鹰身女妖之子威胁所有人不得协助丹妮莉丝。丹妮莉丝的许多谋士猜测这群人由一个叫"鹰身女妖"的领袖领导和管理着。



3.道朗·纳梅洛斯·马泰尔(Doran Nymeros Martell)是多恩的亲王和阳戟城的领主。他是一个谨慎丶沉静的人,从不将情绪外露。他痛风很严重,行走困难。他试图在五王之战保持中立的姿态,但是已经显露出为其被杀害的妹妹伊莉亚·马泰尔复仇的渴望。他很少在公共场合露面,由于痛风的原因,他不想因此在他的敌人面前显得软弱。

道朗和他的弟弟奥柏伦暗中策划多年,来终结劳勃·拜拉席恩的统治,并摧毁兰尼斯特家族。奥柏伦曾去往布拉佛斯,韦赛里斯·坦格利安和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在那里被 威廉·戴瑞爵士收留,他们在布拉佛斯海王的见证下立下密约,承诺韦赛里斯在成年后会娶亚莲恩·马泰尔为妻,以换取多恩的支持,起兵夺回铁王座。与这个阴谋相关的关键人物还有瓦里斯,伊利里欧·摩帕提斯,琼恩·克林顿和黄金团的司令米斯·托因爵士。

他们最初的计划是,在卓戈卡奥娶了丹妮莉丝并进军维斯特洛之后,黄金团和多恩也加入其中,三支军队就此联手。然而这要等到瓦里斯用计将铁王座的争夺陷入混乱之后再进行,一旦他泄露了劳勃·拜拉席恩的继承人们并不是他的亲生儿女这个秘密,必将引起众人与强大的兰尼斯特家族的斗争,等到两败俱伤时,卓戈卡奥,多恩和黄金团的联军将趁此袭击胜利一方的残存势力然后夺取铁王座。但是,这个计划因韦赛里斯·坦格利安和卓戈卡奥的死而没有实现。

4.山姆威尔·塔利在查阅守夜人军团藏书中有关异鬼的弱点时,读到了龙钢的存在。述说最後的英雄追寻森林之子下落的传说中指他用龙钢之剑杀死白鬼。他和琼恩·雪诺都认为,龙钢指的就是瓦雷利亚钢。[33][34]但这种观点缺乏证据且与目前被“普遍接受”的维斯特洛历史相悖——瓦雷利亚于5,000年前崛起,但龙钢在8,000年前的长夜时期就已经出现。



现存的瓦雷利亚钢剑:
寡妇之嚎,为融化史塔克家族的寒冰而成的双剑之一。寡妇之嚎成为泰温公爵献给乔佛里国王的结婚礼物。[10]在他死后,剑传给了他的弟弟托曼国王。[11]
守誓剑,为融化史塔克家族的寒冰而成的双剑之一。由泰温公爵授予了其子詹姆。但最后詹姆将剑转送给了塔斯的布蕾妮。[12]
碎心,塔利家族的祖传之宝。其家族已经拥有该剑超过五百年了。现持有人为蓝道·塔利伯爵。[13]
长爪,五百年来一直是莫尔蒙家族的祖传之宝。乔拉·莫尔蒙在逃离熊岛时留下了剑,他的父亲守夜人总司令熊老保存了它。最后他为酬谢琼恩·雪诺的救命之恩而以此剑相赠。[14]
空寂女士,科布瑞家族的祖传之宝,如今的持有者是林恩·科布瑞。[15]
红雨,卓鼓家族的祖传之宝。其先祖狡猾的希尔玛用机智和一柄木棒从全副重装的骑士手中得到了该剑。现时持有者为邓斯坦·卓鼓。[16]
夜临,最初被铁群岛的“红海怪”道尔顿·葛雷乔伊大王从一次掠夺中抢了过来,后来落到哈尔洛家族手上。持有者现时是赫拉斯·哈尔洛。[17]


5.

史坦尼斯说,梅丽珊卓在圣火中向他展示了未来。透过森林中高高的山岗,他看到成圈的火炬,在后面则有一群黑衣人,而外面的雪原中还有一些身影在移动。[4]

史坦尼斯看到的显然是守夜人在先民拳峰受到异鬼威胁的事,故可以肯定,梅丽珊卓有能力展示过去,或者现在,甚至有可能是不远的未来的场景。

伪王
“他们不会的,”梅丽珊卓语调轻柔,“很抱歉,陛下,这并非事情的结束。很快会有更多伪王捡起先代遗留的王冠”
“更多?”史坦尼斯看起来仿佛想掐死她,“更多篡夺者?更多逆贼?”
“我在圣火中看到了”[5]
从其一贯的表现来看,圣火不会说谎——然而它可能被误解或误读——看起来会有更多的人去逐鹿王冠。事实上,在《冰雨的风暴》结尾,托曼和攸倫·葛雷乔伊应该可以被算作是“伪王”。

灰衣女孩
“我在圣火中见过你的妹妹,她逃离了别人强加的婚礼,向此处来,投奔你。我清晰地看到,垂死的马驮着灰衣女孩。”[6]
这是梅丽珊卓看到无误的幻象,但解读错误的例子。在《魔龙的狂舞》更后的琼恩章节中,她其实是预见了亚丽·卡史塔克,她逃离了强逼她与堂叔结婚的婚礼。

众多幻象
“她再次看到没有眼珠的脸,透过泣血的眼眶盯着她。接着是海边的群塔,在深渊中升起的黑潮席卷下分崩离析。暗影聚成骷髅,骷髅化成迷雾,两具因欲望而交媾结合的肉体翻滚抓挠。透过火焰帷幕,巨大的有翼阴影飞越湛蓝的天空。”[7]
这些没有眼珠的脸,后来揭示是属于游骑兵黑杰克·布尔威和他两个同伴。他们被哭泣者杀死,挖出眼珠砍下头颅放在长城前面。而海边的群塔,梅丽珊卓向琼恩·雪诺声称是东海望,但她心里却承认东海望看起来根本不像这些塔楼。因此这些塔楼或许是指其他滨海的地方,其中一个可能性是这些塔楼属于伊斯蒙岛上的绿石堡,在《魔龙的狂舞》后期遭到黄金团攻陷,但这个推测似乎不太可靠。深渊中升起的黑潮也许使人联想起海怪,继而延伸至铁民。在维斯特洛南方的低语湾畔,有一座城堡称为三塔堡,也许那个地方将被攸伦·葛雷乔伊攻击。

幻象中的骷髅,梅丽珊卓一度猜测这暗示了头骨桥,但她很快推翻了这个解读。至于幻象中在交媾的肉体,也许是圣火向她暗示了丹妮莉丝·坦格利安与达里奥之间的情人关系。即使梅丽珊卓从未在圣火中观察到丹妮莉丝,但接下来那个有翼阴影(龙)的幻象,可能是支持她的确预见丹妮莉丝的证据。

“那是一张如尸体般刷白的木头脸孔。是敌人么?火焰中升腾起一千只红眼睛。他看到我了。在他旁边,一个狼脸男孩昂头咆哮。”[7]

明显地梅丽珊卓在此瞥见了“血鸦”布林登·河文,三眼乌鸦和最后的绿先知,以及他身旁的布兰·史塔克。

“雪花从黑暗的天空盘旋落下,灰烬自下方扶摇相迎,灰和白在半空交织。与此同时,燃烧的火箭划着弧线,从木城墙上飞出。死物在寒气中安静地蹒跚前进。它们头顶有一面高高的灰色悬崖,火焰在悬崖中上百个洞穴里燃烧。紧接着寒风吹来,白雾涌进山洞,带来异乎寻常的寒冷,于是火焰接连熄灭,空馀满地头骨。”
“死亡,梅丽珊卓心想,头骨代表死亡。”[7]

这个预言似乎是暗示了艰难堡当时的劣况或最终的厄运。尸鬼群前来摧毁跟随鼹鼠妈妈到这里的野人。悬崖中的洞穴似乎是指艰难堡的洞穴,木城墙也许是昔日残留的防御工事,或是野人难民或拯救者所建立的。

“火焰发出微弱的噼啪声,梅丽珊卓听到了微弱的名字:琼恩·雪诺。橙红色火舌在她面前勾勒出琼恩的长脸,不断闪现又不断消失,犹如漂动的帘幕后似有若无的阴影。他开始是人,一会儿成了狼,接下又变成人。但不管他如何变幻,头骨仍在,环绕他四周。”[7]

琼恩·雪诺在人狼之间变幻,也许单纯指出他是一个狼灵。然而,按《魔龙的狂舞》结尾时的情节来看,也许这预言了琼恩死后灵魂进入了白灵,并最终回复了他的肉身。

“我祈祷瞥见亚梭尔·亚亥的身影,拉赫洛给我看的却是雪诺。”[7]

这似乎十分重要。坚信史坦尼斯是亚梭尔·亚亥转生的梅丽珊卓,不断地忽略在她祈求瞥见亚梭尔·亚亥后却只看到琼恩·雪诺的事实。这个幻象或许是支持琼恩是亚梭尔·亚亥转生的有力证据



6.

贾科(Jhaqo)曾是卓戈卡奥的卡拉萨中的寇之一。他最终成为了一位卡奥。[1]
最近事件
权力的游戏
卓戈患病之后,贾科第二个自称卡奥。他的卡拉萨拥有两万骑手。[2]有传闻说马戈成为了他的血盟卫之一。
马戈在离开之前抓走了埃萝叶,她一个曾得到丹妮莉丝保护而免受他伤害的无辜女孩。马戈强暴了她并让贾科也强暴她。在被贾科的另外六个卫士凌辱之后,这女孩被他们割开了喉咙。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在得知埃萝叶的不幸之后,曾说:



“ “这是她悲惨的命运,但马戈的命运将更悲惨。我以新旧诸神之名起誓,以羊神、马神和世上所有神灵之名起誓,向圣母山和世界的子宫湖起誓:在我处置他们之前,马戈和贾科将会哀求我按照他们对待埃萝叶的方式赐给他们慈悲。” ”
[2]
魔龙的狂舞
贾科与他的卡拉萨在多斯拉克海发现了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和她的龙卓耿。

斑马王子
斑马王子 2015-07-03 10:20:36

什么时候豆瓣都有喷子了出门左转腾讯新闻好么

1.穷人集会(poor fellow)是一个宣誓信仰七神的士兵组织,是由圣剑骑士团和星辰骑士团组成的教团武装的一部分。他们只响应和遵从总主教的指令,认为总主教是七神的代言人。 不同于战士之子,任何出身,性别和职业的人均可参加穷人集会。尽管不具备战士之子训练有素,纪律严明和装备精良的优点,但穷人集会里遍布私人军队,数量众多,他们个个笃信七神,偏执狂热。穷人集会类似于现今的乞丐帮,他们会沿道路巡逻,保护旅行者从一个圣堂到另一个圣堂,从一个城镇到另一个城镇。他们是轻装步兵,装备任何能够找到的武器,通常是斧子和棍棒。他们穿戴七芒星徽章,以白色为底,有人甚至把七芒星烙印或纹刻在身上。他们是圣剑和星辰骑士团的"星辰",通常单个战士之子被总主教任命为一群穷人集会的指挥。
自杰赫里斯·坦格利安一世罢黜教团武装已有三百年, 然而于300AC爆发五王之战后,国王托曼·拜拉席恩在其母摄政王瑟曦·兰尼斯特的协助下废止禁止教会武装的赦令,教团武装得以重生。

现今穷人集会主要由麻雀组成,他们听命于总主教--大麻雀.


2.鹰身女妖之子(Sons of the Harpy)是来自弥林和阿斯塔波的一群吉斯人的自称。他们被怀疑是反对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和她对弥林的占领的一些弥林贵族。
自从丹妮莉丝征服弥林,这些鹰身女巫之子就开始在暗地里与丹妮莉丝的军队作对,屠杀自由民、无垢者和圆颅党。他们的小队在夜里袭击落单民众,并在凶杀现场附近用受害者的血画一个鹰身女妖。[1]他们被怀疑是隶属和听命于扎克、帕尔、就库尔扎、乌尔兹、格拉扎、哈扎卡、达兹纳克、雅赫赞和玛瑞克等弥林贵族家族。
鹰身女妖之子威胁所有人不得协助丹妮莉丝。丹妮莉丝的许多谋士猜测这群人由一个叫"鹰身女妖"的领袖领导和管理着。



3.道朗·纳梅洛斯·马泰尔(Doran Nymeros Martell)是多恩的亲王和阳戟城的领主。他是一个谨慎丶沉静的人,从不将情绪外露。他痛风很严重,行走困难。他试图在五王之战保持中立的姿态,但是已经显露出为其被杀害的妹妹伊莉亚·马泰尔复仇的渴望。他很少在公共场合露面,由于痛风的原因,他不想因此在他的敌人面前显得软弱。

道朗和他的弟弟奥柏伦暗中策划多年,来终结劳勃·拜拉席恩的统治,并摧毁兰尼斯特家族。奥柏伦曾去往布拉佛斯,韦赛里斯·坦格利安和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在那里被 威廉·戴瑞爵士收留,他们在布拉佛斯海王的见证下立下密约,承诺韦赛里斯在成年后会娶亚莲恩·马泰尔为妻,以换取多恩的支持,起兵夺回铁王座。与这个阴谋相关的关键人物还有瓦里斯,伊利里欧·摩帕提斯,琼恩·克林顿和黄金团的司令米斯·托因爵士。

他们最初的计划是,在卓戈卡奥娶了丹妮莉丝并进军维斯特洛之后,黄金团和多恩也加入其中,三支军队就此联手。然而这要等到瓦里斯用计将铁王座的争夺陷入混乱之后再进行,一旦他泄露了劳勃·拜拉席恩的继承人们并不是他的亲生儿女这个秘密,必将引起众人与强大的兰尼斯特家族的斗争,等到两败俱伤时,卓戈卡奥,多恩和黄金团的联军将趁此袭击胜利一方的残存势力然后夺取铁王座。但是,这个计划因韦赛里斯·坦格利安和卓戈卡奥的死而没有实现。

4.山姆威尔·塔利在查阅守夜人军团藏书中有关异鬼的弱点时,读到了龙钢的存在。述说最後的英雄追寻森林之子下落的传说中指他用龙钢之剑杀死白鬼。他和琼恩·雪诺都认为,龙钢指的就是瓦雷利亚钢。[33][34]但这种观点缺乏证据且与目前被“普遍接受”的维斯特洛历史相悖——瓦雷利亚于5,000年前崛起,但龙钢在8,000年前的长夜时期就已经出现。



现存的瓦雷利亚钢剑:
寡妇之嚎,为融化史塔克家族的寒冰而成的双剑之一。寡妇之嚎成为泰温公爵献给乔佛里国王的结婚礼物。[10]在他死后,剑传给了他的弟弟托曼国王。[11]
守誓剑,为融化史塔克家族的寒冰而成的双剑之一。由泰温公爵授予了其子詹姆。但最后詹姆将剑转送给了塔斯的布蕾妮。[12]
碎心,塔利家族的祖传之宝。其家族已经拥有该剑超过五百年了。现持有人为蓝道·塔利伯爵。[13]
长爪,五百年来一直是莫尔蒙家族的祖传之宝。乔拉·莫尔蒙在逃离熊岛时留下了剑,他的父亲守夜人总司令熊老保存了它。最后他为酬谢琼恩·雪诺的救命之恩而以此剑相赠。[14]
空寂女士,科布瑞家族的祖传之宝,如今的持有者是林恩·科布瑞。[15]
红雨,卓鼓家族的祖传之宝。其先祖狡猾的希尔玛用机智和一柄木棒从全副重装的骑士手中得到了该剑。现时持有者为邓斯坦·卓鼓。[16]
夜临,最初被铁群岛的“红海怪”道尔顿·葛雷乔伊大王从一次掠夺中抢了过来,后来落到哈尔洛家族手上。持有者现时是赫拉斯·哈尔洛。[17]


5.

史坦尼斯说,梅丽珊卓在圣火中向他展示了未来。透过森林中高高的山岗,他看到成圈的火炬,在后面则有一群黑衣人,而外面的雪原中还有一些身影在移动。[4]

史坦尼斯看到的显然是守夜人在先民拳峰受到异鬼威胁的事,故可以肯定,梅丽珊卓有能力展示过去,或者现在,甚至有可能是不远的未来的场景。

伪王
“他们不会的,”梅丽珊卓语调轻柔,“很抱歉,陛下,这并非事情的结束。很快会有更多伪王捡起先代遗留的王冠”
“更多?”史坦尼斯看起来仿佛想掐死她,“更多篡夺者?更多逆贼?”
“我在圣火中看到了”[5]
从其一贯的表现来看,圣火不会说谎——然而它可能被误解或误读——看起来会有更多的人去逐鹿王冠。事实上,在《冰雨的风暴》结尾,托曼和攸倫·葛雷乔伊应该可以被算作是“伪王”。

灰衣女孩
“我在圣火中见过你的妹妹,她逃离了别人强加的婚礼,向此处来,投奔你。我清晰地看到,垂死的马驮着灰衣女孩。”[6]
这是梅丽珊卓看到无误的幻象,但解读错误的例子。在《魔龙的狂舞》更后的琼恩章节中,她其实是预见了亚丽·卡史塔克,她逃离了强逼她与堂叔结婚的婚礼。

众多幻象
“她再次看到没有眼珠的脸,透过泣血的眼眶盯着她。接着是海边的群塔,在深渊中升起的黑潮席卷下分崩离析。暗影聚成骷髅,骷髅化成迷雾,两具因欲望而交媾结合的肉体翻滚抓挠。透过火焰帷幕,巨大的有翼阴影飞越湛蓝的天空。”[7]
这些没有眼珠的脸,后来揭示是属于游骑兵黑杰克·布尔威和他两个同伴。他们被哭泣者杀死,挖出眼珠砍下头颅放在长城前面。而海边的群塔,梅丽珊卓向琼恩·雪诺声称是东海望,但她心里却承认东海望看起来根本不像这些塔楼。因此这些塔楼或许是指其他滨海的地方,其中一个可能性是这些塔楼属于伊斯蒙岛上的绿石堡,在《魔龙的狂舞》后期遭到黄金团攻陷,但这个推测似乎不太可靠。深渊中升起的黑潮也许使人联想起海怪,继而延伸至铁民。在维斯特洛南方的低语湾畔,有一座城堡称为三塔堡,也许那个地方将被攸伦·葛雷乔伊攻击。

幻象中的骷髅,梅丽珊卓一度猜测这暗示了头骨桥,但她很快推翻了这个解读。至于幻象中在交媾的肉体,也许是圣火向她暗示了丹妮莉丝·坦格利安与达里奥之间的情人关系。即使梅丽珊卓从未在圣火中观察到丹妮莉丝,但接下来那个有翼阴影(龙)的幻象,可能是支持她的确预见丹妮莉丝的证据。

“那是一张如尸体般刷白的木头脸孔。是敌人么?火焰中升腾起一千只红眼睛。他看到我了。在他旁边,一个狼脸男孩昂头咆哮。”[7]

明显地梅丽珊卓在此瞥见了“血鸦”布林登·河文,三眼乌鸦和最后的绿先知,以及他身旁的布兰·史塔克。

“雪花从黑暗的天空盘旋落下,灰烬自下方扶摇相迎,灰和白在半空交织。与此同时,燃烧的火箭划着弧线,从木城墙上飞出。死物在寒气中安静地蹒跚前进。它们头顶有一面高高的灰色悬崖,火焰在悬崖中上百个洞穴里燃烧。紧接着寒风吹来,白雾涌进山洞,带来异乎寻常的寒冷,于是火焰接连熄灭,空馀满地头骨。”
“死亡,梅丽珊卓心想,头骨代表死亡。”[7]

这个预言似乎是暗示了艰难堡当时的劣况或最终的厄运。尸鬼群前来摧毁跟随鼹鼠妈妈到这里的野人。悬崖中的洞穴似乎是指艰难堡的洞穴,木城墙也许是昔日残留的防御工事,或是野人难民或拯救者所建立的。

“火焰发出微弱的噼啪声,梅丽珊卓听到了微弱的名字:琼恩·雪诺。橙红色火舌在她面前勾勒出琼恩的长脸,不断闪现又不断消失,犹如漂动的帘幕后似有若无的阴影。他开始是人,一会儿成了狼,接下又变成人。但不管他如何变幻,头骨仍在,环绕他四周。”[7]

琼恩·雪诺在人狼之间变幻,也许单纯指出他是一个狼灵。然而,按《魔龙的狂舞》结尾时的情节来看,也许这预言了琼恩死后灵魂进入了白灵,并最终回复了他的肉身。

“我祈祷瞥见亚梭尔·亚亥的身影,拉赫洛给我看的却是雪诺。”[7]

这似乎十分重要。坚信史坦尼斯是亚梭尔·亚亥转生的梅丽珊卓,不断地忽略在她祈求瞥见亚梭尔·亚亥后却只看到琼恩·雪诺的事实。这个幻象或许是支持琼恩是亚梭尔·亚亥转生的有力证据



6.

贾科(Jhaqo)曾是卓戈卡奥的卡拉萨中的寇之一。他最终成为了一位卡奥。[1]
最近事件
权力的游戏
卓戈患病之后,贾科第二个自称卡奥。他的卡拉萨拥有两万骑手。[2]有传闻说马戈成为了他的血盟卫之一。
马戈在离开之前抓走了埃萝叶,她一个曾得到丹妮莉丝保护而免受他伤害的无辜女孩。马戈强暴了她并让贾科也强暴她。在被贾科的另外六个卫士凌辱之后,这女孩被他们割开了喉咙。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在得知埃萝叶的不幸之后,曾说:



“ “这是她悲惨的命运,但马戈的命运将更悲惨。我以新旧诸神之名起誓,以羊神、马神和世上所有神灵之名起誓,向圣母山和世界的子宫湖起誓:在我处置他们之前,马戈和贾科将会哀求我按照他们对待埃萝叶的方式赐给他们慈悲。” ”
[2]
魔龙的狂舞
贾科与他的卡拉萨在多斯拉克海发现了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和她的龙卓耿。

牛百万
牛百万 (制怒) 2015-07-10 01:09:15

楼主你适合看抗日剧,笑看楼上刷屏哥打脸

jarod
jarod 2015-08-11 21:36:59

好打脸,越来越像看原著了

容安
容安 (言多必失。) 2015-08-13 05:49:45

@斑马王子 谢谢你贴出原著里的东西来解释我的困惑,但不知你是否意识到,我只是就剧论剧,没有丝毫涉及到原著。我没有看过原著不知道这些东西,然而剧集的很多观众也跟我一样没看过原著,所以看起来剧集就是一团糟,各种逻辑不通,有这种疑问难道有问题吗?别指望所有人看剧都把原著看一遍,也别把自己看过原著当作优越感。 哦对了,腾讯新闻挺好的,别埋汰人家。

容安
容安 (言多必失。) 2015-08-13 05:51:58

@牛巴胺 是吗?我觉得你才该去看抗日剧,觉得人家从其他地方复制黏贴了一大段东西过来就牛逼了,能稍微动一动你的脑子吗?我说的是电视剧,电视剧,不是书。

容安
容安 (言多必失。) 2015-08-13 05:53:46
好打脸,越来越像看原著了 好打脸,越来越像看原著了 jarod

想看原著去看,但别以为看一些豆瓣评论就能装看过原著,剧集的这一季本身就是逻辑乱七八糟很多东西说不通,别假装自己都懂好吗?也别跟风好吗?稍微动动脑子,谢谢了。

牛百万
牛百万 (制怒) 2015-08-13 12:04:36
@牛巴胺 是吗?我觉得你才该去看抗日剧,觉得人家从其他地方复制黏贴了一大段东西过来就牛逼... @牛巴胺 是吗?我觉得你才该去看抗日剧,觉得人家从其他地方复制黏贴了一大段东西过来就牛逼了,能稍微动一动你的脑子吗?我说的是电视剧,电视剧,不是书。 ... 容安

随便你怎么说吧,我不知道我脑子动了还是没动,反正我绝大多数是看懂了,你的槽点我没动脑子就觉得不算槽点,不喜欢可以不看,以及其不负责的态度乱喷虽说也是你自己的事,但是对其他人也会有负面影响的不是么,我觉得你不是需要考虑言多必失的问题,是需要谨言慎行。

V.
V. 2015-10-07 16:44:06

编剧烂就是烂 看抗日剧的人能发现他的烂?看不出烂的人才适合看抗日剧 这剧用傻逼来衬托聪明的套路我就看不上 到头来就为了看傻逼们怎么死的 结果这些主角一个一个去了 贱人活得一个比一个好 乔弗里死的时候我还措手不及了 按编剧套路不应该和他妈一起作死到剧终吗 别跟我说什么原著 我看的是电视剧 垃圾编剧 不过这几个角色选的真特么好 演的真贱

CHUCKLING
CHUCKLING 2015-12-01 08:50:43

我觉得编剧们也有意识到第五季的一些逻辑问题 因为小说剧情架构的宏大 让电视剧很难压缩 所以在第五季几乎每一集的片尾都有一些编剧对部分剧情的分析(我是用HBOapp看的)比如史坦尼斯下命烧死他公主那一集 大概就是因为他把什么什么神赐予他的责任看得太重 然后对龙女扔戒指对部分也有说法 楼主感兴趣的话可以下载HBO 有一个月免费trailer!我批判性思维不强 所以编剧们的说法对我好挺有说服力的 对一些人物分析也是非常权威!

来自豆瓣App
墨一石
墨一石 (虚幻中寻找真实) 2015-12-16 15:06:18

看得出来楼主没看过原著,只看剧集。剧集我是越来越看不下去,楼主写的,光看剧集的却有这些问题,简直恨不得去掐死编剧!不过,原著的最后一部,个人以为都好不了哪里去了,全部都洗白了,就剩一个碧玺疯疯癫癫在那里闹,小手指和太监出走了,狮子都被母狮子弄出了权利圈,还剩一个被逐的神学士在帮她,她要怎么玩?她还能怎么玩?

柒
2016-01-07 17:35:04

这里讨论的是剧不是小说 原著党秀什么优越啊 最搞笑的是复制黏贴一堆完全没自己的见解

来自豆瓣App
Derek1234
Derek1234 (想形婚) 2016-03-25 15:21:42
我觉得编剧们也有意识到第五季的一些逻辑问题 因为小说剧情架构的宏大 让电视剧很难压缩 所以... 我觉得编剧们也有意识到第五季的一些逻辑问题 因为小说剧情架构的宏大 让电视剧很难压缩 所以在第五季几乎每一集的片尾都有一些编剧对部分剧情的分析(我是用HBOapp看的)比如史坦尼斯下命烧死他公主那一集 大概就是因为他把什么什么神赐予他的责任看得太重 然后对龙女扔戒指对部分也有说法 楼主感兴趣的话可以下载HBO 有一个月免费trailer!我批判性思维不强 所以编剧们的说法对我好挺有说服力的 对一些人物分析也是非常权威! ... CHUCKLING

龙女扔戒指是为啥

丁勾
丁勾 2016-04-03 09:31:22

从第六季预告片看,龙妈丢戒指的确是留路标——大熊捡到了……

来自豆瓣App
憨熊
憨熊 2016-09-11 02:14:31

傻逼

来自豆瓣App
> 豆瓣违规公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