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年之我的改编

夜聆秋风 评论 26年 4 2013-02-05 00:10:58
小泽玛丽
小泽玛丽 2013-02-05 19:33:49

写的很不错!

luoshengfu
luoshengfu 2013-02-14 15:44:53

呵呵,拍成喜剧,你真搞笑~~ 你为什么不把温州 动车 事故拍一喜剧,让全国人民领略大笑背后的辛酸苦楚。涉及到某些题材肯定是严肃的,来不得半点嬉笑~

夜聆秋风
夜聆秋风 2013-02-14 16:54:53

楼上,我说的是喜剧的形式,内涵完全是可以严肃的,就像楚门的世界,完全是荒诞的故事,你认为他毫无隐射意味?

我也提到了点题,那就说不单单是喜剧,可以是悲喜剧,手法是多样的。这不是真实历史事件改编。

夜聆秋风
夜聆秋风 2013-02-14 16:57:06

to luoshengfu
温州动车事故,是血淋淋的事实,事件本身不能开玩笑。但是如果在事后几年用某件事情反思一下现今的交通系统,为什么不能用喜剧?

就像518事件本身,我没有同意要极具调侃,您会不会太固执死板了?

Ophelia
Ophelia 2013-02-18 16:41:19

确实游离于法律之外,但我不觉得游离于道德之外,恶法非法。那个前总统曾被判死刑,后改判终生监禁,最后竟然被大赦了。然后继续在家中过着领袖般的生活。等待法律再一次判他刑根本不可能,再等他就老死了。他有警察和私人保镖保护,根本不需要假死来躲避刺杀。

我也不觉得luoshengfu有什么固执死板,你固然没说极具调侃,但确实用了『喜剧』、『闹剧』、『大笑』这些词,你觉得遗族看了会有什么反应?恐怕连微笑都难。

夜聆秋风
夜聆秋风 2013-02-18 20:29:31

这个问题见仁见智了。电影是艺术的形式,可以再创造,再升华,我只是不认同导演的表达的形式罢了。法律本来就有追诉期,过了这个期限,他自然不用承担法律责任

我确实用了喜剧,闹剧的字眼,但我不明白,你俩为什么只看到这两个字眼,没看到我后面写的大笑之后领略辛酸苦楚?这么咬文嚼字我想没必要,是吧

我也说了,悲喜剧,喜剧见长于形式,悲凉透于内隐,让你笑着却感到无尽的哀伤,感叹变革之艰辛,当下之不易,有何不可?一个喜字,竟如此容不得?

夜聆秋风
夜聆秋风 2013-02-18 20:34:46

你说到遗族,我更是站在他们的角度,用喜剧形式来阐述,你看得懂我说的话吗?

我让这些当年的受害者,从不同阶级层面,个人经历展现当年事件的影响,突出韩国社会的种种问题,遗族们我想应当能更好的体会我所说的。

电影本身是从当年的历史问题,用仇恨解决做主线,而我想的是,结合历史遗留,和当下问题,小人物视角看看当年改革的社会影响和成效,这难道不比原作的内涵更丰富?

那年的人肉坦克
那年的人肉坦克 2013-03-01 23:40:14

那最近的比喻来讲你吧。我们在说被李公子等人侵害的女孩应该怎么安慰,你却在想那个女孩为什么要跟他们去酒吧。我们在等李公子的审批结果,你却在感叹李公子又坑爹了。
角度问题啊。
不经历历史,不知道人肉坦克是怎样的可怕。不得到教训,不知道活着比死更痛苦。电影?我去年买了个表!你经历过些啥?

夜聆秋风
夜聆秋风 2013-03-02 17:22:22

to 人肉坦克

我从未说过历史要忘却,也从未说过可惜调戏或者不尊重历史,我只说过,作为电影艺术要表达个人看法,要考虑受众的现实接受。我通过戏谑闹剧的形式,并不是一味的搞怪作秀,为什么不好好把文章看完,再来大放厥词?

我换个形式表达对历史的哀悼,不是从本质上否定。如你这样的理解能力,我为你感到可惜

夜聆秋风
夜聆秋风 2013-03-02 17:35:59

 to 人肉坦克
  
    李公子不过是某些官二代,富二代教育失责,体制人群肆无忌惮的结果,我何时又针对李公子有的放矢了?你自说自话何必扯上我?我不苟同这篇的剧情,和我对李公子的犯罪,对那女孩的个人作法有五毛钱关系? 事实便是,李公子的身份特殊,所以能够唤起大众的普遍关注,也更容易深挖人物背景上纲上线,如果是普通犯罪,还会这么多人关注着他们吗?
  
  我没有感叹李公子坑爹,只是感叹事件进行中,已然有人以此作为打击他人的手段了?我在此深深的鄙视李公子以及所有为李公子假释和减刑的行为,请问,尊驾可还有话可说?
    
    人肉坦克?呵呵,难道你现在有本事提溜着菜刀到紫禁城前一屠狗悲,然后自fen成佛?没有,就老老实实的想着如何渐进着在这个社会继续改良吧

-0
-0 2013-03-31 03:56:20

看完了你的影评,我只想说一句,如果某天某国拍了部喜剧背景的南京大屠杀,你从感情上真能接受么?而你现在说的,无异于就是让人这么拍,还必须得是中国人拍,甚至规定还得是南京人来出资,靠谱么你觉得?这部电影所有不符合一部好电影的地方,都是因为拍它的人,早已经带有了强烈到无法抑制的主观感情。有些伤痛和仇恨,不是过了几年几十年就能消减忘掉的。你提到的法律,已经不适用于这里的情况了,因为制造仇恨的人,凌驾在法律之上,你说这场复仇是游离于道德和法律之外?怎么游离到道德之外的我不懂,就不费口舌了。你说游离在法律之外,我承认,但,那有什么错?他们复仇的对象是谁?前总统!!!先不管他现在的地位和权势,单单就说这个人曾经被公开判处过死刑,然后短短一年时间就被赦免,在这样的环境下,法律有何作用?人活一辈子,守着具象的法律是很重要,但首先要守住人性最基本的法,这个法没有条文。你的理解太浅太幼稚,我不指望说服你,但请广纳人言慎抒己见。你说他们把当年的暴力归咎于决策层的利益罔顾法律,我赌一包烟你没有过脑就说出了这样的缪论。你以为暴力屠杀群众并夺得政权还在法律的管辖范畴么?他在你所谓的犯法的行为之后就立即取得了制订法律的权利了,这是犯法?这叫做Crimes Against Humanity——反人类罪! 别纠结在电影里让你不爽的地方,想想电影要说的东西吧。
传经布道的高僧不是非得用郭德纲的方式讲才能触动人心的,结巴也能说出真理。

夜聆秋风
夜聆秋风 2013-03-31 21:41:48

莫激动,一部电影,个人切入点不同,我们最基本的立场不同,也没有讨论的必要了。无非也就在以暴制暴的环境下迎合民粹与否的命题。感情因素固然重要,但是可操作性更重要,一部电影展开到这里有点离题了

有部电影是关于爱尔兰独立运动的,叫《饥饿hunger》,不妨去看看,看看所谓的牺牲和暴力对抗,是否是我们需要,有几篇影评关于此,可以再探讨

夜聆秋风
夜聆秋风 2013-03-31 21:45:52

还有,不要没脑子的犯你上面朋友同样的错误,这片子本身是虚构的,背景是真实的,但是喜剧背景的南京大屠杀,就是改变历史进程,不尊重历史,我从未针对既定的历史事实作任何的调侃性假设,看得懂吗?你举这样的例子试图讽刺我的时候,可否考虑到自己有没有好好看完上面我与别人的讨论?不需要翻页就能做到的事情

相信尊重是相互的,也是起码的

-0
-0 2013-04-01 22:19:18

没脑子的我确实犯了错误就是和你讨论这事儿!你有脑子那就请你用你稀有的脑子想想,我所举的例子——按你的逻辑用喜剧悲剧拍摄南京大屠杀,跟你所说的用喜剧手法拍这部电影到底有什么区别?对,这部电影的情节是虚构的,只是放在了真实的背景下,所以你认为完全没问题。那请问,你以为应该要怎么来拍南京大屠杀呢,找来所有经历过的人,一个个考究当时在哪里发生了什么,一一重演一遍,来部100%还原历史的纪录片?我明明只说句“如果某天某国拍了部喜剧背景的南京大屠杀,你从感情上真能接受么”,你为毛就一定非认为这个是不能虚构情节的电影呢?!同样可以背景真实啊!再者,我驳斥了你那么多缪论,你偏偏抓着这个不放然后找个自以为超有道理的理论来肆无忌惮地发表莫名其妙的观点,张口就是没有讨论的必要了然后接着连发两条,生怕智商下限有所保留没秀出来。不需要翻页,我在这页说的话足够你研究个三五页的,踏实地看电影。其实我挺尊重你的,都超过起码的标准很远了,至少到打码的程度了。

-0
-0 2013-04-01 22:27:23

好了,如果你是个男的,我陪你讨论到你痛快满意为止。如果不是,你只用回复一句我是个女人,我立马删掉所有评论。跟你对话有跟女朋友吵架时的无奈。逻辑完全无视,你说A对,她非说B错,你说B其实没错,她说C根本是胡扯,等你好不容易解释完C,她说你态度有问题。所以你要赢,很容易,只要告诉我,说其实你是个女人,我立马白旗。

夜聆秋风
夜聆秋风 2013-04-01 23:09:45

什么东西,自以为是神一般的跑来指点江山了,是男是女显得自己很伟岸吗?

你说我之看到你关于背景和真实与否的讨论,那么你可曾看到我文字中,写到了,通过人物各自痛陈心路历程达到剧情悲喜的高潮的言论?

“走多线剧情,最后功亏一篑,阴差阳错,大家原本平行线被打破,交织到一起,可以通过各自吐槽生活遭遇,jie层的差距,min主权li之不存等等,来揭示主题,反思当年min主yun动的成效及影响。喜剧以极其夸张的手法完全可以避免这种大无畏牺牲式的带来的过强的历史印记代入感,又可以在领略大笑背后的辛酸苦楚。 ”

睁大你的青光眼看清楚了,我是一味的提倡喜剧来表达一切吗?我是不尊重历史,恶意搞怪吗?我明明说了,对于以暴制暴和法律的立场不同,我们不讨论,我说的只是关于喜剧表达方式的问题,请问我何来秀智商?

我谢谢你的尊重,但是现在看来,一个会言辞凿凿的指责别人,但是自己却犯同样错误的人,不值得别人尊重,伪善的外衣早脱早了

夜聆秋风
夜聆秋风 2013-04-01 23:19:35

 我起码不会一上来就指指点点的说别人诸如幼稚肤浅这类的词
  
  我又问一句,南京大屠杀作为现实惨案对现实的影响,和518民主运动对当代韩国来类比,合适吗?一个不恰当的例子,我凭什么要借此发表评论?哪怕用wg也比之合适的多。
  
  你要跟我讨论反人类罪?好,我跟你探讨一下法律,《我是杀人犯》看过吗,韩国此前的法律追诉期只有区区15年,即便延长了,26年,再重的罪,你要判他也要经过最高院批准。你又要说,无尽的仇恨和历史的冤屈不能靠一纸文书抹去。确实,我尊重这个观点
  
  但是这个观点,以暴制暴,是否适合潮流,大家可以讨论,而不是一句,你肤浅,你幼稚,这是客观讨论该说的话吗?还是那句话,网络不是粪坑,要撒野请注意场合

夜聆秋风
夜聆秋风 2013-04-01 23:28:45

你说的游离于法律和道德之外,的确是我疏忽,一字之错,我也乐于接受

此外,在这里大谈和你女朋友那点破事,就没必要了,萝莉啰嗦,婆婆妈妈

-0
-0 2013-04-01 23:30:58

哟,这么快就撑不住现原形了,文骂玩不转了就上泼妇的路子,太自乱阵脚了吧也,我就知道,没事把尊重和素质挂嘴边的人,最容易把这两样就着唾沫星子给喷没了。我就算神一样,你这儿也没江山给我指点啊。你是男是女跟我伟岸不伟岸有什么关系,我一点没明白,就算你不男不女吧,我也不会因此歧视你的。你的高潮我看不懂,我不认为按你自以为很高深其实特俗套的方法来编剧就能带给大家高潮,我一点也不想去反思什么什么的成效和影像,连罪魁祸首都堂而皇之地招摇过市,屁民们还自己乐呵呵地拍个喜剧渴望大家特高端地在笑声中悄然抹去眼泪,这样一说,就已经看出你天生就是搞喜剧的料。
我确实青光眼,看什么都是绿的,兄台,可否借你帽子一看?你一味不一味我没弄明白,我只看到了我说的你的缪论,你一个也没给洗白了,光是在那儿一再退守。每一句对我的反驳都是加载在一个我从没提过的论点之上的,你被害妄想症颇严重啊。好比我对你说你去照照镜子,你非要指着我鼻子说,我哪里秃头了,哪有龅牙,哪里斗鸡眼了?!我顿时不由地忍不住看向你的鼻子你的头你的牙,而且越看越觉得有理。你问我你何来秀智商,我哪里知道呀,你终于提出一个难到我的问题了,是啊,你何必来呢。
我外衣确实脱了,但绝不是伪善的,应该叫伪尊重比较贴切。对你的感谢,我表示不用客气。我突然想到,莫非你是小学生,你的最后一段特作文,小小年纪能认这么多字,真是难为了,九年义务教育就是好!

-0
-0 2013-04-01 23:32:52

你的观点里,我最不能容忍的一点是:萝莉啰嗦。 她们怎么你了,我觉得她们挺好的。

夜聆秋风
夜聆秋风 2013-04-01 23:35:11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某些挂羊头卖狗肉之辈欺负到头上了,我也不必客气

原来青光眼看什么都是绿色的啊,呵呵,确实厉害,你的常识和你的口气一样令人捧腹

对对对,用性别质问对方,是你的长处,既显得自己气魄燎然,又道德高点,我看着不过是气短气喘罢了,别装男人过了头,一口气吸进去噎个半死

夜聆秋风
夜聆秋风 2013-04-01 23:37:04

把他人不辨男女,完了遭到嘲讽,又装作无辜“她们怎么你了,我觉得她们挺好的。”

挺好的,你大秀和女友相处之道,为之吐槽?我发现你自诩的所谓逻辑,不止一次的自打耳光吗

夜聆秋风
夜聆秋风 2013-04-01 23:42:54

“每一句对我的反驳都是加载在一个我从没提过的论点之上的,你被害妄想症颇严重啊。”看到这句话我更是笑了,人的脸皮也是可以堪比城墙的。看看下面这句


“而你现在说的,无异于就是让人这么拍,还必须得是中国人拍,甚至规定还得是南京人来出资,靠谱么你觉得?”

你指责我倒是很理直气壮,请问我上面这句话,是什么时候说的抑或是哪里表达过这样的逻辑意识流?

越仔细看你的回复,越发现,一个痞子装酸撑门面,自以为半桶水晃的很均实,都撒了,亲。看看不针对我的观点发表评论,逗嘴皮子取乐呢?不如回家玩老婆去

我说了以暴制暴的观点,大家可以讨论,你就急不可耐的对我来一句“我一点也不想去反思什么什么的成效和影像,连罪魁祸首都堂而皇之地招摇过市,屁民们还自己乐呵呵地拍个喜剧渴望大家特高端地在笑声中悄然抹去眼泪,这样一说,就已经看出你天生就是搞喜剧的料。”

您高雅,您不落俗套的诠释了流氓地痞学成归来的真是模样

-0
-0 2013-04-01 23:42:57

这不合适吧,刚说完我伪善,就冒出不应该以暴制暴这么幼稚的观点,这个甚至都不能叫观点。我都跟你说了,这事儿不是法律解决的了的,你见过用校园十不准来管校长的事儿么?别谈什么追诉期,这事儿跟这部电影里的背景扯不上关系。也别时不时乱入别的电影,你看的多我知道,你有研究我相信,我一直想表达的就是你的脑袋已经被你认为的好电影的给洗模式化了。我特想找到你身上的恢复出厂设置按钮。有一人掏出一特水灵的萝卜然后告诉我说你看它长的多好,我说是啊,确实好,然后你说将来我养只猫也得用一样的方法,挖坑埋了定时浇水,我听了不得说他两句?看看,得多么乐于助人才肯跟这样的人聊天啊。

夜聆秋风
夜聆秋风 2013-04-01 23:53:20

以暴制暴的观点,早已有之,在此片表达的合理些,就是以暴制罪,这个东西介乎法理和人情,大家可以讨论

这个世界靠法律解决不了的事很多,是不是每次都要诉诸暴力。我不好定论,正因为此,我改变了我对此片的结构,我用悲喜剧来诠释。能让你笑,就能把你带入电影院,能让你哭,就能让此片的内涵得到升华

如果看片越多,反而受到桎梏,那人之独立思考精神何在?我看的片不一定是豆瓣算多的,看的书也未必能入前百,观点和见识能够编制成网,才能更好的消化。

如果一部电影出来不能任人评说,就是绝对真理,那豆瓣没有存在必要

-0
-0 2013-04-01 23:58:05

别啊,引用我的话比你说的还多,我会脸红的,还特意尝试着学了学我说话的方式,我都受宠若惊了,咱先说好了,搞个人崇拜要不得哈。我回答一下你的问题吧,你在影评的第五段用略显生硬的虚拟式间接地表达了你的这段逻辑意识流——如果我是编剧,我会拍成喜剧。所以你等同于暗示了编剧应该拍成喜剧更好,所以我用南京大屠杀做了类比。我用这个你觉得不合适,而我觉得对于遇难者的家属来说,所感受到的伤痛是一样无法平复的,因此以此为例。这部电影韩国人拍的没错吧,它被层层阻挠最后由15000个网友集资一起参与了拍摄这点你知道么,里面有多少光州人你知道么,所以我对你质疑哪里有问题了呢?还有,一会儿说我伪善,一会儿又说我痞,你其实是绕着弯子在表扬我对吧。

夜聆秋风
夜聆秋风 2013-04-02 00:08:54

如果把伪善脱下外衣显露痞气当成是夸耀的话,那就如你所愿

如果用你的原话,回击你漏洞百出的辩驳,会让你脸红的话,我觉得你还有救

如果我是编剧,我会拍成喜剧,在你眼里是如此的刺眼,以至于我下面的铺开解释,你就不看了,以至于跟我谈历史和历史背景下的当代的时候,可以混同,是吗?

我的拍摄完全不是脱离实际和民众,我通过底层遗族人民各种无奈的生活经历,而产生的对于前总统的报复,而交织的各种笑料作为本片的卖点,真正的看点在于后面,人物汇总以后,对于现实生活的不满,对于自己出身的感叹,这么讽刺当局的话题,怎么就对人民不公平,不客观了呢?

我说了,历史已发生,不做改变,当下正发生,可以艺术修饰,为了表达一个同样的命题而已,为什么老是要和真实混同呢??

-0
-0 2013-04-02 00:11:38

你最后这段很中肯,我一下子不太适应,那两段逼急了的回复我就当你在自我审视了。我也努力收敛点答你这段。先回引你的话一次吧“如果看片越多,反而受到桎梏,那人之独立思考精神何在?” 这是我在上上段里的观点,我不算你剽窃。我从头到尾驳的是你的观点,不是你发表观点的行为,所以你最后一段这种很多人常爱用的逻辑是没有道理的。我打头儿就没说过这电影的好坏,更不是脑残粉,你不肯正视我和我之前一干人对你的批评才是你应该自省的地方。你关于以暴制暴的看法也算是诚实,我不打算为这种没有结果的问题和你争论什么。但是你要考虑这部电影本身包含着那4000多名无辜牺牲者遗属的情感,26年,还没有长到让他们能心平气和地看一部以喜剧为手法来诠释的这个故事,除了让得势者暗自偷乐外,它生华不了任何人的内涵,这部电影其实是复仇者手中唯一的
剑,它刺不死谁,但是它能让某个还活着的人不痛快,如同在影片里面一样,“杀不死是你牛逼,但是你拦不住我揪住你衣领,抽你几耳光。”这电影真的只是用来抽耳光的。你能理解么。

夜聆秋风
夜聆秋风 2013-04-02 00:18:25

“但是你要考虑这部电影本身包含着那4000多名无辜牺牲者遗属的情感,26年,还没有长到让他们能心平气和地看一部以喜剧为手法来诠释的这个故事”

我不知道我解释这么详尽为什么还觉得不照顾遗族的情感,我让遗族身处各个社会阶层,当然大部分还是底层,通过复仇,对于这20年来的民主化进程,做一个个人风格的阐释,各人的视角都得以体现,笑了是笑了,更多是辛酸,是无奈,否则为何要算计前总统?

让大家各自把20年来心里的苦闷一吐而快,直抒胸臆,难不成前面那些就是对遗族的不尊重?如果表现他们不如人意的遭遇,是不敬,那我真的是无话可说

-0
-0 2013-04-02 00:20:27

我说的最后这段,绝对不是我说这话的时候你插队发在我上面的那段,真tm绕。还有这段我也没兴趣回复你,你说你自己的话,我还有兴趣看看,你老抄我的风格说话,我看了特难受。吐槽感觉总是吐不到点子上,一种我明明是左边痒,你死命挠右边的感觉。你又铺开了一遍你的剧本,我懂你的本子,但是你的本子没有逻辑性,这部电影里面的遗属,之所以让人产生共鸣,因为他们已经活的没有自我了,为仇恨而活,为别人的痛苦而活。你还非得逼着他们弄出笑料,还无奈的经历,他们不会无奈的,因为他们其实是行尸走肉你懂么。都说了你想的太幼稚了,你老不相信。你以为你的手法才是高级的艺术修饰,可老不明白真实的东西也一样具有艺术性。

-0
-0 2013-04-02 00:26:29

你看,还在说无奈,还在说苦闷,合着他们抱成一团互相倾诉发泄一通就能心情大快了?在原片里这点的表达其实真的挺不错的,真实而深刻,你看到里面有一个人拉着别人跟他倾诉了么,对人说我有多惨多惨,我家里谁谁怎么死了,我那谁谁又多么艰难,我脸上的疤怎么来的,我那酒鬼爸爸跟哪哪烧死了,那个谁谁真tm不是人啊,真tm魂淡啊,我们一起一吐而快吧,我们一起直抒胸臆吧!没有,一分钱的倾诉都没有,一口都没吐过,为啥 不如你所意?因为你体会不到这样深切的狠,你体会的是欠钱的那种,这里欠的是命。

夜聆秋风
夜聆秋风 2013-04-02 00:28:25

真实无知者无畏,我倒是没想到,以你区区见识,居然能指责我抄你的说话风格,滑天下之大稽,你咋不说我是你人格另一重呢?哈哈哈

对我的本子评价,永远没有建设性的看法,只会简单粗暴的来一句,没有逻辑。拜托,你的逻辑让我大嘴巴扇的没法儿看了,还扯呢

你设定的遗族是活得没有自我,而我是推到重来,活着纠结且无可发泄,仇恨不是主题,表达民主运动影响之现状,何必自说自话,强自出头?

说我幼稚?好,没问题,我信了,你能说出我抄袭你说话风格这么催人泪下的笑料,我相信,你不觉得自己无耻,不觉得自己无知,一定是发自真心的,你认为你懂的,才是真实的,真实的就是你认为的

别玩了好吗,一边呆着去吧

-0
-0 2013-04-02 00:41:42

对对对,这才是你的风格嘛,泼妇范儿,妥妥的。对这样的你,我才下的去手啊。夹杂着一段段泼妇风然后一本正经不露痕迹地为自己之前的马虎擦屁股,我就爱看受虐,你爱受虐,简直了。
我称你那玩意儿叫本子是客气,你自己也这么叫就叫不客气了。我喜欢简单粗暴直来直去地耍痞,你说的我我都认了,但你说的你自己,不好意思,我得否定。我都不知道你怎么扇着我了,我就看见从头到现在,你已经老实地认错了好几次。扯,得扯,犊子就是用来扯的,不乐意你也得忍着,医者父母心啊,不给你治哪行。
我没你那么有情趣,自己yy还整个好听的词儿叫设定,要玩也玩高端点玩射腚呗。我说的是真实的情况,你非说你不懂,那我也没办法,总不能就为了让你懂,把你也弄成那样吧,不合适不合适。
我之前说了的嘛,陪你玩到你尽兴,既然你都请我别玩了,那说明你也爽了。我先不玩了,给,你擦擦呗。

夜聆秋风
夜聆秋风 2013-04-02 00:49:40

我已经认错好几次了,你那只眼睛看到的?我不外乎一字之差,我也虚心接受

可是你颠三倒四的行为,打了耳光却矢口否认

我总是回到原点,跟你谈原著,你非要气指颐使的当教员,东拉西扯。我擦屁股?你都拉了一地了,自己弄干净先把。你说本子叫客气,我说就不行,你都怯懦到只能咬文嚼字了,还在这放肆?

我说设定,是好听的词,这么无关紧要的事,用得着大动干戈,我看你真是无话可说,没话找话了吧,也是,黔驴一般都你这样。

哦,别别,弄得我赶你走似的,留步,把话说完了,我就看着你一步步无计可施的倒霉样。你能自诩医者父母心,我就闹不明白了,我托大说个本子和设定,有什么不行,既然你把我赶到了街边归为泼妇,那我也不好意思,不给你这条街边的邻居,多喂一块骨头

-0
-0 2013-04-02 00:54:05

作为尾戏我还得萝莉一下,你自己写完如此欠的一篇影评后,还特地加了句大家觉得如何,我应邀而来,应求而去,也算尽了客道。可是之前每个对你的批评,你都吃着奶使劲儿地往外扳,回一条还生怕说漏了,每个必回两条,他们比我聪明,不跟你缠斗,晾着你,难受吧。但是我知道你好这口儿,得满足了你。所以就凭这点,你这么激动我也就理解了,还有件事儿得提点着点儿你,只要你这名儿不改,你就老也不可能想明白为啥这么多人不待见你。

夜聆秋风
夜聆秋风 2013-04-02 09:52:05

“你看,还在说无奈,还在说苦闷,合着他们抱成一团互相倾诉发泄一通就能心情大快了?”又是自作聪明,我只是提供了一个框架,没展示细节,毕竟这不是完整剧本

你居然来苛责我细节问题的处理?敢更无赖些吗?26年之后,你认为是仇恨,我认为是无处安放的郁结,你以为不杀不忿,我认为揭之内心,本是2个路子,你非给自己整成标准答案,收起你的真实感吧,我倒问问8九那年,现在有人提刀上bj闹事吗?

难道大家忘了?非也,不过换个方式祭奠罢了,你的所谓真实,在我眼里假大空

-0
-0 2013-04-02 13:42:35

你病了,看病去吧,再耽误就腠理了。说不过就张口闭口无赖流氓,你自己抽自己一顿就当我揍过你了,抽狠点,别留手。然后你可以随意喷上三天三夜。我是懒得再搭理你了,但是你自己还得搭理你自己,其实挺可怜的。隔三差五回来看看这段我给你看病的方子,万一哪天你脑袋里的浆糊晒干了,说不定还能给救了。真实就是这样,我本来以为你只是思想狭隘,后来发现其实是搭错了筋,我就只能帮你这么多了,我会换个方式祭奠你的。

夜聆秋风
夜聆秋风 2013-04-02 17:41:40

小丑的眼里,只有2种人,一种是施舍钱的,一种是和自己同样丑角。很不幸,我成了第三种,给了你骨头,你认为还不够

我病在腠理?那你就是病在骨髓,说不过张口闭口流氓无赖的是我?一你从未给予建设性的意见,除了幼稚肤浅,就是言辞泼妇,到底是谁歇斯底里的做流氓?

说我逻辑不通,我准备洗耳恭听,谁料没了,评论之空洞前所未有,好比一个个咕咕学话的小儿,跑到画廊看抽象画,看不懂就觉得其丑无比一般的可笑

一方面说我学你的说话风格,一方面有说我是街边泼妇,哈哈哈,原来潜意识中,你自认为是泼妇?我费解了

你说我游离于法律和道德之外错了,我承认了,不过是一字的疏忽,你给放大成了,我多次犯错并承认了?敢更夸大些吗?你毫无见识的认为青光眼看一切是绿色的,这样的喷饭短见,我都懒得反复打你耳光,差距可想而知

觉得自己栽了跟头,还要嘴上讨便宜,自己揍自己一顿,就当你揍过了,yy无极限啊,你何德何能在我面前放肆,不知尊驾是绿林豪杰,还是武道高手,居然到了嘴巴动手,yy揍人的境界了,果然高,实在是高。我倒是觉得动嘴都不行,动手你更不是个

你的确应该隔三差五的回来看看自己如何装大师却折了老本的惨淡模样。想祭奠我?呵呵,我没你这个不开眼又妄自尊大的孙子

夜聆秋风
夜聆秋风 2013-04-02 19:17:27

你给要用南京大屠杀来类比非现实的26年,我也乐得用经典电影案例好好教训你这不堪教化之辈

能有豆瓣账号的人,想来一定看过《阿甘正传》,其浩浩荡荡几十年的美国现在使波澜壮阔,但是却巧妙的和个人成长联系到一起。其中,就有越战背景,阿甘和卖虾的,还有排长一起轻送幽默的段子。请问,这段让美国民众深恶痛绝的战争,为什么导演给拍成了喜剧?还成为影史经典?

一例不足以说明问题,孤证不证。《帮助the help》和《瑟古德》,前者是一个女记者为了采访一群黑人女仆而展开的故事,通篇主要讲的是上世纪大约60年代黑人种族隔离以及社会阶层底下,其中不乏各种笑料甚至有让女主人吃屎的段子。后者更是一个人一台戏,演讲式的风格加上各种美式幽默,完全霸占整个舞台,悲喜交加。

美国人在越战和黑人种族隔离2个敏感话题,上都能放开手脚的反思历史揭示现实,我不过在原有的基础上改编非现实题材,你的所谓类比,能击破我这存理而立之盾?

斗嘴你不行,电影评析更不行

叶澜
叶澜 (君问归期未有期...) 2013-08-31 19:08:11

我还是赞同 @-0 的说法。不过一部电影有不同的观点,是好事。

一賤風情
一賤風情 2014-06-08 15:20:10

楼主装B饭啊!还喜剧,呵呵 我们这里天天上演喜剧哦!

夜聆秋风
夜聆秋风 2014-06-08 17:55:08
楼主装B饭啊!还喜剧,呵呵 我们这里天天上演喜剧哦! 楼主装B饭啊!还喜剧,呵呵 我们这里天天上演喜剧哦! 一賤風情

为啥你们这些人沉不下心来,好好把文章看完?喜剧仅仅是博人一笑吗?谈喜剧,跟装b有什么关系?心浮躁了,看什么都火气十足,心静了,即便观点有差,也能反思一二,共勉

一賤風情
一賤風情 2014-07-17 22:46:50
为啥你们这些人沉不下心来,好好把文章看完?喜剧仅仅是博人一笑吗?谈喜剧,跟装b有什么关系... 为啥你们这些人沉不下心来,好好把文章看完?喜剧仅仅是博人一笑吗?谈喜剧,跟装b有什么关系?心浮躁了,看什么都火气十足,心静了,即便观点有差,也能反思一二,共勉 ... 夜聆秋风

赞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