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La Vita è Bella》中德国医生和基多说的最后一个谜语的理解

Seeking 评论 美丽人生 5 2009-06-30 01:47:34
孤独患者
孤独患者 (保持距离) 2019-01-03 20:50:29
该回应已被删除 该回应已被删除 美丽人生

你的措辞和你的昵称真是讽刺

biu-bil
biu-bil 2019-01-17 23:07:27
该回应已被删除 该回应已被删除 美丽人生

我看了看你的以往评论,还好你是在豆瓣评论的,你要是在其他地方评论这些望你父母别被问候过多。

沫生
沫生 2019-01-21 22:04:28

我也觉得是这样!

不1樣的Beyond
不1樣的Beyond 2019-01-24 01:14:10

其实结合前面就显而易见 第一次这个医生沉迷谜语到废寝忘食,食物被端走都没在意。在集中营初见 医生甚至都没认出来或者认出来但是懒得搭理,这种人怎么可能冒着某种危险去救男主?任何蛛丝马迹都够不成。就是一着迷猜谜的人。别的理解纯属看客瞎yy。

我好方
我好方 2019-01-24 03:43:07

你想要看到什么样的解释,医生就是什么样的,内心的一念善恶决定了你看到的是善还是恶。

精神少女日记
精神少女日记 2019-01-27 03:15:11

原来是这样……

小虫
小虫 2019-02-07 14:09:36
http://movie.douban.com/photos/photo/825922180/#title-anchor 答案在这张图片底下的评论里 http://movie.douban.com/photos/photo/825922180/#title-anchor 答案在这张图片底下的评论里 吖Soul

关于医生的两个谜语,沉默与无法沉默:(转自百度贴吧)
1.在意大利一别时,医生对基多说了一个谜:
【当你叫他名字时,他就消失了】。
——这个谜其实很简单,甚至在很多文化中都有提到,如中国和日本——答案就是【沉默】
——而在整个剧情中,这个谜底既是老友相认的暗语,也是对整个命运结局的伏笔……当你被发现时,你就要消失了……所以,沉默,不出声,静静地躲好,直到没有人……

2.在集中营的宴会上,医生痛苦地对基多说起了另一个谜:
【肥肥丑丑,胆小到发黄,你问我我是什么家伙,我说:嘎嘎嘎。我一面走路,一面拉屎,我是谁?】
——这个谜面更加浅显,几乎就是首关于小鸭子的童谣,可是医生却那么痛苦,反复向基多求问【是不是小鸭?】

3.医生之后又说:
【不是!这个谜底是兽医出的,我解不了,于是不能还他一个谜,我以为是--鸭嘴兽。但鸭嘴兽不叫呱呱呱,鸭嘴兽叫呲呲呲,昨晚我替你翻译成意大利语,你认为怎么样?除了小鸭,我想不出什么……帮帮忙,求求你,帮帮忙,我连睡也睡不着…… 】
——医生眼中的忧伤和痛苦是显而易见的,他在用一个傻瓜式的谜语向基多传递一个信息,那就是鸭子和鸭嘴兽的不同叫声,暗示了意大利语和德语最终成为鉴别其身份的关键。
——出于预言的障碍,医生没有办法帮助基多和他儿子,他也很痛苦,整夜整夜不能入睡,想着将鸭嘴兽混成鸭子的办法,但是,没有办法,基多不懂德语,所以他强调了【我替你翻译成意大利语】,而基多的儿子更是个危险的不稳定因素,在并行的剧情中我们也看到了,小孩子由于一开心就忘掉了需要沉默的约定,一声“谢谢”差点惹下送命的祸事。
——所以基多的儿子就是谜语中的那只小鸭,他要装扮成鸭嘴兽可能只需要一身衣服就可以,但呱呱呱的叫声最终会出卖他。
——所以,医生最后一拳砸在桌子上,悲痛地说了句【那些该死的小鸭】,不是么?他也许可以想办法救出聪明的基多,但面对一个小孩子,他毫无底气。

4.关于医生这个人物形象,我不能认同网上的某些说法,他绝对不是个自私、沉迷猜谜游戏的冷血者!
医生在影片中其实是一个血肉丰满的艺术形象。
——首先,为了猜谜游戏而食不下咽的人,如何就不可能是一个聪明、文雅的人呢?
——他在猜谜时,可以一个人安安静静地苦思,可以与别人分享猜出谜底的喜悦,可以毫不掩饰地称赞基多的聪明,如何就不可能是一个本性谦和喜欢宁静的人呢?
——他意大利与基多告别时带走一枝花说要送给远在家乡的夫人,那么他带走的是送给夫人的礼物,难道不也是对基多的友谊和纪念么?他与朋友互出谜题,这样的行为习惯,难道会是一个粗糙而不重感情的人所会有的么?
——如果不是这场血淋淋谈论着种族主义的战争,医生会继续一种怎样的生活呢?他会拥有一个怎样的美丽人生呢?

Frieda
Frieda 2019-02-09 00:18:48
  【肥肥丑丑,胆小到发黄,你问我我是什么家伙,我说:嘎嘎嘎。我一面走路,一面拉屎,我...   【肥肥丑丑,胆小到发黄,你问我我是什么家伙,我说:嘎嘎嘎。我一面走路,一面拉屎,我是谁?】  ——这个谜面更加浅显,几乎就是首关于小鸭子的童谣,可是医生却那么痛苦,反复向基多求问【是不是小鸭?】  医生之后又说:  【不是!这个谜底是兽医出的,我解不了,于是不能还他一个谜,我以为是--鸭嘴兽。但鸭嘴兽不叫呱呱呱,鸭嘴兽叫呲呲呲,昨晚我替你翻译成意大利语,你认为怎么样?除了小鸭,我想不出什么……帮帮忙,求求你,帮帮忙,我连睡也睡不着…… 】  ——医生眼中的忧伤和痛苦是显而易见的,他在用一个傻瓜式的谜语向基多传递一个信息,那就是鸭子和鸭嘴兽的不同叫声,暗示了意大利语和德语最终成为鉴别其身份的关键。  ——出于预言的障碍,医生没有办法帮助基多和他儿子,他也很痛苦,整夜整夜不能入睡,想着将鸭嘴兽混成鸭子的办法,但是,没有办法,基多不懂德语,所以他强调了【我替你翻译成意大利语】,而基多的儿子更是个危险的不稳定因素,在并行的剧情中我们也看到了,小孩子由于一开心就忘掉了需要沉默的约定,一声“谢谢”差点惹下送命的祸事。  ——所以基多的儿子就是谜语中的那只小鸭,他要装扮成鸭嘴兽可能只需要一身衣服就可以,但呱呱呱的叫声最终会出卖他。  ——所以,医生最后一拳砸在桌子上,悲痛地说了句【那些该死的小鸭】,不是么?他也许可以想办法救出聪明的基多,但面对一个小孩子,他毫无底气。 ... haibulaai

医生是纳粹的代表

小庭亦有月
小庭亦有月 2019-03-01 16:23:49
有灾难的人想着活命,而对灾难的制造者来说,只是游戏而已;什么是绝望,灾难战争的时候,家... 有灾难的人想着活命,而对灾难的制造者来说,只是游戏而已;什么是绝望,灾难战争的时候,家破人亡是绝望,生活安逸的时候,解不出个破谜语也他妈绝望!这就是人性 ... 辛夷花开

说的好

小庭亦有月
小庭亦有月 2019-03-01 16:33:51
其实我也觉得并没有什么隐喻。德国医生一开始就没打算帮他,如果不是检查身体时候,基度说出... 其实我也觉得并没有什么隐喻。德国医生一开始就没打算帮他,如果不是检查身体时候,基度说出了那个谜底“沉默”,医生根本不会回头。而当时的医生已经经过了基度,没有表现出想要救他的意思。 但我还是相信医生之前对基度是真诚的,不过人性复杂,亦会改变。医生对谜语的痴迷,还有纳粹对人性的泯灭,或许更是种无奈和讽刺吧…… ... 夏不夏来

我也觉得,医生在意的不过就是猜谜,男主想的是医生要救他,会救他,但是医生其实根本没把男主的处境当回事,在那个时候要救一个犹太人别发现了的都是要一起杀了的,就连说话都要偷偷的,剧也有点神奇了,

啊哦
啊哦 2019-03-15 23:44:27

赞同楼主,不认为是什么暗语,很明显的讽刺了

一直在爬行
一直在爬行 (黏住时间的脚步) 2019-03-20 21:34:19
  【肥肥丑丑,胆小到发黄,你问我我是什么家伙,我说:嘎嘎嘎。我一面走路,一面拉屎,我...   【肥肥丑丑,胆小到发黄,你问我我是什么家伙,我说:嘎嘎嘎。我一面走路,一面拉屎,我是谁?】  ——这个谜面更加浅显,几乎就是首关于小鸭子的童谣,可是医生却那么痛苦,反复向基多求问【是不是小鸭?】  医生之后又说:  【不是!这个谜底是兽医出的,我解不了,于是不能还他一个谜,我以为是--鸭嘴兽。但鸭嘴兽不叫呱呱呱,鸭嘴兽叫呲呲呲,昨晚我替你翻译成意大利语,你认为怎么样?除了小鸭,我想不出什么……帮帮忙,求求你,帮帮忙,我连睡也睡不着…… 】  ——医生眼中的忧伤和痛苦是显而易见的,他在用一个傻瓜式的谜语向基多传递一个信息,那就是鸭子和鸭嘴兽的不同叫声,暗示了意大利语和德语最终成为鉴别其身份的关键。  ——出于预言的障碍,医生没有办法帮助基多和他儿子,他也很痛苦,整夜整夜不能入睡,想着将鸭嘴兽混成鸭子的办法,但是,没有办法,基多不懂德语,所以他强调了【我替你翻译成意大利语】,而基多的儿子更是个危险的不稳定因素,在并行的剧情中我们也看到了,小孩子由于一开心就忘掉了需要沉默的约定,一声“谢谢”差点惹下送命的祸事。  ——所以基多的儿子就是谜语中的那只小鸭,他要装扮成鸭嘴兽可能只需要一身衣服就可以,但呱呱呱的叫声最终会出卖他。  ——所以,医生最后一拳砸在桌子上,悲痛地说了句【那些该死的小鸭】,不是么?他也许可以想办法救出聪明的基多,但面对一个小孩子,他毫无底气。 ... haibulaai

正解

朝饮木兰之坠露
朝饮木兰之坠露 2019-03-23 10:30:05

前面有铺垫医生对猜谜极其着迷,而男主对猜谜很在行。如果医生是用暗语表达救不了他们的痛苦,那男主当时的表情不会是预料外的失望痛苦。

单曲循环
单曲循环 2019-03-31 00:41:47
  【肥肥丑丑,胆小到发黄,你问我我是什么家伙,我说:嘎嘎嘎。我一面走路,一面拉屎,我...   【肥肥丑丑,胆小到发黄,你问我我是什么家伙,我说:嘎嘎嘎。我一面走路,一面拉屎,我是谁?】  ——这个谜面更加浅显,几乎就是首关于小鸭子的童谣,可是医生却那么痛苦,反复向基多求问【是不是小鸭?】  医生之后又说:  【不是!这个谜底是兽医出的,我解不了,于是不能还他一个谜,我以为是--鸭嘴兽。但鸭嘴兽不叫呱呱呱,鸭嘴兽叫呲呲呲,昨晚我替你翻译成意大利语,你认为怎么样?除了小鸭,我想不出什么……帮帮忙,求求你,帮帮忙,我连睡也睡不着…… 】  ——医生眼中的忧伤和痛苦是显而易见的,他在用一个傻瓜式的谜语向基多传递一个信息,那就是鸭子和鸭嘴兽的不同叫声,暗示了意大利语和德语最终成为鉴别其身份的关键。  ——出于预言的障碍,医生没有办法帮助基多和他儿子,他也很痛苦,整夜整夜不能入睡,想着将鸭嘴兽混成鸭子的办法,但是,没有办法,基多不懂德语,所以他强调了【我替你翻译成意大利语】,而基多的儿子更是个危险的不稳定因素,在并行的剧情中我们也看到了,小孩子由于一开心就忘掉了需要沉默的约定,一声“谢谢”差点惹下送命的祸事。  ——所以基多的儿子就是谜语中的那只小鸭,他要装扮成鸭嘴兽可能只需要一身衣服就可以,但呱呱呱的叫声最终会出卖他。  ——所以,医生最后一拳砸在桌子上,悲痛地说了句【那些该死的小鸭】,不是么?他也许可以想办法救出聪明的基多,但面对一个小孩子,他毫无底气。 ... haibulaai

虽说各种解释都有理,但我更愿意相信医生是正面的

单曲循环
单曲循环 2019-03-31 00:48:13

各种解释都有合适的理由,我更愿意相信医生是正面的,尽管他是纳粹,但纳粹里并不都是坏人,仅仅以他是纳粹就认为他是反面人物,跟纳粹否定犹太人又有什么不同?所有的种族群体,不能全盘否定也不能全盘肯定,无论那个群体都有好有坏。

521沐熙
521沐熙 2019-03-31 12:45:39
  【肥肥丑丑,胆小到发黄,你问我我是什么家伙,我说:嘎嘎嘎。我一面走路,一面拉屎,我...   【肥肥丑丑,胆小到发黄,你问我我是什么家伙,我说:嘎嘎嘎。我一面走路,一面拉屎,我是谁?】  ——这个谜面更加浅显,几乎就是首关于小鸭子的童谣,可是医生却那么痛苦,反复向基多求问【是不是小鸭?】  医生之后又说:  【不是!这个谜底是兽医出的,我解不了,于是不能还他一个谜,我以为是--鸭嘴兽。但鸭嘴兽不叫呱呱呱,鸭嘴兽叫呲呲呲,昨晚我替你翻译成意大利语,你认为怎么样?除了小鸭,我想不出什么……帮帮忙,求求你,帮帮忙,我连睡也睡不着…… 】  ——医生眼中的忧伤和痛苦是显而易见的,他在用一个傻瓜式的谜语向基多传递一个信息,那就是鸭子和鸭嘴兽的不同叫声,暗示了意大利语和德语最终成为鉴别其身份的关键。  ——出于预言的障碍,医生没有办法帮助基多和他儿子,他也很痛苦,整夜整夜不能入睡,想着将鸭嘴兽混成鸭子的办法,但是,没有办法,基多不懂德语,所以他强调了【我替你翻译成意大利语】,而基多的儿子更是个危险的不稳定因素,在并行的剧情中我们也看到了,小孩子由于一开心就忘掉了需要沉默的约定,一声“谢谢”差点惹下送命的祸事。  ——所以基多的儿子就是谜语中的那只小鸭,他要装扮成鸭嘴兽可能只需要一身衣服就可以,但呱呱呱的叫声最终会出卖他。  ——所以,医生最后一拳砸在桌子上,悲痛地说了句【那些该死的小鸭】,不是么?他也许可以想办法救出聪明的基多,但面对一个小孩子,他毫无底气。 ... haibulaai

一开始我想到的也是楼主的答案,医生很自私只是为了猜自己的谜语
,不管他人死活,但看了你的分析感觉又有些道理,但认真想想,当男主当侍从的时候
给医生出的一道谜语,他竟然连饭都不吃了,也许他就是这样的人。就是一个爱猜谜的疯子。

这这儿1999
这这儿1999 2019-04-07 00:39:23
  【肥肥丑丑,胆小到发黄,你问我我是什么家伙,我说:嘎嘎嘎。我一面走路,一面拉屎,我...   【肥肥丑丑,胆小到发黄,你问我我是什么家伙,我说:嘎嘎嘎。我一面走路,一面拉屎,我是谁?】  ——这个谜面更加浅显,几乎就是首关于小鸭子的童谣,可是医生却那么痛苦,反复向基多求问【是不是小鸭?】  医生之后又说:  【不是!这个谜底是兽医出的,我解不了,于是不能还他一个谜,我以为是--鸭嘴兽。但鸭嘴兽不叫呱呱呱,鸭嘴兽叫呲呲呲,昨晚我替你翻译成意大利语,你认为怎么样?除了小鸭,我想不出什么……帮帮忙,求求你,帮帮忙,我连睡也睡不着…… 】  ——医生眼中的忧伤和痛苦是显而易见的,他在用一个傻瓜式的谜语向基多传递一个信息,那就是鸭子和鸭嘴兽的不同叫声,暗示了意大利语和德语最终成为鉴别其身份的关键。  ——出于预言的障碍,医生没有办法帮助基多和他儿子,他也很痛苦,整夜整夜不能入睡,想着将鸭嘴兽混成鸭子的办法,但是,没有办法,基多不懂德语,所以他强调了【我替你翻译成意大利语】,而基多的儿子更是个危险的不稳定因素,在并行的剧情中我们也看到了,小孩子由于一开心就忘掉了需要沉默的约定,一声“谢谢”差点惹下送命的祸事。  ——所以基多的儿子就是谜语中的那只小鸭,他要装扮成鸭嘴兽可能只需要一身衣服就可以,但呱呱呱的叫声最终会出卖他。  ——所以,医生最后一拳砸在桌子上,悲痛地说了句【那些该死的小鸭】,不是么?他也许可以想办法救出聪明的基多,但面对一个小孩子,他毫无底气。 ... haibulaai

打开新思维~看评论的乐趣就在于你这样的评论❤️

羊
2019-04-07 21:52:16
  【肥肥丑丑,胆小到发黄,你问我我是什么家伙,我说:嘎嘎嘎。我一面走路,一面拉屎,我...   【肥肥丑丑,胆小到发黄,你问我我是什么家伙,我说:嘎嘎嘎。我一面走路,一面拉屎,我是谁?】  ——这个谜面更加浅显,几乎就是首关于小鸭子的童谣,可是医生却那么痛苦,反复向基多求问【是不是小鸭?】  医生之后又说:  【不是!这个谜底是兽医出的,我解不了,于是不能还他一个谜,我以为是--鸭嘴兽。但鸭嘴兽不叫呱呱呱,鸭嘴兽叫呲呲呲,昨晚我替你翻译成意大利语,你认为怎么样?除了小鸭,我想不出什么……帮帮忙,求求你,帮帮忙,我连睡也睡不着…… 】  ——医生眼中的忧伤和痛苦是显而易见的,他在用一个傻瓜式的谜语向基多传递一个信息,那就是鸭子和鸭嘴兽的不同叫声,暗示了意大利语和德语最终成为鉴别其身份的关键。  ——出于预言的障碍,医生没有办法帮助基多和他儿子,他也很痛苦,整夜整夜不能入睡,想着将鸭嘴兽混成鸭子的办法,但是,没有办法,基多不懂德语,所以他强调了【我替你翻译成意大利语】,而基多的儿子更是个危险的不稳定因素,在并行的剧情中我们也看到了,小孩子由于一开心就忘掉了需要沉默的约定,一声“谢谢”差点惹下送命的祸事。  ——所以基多的儿子就是谜语中的那只小鸭,他要装扮成鸭嘴兽可能只需要一身衣服就可以,但呱呱呱的叫声最终会出卖他。  ——所以,医生最后一拳砸在桌子上,悲痛地说了句【那些该死的小鸭】,不是么?他也许可以想办法救出聪明的基多,但面对一个小孩子,他毫无底气。 ... haibulaai

是的 我情愿相信你的解释

從妳的全世界路
從妳的全世界路 2019-04-19 20:15:41

我之前也没看懂这部分,,但是我从他的表情看的出来,,,表情是绝望的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