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菲·朔尔的审讯实录

一枝笔 评论 希望与反抗 5 2007-08-27 13:35:02

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when
when (深入把握困难正是困难所在) 2008-09-06 11:06:06

辛苦了!谢谢!

小鹂
小鹂 (2010了~) 2008-12-25 16:45:56

谢谢你的辛劳。收藏了。

罗伊兰
罗伊兰 2009-12-09 12:46:06

这是我读过的最有用的评论之一,感谢!

桑克
桑克 2010-10-18 13:00:44

谢谢!

陸佳佳奶糖
陸佳佳奶糖 (Fernweh) 2011-01-25 05:01:19

納粹是多麼的講道理啊…
審判竟然還講證據不講“莫須有”…我靠!

Deja vu
Deja vu (This night is still young.) 2011-05-13 22:15:13

觉得莫尔骨子里也算是好人

独行瞎
独行瞎 2011-07-23 23:13:30

看到两人对话,尤其是看到莫尔气急败坏的时候,我心里一直想着老虎凳、辣椒水、竹签子什么的,可什么也没有,严刑拷打的影子都没有,特么纳粹审犯人都是这么文明的么?身在礼仪之邦的我震惊了!

★☆☆☆☆
★☆☆☆☆ (芬兰——社恐者的国度……) 2011-10-01 19:09:13

希特勒下了反犹令后,欧洲除了丹麦,其他国家都在开始疯狂反犹,其中罗马尼亚人拿着武器上街大肆屠杀犹太人,整个罗马尼亚的大街上血流成河,这一举动遭到了纳粹党的抗议,他们认为屠犹应该文明点,应该严格地按照程序,一个个押到集中营里有秩序地灭绝掉,这才符合文明。罗马尼亚领导人觉得有道理,于是同意了。

后来法国人也干得“过火”,受到了纳粹“批评”,于是虚心“改正”。

Dreadnought
Dreadnought 2012-06-10 23:10:56

确实,纳粹特么这么文明啊

wyqun
wyqun 2013-01-30 09:20:27

星期天在家看电影,是德国2005年拍摄的《Sophie Scholl - Die letzten Tage》《索菲—绍尔:希望与反抗》,国内有翻译名为《帝国的毁灭II》,说的下慕尼黑的史妹俩作为白玫瑰反希特勒成员,在一次散发传单行动中不幸被捕,索菲秀尔,一个21岁的姑娘,坚持立场,视死如归的故事。故事发生在1945年的2月份,虽然故事中审判是政府精心安排的闹剧,但前面的大量侦察过程仍使我感到震撼。已经有了纳粹的残暴先入为主,索莫秀尔又是一个女人,从她被捕的那一刻起,边看边为她担心 ,她一定会面临痛苦的折磨。但没有,侦察员先是完全相信了她看似圆满的辩解,第二天就要决定释放她了。就在要签字时, 又取消了释放。因为侦察员发现新的证据,在新的证据面前,索菲承认了散发传单的行为,并说有关的都是由她一个人完成的。侦察员明知她在撒谎,从桌上站起来,大声咆哮,这时候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残暴的纳粹,惨忍的手段,什么抽指甲,老虎凳,辣椒水,还有专门针对女性的污辱,一定无所不用其极的...多亏我没有捂住眼睛不看,原来,并没有这些花样,侦察员给索匪一杯咖啡,就从咖啡的品质开始辩论起了公民的责任问题。回到监室,也没有什么软暴力的折磨,比如什么“熬鹰”、“吊人”等,怎么了?难道这些都是共产党的专利不成?这些手段到了21世纪仍在中国流行,这里面的问题到底在哪里呢?
这样说也许并不恰当。记得前几年看过一部国产主旋律电影《风声》,那里面国民党折磨周迅主演的共产党女主角也 是这些残忍的手段。该如何解释施暴者的动机呢?在他们摧残同类的时候,他们没有把被折磨的人看作人类,他们的一举一动说是兽行都是对野兽的污辱。这样的执法者,其实他们心中并没有对法律的敬畏,他们的行为只是自己阴暗心理的泄露。法律的内容就是权利和义务,但在权力的异化下,没有道德的人权力看作没有边界的力量,而没有考虑自己也应受到约束。西方基督教中“人的原则”是:你希望别人怎么对待你,你就怎样对待别人。我们的教育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但这些人以否定的逻辑来推论这个问题,他们的逻辑是:我的地位特殊,当别人确切地不能以我对待他的方式对待我时,为什么这作为我自己必须以好像我是另一个人的方式来行动?(这是卢梭在《爱弥尔》中的话,原义为为什么这作为我自己必须以好像我是另一个人的方式来行动,如果我基本上可以自己永远不会陷入他那种处境?)但所谓天意并非如此简单,“天道好还”是总结出来的经验教训。你所对待的这个人可能没有能力以你的行为还于你,但你的行为所培养的环境中成长的人会以你的方式还给你。因此,当我们看到文强一只脚把一个人的脑袋踩在地上大摆POSE的时候,基本上能够猜到他的命运归宿了,不必再听江湖的传闻说被踩的人发狠说“你比我死的还殘。”果然,有一个更强王立军用比文强更强的手段来对付他了,也收拾更多的人,可王立军也没有接受教训,又以为他是“特选”的,到头来持剑伤身,不得不弃剑寻求制度外的保护。
因此我认为,一种法制理念,一种道德义务和对法律的敬畏是最重要的,无论良法恶法,严格遵守是最起码的前提。

不是为纳粹唱赞歌,但这样的观点也放已经不是电影要表达的主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