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忌諱

老丁 3 2008-07-28 12:59:56

  • 分享到   
2008-07-28 13:00:29 老丁

  在網上讀了一連串的文章,都是有關影評人在美國逐漸消失/死亡的現象。這裡的「影評人」,指的主要是固定為報刊撰寫電影評論的受薪作者。「鹽湖導報」(The Salt Lake Tribune)影評人Sean P. Means(外號「草蜢仔」)在他的部落格裡(http://blogs.sltrib.com/movies/)便指出,在過去兩年裡,不論是因劈炮唔撈、被炒、不獲續約、吃「肥雞餐」、被調職或宣告封筆(退休)而先後離職的美國影評人,多達28人。其中不乏全國性發行的大報作者,最廣受談論的有「洛杉磯時報」的Kevin Thomas、「村聲」的Dennis Lim、Michael Atkinson與Nathan Lee 、「芝加哥讀者」的Jonathan Rosenbaum和「新聞周刊」的David Ansen。那篇文章借用了《無間道風雲》的原名(The Departed)作題,語多調侃,可說是文人相輕的又一例。
  
  但28人的確是個叫人咋舌的數字。重災區似乎是一直執美國文化牛耳的紐約,其中「村聲」的情況尤其嚴重:佔了刊物比例幾近五分一的電影版,全職的影評人只剩下J. Hoberman一人。問題是「村聲」(與它在五十年代中期創刊時相比)並非什麼辛苦經營的獨立刊物,而是一家擁有十七份報紙的媒體企業。在它最光輝的日子裡,「村聲」是美國最富知識分子味道的流行讀物,以辭藻尖銳、大膽敢言的報導文學和政治、藝術評論見稱;電影方面,倡導「作者論」的安德魯·沙里斯(Andrew Sarris)便是以「村聲」為基地,而刊物每期的coverage,也遍及所有非主流放映及活動。至於紐約,在過去更一直是影評界的龍頭。有過數不清的例子(《巴黎最後探戈》、羅拔·阿特曼、白賴恩·迪·龐瑪的電影、歐亞進口的藝術電影,近期則有《竊聽者》、《二百萬奪命奇案》等),是全仗紐約影評人的支持與吶喊,才有得見天日、甚至吐氣揚眉的結果。
  
  有關影評人的角色、影評人能有多少影響力、影評人與電影作者和觀眾之間的關係等問題,其實不時都會被拿出來討論一番,特別是當一部評論上全面被批、但卻在賣座上大殺四方的所謂「Blockbuster」出現時(《海盜王》、《變形金剛》)。在西方民主社會裡,評論是民主的基石,是一種傳統。理性的批評可以引發出有效的論述。電影評論的消失自是一項危險的警號。但觀乎香港,影評其實早就無聲無色地壽終正寢,似乎未嘗有過任何討論(更遑論什麼警號了)。讀著上述這些文章,未免不無幾分感概。(之一)

2008-07-28 13:01:11 老丁

  針對「報刊影評人之死」的議題,《綜藝》網站的執行編輯安·湯遜(Ann Thompson)提出了一連串有趣的相關問題(http://weblogs.variety.com/thompsononhollywood/2008/04/film-critics-st.html),解答這些問題,也許對釐清一些爭論或未來方向會有所幫助。
  
  湯遜的問題如下:
  1.我們需要影評人嗎?
  2.他/她們有何目的?
  3.這些目的是否已被別的東西取代?
  4.當老一輩的影評人紛紛退休或退下火線時,有誰會取代他們?
  5.我們有哪些年輕的、能擔得起大旗的影評人?
  6.報刊影評(print film criticism)會被什麼取代?
  7.每個目前仍保住飯碗的報刊影評人應否盡快建立他/她的部落格讀者群?
  8.如果年青一代不再讀報,也不再(在網上)追隨一個可以反映他們口味的評論人,他們往哪裡掌握要看什麼電影的資訊?
  9.Rotten Tomatoes和Metacritic(兩者都是把全美國的影評搜集起來,加以分門別類的綜合式網站)對影評有什麼影響?正面還是負面?
  
  容許我把這些問題套用在香港的環境上,試答如下:
  1.不需要,如果他/她們都只是向讀者/觀眾提供一些消費指南和無關痛癢的資訊,而非具知識性的、說服力的和分析性的觀點與角度、激發讀者/觀眾對該部電影甚或「電影」本身繼續有所想像或思考的話。
  2.正如上文說過的,評論是民主的基石。理性的批評可以引發出有效的論述。多了討論,讀者/觀眾多了選擇,道理才會清楚。評論是思考的一項工具。
  3.評論是屬於文字的。深入的、精確的評論一般不可能在有限的篇幅做到。新的媒介集中的是流動映像和音響,文字於其中只是一種graphics。它們並都以輕巧、細小和易於攜帶作吸引。娛樂(To entertain)用家是這些新媒介的目的。好的評論當然也有娛樂、滿足讀者的功能與效果,但卻是非官能性的,而且與讀者本身的基本訓練與修養息息相關。這些都是與新一代所熱衷的新媒介背道而馳的。所以儘管這些新媒體都有容納文字的空間或可能性,但文字必然不是重點。評論遂將逐漸(其實已經)變得obsolete、不合潮流,這似是無法改變的事情。(之二)

2008-07-28 13:01:55 老丁

  8.如果年青一代不再讀報,也不再(在網上)追隨一個可以反映他們口味的評論人,他們往那裡掌握要看什麼電影的資訊?
  一個來得有點irrelevant的問題(不論是在西方抑或本地):這一代的年輕人上影院會先去掌握什麼電影資訊嗎?(即使是電影學生,我敢說答案也不會是絕對的正面。)對大部分的他們來說,看電影與唱卡拉OK、泡吧、shopping、吃廻轉壽司、逛MK會有本質上的分別嗎?也就是說,除了都是社交娛樂外(目的百分百是為了“hea”),這些活動都不再承載任何其他意義。所謂資訊,充其量不外是一些消費的小資料(貼士)而已,例如被消費的對象(如歌星、演員、製成品)能夠提供多少可被消費的內容(包括了型像、裝潢),衡量的方法,往往是一些不言而喻的icons(星星、金錢代號、大拇指)。即使涉及任何實質的資訊,其內容也是在重申或肯定該消費品的價值(製作報導、幕後走訪、特技揭秘諸如此類)。問一個今天最典型的年輕觀眾,他會care買票看的電影會對他的人生有任何啟發、有什麼東西值得他去學習或感受、又或簡單如它的導演是誰嗎?(當然,客觀的事實是我們大部分的電影都沒有這個能力去提供上述的內涵。)
  
  9.Rotten Tomatoes和Metacritic(兩者都是把全美國的影評搜集起來,加以分門別類的綜合式網站)對影評有什麼影響?正面還是負面?
  這兩個其實都屬資料性的平臺,好處是省時方便,可以把有關影片公開發行期間的reviews都一覽無遺(Rotten Tomatoes還給你做了百分比排行榜──把評論量化的另一例子)。作為一個檔案站,不無它的用處,沒所謂正面或負面。(至於為什麼我們沒有同類型的網站,自是因為我們根本便沒有評論。)
  
  (文章拖得太長,歉。但對這題目仍有興趣的讀者,筆者僅推薦The New York Press 的Armond White一篇題為“What We Don’t Talk About When We Talk About Movies”的火氣十足的近作。White的口味一向十分飄忽(他很推崇邁克李德《Vera Drake》,但對陳凱歌的《無極》也讚不絕口),但卻勝在從不賣賬。這篇文章大罵Roger Ebert的拇指式影評,骨子裡其實是痛恨影評人自家的不爭氣,十分痛快淋漓。網址:http://www.nypress.com/21/17/news&columns/feature3.cfm)。(完)

2014-04-09 22:01:21 拾久 (海滩)

  ”恐怖主义“小组已经成立,小组以电影《恐怖份子》为话题,延伸其他方面的电影交流,感兴趣的话,进来看看吧。小组第一个活动已经开始了,一起玩耍吧。http://www.douban.com/group/516551/?ref=sidebar


恐怖分子 恐怖份子
  • 1986 年
  • 剧情
  • 导演: 杨德昌
  • 主演: 缪骞人 / 李立群 / 金士杰 / 顾宝明