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是潜在犯——兼评《Psycho-pass》与《自新世界》

路西法尔 评论 来自新世界 4 2013-03-24 02:48:46
水中书
水中书 (若你不想活,请将岁月借与我读书) 2013-03-25 11:55:57

超赞成。

一个半
一个半 (当年明月在 曾照彩云归) 2013-03-25 18:10:31

为什么这么少人回应
我确实认同作者的看法

书里这种乌托邦的制度可以维持是因为高度完善的寡民管理体制
一旦新人类数量剧增起来 就一定会不可控 像古希腊斯巴达等城邦制度的崩溃
但如果限制人类数量增长又一定又会限制人类的发展和进化

布鲁布鲁卡卡
布鲁布鲁卡卡 2013-03-26 21:09:43

我觉得最后化鼠的黑历史反而加强了对新世界结构的反思,斯奎拉那句是人类的呐喊可以看做正是新人类的统治把新旧人类的矛盾一步步上生到关乎生存且不可调和,而且在我眼里仍然是一个种族的内战,就是人类自己。

一个半
一个半 (当年明月在 曾照彩云归) 2013-03-26 21:28:02

我觉得这个设定很奇怪

为什么当年新人类不把普通人杀光而用了另一种实质上更加残忍的方式呢

千流瀑
千流瀑 2013-03-26 21:45:33

杀光了奴隶哪来特权阶级?为了使自己生活舒适他们需要劳动力。

一个半
一个半 (当年明月在 曾照彩云归) 2013-03-26 21:48:26

也对
不过他们的咒力已经帮助他们不用承担很多劳力了
再者曾经的科技也解决了一部分 但很奇怪被他们放弃了
而选择了最危险又是最违背道德的一种方式

布鲁布鲁卡卡
布鲁布鲁卡卡 2013-03-26 21:49:54

基因改造不仅残忍而且也使新人类随时可以全灭旧人类,化鼠明显大多数不知道黑历史的存在,所以没必要全灭。

一个半
一个半 (当年明月在 曾照彩云归) 2013-03-26 21:50:19

明明是科技集团最终继承了世界 但却放弃了大部分科技

所以我倾向认为这种封闭的生活方式实际是科技集团为了维持人类繁衍的沙盒 更甚至是用来实验新型社会制度的沙盒

一个半
一个半 (当年明月在 曾照彩云归) 2013-03-26 21:52:03

但是不是有拟衰白这种东西存在么
虽然直接的那部分真相已经被删除
但化鼠应该是已经知道了 或者接近真想了 或者迟早可以通过其他信息推测出

千流瀑
千流瀑 2013-03-26 22:08:16

脏活累活不体面的活都是老鼠在干,这个社会有70%的人都在从事教育相关的工作
科技被认为是双刃剑,相关知识和应用被严格管控,但是并没有被舍弃

一个半
一个半 (当年明月在 曾照彩云归) 2013-03-26 22:14:40

忽视了动画本身给的答案
倒是觉得一点也不信服 觉得这样交代很空洞不值得推敲
不过也只能这样

路西法尔
路西法尔 (愿公平滚滚而下,使公义永不止息) 2013-03-26 22:23:26

一晚上没上网,居然多出这么多回复,我好开心呀~

布鲁布鲁卡卡
布鲁布鲁卡卡 2013-03-26 22:32:22

回复 一个半。明明是科技集团最终继承了世界 但却放弃了大部分科技 ?

本身就存在矛盾,应该是新人类继承了相关科技用来更好地统治和巩固自己的地位。化鼠知不知道很难说,至少斯奎拉这样改革派是知道了,奇狼丸之类的保守派就不得而知了。

路西法尔
路西法尔 (愿公平滚滚而下,使公义永不止息) 2013-03-26 22:33:30

我来说说我的想法吧:这个世界本身的结构是由作者设定的,无论多么天衣无缝,终究属于架空的部分,是不必直接和现实社会作对照的。
在全球化的时代,一个绝对封闭的社会几乎是不可能存在的。小国寡民式的寡头统治其实不是人类自由的最直接威胁,如果说有什么会从内部威胁民主制度的话,短期内看是各种极端主义(宗教极端主义的、恐怖主义的),从长远上看我觉得是民主国家选民自身的政治冷漠,对选举政治、大众传媒的麻木。不过这个话题稍微有点远了,我就不展开了。

千流瀑
千流瀑 2013-03-26 22:43:09

我觉得是这样,新社会成立之初统治者的焚书和知识管制行动,是怕科技拉近无能力者和PK者之间的实力差距,重新引发PK和科技大战。焚书愚民政策后把普通人变得毫无知识再变成化鼠。

布鲁布鲁卡卡
布鲁布鲁卡卡 2013-03-26 22:48:14

回路西法尔 。我倒觉得长远而言恰恰是过度的民主而不是政治冷漠,被大众传媒的引导,英剧《黑镜》S203讽刺的就是这事儿。

布鲁布鲁卡卡
布鲁布鲁卡卡 2013-03-26 22:52:17

回千流瀑。同意,而且这个过程也花了好久。我觉得化鼠的设定真的是绝了,就好比以前看《人猿星球》最后结局时一样震惊。

路西法尔
路西法尔 (愿公平滚滚而下,使公义永不止息) 2013-03-26 23:21:40

嗯,我知道你的意思,我说的“政治冷漠”和你说的“过度民主”是一回事。
民主制度承认人人平等,故会贬抑精英阶层;自由却是肯定个体内在价值,会鼓励人追求超越平凡。如果过度肯定民主的价值就会造成对自由的实际损害。
当虚拟偶像和政客一同参选时,大众会选择虚拟偶像,因为选民把选举随便化了,外在的狂欢和内在的冷漠结合在一起,富里迪称这个过程为“弱智化”。
如何避免在民主制度确立后人民放弃自己的权利,这是西方的政治理论家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路西法尔
路西法尔 (愿公平滚滚而下,使公义永不止息) 2013-03-26 23:23:00

不过“过度民主”这个词容易造成误解,不是民主出了问题,而是行使民主的人出了问题。

一个半
一个半 (当年明月在 曾照彩云归) 2013-03-26 23:40:08

就如同《乌合之众》中所提到的一样 人在群体活动中的责任意识和道德意识会随着人群数量增加而相应的极度弱化。大规模人群活动中的人会自然做出很多违反理智或是道德的事儿,可怕的是这种效应并不随着人群的整体素质提高而有所下降。
民主这种事情运作不好很可能造成一种民粹主义或者庸民民主

路西法尔
路西法尔 (愿公平滚滚而下,使公义永不止息) 2013-03-26 23:59:51

是啊,民主和自由既是原则问题也是技术问题。二者之间应该保持一种适当的张力,不过分偏向任何一方,这种张力只能在实际操作中一点一点的寻找。

路西法尔
路西法尔 (愿公平滚滚而下,使公义永不止息) 2013-03-27 00:41:11

刚才说的有点远离作品了,补充一下我对《自新世界》最终话的看法:
这一话的内容包括:奇狼丸为人类而牺牲→斯奎拉失败→早季要求斯奎拉忏悔,遭到拒绝→斯奎拉受审,宣称自己是人类→早季发现化鼠是人类的制造物→早季了结了斯奎拉的痛苦→尾声,社会重新回归常序。
如果从种族的视角来看,这里面包括两个主题:仇恨和宽恕。其中仇恨是主流的,比如审判斯奎拉时人类的嘲笑声,这是一种拒绝交流和平等对话的表现;而宽恕的种子也同样存在,比如早季宽恕了恶鬼,也宽恕了斯奎拉。虽然和仇恨比起来,宽恕还很渺小,不过也不能算绝望。
我觉得作者不是希望观众在人类或化鼠间选择一方予以支持吧,悲剧已经发生了,只有同时支持二者都有权活下去才是补救历史的唯一办法。
“诗无达诂”,以上的观点仅供参考。^_^

千流瀑
千流瀑 2013-03-27 01:26:55

小说中对人类对化鼠的残酷报复的描写简直让人脊背发冷……
战争纪念馆内容都是展示化鼠恶行供人类仇恨,这场战争最该被铭记的血的教训反而被彻底遗忘了。仇恨不能给两个种族带来未来,早季选择斩断仇恨,像送别老友一样告别斯奎拉,这幕我看的非常感动。富子没选错未来的领导人。

无限的可能
无限的可能 2013-03-30 12:27:23

本来就是给快步入社会的青年人看的:别老想着报复社会,多读书,考个公务员。随便反思一下科技,批判麻木

路西法尔
路西法尔 (愿公平滚滚而下,使公义永不止息) 2013-04-02 23:00:13

刚从PP的评论那边过来,私以为楼上是回错了帖子……

柠莓
柠莓 (决心成为更勇敢的自己。) 2013-04-06 17:09:06

我也很喜欢自新世界这个方面。没有施行精神控制的一班最后只剩下来早季和觉,突出了社会制度的扭曲,而化鼠和人类的冲突又深化了这个片子的主题。
若是崩的再少一点,剧情之间的解说在更多一点(大概是篇幅限制吧)这个片子的评分完全可以再上一层楼……若是没有b站的蓝字君补充恐怕会留下很多一点。很想读汉化版的小说啊。

Salyu
Salyu (咸鱼) 2013-04-08 21:28:45

回复:我觉得这个设定很奇怪
  
  为什么当年新人类不把普通人杀光而用了另一种实质上更加残忍的方式呢
  

因为人不能杀人啊 他们要面对愧死机构

枫子
枫子 2013-04-22 03:46:46

书这么贵 居然没人下手

野也
野也 2013-05-10 22:37:43

对于作者称“PSYCHO-PASS谈不上反乌托邦作品”的观点,我倒觉得PSYCHO-PASS结尾处常守朱仍不得不身处于Sibyl系统下一枚棋子的命运,恰恰说明了人类反抗乌托邦社会的无力感。就像1984中最后主人公在满怀对老大哥的敬仰之中死去一样,这种乌托邦社会会自觉地磨平每一个棱角,它带给人们的只有绝望(如果说人们还有这种意识的话)。
当然,从某种意义上而言,我也觉得自新世界比PSYCHO-PASS更深刻些。

链锯之牙
链锯之牙 2013-06-05 14:24:00

总感觉psycho pass 其实是以架空写现实。一面是科学进步回报人类,人民享受了前所未有的“幸福“生活,另一面人们心里出现前所未有的空虚。统治阶级进一步强化统治,武器思想信息全管制。社会阶层开始定型,奋斗也没有好未来………

[已注销]
[已注销] 2013-06-21 17:52:59

我和一位曾经讨论过一个问题,如果未来是一个犯罪率低的世界,那么必定是一个漠视人性的世界。当时我的看法是否定的,可是他觉得降低犯罪率无异于洗脑,可是我却无法动摇他的这一想法,就连我自己的想法也开始动摇了。我们究竟是不是和拣了芝麻丢了西瓜的人一样,得到了更加完善的福利保障,可是却少了一份热腾的自由呢?

[已注销]
[已注销] 2013-07-01 10:35:29

写得真好....

GREEN-december
GREEN-december (深腐不露= =) 2013-07-10 01:00:45

任何一个族群如果不想生活在无尽的孤独和仇恨里,学会和他人和平共处就是必须的。 ——这个说的太好了。。。

青玉案
青玉案 (世上的玩意儿大都禁不起剧透) 2013-08-04 10:40:28

有深度的楼,正在一点点看

Rorschach
Rorschach 2013-08-11 01:08:22

所谓“只要目标是为了种族的延续,一切手段都是可以接受的”,这一点不仅仅是化鼠造反的主题,也是神棲町66号的主题,纵贯全篇。因为,新人类的全部社会体制,不净猫、处理问题儿童,都是在以种族的延续为唯一目的啊。

Rorschach
Rorschach 2013-08-11 01:11:14

化鼠就是人类啊,是原来的无咒力的奴隶和狩猎民被人为加上了裸滨鼠的基因后造成的。

路西法尔
路西法尔 (愿公平滚滚而下,使公义永不止息) 2013-08-12 00:59:21

LS这个角度也很好!
感谢大家留言,虽然极少回复但每次来这个楼都会受益匪浅,好的评论总能帮我开拓思路。

深未雨
深未雨 (不安定。) 2013-08-31 12:53:22

少年十二岁是对这个世界的探索。十四岁失去了三个伴友。从个体的角度延伸到人类社会,以及整个种族。社会的稳定必然建立在血腥之上,身为优越者更当明了追求安定的意义。在《自新世界》中,每一个人都是一个潜在的威胁。每一个亦都是拯救者。 同时,我也想去看看《Psycho-pass》。楼主的文笔很好。

湄帧
湄帧 (正邪两赋) 2013-08-31 22:53:42

看了开头一句……决定先马一记洗洗睡了再来看……

Rorschach
Rorschach 2013-09-01 09:27:53

发现很多人倾向于把强力维稳套进现实,并表示支持和理解。我感觉动画对这种体制持的是负面观感,虽然在理性上采取“无奈地支持”的立场,但那是因为原作小说影射日本的一些社会现象(里面并不包括强力维稳)。

本作设定是PK者=会走路的原子弹,强力维稳是在这种情况下才有合理性,尽管如此却仍极度反人性。如果连在现实中都支持强力维稳,并引本作来背书,那...真是太遗憾了

黄药师
黄药师 (少小离家老大回,安能辨我是雌雄) 2013-10-08 22:55:55

封杀鲁讯和一些思想家的想法,正是反多元的作法吧。
真正的多元应该是最大程度地包容一切,正是民主的根本吧。

路西法尔
路西法尔 (愿公平滚滚而下,使公义永不止息) 2013-10-12 15:12:10

大家说了这么久,我自己反省一下本文的两大缺点。
1:“现代社会的自由原则是以每个个体的自由都不损害他人的自由为前提的,但是破坏和占有是人类的一种本能,无论整体上多么富裕文明的社会都无法将其根本消除”这里处理得过于简单,事实上“人人都是潜在犯”这个命题不应用抽象的、神秘的人性论一笔带过。这里写得实在是太过草率了。
2:更大的问题是关于斯奎拉。“于特岛惨案的制造者布雷克本人与他极端仇视的伊斯兰教徒并没发生过任何冲突,他只是觉得自己的文化身份受到了压抑,一种以‘多元’和‘平等’为名的压抑。 ”这句话适用于一般的“恶鬼”,但不适用于斯奎拉。化鼠与人类的矛盾是真实的,如果没有斯奎拉的反抗,无论哪个部落的化鼠都一定已经灭亡了。后文将他和布雷克等同,逻辑上存在跳跃,道义上也不能自圆其说。尽管斯奎拉为化鼠和人类两族都带来了巨大的灾难,但责任并不完全在他。
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

苏唯
苏唯 2013-10-19 16:45:18

很赞同lz,求lz所有文章啦~~邮箱499946375@qq.com,谢啦~~

路西法尔
路西法尔 (愿公平滚滚而下,使公义永不止息) 2013-10-19 18:36:35
很赞同lz,求lz所有文章啦~~邮箱499946375@qq.com,谢啦~~ 很赞同lz,求lz所有文章啦~~邮箱499946375@qq.com,谢啦~~ 苏唯

抱歉啊,我的文章其实自己也没有,手头上的都是错别字和病句都没修改过的草稿。不嫌弃的话所有完成稿的评论在我的主页就能找到,也没有几篇。

[已注销]
[已注销] 2013-11-20 03:47:36
小说中对人类对化鼠的残酷报复的描写简直让人脊背发冷…… 战争纪念馆内容都是展示化鼠恶行... 小说中对人类对化鼠的残酷报复的描写简直让人脊背发冷…… 战争纪念馆内容都是展示化鼠恶行供人类仇恨,这场战争最该被铭记的血的教训反而被彻底遗忘了。仇恨不能给两个种族带来未来,早季选择斩断仇恨,像送别老友一样告别斯奎拉,这幕我看的非常感动。富子没选错未来的领导人。 ... 千流瀑

支持,看到最后早季跟斯奎拉告别实在难受惨咯

JohnTitor
JohnTitor (42) 2013-12-23 17:08:47

第一点中关于西比拉系统为何不操纵支配者击毙槙岛圣护,后面能看出来,西比拉十分想要槙岛圣护的大脑因而不能杀他,所以这点在逻辑上是能自洽的。
第二点十分赞同。

besides
besides 2013-12-23 23:28:52

有两点不太同意
第二点里面,反乌托邦的“反”是形容词,意思是反面的乌托邦。这类作品通过描绘一个丑恶的,与一般意义上的乌托邦对立的“理想”社会唤起人们对某种社会存在或者社会意识的担忧和警觉,反思的对象不一定是乌托邦的理想,可以是极权,可以是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的不平衡等等。从这个角度来说,称PP为乌托邦也没错。
第六点里面,奇狼丸的拯救也没有改变化鼠的遭遇。所谓的和平共处是建立在人类对化鼠的压迫之上的。平等是和平共处的前提,可是人类与化鼠之间从来就没有过平等,这种不平等是实力的不对等带来的。所以化鼠要想获得和平,必须要削弱人类的实力,至少要迫使人类愿意在谈判桌前坐下来。LZ所说的平等,恐怕还是站在人类(放在现实来说就是统治者)的立场上。化鼠的反抗与农民起义,无产阶级反抗资产阶级并无区别,只是有所夸张而已,从这个角度来说,自新的后半段又何尝不是在说人类内部的事情呢

besides
besides 2013-12-23 23:30:11

抱歉上文有一处打错了,“LZ所说的平等”平等应是和平

七角
七角 (若无法解救。不应求解救。) 2013-12-25 04:20:49

奇狼丸并不是在救人类,而是在救自己的部族。奇狼丸最后也说了,曾经去东京是为了寻找可以对抗人类的古代兵器,如果有胜算也会对人类发起攻击。最后牺牲自己帮人类,是为了保住自己的部族。因为斯奎拉胜利的话,大雀蜂部族绝对会瓦解,女王会被禁锢或杀死。

如果你们换个思路去看这部作品,应该会觉得斯奎拉是英雄,如果拥有PK能力的是入侵地球的外星人,人类被改变基因都成了化鼠,整个故事情节一样,你们还会觉得他罪大恶极吗?

路西法尔
路西法尔 (愿公平滚滚而下,使公义永不止息) 2013-12-25 12:16:16
有两点不太同意 第二点里面,反乌托邦的“反”是形容词,意思是反面的乌托邦。这类作品通过... 有两点不太同意 第二点里面,反乌托邦的“反”是形容词,意思是反面的乌托邦。这类作品通过描绘一个丑恶的,与一般意义上的乌托邦对立的“理想”社会唤起人们对某种社会存在或者社会意识的担忧和警觉,反思的对象不一定是乌托邦的理想,可以是极权,可以是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的不平衡等等。从这个角度来说,称PP为乌托邦也没错。 第六点里面,奇狼丸的拯救也没有改变化鼠的遭遇。所谓的和平共处是建立在人类对化鼠的压迫之上的。平等是和平共处的前提,可是人类与化鼠之间从来就没有过平等,这种不平等是实力的不对等带来的。所以化鼠要想获得和平,必须要削弱人类的实力,至少要迫使人类愿意在谈判桌前坐下来。LZ所说的平等,恐怕还是站在人类(放在现实来说就是统治者)的立场上。化鼠的反抗与农民起义,无产阶级反抗资产阶级并无区别,只是有所夸张而已,从这个角度来说,自新的后半段又何尝不是在说人类内部的事情呢 ... besides

关于第一点,我的解释是Psycho-pass的世界本身并不是一个乌托邦社会,更像是西方现代社会的2.0和谐版,从中我看不出可以称之为“乌托邦”的理念:比如“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共产主义精神,动物农场的“所有动物平等,有的动物更加平等”。反思当然是有的,可是我觉得对社会问题的一般性反思不叫反乌托邦,一个名词总有边界,否则就失去了其意义。中国的反腐文学也是对社会问题的反思,但我们都不会把反腐文学称为反乌托邦。说到底我觉得是PP里的乌托邦太弱了,还没有成为真正的乌托邦。
关于第二点,其实化鼠和人类的战争是种族斗争还是阶级斗争是两个解释历史事件的不同视点,取决于观察者的不同视点。比如太平天国运动,显然既具有民族斗争性质也具有阶级斗争性质。强调民族斗争的是为了把目标指向“外国”,强调阶级斗争的是为了把目标指向“国内”,这和观察者的整个历史观相联系,并没有绝对的标准,对于自新这样一部寓言式的作品更是如此。

路西法尔
路西法尔 (愿公平滚滚而下,使公义永不止息) 2013-12-25 12:17:49
奇狼丸并不是在救人类,而是在救自己的部族。奇狼丸最后也说了,曾经去东京是为了寻找可以对... 奇狼丸并不是在救人类,而是在救自己的部族。奇狼丸最后也说了,曾经去东京是为了寻找可以对抗人类的古代兵器,如果有胜算也会对人类发起攻击。最后牺牲自己帮人类,是为了保住自己的部族。因为斯奎拉胜利的话,大雀蜂部族绝对会瓦解,女王会被禁锢或杀死。 如果你们换个思路去看这部作品,应该会觉得斯奎拉是英雄,如果拥有PK能力的是入侵地球的外星人,人类被改变基因都成了化鼠,整个故事情节一样,你们还会觉得他罪大恶极吗? ... 七角

关于斯奎拉我也有一个再认识的过程,具体见43楼

???
??? (V3) 2014-01-18 17:39:49

@罄吉:这个片子如果最后化鼠胜利了,斯奎拉一定会在历史书上成为种族英雄,虽然过程很残酷(本来这种东西就很残酷)但真的意义非凡。不过作者没有让化鼠取得最后的胜利而已。
个人认为,这个片子如果最后化鼠成功推翻人类的压迫,那就更绝了。(化鼠这个设定太棒了)

@路西法尔:我觉得本片中人类与化鼠之间的冲突和人类内部的还不太一样,种族的差异基本上一定会导致只有消灭/彻底控制对方才让种族获得真正的安全。毕竟不同的种族,在无法彻底控制对方的情况下,是难以在发展中一直可以处于相对对等的位置,一旦一方落后,基本上就悲剧了,最保险(也是最理性)的方法就是干掉/彻底控制对方。


最后提一点个人观点,本片的人类放弃科技换取稳定的做法,早晚会把整个种族葬送掉,除非日后可以探索出一条可以在保证社会稳定的情况下可以发展科技的社会结构并保持。不然,就比如化鼠,如果放任其发展科技,超越人类只是时间问题。

路西法尔
路西法尔 (愿公平滚滚而下,使公义永不止息) 2014-01-18 21:56:28
@罄吉:这个片子如果最后化鼠胜利了,斯奎拉一定会在历史书上成为种族英雄,虽然过程很残酷(... @罄吉:这个片子如果最后化鼠胜利了,斯奎拉一定会在历史书上成为种族英雄,虽然过程很残酷(本来这种东西就很残酷)但真的意义非凡。不过作者没有让化鼠取得最后的胜利而已。 个人认为,这个片子如果最后化鼠成功推翻人类的压迫,那就更绝了。(化鼠这个设定太棒了) @路西法尔:我觉得本片中人类与化鼠之间的冲突和人类内部的还不太一样,种族的差异基本上一定会导致只有消灭/彻底控制对方才让种族获得真正的安全。毕竟不同的种族,在无法彻底控制对方的情况下,是难以在发展中一直可以处于相对对等的位置,一旦一方落后,基本上就悲剧了,最保险(也是最理性)的方法就是干掉/彻底控制对方。 最后提一点个人观点,本片的人类放弃科技换取稳定的做法,早晚会把整个种族葬送掉,除非日后可以探索出一条可以在保证社会稳定的情况下可以发展科技的社会结构并保持。不然,就比如化鼠,如果放任其发展科技,超越人类只是时间问题。 ... ???

人类和化鼠当然互相猜疑,可是猜疑的逻辑一旦推而广之,其实不仅可以作用于不同种族之间。不同阶级之间,不同社群之间,甚至不同的个体之间都可以无限的猜疑下去……那么猜疑到何处终止呢?有谁来终止呢?军国主义的猜疑到国族为止,同一国人互不猜疑,一致对外;马克思主义的猜疑到阶级为止,同一阶级皆为同志,一致对外,那么又要团结在谁的周围,以谁为核心?我对这种逻辑深表警惕,虽然它第一眼看上去很合理,但总要伴随着隐蔽的内在专制……

???
??? (V3) 2014-01-18 22:55:10
人类和化鼠当然互相猜疑,可是猜疑的逻辑一旦推而广之,其实不仅可以作用于不同种族之间。不... 人类和化鼠当然互相猜疑,可是猜疑的逻辑一旦推而广之,其实不仅可以作用于不同种族之间。不同阶级之间,不同社群之间,甚至不同的个体之间都可以无限的猜疑下去……那么猜疑到何处终止呢?有谁来终止呢?军国主义的猜疑到国族为止,同一国人互不猜疑,一致对外;马克思主义的猜疑到阶级为止,同一阶级皆为同志,一致对外,那么又要团结在谁的周围,以谁为核心?我对这种逻辑深表警惕,虽然它第一眼看上去很合理,但总要伴随着隐蔽的内在专制…… ... 路西法尔

嗯,是的,猜疑链这个东西很恶心。
猜疑链这东西,根本上还是利益的争夺引起的(毕竟资源有限,不争夺不可能嘛),而且有程度之分,基本上正相关于不同个体/群体之间的可理解程度以及利益相关程度。不同物种之间自然不用说;人类群体之间,文化不同会带来差异,而人类群体也会形成小群体,一层一层的划分下去形成一种类似树形结构的群体结构。(不严格成立但应该也差不多吧)
这里先把这些不同的群体/子群体形成的树形结构中的群体叫节点吧。同一节点内部的子节点间的可理解程度/利益一致程度基本上总是高于不同节点间的。这样的情况下,虽然每层节点之间都会有利益争端从而引起猜疑,但相对来说更高层节点之间的利益争端的优先级会高一点。这样就形成了一个大群体之间大的猜疑,小群体之间小的猜疑,只是程度不同。只有自己才能绝对不背叛自己。

虽然不都是专制的内容,不过还是有很大相关性的一些内容,我先这样表述下:为了有效的去进行利益争夺而形成的群体:1.群体会需要决策者(领导者),这些决策者当然会慢慢形成高层利益集团,甚至发展到这个小群体绑架整个大群体(大家都懂)。2.加入这个群体对大多数个体还是有益的,但是群体利益不等于个体利益,获取群体的最高利益不一定能让其中的每个个体都获取最高利益,不公平就出现了(甚至是牺牲者)(这一条比较像公司的组织形式)。3.但是由于某个群体的划分形成了绝对主流导致个体无法自由选择自己属于哪个群体,这样形成了一种被动加入的群体(比如国家,还有家族)。
当然,个体和个体的能力不同(能力差异甚至很大),会形成差异是必然的,这个我们应该都认同。
暂时想到了这三条,第一条,自然只要不是那个高层群体里的,自然是不爽,是吧。第二条呢,我觉得正面成分还是占主导,当然成为利益被损的个体的确是无奈,要么提升自己,要么换个群体加入。第三条这个,直接天生的就成为了利益被损的群体,更是无奈。
而猜疑链在这些群体之间都是存在的(人类做不到思维的透明,不同物种间应该更难),相对来说利益一致的时候猜疑的必要性会减弱不少,比如第二条中。
对于专制,我们要避免的,主要是第一条,同时减弱第三条,是吧~

而这个还只是在稳定环境中的几种情况,不稳定环境中,可以参考三体系列的设定,就不展开了吧(专制在极端环境下很可能是更好的选择)。

???
??? (V3) 2014-01-18 23:08:46
人类和化鼠当然互相猜疑,可是猜疑的逻辑一旦推而广之,其实不仅可以作用于不同种族之间。不... 人类和化鼠当然互相猜疑,可是猜疑的逻辑一旦推而广之,其实不仅可以作用于不同种族之间。不同阶级之间,不同社群之间,甚至不同的个体之间都可以无限的猜疑下去……那么猜疑到何处终止呢?有谁来终止呢?军国主义的猜疑到国族为止,同一国人互不猜疑,一致对外;马克思主义的猜疑到阶级为止,同一阶级皆为同志,一致对外,那么又要团结在谁的周围,以谁为核心?我对这种逻辑深表警惕,虽然它第一眼看上去很合理,但总要伴随着隐蔽的内在专制…… ... 路西法尔

哦,漏了一点,对于本片来说,感觉肯定不能算是“正常”生存环境了,所以我们现在“正常”的社会体系知识直接套过去肯定不靠谱。至于怎么靠谱么,我没那个能力,想象不出来…………

路西法尔
路西法尔 (愿公平滚滚而下,使公义永不止息) 2014-01-18 23:46:26
嗯,是的,猜疑链这个东西很恶心。 猜疑链这东西,根本上还是利益的争夺引起的(毕竟资源有... 嗯,是的,猜疑链这个东西很恶心。 猜疑链这东西,根本上还是利益的争夺引起的(毕竟资源有限,不争夺不可能嘛),而且有程度之分,基本上正相关于不同个体/群体之间的可理解程度以及利益相关程度。不同物种之间自然不用说;人类群体之间,文化不同会带来差异,而人类群体也会形成小群体,一层一层的划分下去形成一种类似树形结构的群体结构。(不严格成立但应该也差不多吧) 这里先把这些不同的群体/子群体形成的树形结构中的群体叫节点吧。同一节点内部的子节点间的可理解程度/利益一致程度基本上总是高于不同节点间的。这样的情况下,虽然每层节点之间都会有利益争端从而引起猜疑,但相对来说更高层节点之间的利益争端的优先级会高一点。这样就形成了一个大群体之间大的猜疑,小群体之间小的猜疑,只是程度不同。只有自己才能绝对不背叛自己。 虽然不都是专制的内容,不过还是有很大相关性的一些内容,我先这样表述下:为了有效的去进行利益争夺而形成的群体:1.群体会需要决策者(领导者),这些决策者当然会慢慢形成高层利益集团,甚至发展到这个小群体绑架整个大群体(大家都懂)。2.加入这个群体对大多数个体还是有益的,但是群体利益不等于个体利益,获取群体的最高利益不一定能让其中的每个个体都获取最高利益,不公平就出现了(甚至是牺牲者)(这一条比较像公司的组织形式)。3.但是由于某个群体的划分形成了绝对主流导致个体无法自由选择自己属于哪个群体,这样形成了一种被动加入的群体(比如国家,还有家族)。 当然,个体和个体的能力不同(能力差异甚至很大),会形成差异是必然的,这个我们应该都认同。 暂时想到了这三条,第一条,自然只要不是那个高层群体里的,自然是不爽,是吧。第二条呢,我觉得正面成分还是占主导,当然成为利益被损的个体的确是无奈,要么提升自己,要么换个群体加入。第三条这个,直接天生的就成为了利益被损的群体,更是无奈。 而猜疑链在这些群体之间都是存在的(人类做不到思维的透明,不同物种间应该更难),相对来说利益一致的时候猜疑的必要性会减弱不少,比如第二条中。 对于专制,我们要避免的,主要是第一条,同时减弱第三条,是吧~ 而这个还只是在稳定环境中的几种情况,不稳定环境中,可以参考三体系列的设定,就不展开了吧(专制在极端环境下很可能是更好的选择)。 ... ???

有趣,三体我也读过,前两天还参与了一场关于刘慈欣的讨论会。
会上我举了古罗马的例子:古罗马是共和制,一旦有异族入侵或奴隶起义,但古罗马人就会选出独裁官。但独裁官一般都会有任期限制,因为人的天性无法长久地容忍专制。
在危机关头转危为安的那个领导人类似施密特所说的“主权者”,退一步我们可以承认“主权者”在一定条件下有一定的合理性。但是正像个体的思想无法透明一样,个体的能力也无法透明,即使是“主权者”也并不能保证自己的能力可以永远应付危机。自由主义者所追问的就是主权的权威从何而来,何种条件下可以开始,何种条件下可以结束。
因此我还是支持为道德原则保留空间,在斗争的基础上保持各方利益的动态平衡,和早季的观点基本相同。
至于分析是不是“靠谱”,我觉得不是我们的讨论远离了文本,是文本远离了讨论。

???
??? (V3) 2014-01-18 23:55:03
有趣,三体我也读过,前两天还参与了一场关于刘慈欣的讨论会。 会上我举了古罗马的例子:古... 有趣,三体我也读过,前两天还参与了一场关于刘慈欣的讨论会。 会上我举了古罗马的例子:古罗马是共和制,一旦有异族入侵或奴隶起义,但古罗马人就会选出独裁官。但独裁官一般都会有任期限制,因为人的天性无法长久地容忍专制。 在危机关头转危为安的那个领导人类似施密特所说的“主权者”,退一步我们可以承认“主权者”在一定条件下有一定的合理性。但是正像个体的思想无法透明一样,个体的能力也无法透明,即使是“主权者”也并不能保证自己的能力可以永远应付危机。自由主义者所追问的就是主权的权威从何而来,何种条件下可以开始,何种条件下可以结束。 因此我还是支持为道德原则保留空间,在斗争的基础上保持各方利益的动态平衡,和早季的观点基本相同。 至于分析是不是“靠谱”,我觉得不是我们的讨论远离了文本,是文本远离了讨论。 ... 路西法尔

嗯,我对历史了解不多,不过你描述的这些我也赞同。我们的陈述的一个不同点在于,我想说的是,非正常环境下,我们的社会知识可能不适用;而你想表述的是,专制在正常情况下是很糟糕的。

路西法尔
路西法尔 (愿公平滚滚而下,使公义永不止息) 2014-01-18 23:56:23
嗯,我对历史了解不多,不过你描述的这些我也赞同。我们的陈述的一个不同点在于,我想说的是... 嗯,我对历史了解不多,不过你描述的这些我也赞同。我们的陈述的一个不同点在于,我想说的是,非正常环境下,我们的社会知识可能不适用;而你想表述的是,专制在正常情况下是很糟糕的。 ... ???

哈,早说过文本已经远离我们的讨论了嘛

吾家有歌
吾家有歌 2014-02-05 20:15:06

可以转载么,版主,想转到一个个人贴吧给朋友看·~

路西法尔
路西法尔 (愿公平滚滚而下,使公义永不止息) 2014-02-05 22:45:35
可以转载么,版主,想转到一个个人贴吧给朋友看·~ 可以转载么,版主,想转到一个个人贴吧给朋友看·~ 吾家有歌

可以转载~

        破陣子
破陣子 2014-02-23 05:11:25

楼主的很多地方我都很认同,这部片子比pp更加深入的探讨了人性,权利等。但是我很不认同的一点是后半段并不是将矛盾从人类之间内部问题这一点上转移,而是更加加深了这一点。首先,化鼠在战争初期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成果。原著已经交代了,因为拟人鼠的出现和人们的傲慢,导致了很多误伤的情况的发生。这更是将前半段所树立的基调更加明显的推进了一步。然而更好的在末尾,觉阐述了化鼠的23对染色体和化鼠本来就是没有能力的人这一个推论更加将社会矛盾推进到更深的层次。超能力的人是人,化鼠也是人。普通人害怕超能力着为他们加上了枷锁,而超能力因为枷锁的束缚反而成为了弱势的一方。超能力者为了摆脱枷锁将普通人变成了化鼠。这更加推进了作品的整体思想。这是我的一些看法。

whisper
whisper (漆黑的夜空总有繁星闪耀) 2014-04-26 23:24:16

之前有评论说新人类放弃了科技,其实原著是没有完全放弃科技的,农场那边甚至保留了基因技术等旧世纪最尖端的科技,检验真理亚骨骼也用到了DNA检测,但所有可能伤人的东西,特别是武器弹药等知识时全部舍弃了的,只有知识由图书馆保存,只有权限特别高的才能看。而至于为什么交通,电力,医疗这些放弃了,算是BUG吧……
其实到最后,新人类还是在一个看上去是死局的情况下打转,由于恶鬼的出现,村民普遍留下了严重的恐慌和心理问题,这种该情况下的孩子非常容易受到无意识外泄的咒力影响,成为恶鬼或者业魔,早季不得不养育大量不净猫,生存环境更加恶劣。咒力过早地让人成为了神,这跟阿西莫夫的某篇小说设定很像,只要人类有这样的力量,就更有可能引起巨大的灾难,不是恶鬼业魔,就是严苛政策下不断衰弱的人类群体,作者是将这样的思考留给了未来,相信想象力能帮助人类走出困境。

浅仓
浅仓 (要 改掉 坏毛病) 2014-05-16 17:25:32

其实在想在一定意义上斯奎拉也可以看成不畏牺牲,争取平等权利的革命英雄,虽然我不喜欢他......

路西法尔
路西法尔 (愿公平滚滚而下,使公义永不止息) 2014-05-16 23:14:52
其实在想在一定意义上斯奎拉也可以看成不畏牺牲,争取平等权利的革命英雄,虽然我不喜欢他...... 其实在想在一定意义上斯奎拉也可以看成不畏牺牲,争取平等权利的革命英雄,虽然我不喜欢他...... 浅仓

你是对的,我对斯奎拉的认识确实浅薄,这是我现在对这篇文章最大的不满。一年前我对政治改良还有幻想,看不到反抗的意义,所以对斯奎拉有丑化。正准备再写一篇自新的评论。

浅仓
浅仓 (要 改掉 坏毛病) 2014-05-18 19:12:58
你是对的,我对斯奎拉的认识确实浅薄,这是我现在对这篇文章最大的不满。一年前我对政治改良... 你是对的,我对斯奎拉的认识确实浅薄,这是我现在对这篇文章最大的不满。一年前我对政治改良还有幻想,看不到反抗的意义,所以对斯奎拉有丑化。正准备再写一篇自新的评论。 ... 路西法尔

我觉得作者有一个很巧秒的地方,就是故意赋予化鼠丑陋的外表,在前面的内容中又不断的表现出斯奎拉的狡诈。然后在战争打响之际,观众都会不约而同的偏向人类的立场,去批判斯奎拉。然后我觉得现实生活中也是如此,我们常常会被事物的表象迷惑,而在对事物的认知过程中不自觉带入自己主观的情绪,从而丧失客观的判断。最后在结局的时候来了一个逆转,化鼠也是人类,他们不过长相丑陋,同样是人类为什么他们不可以去争取自己应有的权利呢。有人说他们在战争中对人类的手段太过残忍,可是反观人类呢,难道人类的行为不也是如此吗,然后有人又说,化鼠是主动攻击的,人类只是被迫出击防御的。可是我认为每一次阶级的革命,不管口号有多响亮,愿望有多美好,想要取得成功,过程必定是肮脏和残忍的,毕竟利益阶级不可能把自己所得利益轻易拱手相让的吧。我更愿意把人类与化鼠的战争看做是一场阶级革命,所以我在一定意义挺尊敬斯奎拉的。不过虽说如此,我还是挺讨厌斯奎拉的狡诈的,所以从自己主观情绪出发,我还是挺讨厌斯奎拉的。
(PS:期待楼主的新文)

陈黄龙
陈黄龙 2014-05-29 11:22:21

两部我都看了,发现自己果然很肤浅,拜读了诸位的真知灼见真是幸事啊!构建社会真的是个难题哈,虽然有人说治国如烹小鲜,我看那只是传达自信罢了。

scouer
scouer 2014-06-02 16:48:26

纯膜拜以上的亲,,,发觉咱的知识好渺小的感觉…………orz

赫菲斯托斯
赫菲斯托斯 2014-06-13 08:43:19

楼主写的很好的,自新可能因为曲高和寡的问题我身边基本没有找到能有真知灼见的评论。但实际上我有个疑问,为什么会想要把physco pass和自新世界相比,一个边缘化的体系和整个社会相较我个人感觉还是太过单薄。说实话我并不太喜欢pp的设定,一个过于异化依赖系统存活的结构,人人不过是维持系统稳定的棋子,这已经脱离为延续种族而是为延续秩序而生存的感觉,而且从整个布局上看,pp是老虚一贯的绝望风格,完全的死循环。自新里我可以看到一丝火花,每一个结构在开始生成的时候就拥有致命的弱点,与其说不断的更新群种以适应社会,不妨从社会结构本身出发。我基本赞成笛卡尔的怀疑论,怀疑本身是事物内部自我觉醒的预兆。可能我见解浅薄了一些,有些可能带有个人感情色彩,楼主看看就过就好

画家哈哈哈
画家哈哈哈 (迷人又可爱的反叛角色) 2014-06-23 15:07:12

最后一集审判斯奎拉的那个人叫什么?

长角鹭鸶
长角鹭鸶 (黔驴技孤) 2014-07-14 14:15:45

要说巴尔扎克,他公鸡大仲马的黑奴血统,一举圆满了自黑、堪比旧约中兢兢业业记录犹太人如何杀了仇敌部落所有的老少男女那般地贻人口实(要揭露要吐槽又不因此自戕的,大约还是龚古尔兄弟做得好?)。另外,针砭时弊的道德剧等,本质上就有寿命难长这一软肋(本句由 Understanding Drama一书提供),巴尔扎克莫泊桑等如今寥落也不全是”当代过敏之人造成的思想世界的不幸“吧(歪楼了,刹车,这种话,明明应该@那个法国人才更对的...)

Kisason
Kisason 2014-07-24 23:12:40

看了PP,回来再补来自新世界的,既有相似也有不同。总得感觉就是:知识认识就一种武器啊,认识 学习 创造 改造 知识也是一个恐怖的存在 。人性的丑陋的7原罪。为了种族和平, 丑恶的统治和管理 没有发展眼光看世界 真的······世界真的丑陋啊!

1157357249
1157357249 2014-07-26 18:57:41

对PP不太感冒,没出彩点,也没震撼点,玩过游戏的都司空见惯,不就是个BUG,一个补丁就解决,补完又有新BUG,就这么简单。

新世界则是对人性的剖析。
真实的人性就是没有大善也没有大恶。
有的只是合理。
故事可怕的地方也在于合理。

对故事设定本身,咒力,攻击抑制,愧死机构都是简单且容易接受的。一个萝卜一个坑,故事的前几话简直是坑坑洼洼,步入后期就渐渐疲软了,谁料想大坑藏在最后一刻,简直是神来之笔。

嗯,先要为野狐丸抱不平。
同为化鼠,野狐丸杀了无数的人类,奇狼丸则拯救了无数的人类。

首先,化鼠作为‘兽’的设定 就是对‘王’的绝对服从。

奇狼丸,从结果上来看拯救了无数人类,其实只是忠于自己的‘王’。
奇狼丸角色设定,兽性大于人性。

野狐丸,对待‘王’的残忍手段,隐忍十年,善用弃子,简直比人类还要人类。只可惜,得到大量人类的婴儿时并没有意识到这可怕的未来力量,只是把它们当成了侵略的战利品,百分之一的兽性体现在错误的地方了。
野狐丸角色设定,人性大于兽性。

终于。。。。吐槽时间到!PVP类别的BUG太多无力吐。尼玛坑爹的作者借着超能力科幻系列的幌子以动漫形式出现以减少特定人群的关注度给我乱打擦边球!


其一 关于婴儿的权利, 新世界中提及婴儿从出生一直到17岁都是不具有人权的,可以随意‘处理’。
相信有好些地方的朋友都吃过猴脑的,这很普通。但是懂得吃的人还知道有更补的,就是夭折的。嘛,这个尺度有点大,先打住。对未成年人权利的保护,这个也不难找出灰色地带,比如说X国要投票通过XX法案 内容是满16岁必须服兵役直至20岁,但是20岁以上的X国公民才具有投票权。典型的坑儿子。

其二 关于记忆的操纵, 新世界中为了让孩子们在‘和谐’的环境中长大所用的手段。嘛,这个你知道的,有些事情九零年前后都不是空穴来风。历史的篡改和媒体,互联网的高端黑早就是我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记忆的操纵,其实还有个别称就是he xie。 想到上半年各种不太平, 那些砍倒一两个人的,那对不起了,死刑或无期。 要是搞毁一两架波音747,欸黑,神不知鬼不觉还能搞个总统特赦。阿弥托福,和谐,和谐,我只是说说电视剧里的那些事儿。

其三 对人类的活体实验, 新世界中得到咒力的人为谋求安定把攻击抑制和愧死机构加入自身基因中,但为了将没有咒力的人从攻击抑制和愧死机构的保护中移除,没有咒力的他们被迫改造成了它们。
实验假想:让人与非洲黑猩猩交配。生物学家史蒂芬-杰伊-古尔德认为,"这可能是最有趣,但在伦理上又令人最难以接受的实验。"庆幸的是,这项实验被严令禁止。
讲个小故事吧,我朋友搞生物研究的,他开玩笑说恨自己晚生了几百年错过了黄金时期(人体实验)我深深的鄙视了那只禽兽,而真正可怕的是,如果他是在抱怨他自己早生了几百年呢。
想必,二战期间日军给我们做活体实验的手稿,很珍重吧。

算啦算啦算啦,扯了那么多,蛋也够疼了, 就一句话点评新世界。
说它是神作,但其实更有抛砖引玉之意,这层楼的各种神评论我觉得看起来比作品本身更为精彩。(它就一破石子,扔向湖面那激起的千层浪纹才是看点,向楼内各位浪人致敬)
如果说这样的作品出来却无人问津,哈哈,甚好,这尼玛的莫非是传说中的天下大同了。老子就是来独裁都能省去焚书坑儒的功夫了。

嗯,啊,哦
嗯,啊,哦 2014-08-04 23:00:35

“破坏和占有是人类的一种本能”?

假面的自白
假面的自白 (试图在感性和理性间寻找支点。) 2014-08-06 13:14:41
大家说了这么久,我自己反省一下本文的两大缺点。 1:“现代社会的自由原则是以每个个体的自... 大家说了这么久,我自己反省一下本文的两大缺点。 1:“现代社会的自由原则是以每个个体的自由都不损害他人的自由为前提的,但是破坏和占有是人类的一种本能,无论整体上多么富裕文明的社会都无法将其根本消除”这里处理得过于简单,事实上“人人都是潜在犯”这个命题不应用抽象的、神秘的人性论一笔带过。这里写得实在是太过草率了。 2:更大的问题是关于斯奎拉。“于特岛惨案的制造者布雷克本人与他极端仇视的伊斯兰教徒并没发生过任何冲突,他只是觉得自己的文化身份受到了压抑,一种以‘多元’和‘平等’为名的压抑。 ”这句话适用于一般的“恶鬼”,但不适用于斯奎拉。化鼠与人类的矛盾是真实的,如果没有斯奎拉的反抗,无论哪个部落的化鼠都一定已经灭亡了。后文将他和布雷克等同,逻辑上存在跳跃,道义上也不能自圆其说。尽管斯奎拉为化鼠和人类两族都带来了巨大的灾难,但责任并不完全在他。 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 ... 路西法尔

大多数观点很认同,当然说人人都是潜在犯有点过了,要想每个人都能依靠自觉来维持社会的稳定实在是个恒久的命题啊,况且高智商犯罪更加杀人于无形中。

愣
2014-08-06 16:14:20

楼主第一段黑PP让人不能再舒服!

曲苑风荷
曲苑风荷 2014-08-11 16:38:44

楼主第一段黑PP让人不能再不舒服!

曲苑风荷
曲苑风荷 2014-08-11 16:44:54

如果想黑 有罪推定 的话,不如类比一下少数派报告,那才是真黑。。

ixseo
ixseo 2014-10-14 02:45:24

因为你是人类

我出去娇喘一下
我出去娇喘一下 (╯▽╰) 2014-10-23 20:20:28
小说中对人类对化鼠的残酷报复的描写简直让人脊背发冷…… 战争纪念馆内容都是展示化鼠恶行... 小说中对人类对化鼠的残酷报复的描写简直让人脊背发冷…… 战争纪念馆内容都是展示化鼠恶行供人类仇恨,这场战争最该被铭记的血的教训反而被彻底遗忘了。仇恨不能给两个种族带来未来,早季选择斩断仇恨,像送别老友一样告别斯奎拉,这幕我看的非常感动。富子没选错未来的领导人。 ... 千流瀑

你的回复让我联想到我们的现实啊。

仇恨对两个民族的未来都没有任何好处

♛
2014-11-06 13:42:28

虚渊玄的剧本都那玩意……都从来不愿意多说他

九宇宙
九宇宙 2014-12-04 22:24:09

你怎么懂得这么多,一部动画而已,看了你的评论,我觉得自己真是白看了,汗颜啊

下页
下页 2014-12-18 22:17:40

免罪体质的话我感觉是因为他们把自己置于了第三方的位置,对于他们来说杀人就和为吃饭而收麦子,杀鸡一样普通【认知的不同,pp值自然不会浑浊,没免罪体质吃个饭也不可能会浑浊吧。

【射杀縢秀星没什么矛盾的啊,縢秀星自己个人pp值也许没有对社会伤害,但是一旦他公布出去这些信息作出这个行为之后是切切实实的对社会是照成了实质的伤害的。在这个判断下,西比拉判断縢秀星是社会的危害所以解决了他。

还有是因为西比拉十分想要槙岛圣护的大脑所以不杀他,。

置于lz的脑筋不太正常的少数分子犯罪,那不是不正常而是先被西比拉给抛弃的,所以他们才反社会。
人性乌托邦反正我也说不来就不和lz讨论了

ОИЯИ
ОИЯИ (孤独是为自由付出的代价。) 2015-02-07 23:48:53

和心理测量者有一拼····

Catch the Sky
Catch the Sky 2015-07-11 13:16:44

个人观点认为:
pp和自新世界都是社会发展的两个极端,都强调精神文明的重要性远大于物质文明,这是合理的。
而不同在于pp是用西比拉系统来判定人性丑恶,人失去了判断力,人们麻木到街头打死人都只是当路人!这与法律判定有些相似,只要不违反都是可以做的。人们相信西比拉,漠视了人性的复杂。
自新世界则向反。一切开始于一个人内心黑暗的暴走(就是最初的恶魔),人们开始陷入恐慌。人们知道以及肯定人性有丑恶的一面。经过一段时间的混乱后到了奴隶社会(500年后),这pk者的黑暗下的产物。到了1000年后早季生活的时代,pk者控制世界的正在崩坏(570年后的奴隶王朝的推翻,恶魔和业魔的存在)。人们意识到,不,早就意识到人性黑暗暴走会给人类带来灭顶之灾,pk者却长时间享受在其中逃避了这个问题。咒力只是事件的催化剂。于是人们再次感受到了威胁恐怖,用愧死机制、不净猫等手段来遏制人性黑暗的发展。1000年后的人们自己判断人性丑恶,深知其危害,重视程度到了扭曲的地步。

pp与自新世界的主人公都发现了各自社会的弊端。朱常守选择了暂时的妥协,早季选择了包容这一切。原因都是她们的社会还是合理的。

pp与自新世纪都没有明确的正反派划分。要是感觉有,这不过是视角不同的错觉。槙岛圣护想让人再次自我思考,斯奎拉想要推翻阶级获得民主权力。都是合理的愿望,但都敌不过和谐的社会…不过两位最大的亮点莫过于他们才最像人类。他们有智慧,有抱负,顽强,不择手段,赢得了尊敬(少数人)。

都是好作品。不管反不反乌托邦,一个道理是绝对有的:人是一个会思考的芦苇。




Riddle ぃ
Riddle ぃ 2015-08-11 21:32:11

强制的和谐、永久繁荣与和平的许诺永远无法驯服人心中的野兽,反而预示着更深远的危机

Riddle ぃ
Riddle ぃ 2015-08-11 21:33:21
“破坏和占有是人类的一种本能”? “破坏和占有是人类的一种本能”? 嗯,啊,哦

你难道没有这种本能吗

sabearcher
sabearcher 2015-08-17 16:00:53

这两部作品拿在一起比较,来分析大众的人性状态和判定的文章很赞。
看我up主此文和后面经常的评论,我突然想起了《Gatchaman Crowds 科学小飞侠》,人们在对待选举、对待统治时确实是非常的随便,网络下高速传播的恶意确实很容易被人利用,人人都很危险,驾驭者可以操纵其进行危险的事。
话说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话题最近都很受欢迎,连《创圣大天使LOGOS》都玩起这个话题了。

irecos
irecos 2015-08-20 22:21:06

我没有看过《来自新世界》,因为我不怎么喜欢其动漫画风。因此,这本小说,或是动漫,在接下来的我的议论中将不会出现。
但是,《Psycho-Pass》这部动漫我看了很多遍,自认为对于内容把握的还行了。对于作者的观点有很大部分表示不赞同。

1. “犯罪指数”随意判定,这句话动漫里最早是槙岛圣护说的。这么说出自两个原因,第一,“犯罪指数”的判定者是人类的大脑而非机械,第二,判定的标准从具体数值化的角度上来说不明确。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西比拉系统确实能够正确判断一个人的“犯罪指数”。内心越是黑暗的人,“犯罪指数”越高。这点可由第二季中的东金朔夜说明。母亲是西比拉系统的一员,如果指数随意设定,那么,没有理由不把儿子的指数设定在危险数值以下。
2. “免罪体质”指的是通过声波扫描并分析得出的“犯罪指数”和真实的犯罪心理不一致的体质,这当然可能存在。是,西比拉系统想要排除掉某人时,他(她)的犯罪指数根本无所谓,但是那并不意味着“犯罪指数”是随意设定的。由局长在逼迫宜野座射杀男主的时候的例子可知,尽管系统显示男主的“犯罪指数”在“非致命麻醉”的范围内,但是“主宰者”还是变成了“致命模式”。即,“犯罪指数”的判断是正常的,但是模式可以强制切换。这种“特权”能够行使的,只有西比拉系统的人形机械,禾生局长而已。这个措施存在的理由,谁都明白,既然西比拉是由免罪体质者组成的,按概率算,免罪体质者在两百万人里面会出现一人,那么,很可能会出现免罪体质者对西比拉造成威胁。同时,也有可能出现犯罪指数没有达到规定范围内的人得知了西比拉系统的真相。为了预防像上述两种情况的发生对西比拉系统造成威胁,才会出现这种“特权”。作者竟然无法理解船雪原在陷入危机时西比拉系统为什么没有发挥作用,这让我很意外。这个答案不是明摆着的么?首先,西比拉系统的“特权”能够使用的只有局长一个人,这是为了防止机密的外漏,其次,西比拉系统在分析人的“犯罪指数”时,根本不知道对方是免罪体质者,再者,西比拉系统有个矛盾点,即,西比拉希望成为完美的公正的制裁者,同时,西比拉不希望任何威胁自己的因素出现,这就是为什么第二季时局长不取消酒酒井的监视官权限的原因,因为,西比拉认为自己的判断是绝对的,即便出现了违背自己判断的个体存在,自己也不能对之进行否认,否则会变成自我否定。
3. 这部动漫里边从来没说“潜在犯”一定有罪。因此,论及一个人是否无辜这点毫无意义。“潜在犯”从概率上讲有很大可能会犯罪,因此西比拉才要对之采取相应的措施。这个社会看中的是机能,而不是正义与否。有人可能无法理解我的这句话。“正义虽会为人们所争论,力量却十分明确,因此人们无法赋予正义以力量。”这是帕斯卡的名言,其后半句说,因此人们只能赋予力量以正义。我认同该观点,解释起来字数多不解释了。在这里,西比拉就是力量,因此,西比拉拥有正义。同时,在剧场版里,常守对议长(西比拉)说:“机能不是社会的一切。”这句话反过来说明了,西比拉在考虑事情的时候,把社会机能比正义与否看得更为重要。再重申一遍,所谓的“潜在犯”,不是有没有可能犯罪的人,而是犯罪的可能性大到一定的程度的人。
4. “恶树上必生恶果”?谁跟你说的?确是,构成西比拉的个体曾经都犯下过深重的罪孽,但是他们对于社会的贡献远远得高于其罪孽。在剧场版中,日本以外的国家战乱频繁,人们的死伤和苦难远远超过日本,这么看来,西比拉给予民众的和平不是极为难能可贵的么?因此,我们无法武断地判定西比拉为恶。大量笔墨交代西比拉的正体多余?第一季前面讲的大部分是圣护引诱的犯罪,西比拉的正体是最后几集出现的好吧。再说,为了剧情发展有条有理,也有必要好好描述西比拉的正体。
5. 常守说的不是“思考过程”,而是“真正重要的不是‘善’或‘恶’的结论,而是自己背负它,为它烦恼,并且接受它。”作者连句子都看错了,怎么可能得出正确的结论呢?我从来就觉得常守的话是一堆很有气势很感染人的废话,因为她的话根本没有回答圣护(幻想中的)的任何一个问题。
6. 所谓的“反乌托邦”,一般指的是科技泛滥,表面上提高人们的生活水平,实际上掩饰其空洞的精神世界。这部动漫中,西比拉会判定适合人们欣赏的艺术作品,艺术失去了其多元性和活力,每个人都遵从西比拉的判断来生活,他们的精神生活当然是空洞的,同时,科技泛滥,生活水平高,这些也体现得很清楚了,因此,这部就是“反乌托邦”。而“乌托邦”则指财产公有,人人平等,按需分配(人们穿统一的工作服,在公共餐厅就餐,官吏是公共选举产生)。西比拉根本不符合这一标准。因此,作者既然不理解这两个名称的意思,请不要随意替换。

总结一下,我严重怀疑作者没有好好看过《Psycho-Pass》这部动漫,或者说,没仔细看。虽然引用了许多的历史事实,但是论证仍然十分脆弱。plausible,看起来好像是正确的。如有要反驳之处,尽请指出。

Riddle ぃ
Riddle ぃ 2015-08-21 21:13:41
我没有看过《来自新世界》,因为我不怎么喜欢其动漫画风。因此,这本小说,或是动漫,在接下... 我没有看过《来自新世界》,因为我不怎么喜欢其动漫画风。因此,这本小说,或是动漫,在接下来的我的议论中将不会出现。 但是,《Psycho-Pass》这部动漫我看了很多遍,自认为对于内容把握的还行了。对于作者的观点有很大部分表示不赞同。 1. “犯罪指数”随意判定,这句话动漫里最早是槙岛圣护说的。这么说出自两个原因,第一,“犯罪指数”的判定者是人类的大脑而非机械,第二,判定的标准从具体数值化的角度上来说不明确。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西比拉系统确实能够正确判断一个人的“犯罪指数”。内心越是黑暗的人,“犯罪指数”越高。这点可由第二季中的东金朔夜说明。母亲是西比拉系统的一员,如果指数随意设定,那么,没有理由不把儿子的指数设定在危险数值以下。 2. “免罪体质”指的是通过声波扫描并分析得出的“犯罪指数”和真实的犯罪心理不一致的体质,这当然可能存在。是,西比拉系统想要排除掉某人时,他(她)的犯罪指数根本无所谓,但是那并不意味着“犯罪指数”是随意设定的。由局长在逼迫宜野座射杀男主的时候的例子可知,尽管系统显示男主的“犯罪指数”在“非致命麻醉”的范围内,但是“主宰者”还是变成了“致命模式”。即,“犯罪指数”的判断是正常的,但是模式可以强制切换。这种“特权”能够行使的,只有西比拉系统的人形机械,禾生局长而已。这个措施存在的理由,谁都明白,既然西比拉是由免罪体质者组成的,按概率算,免罪体质者在两百万人里面会出现一人,那么,很可能会出现免罪体质者对西比拉造成威胁。同时,也有可能出现犯罪指数没有达到规定范围内的人得知了西比拉系统的真相。为了预防像上述两种情况的发生对西比拉系统造成威胁,才会出现这种“特权”。作者竟然无法理解船雪原在陷入危机时西比拉系统为什么没有发挥作用,这让我很意外。这个答案不是明摆着的么?首先,西比拉系统的“特权”能够使用的只有局长一个人,这是为了防止机密的外漏,其次,西比拉系统在分析人的“犯罪指数”时,根本不知道对方是免罪体质者,再者,西比拉系统有个矛盾点,即,西比拉希望成为完美的公正的制裁者,同时,西比拉不希望任何威胁自己的因素出现,这就是为什么第二季时局长不取消酒酒井的监视官权限的原因,因为,西比拉认为自己的判断是绝对的,即便出现了违背自己判断的个体存在,自己也不能对之进行否认,否则会变成自我否定。 3. 这部动漫里边从来没说“潜在犯”一定有罪。因此,论及一个人是否无辜这点毫无意义。“潜在犯”从概率上讲有很大可能会犯罪,因此西比拉才要对之采取相应的措施。这个社会看中的是机能,而不是正义与否。有人可能无法理解我的这句话。“正义虽会为人们所争论,力量却十分明确,因此人们无法赋予正义以力量。”这是帕斯卡的名言,其后半句说,因此人们只能赋予力量以正义。我认同该观点,解释起来字数多不解释了。在这里,西比拉就是力量,因此,西比拉拥有正义。同时,在剧场版里,常守对议长(西比拉)说:“机能不是社会的一切。”这句话反过来说明了,西比拉在考虑事情的时候,把社会机能比正义与否看得更为重要。再重申一遍,所谓的“潜在犯”,不是有没有可能犯罪的人,而是犯罪的可能性大到一定的程度的人。 4. “恶树上必生恶果”?谁跟你说的?确是,构成西比拉的个体曾经都犯下过深重的罪孽,但是他们对于社会的贡献远远得高于其罪孽。在剧场版中,日本以外的国家战乱频繁,人们的死伤和苦难远远超过日本,这么看来,西比拉给予民众的和平不是极为难能可贵的么?因此,我们无法武断地判定西比拉为恶。大量笔墨交代西比拉的正体多余?第一季前面讲的大部分是圣护引诱的犯罪,西比拉的正体是最后几集出现的好吧。再说,为了剧情发展有条有理,也有必要好好描述西比拉的正体。 5. 常守说的不是“思考过程”,而是“真正重要的不是‘善’或‘恶’的结论,而是自己背负它,为它烦恼,并且接受它。”作者连句子都看错了,怎么可能得出正确的结论呢?我从来就觉得常守的话是一堆很有气势很感染人的废话,因为她的话根本没有回答圣护(幻想中的)的任何一个问题。 6. 所谓的“反乌托邦”,一般指的是科技泛滥,表面上提高人们的生活水平,实际上掩饰其空洞的精神世界。这部动漫中,西比拉会判定适合人们欣赏的艺术作品,艺术失去了其多元性和活力,每个人都遵从西比拉的判断来生活,他们的精神生活当然是空洞的,同时,科技泛滥,生活水平高,这些也体现得很清楚了,因此,这部就是“反乌托邦”。而“乌托邦”则指财产公有,人人平等,按需分配(人们穿统一的工作服,在公共餐厅就餐,官吏是公共选举产生)。西比拉根本不符合这一标准。因此,作者既然不理解这两个名称的意思,请不要随意替换。 总结一下,我严重怀疑作者没有好好看过《Psycho-Pass》这部动漫,或者说,没仔细看。虽然引用了许多的历史事实,但是论证仍然十分脆弱。plausible,看起来好像是正确的。如有要反驳之处,尽请指出。 ... irecos

嗯,我也赞同反乌托邦的设定,在PP那边的评论硬是有人说是乌托邦我也是醉!

夜已成灰泪始干
夜已成灰泪始干 (台北的夜已成灰,谁的眼泪在飞?) 2015-09-08 23:27:29
人类和化鼠当然互相猜疑,可是猜疑的逻辑一旦推而广之,其实不仅可以作用于不同种族之间。不... 人类和化鼠当然互相猜疑,可是猜疑的逻辑一旦推而广之,其实不仅可以作用于不同种族之间。不同阶级之间,不同社群之间,甚至不同的个体之间都可以无限的猜疑下去……那么猜疑到何处终止呢?有谁来终止呢?军国主义的猜疑到国族为止,同一国人互不猜疑,一致对外;马克思主义的猜疑到阶级为止,同一阶级皆为同志,一致对外,那么又要团结在谁的周围,以谁为核心?我对这种逻辑深表警惕,虽然它第一眼看上去很合理,但总要伴随着隐蔽的内在专制…… ... 路西法尔

哈哈,楼主之前的认识确实浅薄了啊
如果你是当年的智人,你会和尼安德路人和平共处么?这还是物种内矛盾
如果没有交流或者交流的代价高于灭亡的代价,自然就会产生猜疑链。

安岩🔔
安岩🔔 (神荼,求你表扬我!) 2015-11-27 17:42:39

看了自新世界,感觉它前部分说的就是人类社会本来就存在的问题,到瞬死那一刻到达极致,其实在后部分结局那里原本应有照应的,说的是早季想要改革,因为动乱使新生儿恶鬼和业魔化的几率增高,凸显了原本体系中无法挽回的一方面,早季此时在培养猫骗,同时也想有朝一日能去除愧死机制。

Miko.Y
Miko.Y (写日记写不出是谁的感受) 2015-12-07 06:20:27

楼主… 反乌托邦 的意思… 就是讲的极端的社会体制… 所以两部作品都是 反乌托邦 题材………乌托邦讲的是人权至上的理想社会…… 而不是说社会表面安定的社会………

来自豆瓣App
宋薇棠
宋薇棠 (微信公众号:wei-deep7) 2016-02-16 21:16:33

两年前看完这两部动漫,现在重新去刷了来自新世界的书。感觉上心理测量者在剧情走向上确实偏幼稚一点,来自新世界无论是逻辑思考还是人类意义上要缜密很多,LZ最后的一席话说得特别赞,很受益。

来自豆瓣App
宋薇棠
宋薇棠 (微信公众号:wei-deep7) 2016-02-16 21:16:33

两年前看完这两部动漫,现在重新去刷了来自新世界的书。感觉上心理测量者在剧情走向上确实偏幼稚一点,来自新世界无论是逻辑思考还是人类意义上要缜密很多,LZ最后的一席话说得特别赞,很受益。

来自豆瓣App
逆水而上
逆水而上 2016-03-13 00:10:29
但是不是有拟衰白这种东西存在么 虽然直接的那部分真相已经被删除 但化鼠应该是已经知道了... 但是不是有拟衰白这种东西存在么 虽然直接的那部分真相已经被删除 但化鼠应该是已经知道了 或者接近真想了 或者迟早可以通过其他信息推测出 ... 一个半

还记得最后一话女主得知化鼠其实是没有咒力的人类时,当时就回想起了他们第一次见到拟衰白的时候,瞬问它那些被奴役的人类和狩猎的人去了哪里,拟衰白的回答是因为没有可信的书籍来源所以不能回答这个问题,可见应该是推测出来的

来自豆瓣App
MATSUKO的猫
MATSUKO的猫 (猫的猫~❤) 2016-05-01 13:57:37

在逻辑上《新世界》要比pp严谨一些,设定也要宏大一些。最有趣的就是化鼠。结尾说化鼠其实是被改造的没有pk的人类,那么可以说不看外表的话他们就是人类。其实可以看作是傲慢的贵族阶级与奴隶阶级的斗争吧....这样斯奎拉确实可以称得上枭雄。换做我是化鼠的话,也一定会恨人类的。

pp确实要幼稚些,但是lz有些地方我个人认为有些错误....pp中人人都是潜在犯,但也不仅仅是潜在犯而已。他们只是由于“约束”而不敢做甚至不敢想那些违背西比拉的事情而已,证据就是当他们得到了“头盔”之后发生大暴动,和另一群人对“戴头盔的人”进行反抗(我觉得是杀戮)。只要没有了“约束”,也就是做了某件事而不用被惩罚不用付出代价的时候,他们心中的野兽就挣脱了锁链。

本来,人类就是动物的一种。人类和猪,狗,鸡,鱼一样是由最先的单细胞进化而来,其实没有什么高贵低贱之分。所以人类拥有攻击性是很正常的事情,就是因为有攻击性,人类才能在丛林中存活占领地球统治者的地位,难道不是吗?但是《新世界》和pp中的统治者犯了同样的错误,那就是完全否定人类的天性,强制的认为人类只能存有善的天性,所以要把恶的部分强制驱逐。实际上,这是不可能办到的事情。

所谓物极必反就是这样吧。在一定程度上顺从自然才能活的更长久,例如现在过度杀戮动物就会使某种动物灭绝,从而引发一系列连锁问题;过度采伐树木会使地球沙漠化严重,还有过度压抑人性会使其反弹成为定时炸弹(比如古代奴隶制度,黑奴制度)这些其实本质上都是一样的。追求极端必会被反噬,差不多就行了(23333)所谓富人吃肉也给穷人喝口汤的意思。

《新世界》里的人类(特别是审问斯奎拉的时候,特别好笑和心酸)犯的错不是别的,而是傲慢和恐惧。他们理所当然的压榨没有pk的人,对他们做了无数残忍的事情,而且对自己的种族也毫不留情(杀掉有可能恶鬼化和业魔化的孩子)因为恐惧失去现在的地位而伤害了化鼠,恐惧恶鬼而杀死了小孩。但是众生应该是平等的。他们其实没有权利这样居高零下的审判别的小孩和化鼠,没有权利决定他们的命运。

《新世界》中与乌托邦相反,是一个极权社会。我们看到的那一部分开头的和平,安逸,是用数十万的牺牲者(化鼠)支撑的。就如同贵族的奢侈生活是用上百个奴隶的血汗支撑的一样。什么乌托邦?这是他们的乌托邦,别人的地狱。

Riddle ぃ
Riddle ぃ 2016-05-02 19:20:44
在逻辑上《新世界》要比pp严谨一些,设定也要宏大一些。最有趣的就是化鼠。结尾说化鼠其实是... 在逻辑上《新世界》要比pp严谨一些,设定也要宏大一些。最有趣的就是化鼠。结尾说化鼠其实是被改造的没有pk的人类,那么可以说不看外表的话他们就是人类。其实可以看作是傲慢的贵族阶级与奴隶阶级的斗争吧....这样斯奎拉确实可以称得上枭雄。换做我是化鼠的话,也一定会恨人类的。 pp确实要幼稚些,但是lz有些地方我个人认为有些错误....pp中人人都是潜在犯,但也不仅仅是潜在犯而已。他们只是由于“约束”而不敢做甚至不敢想那些违背西比拉的事情而已,证据就是当他们得到了“头盔”之后发生大暴动,和另一群人对“戴头盔的人”进行反抗(我觉得是杀戮)。只要没有了“约束”,也就是做了某件事而不用被惩罚不用付出代价的时候,他们心中的野兽就挣脱了锁链。 本来,人类就是动物的一种。人类和猪,狗,鸡,鱼一样是由最先的单细胞进化而来,其实没有什么高贵低贱之分。所以人类拥有攻击性是很正常的事情,就是因为有攻击性,人类才能在丛林中存活占领地球统治者的地位,难道不是吗?但是《新世界》和pp中的统治者犯了同样的错误,那就是完全否定人类的天性,强制的认为人类只能存有善的天性,所以要把恶的部分强制驱逐。实际上,这是不可能办到的事情。 所谓物极必反就是这样吧。在一定程度上顺从自然才能活的更长久,例如现在过度杀戮动物就会使某种动物灭绝,从而引发一系列连锁问题;过度采伐树木会使地球沙漠化严重,还有过度压抑人性会使其反弹成为定时炸弹(比如古代奴隶制度,黑奴制度)这些其实本质上都是一样的。追求极端必会被反噬,差不多就行了(23333)所谓富人吃肉也给穷人喝口汤的意思。 《新世界》里的人类(特别是审问斯奎拉的时候,特别好笑和心酸)犯的错不是别的,而是傲慢和恐惧。他们理所当然的压榨没有pk的人,对他们做了无数残忍的事情,而且对自己的种族也毫不留情(杀掉有可能恶鬼化和业魔化的孩子)因为恐惧失去现在的地位而伤害了化鼠,恐惧恶鬼而杀死了小孩。但是众生应该是平等的。他们其实没有权利这样居高零下的审判别的小孩和化鼠,没有权利决定他们的命运。 《新世界》中与乌托邦相反,是一个极权社会。我们看到的那一部分开头的和平,安逸,是用数十万的牺牲者(化鼠)支撑的。就如同贵族的奢侈生活是用上百个奴隶的血汗支撑的一样。什么乌托邦?这是他们的乌托邦,别人的地狱。 ... MATSUKO的猫

就是反乌托邦嘛,很多人概念搞不清楚

谢风魂
谢风魂 2016-06-04 12:52:34

说的太好了

来自豆瓣App
Riddle ぃ
Riddle ぃ 2016-06-10 21:18:03
在逻辑上《新世界》要比pp严谨一些,设定也要宏大一些。最有趣的就是化鼠。结尾说化鼠其实是... 在逻辑上《新世界》要比pp严谨一些,设定也要宏大一些。最有趣的就是化鼠。结尾说化鼠其实是被改造的没有pk的人类,那么可以说不看外表的话他们就是人类。其实可以看作是傲慢的贵族阶级与奴隶阶级的斗争吧....这样斯奎拉确实可以称得上枭雄。换做我是化鼠的话,也一定会恨人类的。 pp确实要幼稚些,但是lz有些地方我个人认为有些错误....pp中人人都是潜在犯,但也不仅仅是潜在犯而已。他们只是由于“约束”而不敢做甚至不敢想那些违背西比拉的事情而已,证据就是当他们得到了“头盔”之后发生大暴动,和另一群人对“戴头盔的人”进行反抗(我觉得是杀戮)。只要没有了“约束”,也就是做了某件事而不用被惩罚不用付出代价的时候,他们心中的野兽就挣脱了锁链。 本来,人类就是动物的一种。人类和猪,狗,鸡,鱼一样是由最先的单细胞进化而来,其实没有什么高贵低贱之分。所以人类拥有攻击性是很正常的事情,就是因为有攻击性,人类才能在丛林中存活占领地球统治者的地位,难道不是吗?但是《新世界》和pp中的统治者犯了同样的错误,那就是完全否定人类的天性,强制的认为人类只能存有善的天性,所以要把恶的部分强制驱逐。实际上,这是不可能办到的事情。 所谓物极必反就是这样吧。在一定程度上顺从自然才能活的更长久,例如现在过度杀戮动物就会使某种动物灭绝,从而引发一系列连锁问题;过度采伐树木会使地球沙漠化严重,还有过度压抑人性会使其反弹成为定时炸弹(比如古代奴隶制度,黑奴制度)这些其实本质上都是一样的。追求极端必会被反噬,差不多就行了(23333)所谓富人吃肉也给穷人喝口汤的意思。 《新世界》里的人类(特别是审问斯奎拉的时候,特别好笑和心酸)犯的错不是别的,而是傲慢和恐惧。他们理所当然的压榨没有pk的人,对他们做了无数残忍的事情,而且对自己的种族也毫不留情(杀掉有可能恶鬼化和业魔化的孩子)因为恐惧失去现在的地位而伤害了化鼠,恐惧恶鬼而杀死了小孩。但是众生应该是平等的。他们其实没有权利这样居高零下的审判别的小孩和化鼠,没有权利决定他们的命运。 《新世界》中与乌托邦相反,是一个极权社会。我们看到的那一部分开头的和平,安逸,是用数十万的牺牲者(化鼠)支撑的。就如同贵族的奢侈生活是用上百个奴隶的血汗支撑的一样。什么乌托邦?这是他们的乌托邦,别人的地狱。 ... MATSUKO的猫

最后一句不能赞同更多了好伐~~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