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要折腾到几时?

风间隼 评论 白鹿原 3 2012-09-20 15:43:44

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不伺机
不伺机 (No longer young, still naive) 2012-09-20 16:02:48

以至于最后从日军飞机炸毁戏台的硝烟中走出若癫若狂的鹿子霖时,观众才模糊地联想起开头——这好像应该是一部史诗题材的电影
=================================================
哈哈,就是这样

以沫
以沫 (无处安放的青春) 2012-09-20 21:20:16

只看过书,且不论电影怎样,只感觉lz的语气十分的中肯,没有嬉笑怒骂,宣泄情绪,更没扮演五毛,阿谀奉承。

就是那个Alice
就是那个Alice 2012-09-20 22:01:43

书中很多东西没有展现在电影中其实跟Government也有关系,不然不会有故事戛然而止的感觉。有敏感性的东西,Government是不允许存在的。况且,书洋洋洒洒几十万字,包含的情感和想象是断然不能用几个镜头表达明白的,电影也删减了好多,能拍成这样我觉得已经比我想象的要好了。希望能找到未删减的种子

amiy卢
amiy卢 2012-09-20 22:11:50

还没有看,其实就是不想看着这所谓的戏谑

竹外桃花三两枝
竹外桃花三两枝 2012-09-20 22:23:29

首先说明一下,未上映之前我就对此片不报太大希望

观后,感觉果真如此,此片叫《白鹿原》,讲了个西北的故事,但跟原著已偏差太多

后来看了著名编剧芦苇的一番采访,方自了解《白鹿原》登上大荧幕的始末

至于芦苇其人,只需一句话即可介绍,就是那个当年力阻陈凯歌修改《霸王别姬》剧本的人

终为一家之言,兼听即可

附:

按中国电影萎靡现状
  还是不要动《白鹿原》

  东方早报:现在中国哪位导演能够胜任?

  芦苇:按照中国电影人目前的状态,最好还是搁置起来,不要拍,不要糟践了这个题材。现在中国电影界,在当下精神萎靡、只知媚俗的世风下,不要动《白鹿原》。如果我们对传统文化、对《白鹿原》还带有敬意的话,就不要贸然出手。

  东方早报:你写七稿是对《白鹿原》的敬意,是谨慎地出手吗?你每一稿写完都会给王全安看吗?

  芦苇:我写七稿,哪一稿都是在6万字以上。这是我对《白鹿原》的敬意,因为《白鹿原》是我热爱的题材,理应这样做。

  我当时就想,将来谁操作《白鹿原》,我都会拿出来的。王全安从2009年开始筹划《白鹿原》,但他从没有和我联系过,连一次电话都没通过。奇怪的是,他还是我推荐出来的导演。

  东方早报:在2003年、2004年《白鹿原》无法推进,困境具体在哪里?

  芦苇:最主要的困难还是拍摄资金没有落实过。如果资金落实了,为什么还要把项目卖到王庆勇手中,他拿去四处炒作倒卖,极不负责任。最后还是陕西旅游集团接过项目,得以落实。

  东方早报:你当时想过筹钱吗?

  芦苇:我主要对剧本负责,对影片艺术质量负责,剧本写七稿,打下可靠成熟的基础。我甚至想,等导演人选最终确定之后,我还愿意再写第八稿、第九稿,使剧本能达到完美。但是陕西旅游集团拿到项目之后,就跟我失去联系了。等到电影最后拍完,又给我上了名,都不跟我说一声。他们的做法,挺匪夷所思。

  东方早报:你对《白鹿原》所做的工作当中,最难的阶段在哪里?

  芦苇:如何准确有力地找到表现《白鹿原》小说的方法,研究《白鹿原》的电影类型和主题,以及如何展现主题,这是要耗费时间和精力的。在2003年、2004年的时候,我找了一个安静的写作地方,费了很大的功夫。每写一稿,耗时都在几个月以上。王全安用了16天写完剧本,得承认他在速度上是一个奇才,但经验告诉我,速度与质量是反比关系。

  东方早报:你还给王全安提过两个拍摄方案?

  芦苇:我写过一个2小时45分钟的版本,和《霸王别姬》一样长。还有一个3小时10分钟的版本,可以拆成上下集。

  东方早报:王全安采纳了吗?

  芦苇:从他完成的电影版本来看,许多场次、链接、事件都用了我的剧本。比如鹿兆鹏在新婚之夜逃跑了,鹿子霖气急败坏地隔河相追,放口大骂。又比如黑娃和田小娥在麦垛里*河蟹*。这是小说中没有,而我剧本中有的情节。我计算了一下,他在电影里(指220分钟版)用了我的24个情节。所以给我上编剧,也确有出处。但是我不认可他剧本的精神指向,把土地、史诗拍成腻腻歪歪的男女关系,他要拍情欲戏,我做的是土地史诗与时代变迁。即便他用了我的很多东西,但从精神指向上看,这还是他的作品。

  东方早报:在2003年,西影厂就和陈忠实签署了电影拍摄协议?

  芦苇:在2003年,西安电影制片厂和陈忠实签订了版权协议。等操作到2006-2008年的时候,协议过期了。后来又得重新签,我们厂为了节约成本,不愿意拿那么多钱。当时西影厂派我去找的陈忠实,他表示非常理解,钱要得很少。

  影片类型不清影响容量

  东方早报:2004年《白鹿原》有拿到准拍证吗?2005年获得剧本立项吗?

  芦苇:2004年没有准拍证,只是电影局表示支持,准许西安电影制片厂到广电总局办申办手续,至于手续如何办理,我并不清楚。是否在2005年剧本获得立项,记不清楚了。只记得当广电总局批准可以拍摄时,我们厂就没资金了。等我们再追问时,厂里已经把项目卖给紫金长天,当时卖得很便宜,大概200万元。

  紫金长天派了王庆勇负责该项目,很不靠谱,现在他还欠了一屁股债。中央三令五申,不准拖欠农民工工资,结果他失踪了,还欠着《白鹿原》前期筹备时的账。有的工作人员实在太惨,我只有自己拿钱结账,一个工人去年生病就是找我借钱看病。

  东方早报:当时那个拍摄组和现在这个拍摄组是一个班子吗?

  芦苇:是两个班子。西安电影制片厂把项目卖给紫金长天,紫金长天再倒给了陕西旅游集团。当时北京净雅集团也给《白鹿原》投资,王庆勇还因挪用了他们的资金被告上了法庭。我只是暂时把班子组织起来,资金不到位,一直都欠人家钱,最后我就解散了这个班子。放弃的时候是在2006、2007年,找完张艺谋之后,我就退出了这个组。

  东方早报:那时你完成到第几稿了?

  芦苇:应该是第五稿-第七稿。我觉得《白鹿原》到最后,已经不是一个可不可以操作的问题,而是一种信念。不管将来谁操作,自己对剧本尽守责任,对得起《白鹿原》这本小说了。

   东方早报:当时和王全安签合同了吗?2009年卷土重来又是怎么一回事?

  芦苇:好像是拍《图雅的婚事》的制片人王乐牵的线,把投资方和导演组合起来,这已经和我没有关系了。我之所以不戳破这个谜,是因为我担心会影响《白鹿原》项目的操作。我也希望《白鹿原》拍好,毕竟从2003年到2009年,已经过了六年时间了,如果心能静下来,对王全安来说,时间应该也是够了。我希望他能拿出信服的作品,对得起小说,对得起陈忠实,对得起观众,对得起陕西父老乡亲。毕竟是陕西的招牌小说呀。

   东方早报:一开始,王全安就提出主打情欲牌吗?

  芦苇:我看剧本时,没觉得主题是情欲,感觉剧本什么都想说,在结构上散乱无章。我觉得打情色牌是商业炒作,《白鹿原》是文化作品,做这种宣传实在低俗下作,把《白鹿原》的品质庸俗化了。

    东方早报:你看电影感受怎样?

  芦苇:看电影和看剧本的感受一样,散乱无章,指向不清。不过我看出来他用了一些我的结构和技巧。

  我毕竟写《白鹿原》的剧本写了7稿,对每个情节,怎么组织,因果关系,我都深思熟虑过。他确信他用了我很多情节,我可以把剧本跟电影来对,因为我看电影的时候也在做笔记,当然做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白鹿原》制片方尊重我,要挂我的名,我坚决要求拿下来。因为精神气质不是我的,不是我心目中的《白鹿原》。

  我觉得《白鹿原》是正剧、悲剧、情节剧的类型,但按王全安的老路子,以纪实片的风格、镜头语言来拍,必然超长,剪不进去。因为纪实类电影长镜头多、跟拍多,但《白鹿原》是不是这个类型,不能以这个方法来做,所以我感觉这个电影的镜头语言游离不清。这倒不是内容容量上的,《霸王别姬》的内容,时间跨度一样半个世纪,为什么《霸王别姬》能剪进去,但《白鹿原》两个半小时肯定剪不够。但三个半小时的长度肯定不行,影响排片和票房。这是他思想上没有做好准备。关于影片类型不清是老问题,中国很多电影很多都是这个问题。

  原著关键话语永远是

  农民的土地与命运

  东方早报:第七稿完成的时间是什么时候?

  芦苇:记不清了,得查工作笔记。但是可以确定的是在2007年8月3日以前,因为那时我在家里把我写过的所有《白鹿原》剧本归档,看到王全安的剧本,写了个补记,“此稿是王全安写的剧本,他对《白鹿原》的理解与表达,尽在其中。”

  我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做的工作台本,署名是我的,但这完全是王全安的剧本。在2011年5月,我翻出来看,上面补记写道:“此稿是王全安的稿,阅后,我断定此人不宜为该片导演。”看了他的剧本后,觉得他并没有把小说吃透,《白鹿原》自始至终的关键话语永远是农民的土地与命运,他不是讲情色,不是讲美臀的。这样理解《白鹿原》实在低级。

  东方早报:你在2007年还没有放弃看他的剧本吗?

  芦苇:从王庆勇操作以来,我特别失望,就退出了。到了2009年时,我看到媒体报道,才知道王全安要操作,我也只是知道消息,没有联系过。

   东方早报:王全安在2005年到2006年是退出了吗?

  芦苇:2005年到2006年,项目在西影厂停止了,大家都退出了,我们才开始做《图雅的婚事》。

  东方早报:既然省委书记支持,那*河蟹*有没有给项目资金拨款吗?

  芦苇:省委当时是有许诺的,但摄制组一直等不到钱。后来资金没法到位,制片人说没钱,王全安就特别失意,像祥林嫂一样反复唠叨:“没钱你拍什么电影啊。”

  东方早报:你推荐导演的时间顺序是怎样的?

  芦苇:在2003、2004年,我推荐过王全安,后来又推荐过陈凯歌(微博)(微博),张艺谋,吴天明。当时我能看上活的人,有吴天明、张艺谋、陈凯歌,觉得王全安才40岁,难以胜任。

  我当时并不认识王全安,他不在西安,在北京北漂。我完全是出于识才。我有个叫童小风的朋友,说“你看下《惊蛰》这部电影,看怎么样”。我看了之后觉得很喜欢,电影得到我的激赏。

  我说服厂领导把《惊蛰》的版权买下来,领导觉得特别惊讶,说,“这么多年芦苇从来没有那么轻易推荐哪个电影。”我前后找了5次领导,还给每个领导写了推荐信。因为我是老资格,领导就不得不认真对待,领导看了《惊蛰》以后,就决定给60万元把版权买下来。王全安做后期没钱了,拷贝给人扣了,我还让北京的一个朋友拿了4万元,把胶片赎出来。芦苇坚持看活不看人的原则。我对《白鹿原》的评价也是看活不看人,我在媒体上批评《白鹿原》的质量也是基于这个原则。

  东方早报:你退出《白鹿原》操作之后见过陈忠实老师吗?

  芦苇:见过,我们吃饭的时候也经常谈《白鹿原》。陈忠实的想法非常单纯,只是希望接手的导演能把电影拍好,把小说里面看重的品质拍出来。

  东方早报:第七稿怎么设计的?

  芦苇:基本还是本着《白鹿原》小说的设计来的, 1904年光绪年间开场到1949年全国解放,中间横跨45年,将近半个世纪。

  东方早报:你的7稿《白鹿原》剧本有出版的打算吗?

  芦苇:肯定有。今年有个出版社在联系我打算出个人电影专集,我觉得那7稿剧本很不错,也打算收进去。

  东方早报:有种说法:你的稿子没有过审是因为结尾在1949年,王全安剧本的结尾往后面推了很多年?

  芦苇:我的剧本没有过审,纯属误传。因为王全安从来没有申报过我的剧本,送剧本是制片方的事,他们送什么不送什么,我没权知道。王全安没看上我的剧本,当然我也没看上他的剧本。王全安可能也断定我在研讨会上不会说出真相。因为我曾受到电影总局张洪森局长的肯定。他说,“你当编剧,放心,不会因为能力不足而使剧本搁浅。”如果我把王全安掉包计的真相说出来,那《白鹿原》立项这么多年的努力都白费了。《白鹿原》最终能顺利立项,是我的愿望。

  我觉得,他们这代人,直奔目的,不问手段。我在看《白鹿原》剧本时,有一幕很有深意。民国初创,基层大换班,本来是白嘉轩当乡约,鹿子麟捣了个鬼,把白嘉轩赶下来,鹿子麟当上乡约。这感觉就像我和王全安两人的故事。《白鹿原》之所以是经典,好就好在写出的是人性,人性是不分时代的。过去如此,今天也是这样。现在这个社会,像鹿子麟这样的人越来越多,白嘉轩这类人反而成了出土文物。《白鹿原》厉害就厉害在能写出鹿子麟这种人——道德上的机会主义和实用主义,这个人物形象具有深刻的现实意义。

  东方早报:回顾这么多年,你有什么感想?

  芦苇:首先是感觉到岁月沧桑,涓涓血汗等闲流。写《白鹿原》这个剧本,我无怨无悔,这是我自己选择的,对得起这个小说,对得起作者,对得起养我育我的这方水土。其余的与我无关。声明退出《白鹿原》编剧,是我对这方水土的热爱和对小说的敬意。乡土丰饶而电影平庸,令人深觉愧疚。

http://ent.sina.com.cn/m/2012-09-19/ba3746235.shtml

名少爷
名少爷 (2012~~~I just want it all~~~!@) 2012-09-20 23:02:24

有些事情真的不只是这么简单!

刘彻斯特
刘彻斯特 (诗酒趁年华) 2012-09-20 23:47:55

想看未删节版本

落樱缤纷
落樱缤纷 2012-09-20 23:48:30

从导演把田小娥作为一号人物就知道,这电影不值得期待。
就像芦苇说的,白鹿原讲的是土地和命运,是史诗。宣传居然把噱头放在情色上,实在低级。而且导演也这么想,没救。

花间梦石
花间梦石 2012-09-21 06:26:58

书快看完了,,准备过几天看,, 就是冲着麦浪的自然景观去的!

miss-why
miss-why 2012-09-21 08:42:17

关于白鹿原最喜欢的一篇影评。

铭
(身体健康,如意平安) 2012-09-21 09:06:05

一部好好的题材又拍烂,体制如此,对文化的摧残可见一斑

风间隼
风间隼 (檐前春江满,庐后苍井空) 2012-09-21 10:54:42

《白鹿原》自始至终的关键话语永远是农民的土地与命运,他不是讲情色,不是讲美臀的。这样理解《白鹿原》实在低级。

我觉得《白鹿原》是正剧、悲剧、情节剧的类型,但按王全安的老路子,以纪实片的风格、镜头语言来拍,必然超长,剪不进去。因为纪实类电影长镜头多、跟拍多,但《白鹿原》是不是这个类型,不能以这个方法来做,所以我感觉这个电影的镜头语言游离不清。这倒不是内容容量上的,《霸王别姬》的内容,时间跨度一样半个世纪,为什么《霸王别姬》能剪进去,但《白鹿原》两个半小时肯定剪不够。但三个半小时的长度肯定不行,影响排片和票房。这是他思想上没有做好准备。关于影片类型不清是老问题,中国很多电影很多都是这个问题。

————————————————————————————————————————
说到点子上了,关于王的投机也评点得很到位。以前是投机国际大奖,现在是投机国内影市。

Muyo
Muyo 2012-09-21 13:02:30

张是个不入流的小明星 考炒作

天空
天空 2012-09-21 15:41:09

导演只是第五代的影子

古月言
古月言 2012-09-21 17:30:30

最好的方式是参考HBO模式,用电影模式拍10集,这样才能把小说原汁原味表现

只是当时
只是当时 2012-09-21 23:53:52

今晚去看了这部电影,感觉很失望,原本宏大的历史背景和家族兴衰,都变成了成全小娥性史的背景板。

Tracy_lovely
Tracy_lovely 2012-09-22 09:38:31

挑刺的都自我感觉良好,对,把西西里说成可可西里的一群人

Tracy_lovely
Tracy_lovely 2012-09-22 09:49:13

天天嚷着要创新,拍个有新意的东西出来就说少了这少了那的,试问没有取舍怎么突出?田小娥就是个典型,不知道导演是不是受了西西里美丽传说的影响,片子可以说是最近几年最好的内地制作,这是毫无疑问的。

Potential
Potential (Fighting) 2012-09-22 15:25:08

刚看完原著,感觉能原原本本地重现,有多达三四条主线,拍得好不容易。能够理解。还是看书吧

欧子
欧子 (笑点崎岖及间歇性抽风并发症) 2012-09-22 16:44:19

最好的方式是参考HBO模式,用电影模式拍10集,这样才能把小说原汁原味表现
+1!!

燕子坞主人
燕子坞主人 (万般带不去,唯有业随身) 2012-09-25 12:15:44

“观察者网”有稿费吗?

残忍的猴
残忍的猴 (思路决定出路,行动决定结果) 2013-02-17 12:06:37

兴利除害”被念成了“与利除害”,显然是认错了繁体字的后果

黄韵锦
黄韵锦 (http://www.weibo.com/519742347) 2014-01-29 11:47:32

空即是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